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8年11月17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园林老街 >> 盛家厍记忆 >> 老街忆旧
老街忆旧
2018/9/23 23:14:36    作者:  李邦昌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168

  古代的辉煌,战乱的创伤,千年的繁忙,盛家厍——吴江人的寻根地,终于在漫长的风雨沧桑过后,成了一条寂寞的老街。“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年轻人很少涉足这个被遗忘的角落,甚至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然,先祖的生命遗迹随处可鉴,前辈的脚印难以磨灭,半个多世纪前的记忆依然清晰。

  这是一条普通的老街,给人的印象是水清、船多、热闹。

  清澈的太湖水,昼夜不息,傍着街道,滚滚流过。河滩上、驳岸下、石桥边,挤挤挨挨停满了形态各异的船。街道狭窄多折,路面凹凸无序,但在前后不过千米的街道上,鱼行、肉店、茶肆、酒楼,近百家商铺门对门,户挨户,高高低低,鳞次栉比。     清早,行船路、吴家港、大运河、新开河,百舸争流,千帆竞发。摇船的、步行的、手提鱼虾的、肩挑鸡笼鸭筐青菜萝卜的......人们过河越桥,水陆并进,鲤鱼赶潮一般,向着盛家厍蜂拥而来。

  最早开门迎客的数茶馆。晨曦初露,窗明桌净,茶具端放,老虎灶罐头模样的几只铁锅里,开水沙沙作响。“第一楼”“鸿运阁”是当年老街最大的2家茶馆,主人脖子上挂着一个垂到脚板的橡胶大兜,乐呵呵地迎来一个个新茶老客。那时候,小镇老街喝茶,是许多成年男子的习惯,是世上最经济的消费。花一角钱,泡一壶茶,在浅酌慢品的啄啄簌簌声中,切磋农事,交流信息,听上一段山海经,讲个冷笑话。一闻一呷一品,看水雾氤氲,茶香缭绕。放松心情,消除疲劳,端起茶杯,任尔风云变幻,尘世浮华。倘若遇上亲朋好友,主动埋单,殷勤请客。君子之交淡如水,五、六十年代,老百姓兜里没有钱,感情沟通仅是相遇一支烟,茶馆店里一壶茶。

  日上泰安桥,老街成了一个充分自由的菜市场。青菜萝卜、鸡鸭鱼虾、本地瓜果,塞街烂摊。街道两侧,桥上桥下,遍地开花。得东太湖天地恩泽,野鸭野鸡、芦燕黄雀,蛇鳝龟鳖,老街上有许多别处所没有的飞禽走兽、河珍水馐。

  出售鸡鸭换鱼肉,卖掉青菜换萝卜,一切交换方便又快捷。当然,那个年代,农民起早贪黑挣来的钱是绝对舍不得随便花销的,哪怕一分一角。

  新开河东侧的苗猪行、西侧的据板厂,为了生意,开门迎客也是最早的。市民炊烟刚起,两岸已是苗猪叫声声,锯齿响阵阵,一片繁忙景象。    农民、渔民起得早,盛家厍的上午是最忙碌热闹的。经营南北杂货的“吴祥兴”,出售回购文房四宝的“同仁和”,扬氏豆制品作坊,“万春堂”国药店,红桥处的碾米厂,泰安桥的铁匠铺,一家家传统老店,大门敞开,笑迎八方来客。

  糕团店、大饼店、熟菜店、咸鱼咸肉店,布店、鞋店、旧货店,店店开门大吉,生意兴隆;太平桥、红桥、泰安桥、履泰桥、垂虹桥,座座桥上布衣草帽,人头攒动;盛厍街、新盛街、东门街、航前街、湾塘里,条条街上拖儿带女,摩肩继踵。

  中午时分,人们带来的农副产品,太湖鱼虾,已经变成了篮子中的油盐酱醋、小鸡小鸭,还有那手里拿着的扫帚铁耙。女人们上街最心仪的是装点孩子的花布鞋帽,还有那需要添置的锅碗瓢盆、砧板菜刀。孩子巴望的是那些变了花样的团子塌饼馄饨面条。出手大方的母亲,给孩子买一碗挑着担子沿街叫卖的甜酒酿,那一定是孩子意外的喜悦。苹果橘子是买不起的,刨上一根甘蔗,称个斤把荸荠,孩子已是眉开眼笑,心满意足。

