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祝贺“吴江通”夺得2016年

全国档案微信公众号排行榜冠军




七月酷暑天,受区民间文艺家协会委托,我赴松陵采访宣卷船,听82岁高龄的宣卷琴师沈宝根娓娓道来。


琴师沈宝根,屯村人,是紫霞社宣卷班的琴师,10岁时就跟父亲沈福田学拉二胡,文革时,被迫中断。如今,沈先生又拉起了他心爱的二胡,老人很是欣慰。


平时话不多的他打开了话匣子。解放前,吴江有很多庙,烧香、拜佛、接路头(财神)菩萨都要请宣卷班子宣宝卷礼佛;在农村,逢年过节、家有喜事,诸如做寿、养鱼、乔迁、结婚、满月,甚至待青苗、庆丰收,也都会请宣卷班来演出。以前是村上牵头集体请,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时常个人出面请“戏班子”,也就是请宣卷班来演出。解放前,陆路交通不发达,主要靠水路走船。久而久之,唱宣卷的船就被称为宣卷船。



7.附近居民有事喜欢宣上一段_副本.jpg

附近居民有事喜欢宣上一段



沈先生呷了一口茶,继续回忆道:宣卷船都是木船,不大,按照现在的吨位,4吨左右吧,比起绍兴水巷里的乌篷船要大一些。每条宣卷船,有两个摇船人,一般都是夫妻档,加上宣卷先生和琴师,正好十人。如果主家要到杭州灵隐寺去还愿,隆重一些的就会请一个宣卷班子同行,到庙里去唱给佛主菩萨听。那个时候去杭州,基本是夜航班。由于路途遥远,一时半刻达不到目的地,为了打发时间,宣卷班子也会在船上唱几出宣卷,既是自娱自乐炫技广告,又使得主家不至于航程过于寂寥,常常是唱着唱着就到了拱宸桥。由于宣卷先生一路卖力,主家满意,结账相对也是爽快多了。



1吴江宣卷人合影(殷秀红提供).jpg

吴江宣卷人合影(殷秀红提供)



沈先生的父亲沈福田以前主持凤鹤社丝弦宣卷班。常宣唱的宝卷有:《白鹤图》《叶香盗印》《沉香扇》《白马驮尸》《刘全进瓜》《大水獭》《洛阳桥》等。一般丝弦宣卷分一唱一和两先生,唱的为主,称上班先生,和的称下班先生。琴师有六人,敲扬琴,拉二胡等。宣卷演出,分下午场和夜场,一场宣卷三个钟头。有时候演出生意火爆,需要第二天赶到外乡去演出,为赶时间,就必须摇宣卷船转场,好在摇船人可轮流替换。



9.丝弦宣卷表演_编辑.jpg

丝弦宣卷表演



说来也奇怪,在同里的宣卷班子一般不会直接揺到下一个演出地点,而是一场宣卷结束就直接摇回新园或南园茶楼。原来,船家是依附于宣卷班子的。宣卷老先生要吃早茶。摇船人自然把雇主奉为上帝,先生吃好早茶早点,然后再赴下一演出点。主家呢,对宣卷先生也是极其尊重的。先生到场,爆竹迎接。夜里演出结束,东家自会留先生吃夜宵。沈福田的宣卷船就停靠在同里的南园茶楼、新园茶楼附近,东新桥的西面。这个地方靠近同里湖,水域广。乡下上街上近,也就是说的“出脚”方便。



6.宣卷手抄本书影(殷秀红提供).jpg

宣卷手抄本书影(殷秀红提供)



那个时候一场宣卷的演出费用也不低,一石米一场的报酬水平,统共由宣卷班子包括摇船人一起按作用大小,名气招牌,实力轻重分账。



2.1985年2月7日,同里书派宣卷大师许维钧在苏州市文化局文艺界“祝寿会”上发言(吴卯生提供).jpg

1985年2月7日,同里书派宣卷大师许维钧在苏州市文化局文艺界“祝寿会”上发言(吴卯生提供)



除了宣卷先生要吃茶,赶到南园茶楼还有一个好处就是领市面接生意。解放前,同里宣卷也是有经纪人的。当时的宣卷经纪人被称为“牌下”。“牌下”主要联系宣卷先生或戏班子演出,从中提成谋利。



3.芮时龙宣卷演出剧照(殷秀红提供).jpg

芮时龙宣卷演出剧照(殷秀红提供)


4.江苏省级非遗传人芮时龙(持扇者)宣卷现场(沈毅摄)(作版面).jpg

江苏省级非遗传人芮时龙(持扇者)宣卷现场(沈毅摄)



