“吴江通”连续四年勇夺全国冠、亚军。

您的关注,我的动力!


123.jpg


webwxgetmsgimg.jpg


我插队农村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期间,农村普遍种“双季稻”,这稻柴没火力,不经烧,所以家家户户都缺少燃料。群众智慧无限,不知哪里人发现了用黑泥作取代燃料的办法,就是把湖荡淤泥下的黑土层挖上岸来,晒干后打碎投入灶膛,用手拉风箱加氧助燃。此物燃烧时虽火力不旺,且气味难闻,但终究解决了缺薪之炊的难题,此法在农村中迅速普及。于是,村村队队都加入到向湖底要燃料的大军中,并由此催生出一门新兴的技术——“扒黑泥”。


图1.挖黑泥.jpg

挖黑泥


扒泥需要用船,但是生产队可以调度的农船有限,新发明的挖黑泥的大件铁器——“铳”(这个字只能按方言打了,字典上是查不到的)公家只有一把。为求公平,队里抓阄排队,三户一组,轮到的农户方可用船一天。老乡们没有把光棍的我排除在外,抽签的结果是我和大队卢书记和外号叫“木老龙”的壮年男子分在一组。


图2.挖黑泥.jpg

挖黑泥


为了用足这一次难得的机会,那天我们早早上船,向北麻漾西的震泽永乐寺方向出发,据说那里漾底的黑土层厚,好多农船都在这个水域作业。


图8北麻漾.jpg

北麻漾


“扒黑泥”之所以安排三户一组是有道理的,因为作业过程需要三个男性壮劳力通力协作:其中一人潜入水下,把笨重的、具有数个尖刺的“铳”安置在湖底黑土层边缘合适的位置,船上人则抓住其上方的毛竹,使劲用力将它插入土层,再斜向用力翘动,使土层松动脱落,然后三人合力把脱落的黑泥捞上船。这既是力气活,也有技术含量。我虽略懂点水性,但在二位长者面前显然技输一筹,他们对我这个瘦弱的插青也不期希望,整个过程中,他们二人轮流下水,我只是在船上助力搬运装船,充当下手。



图3.黑泥.jpg

黑泥


时至下午,泥满八成。夏日的天,说变就变。刚才我们光着的膀子在炎炎烈日下还辣辣地烫,眨眼间乌云蔽日,大风卷起,这过程,犹如现在电视画面的突然切换,让人措手不及。方才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水面,瞬间昏暗下来,大浪骤起。震泽方向来的农船见状迅速向比较近的西岸撤离,而我们返回得向遥远的东岸进发,转眼间,我们在漾面上已是孤舟只影。狂风催开一排排白花花的巨浪向船身拍打而来,船像一片树叶,在风浪中起伏跌宕,变得那样的渺小轻飘。“木老龙”在船头撑篙,卢书记把撸,我配合着吊绷。乌云并没立即化成大雨,但我们身上淋到了开花巨浪拍打在船身上激起的密密的浪花。三人都紧张起来,此刻的我,领略了“惊涛骇浪”的感受,只觉得心在往上提。节骨眼上,卢书记作出一个让我十分意外的决定,叫船头上撑篙的“木老龙”到船尾来接替我吊绷,吩咐我坐下,由他们两人合力掌控船的行进。我明白了,他是担心我摇船技术不过硬,“要紧关子脱蒂脐”,因为在这危急关头,不在乎船前进多少,关键是迎着浪尖把握好船行方向,万一失手,受到了横向大浪的冲击,船必翻无疑。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旦翻船,就是一场生死劫难啊!不久前就有扒黑泥沉船死人的传闻。我环顾四周,茫茫水面只有滔滔巨浪,水泥船里除了黑泥和“铳”,仅有一根长篙,一块跳板。我不假思索地说:“万一船翻,你们一个抓竹篙,一个抓跳板,我游水”,还补上一句注解,“我妈有三个儿子呢。”


图4、风浪中的船只.jpg

风浪中的船只


“坐下,别瞎说!”风浪声中传来卢书记厉声的命令,我只好坐下,干瞪眼却无所作为。看着他们两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默契地配合着把握住船行的方向,我不敢说话,心想:我没瞎说,是真心话那!那时,真觉得自己的性命无足轻重,而他们两人都有家室,膝下各有二个孩子,都是家中不可缺少的顶梁柱,苍天要索命的话,说什么也得我排在前面。我默默地看着波涛,该朝哪个方向游……。其实,直到今天,我只有在风平浪静的水域里戏水的水平,哪有搏击风浪的能力?


图5、黑泥挖出来后晒.jpg

黑泥挖出来后晒


约莫半个把时辰后,风力似乎稍减,浪也不再那么汹涌了,不是风雨过了,而是我们的船已经离开了漾中最危险的水域,朦胧中我们能看到前方的堤岸,大家这才松下那口憋了许久的气,开口说话,我被重新启用“上岗”。至于那天下雨没?谁没注意也不在意,反正人都湿漉漉的,分不清是汗水、浪花还是雨水。


     黑泥&风箱
图7.晒干的可以燃烧的黑泥.jpg
webwxgetmsgimg (5).jpg


由于天公不作美,那天我们到家不是满载而归,不翻船已经是幸运了。但是二位长者在卸货时还是坚持“三一三余一”地把这船泥均分了。其实我连烧黑泥必备的风箱也没有,要来干嘛?直到离开农村,分到的这堆黑泥还在我门前场地上静静地接受风雨的侵蚀。现在想来,也真是缺少人情味,既然命都可以让人,我这个辅助劳力把劳动成果顺手送于他们有家室的人也在情理之中,不至于落个拍领导马屁的话柄吧?当时怎么没有这点勇气?现在想来,真傻。



—END—

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转发分享

ertert


责任编辑:钱晓燕、徐剑

技术编辑:吴英

图片来源:馆藏及网络



稿


我知道,你很有故事,我知道,你也有文采,我知道,你也偷偷的喜欢吴江通。那么大胆和我们表白吧!要知道,吴江通更喜欢你!你的表白,可以是感悟生活,体会人生,也可以是寻找乡愁,记忆历史!文笔不重要,真实真心就好。自行配图,特别欢迎。文末请附作者简介百字,另附影一张。一旦录用,奉上稿酬,虽不高,意很诚,还有你可能喜欢的情书哦!


请发送至投稿邮箱

szwjdaj@163.com 


记得注明姓名和联系方式。如已在其他媒体发表,敬请说明(特别是已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推送,一律不录用)。照片请勿插入文中,请单独发送,谢谢!


由于来稿较多,自投稿之日起两个月内没有录用,作者可自行处置(同一作者单次投稿多篇除外)。


吴江通会给你一个原创平台,让你展现自己,让更多的人了解你!




按下方二维码识别 关注更多吴江地情 

(微信ID:SZWJDAJ )

640.webp.jpg


点击查看精彩推荐文章

1盛泽大戏院和民众剧场的两则佳话

2、水上游平望

3、47岁嫁给自己的校长,103岁仙逝,她被称为现实版的“嫘祖娘娘”

4、乡土!乡土!写于费孝通先生诞辰110周年之际

5、“小小吴江通”故事达人赛20强产生啦!快来看,你支持的小选手有没有上榜!

在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