  不管贫穷富有,不管快乐忧愁,酒,永远是男人的朋友。

  那个年代,农民终日劳累,口袋却空空如也。但一年之中,也有几回有钱的时候,猪猡出售,蚕茧送购,一般都能换来几十块钱的暂时丰收。性格豪爽的男人喜欢抓住这难得的机会,酒楼之上潇洒走一回。如果碰巧遇上亲朋故友,那不管老婆鲁索嘀咕,不管孩子鞋袜衣裤,硬着头皮也要装酷显摆一番。白斩鸡,白切肚,炒猪肝,炒腰子,响油鳝糊,三鲜汤......跑堂叫唤声声脆,美味佳肴扑鼻来。来,来,来,鸿运楼上来相会。酒逢知己千杯少,人生潇洒有几回。你一杯,我一杯,跌倒自己爬起来,难得醉一回。楼上楼下,热闹非凡。

  那时候,盛家厍有几个远近闻名的酒精元老,别看他身上破衣烂衫,拖片挂爿,喝起酒来,可是当仁不让,有板有眼。

  “小开楼上请贵客,瘪三楼下啃鸡脚”,他们哼着小曲,自贬自嘲,边走边看,选定一个合适的位置,稳稳落座。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瓶微型手榴弹形状的“小丰产”往桌上一放,俨然一副特立独行的江湖行侠摸样。跑堂按老规矩:一小碟猪头肉,几片鸡头鸭脚,一碗粉丝汤。菜肴有点寒酸,可酒仙一旦端起酒杯,神态自在,一招一式,动作规范。你看他:时而如地龙吮甘露吱吱作响,时而如猛虎啸山岗,发出一声长叹。自斟独饮,自得其乐,在胡子拉茬的嘴巴不停发出的啄啄嗦嗦声中,尽情享受酒精天地里的人生快乐。“关公走江城,学步红孩郎。济公出庙堂,醉眼看阎王。”酒不醉人人自醉,从酒店出来,个个眼神发呆,步履蹒跚,一副神仙模样。

  也有村里出了名的“做人家”“怕老婆”男人,是从来不进酒楼的。即使遇上娘舅姨夫阿爹,“铁公鸡”怕拔毛,随便找个理由,也能借故推诿,来个金蝉脱壳。这也难怪,时代太穷了。

  女人们舍不得兜里的那点钱,很少跟着丈夫进酒楼。那个年代,盛家厍的大众食品特别多,团子、粽子、油条、大饼、小馄饨、阳春面,一个上午的享受,早已填饱了肚子。男人们喝酒,只要不喝得猪五贼六七荤八素,乡下女人一般是不会反对的,男人喝酒,也是老婆的光彩。她们总是带着孩子,守护着身旁的一大堆物品,坐在茶馆店的空椅子上,坐在商店屋檐下那长长的老街石条上,默默地等待着喝酒的丈夫和同行者的归来。

  春长秋短,不知不觉,太阳已经头顶高悬。吃饱了,买全了,跑累了,午后时分,老街人流逐渐减少,入市大军陆续开始撤退。红桥河,新开河,湍急的水面上又一次“船潮”涌动。沉重的水泥船、轻快的小木船、水蛇一般的小舢板,或顺流而下,或溯流而上,穿梭似地争越在并不宽阔的河道上。百舸争流,难免磕磕碰碰。可是,水面行船,没有绝对的路线,一旦两船相撞,双方便声嘶力竭,各不相让,甚至来个水军比武,竹篙较量。不过,舟行激流之上,双方没有太多接触的时间,顿足骂娘一番后,谁也不会把它放在心上。

  红日从垂虹桥升起,高高地掠过老街、红河,太平桥,渐渐向浩瀚的太湖坠去。这时候,除了几家生活必需品小商店外,一般店铺开始关门打烊。停泊在河桥驳岸旁的,也只是几只用芦苇竹篾架起圆筒形帐篷停舍过夜的生意船,几只以老街作为码头的小小捕鱼船。

  送走了百舸千帆,送走了上街大军,喧嚣了一天的老街连同依偎在身旁的红河、新开河,逐渐冷清起来。半夜里,偶尔还能听到从苏州方向来的过往船只摇橹撑篙的叮咚声,还有几个老街居民匆匆夜归的脚步声。老街像一个进入梦乡的孩子:恬静、安宁。

  “象天法地,相土尚水”,伍子胥是东方威尼斯——苏州古城的总规划师,2500多年前选了一块东临大海,北靠长江,西拥太湖,南环湿地,交通发达、水陆并进的乐土,作为苏州古城的风水宝地,其远见卓识,不得不让人诚服。千年老街——盛家厍,由盛到衰的历史,再一次证明:水是生命之源,保护水源刻不容缓!

  历史在沉沉浮浮中发展,神州饮尽岁月沧桑。默默追忆逝去的辉煌,太湖新城就是吴江人的中国梦。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有过寂寞,有过烦恼,但千年老街——盛家厍,永远是一首动听的歌谣。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