记得解放前,新园茶楼隔壁开有一家理发店,店家仲小和、仲熊飞父子就是当时的“牌下”人物。宣卷先生的牌子挂在理发店墙上。牌子为木制品,大小约20×30cm,上面用毛笔写上宣卷先生的名号和擅长曲目。有宣卷需要的主家就会到理发店里来商洽。主家喜欢哪位先生,直接点将,翻转他的木牌。翻到谁的牌,牌下就联系谁,然后再到河埠头上租好宣卷船,到了约定宣卷的时候,宣卷班子登船出发宣卷了。那时的宣卷船有船舱,夜里可睡床铺。牌下仲熊飞的娘会摇宣卷船,一般就停靠在茶馆前,随叫随摇。



8.同里宣卷在金家坝演出.jpg

同里宣卷在金家坝演出



当初,牌下经纪的红极一时的名角有:严阿毛,一本《红罗帐》唱得出神入化;袁宝庭,说唱风格冷噱,代表作《白蛇传》。宣卷唱的比较好的,还有延陵社的汪昌贤等6人。另外,当时同里镇上约有四,五个江浙沪的戏班子,也在理发店挂牌,最为有名的是浙江绍兴的三庆舞台班子,专唱绍兴戏,原汁原味,自然非同一般。解放后,白天做工,宣卷放在夜里宣唱,一台宣卷费用6元。农村,穷户人家多,村上老听众就集资听宣卷。到了文革,宣卷受批判,只能偷宣,所以在老百姓中有偷听宣卷的说法了。




10.木鱼宣卷表演.jpg

木鱼宣卷表演


11.宣卷下乡演出.jpg

宣卷下乡演出



一般偷听宣卷的都是粉丝级的,沈先生至今还记得几位活跃的老听众名字,胡风(南货店老板,人称老龙头),还有王乃安。东溪港人搞待菩萨及祭祀活动,也时常会请沈福田班子唱宣卷。有了粉丝的宣卷先生自然是更加卖力,如金家坝唱宣卷的吴阿根,爱漂亮,喜欢扎台型,戏服行头要换六身之多。有些考究的先生,上台放一把紫砂壶,边说书,边喝茶,这也是派头,尤其在冬天喜欢吃一开热茶。夏天炎热,先生让东家打一盆井水,洗一把冷水面才上台,属于相当的敬业。按照现在的说法,当年的宣卷船应该也算得上是送戏下乡吧。



5.“新源社”丝弦宣卷班在分湖镇野猫圩芦东新村河边。右二为班主柳玉兴(殷秀红提供).jpg

“新源社”丝弦宣卷班在分湖镇野猫圩芦东新村河边。右二为班主柳玉兴(殷秀红提供)



如今,宣卷船已经走进历史的记忆。同里宣卷已经列入国家级非遗目录。据吴江文史老人张舫澜和金云林两位的统计,活跃在吴江农村的21个宣卷班子一年演出的量在2500场次左右。其中,计秋萍、徐荣球领衔的鲈韵社,主攻公益文明题材的新宣卷,大受社会欢迎,不但吸收其他的宣卷班加入进来,半年不到,已经成了电视报纸新闻里的常客了,火热的程度也堪比这冬天里的一把火!




12.张舫澜.jpg

张舫澜




作者简介:


殷秀红近影.jpg



殷秀红,网名开心、柳虹。1968年生于苏州市吴江黎里,供职于柳亚子纪念馆。中国南社研究中心研究员,江苏诗词协会会员、吴江市作协会员、吴江区民间文艺家协会副秘书长。从小爱好文学和地方文化历史,文章散见于各大报刊30余万字,2014年文汇出版社出版散文集《虹语》。



本文编辑:顾晓红

图片来源:除注明提供者和摄影者外,其余均来源于网络d3hfZm10PWdpZg==


稿
aHR0cHM6Ly9tbWJpei5xbG9nby5jbi9tbWJpel9w


我知道,你很有故事,我知道,你也有文采,我知道,你也偷偷的喜欢吴江通。那么大胆和我们表白吧!要知道,吴江通更喜欢你!你的表白,可以是感悟生活,体会人生,也可以是寻找乡愁,记忆历史!文笔不重要,真实真心就好。自行配图,特别欢迎。文末请附作者简介百把字,另附近影一张。一旦录用,奉上稿酬,虽不高,意很诚,还有你可能喜欢的地情书哦!


请发送至投稿邮箱

szwjdaj@163.com (记得注明姓名联系方式如已在其他媒体发表,敬请说明。)



吴江通会给你一个原创平台,让你展现自己,让更多的人了解你!


aHR0cHM6Ly9tbWJpei5xbG9nby5jbi9tbWJpei9j

按下方二维码识别 关注更多吴江地情 

(微信ID:SZWJDAJ )

aHR0cHM6Ly9tbWJpei5xbG9nby5jbi9tbWJpel9q


点击查看精彩推荐文章

1走近非遗传承人--青云木梳制作的坚守者

2、八坼有座奇特的四角桥

3、同里民信局手递封与南园茶社的由来

4、吴江古桥记忆多

5、一张神奇的药方让我弟弟转危为安

求点赞?!转发更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