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园林老街 >> 盛家厍记忆 >> 我魂牵梦绕的盛家厍
我魂牵梦绕的盛家厍
2019/6/24 0:33:16    作者:  沈月琴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492

  我家祖辈就居住在盛家厍,我,出生在那里,长在那里。五八年之后,即使我在外地读书工作,每年寒暑假也必定回到盛家厍。七五年,我调回家乡,在吴江中学教书,开始亦住在盛家厍,后来,学校安排了我宿舍,因父母还住在盛家厍,故仍常常回到那里。九十年代初,我父母搬离了盛家厍,但是只要有空,我就会常带着孩子来盛家厍走走、看看。那里有我割舍不掉的亲情;那里有我十分熟悉、友善的街坊邻居;那里有我曾一起读书、玩耍至今仍有来往的同学、朋友。盛家厍经常在我的梦里萦绕。

  前不久,《吴江日报》、吴江电视台报道老东门要改造了,喜讯传来无不叫人欢欣鼓舞。我又和孩子一起去了,看看最后的盛家厍。

  我又一次踏上了新桥(即泰安桥),桥,还是几十年前的桥,但条石板已经更加光滑,没有了棱角,告知人们她的饱经风霜、岁月峥嵘。站在桥顶,思绪万千……古老的泰安桥啊!你该记下我多少脚印,无论是读小学,还是读中学;无论是阳光明媚的晴天,还是风雪交加的雨天,我总是那么匆忙地在桥上奔走。质朴的泰安桥啊!现在,你是那么静谧,往昔却不是这样的,桥上的人流总是那么川流不息。特别是早晨,桥头摆满了菜摊,都是附近农民挑出来卖的新鲜绿色蔬菜,桥下的小街上也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摊头,除了蔬菜,还有鱼摊、水果摊、小吃摊……买卖双方互相问候、说笑,因为都是老熟人、老顾客了。盛家厍的人在这里买,住在南门、县府街的人也来这里买,因此,整个早晨,这里人流涌动、人声鼎沸,一片生机勃勃,充满活力的景象。

  来到盛家厍的街上,往昔小街的两侧,商店鳞次栉比,一爿接一爿,热闹兴旺,丝毫不比城里“中山街”上的逊色。新桥的南桥堍就是一爿“元大”石库门酱园店,我叔就在里边做事。小时候去那里打酱油、买酒,柜台高,拿瓶子得踮起脚、举起手。还有一爿酱园店在盛家厍的中段,也蛮大的,那就是“张氏酱园店”,进修学校张慧英老师家开的。另外,“吴祥兴”的南北货店,徐氏兄弟俩的“同仁和”店,还有“汤氏”、“徐氏”的绸布店,都是货源充足,生意兴隆。中间有两爿饭店,一家姓汪,一家姓左,虽不大,但因价廉物美,善于经营,生意也不差,谁家里临时来了客人,就可以到那里去点菜,他们会送菜上门,一只“豆腐羹”我至今还记得它的味道,柔柔的、滑滑的,很下饭。还有咸货店、豆腐店、茶叶店、理发店、药店……真是应有尽有,连每爿店门口的边角上也摆了不少小摊,有水果摊、咸菜大头菜摊、黄豆芽摊,还有炒白果的,一边炒一边唱“生炒热白果,又是香又是糯”。那个喧闹、繁华的景象并不比现在同里的“明清街”差。最热闹的要数两家茶馆,清晨,盛家厍的商店还未开门,这里已经是坐满了茶客,上下两层,座无虚席,他们边喝茶边聊天,喝茶声、说笑声、跑堂的吆喝声,奏响了盛家厍的晨曲。

  接着我们来到了盛家厍二十三号,那就是我们生活了几辈子的家了。我父亲开了爿小百货店,沿街是店,里面是生活区。我们进出都在旁边的小弄里,小弄里住了十来户人家,相处了几辈子几十年,十分融洽,和睦友善。我们家的房间与“李氏古宅保护处”只有一墙之隔。“李氏古宅保护处”,石库门,风火墙,第一进进去,两边也是厢房,里边是一个很大的厅,大方砖地面,夏天很阴凉,弄里的人喜欢聚在那里乘凉聊天。

  再往南走,左边是虹桥,右边是米厂。过虹桥之后,往右拐,就是当时人们称的“商地”,便是农村了。米厂南边有条小河沟,叫“乳桥浜”,过了乳桥浜的小桥,往南走,便是松陵卫生院的旧址,再过去有酱厂。

  值得一提的是盛家厍东边的河,即虹桥河,它和盛家厍平行,昔日,河道开阔,河水清澈,特别是虹桥河和新桥河交汇处,水流湍急,深不可测,不时打着漩涡。那是一条盛家厍的母亲河,河与盛家厍依偎,人与河和谐共生。喝的水从那里取,用的水从那里挑。我们去同里或上方山,就在河里叫上一只蓬工船,来往也方便。孩子们喜欢在河边玩耍,夏天乘凉、冬天晒阳,小时候,我和同学、小朋友经常在那里做家家,那往日纯洁天真的情趣至今仍似清泉般沁润我的心田,悠悠的情愫至今仍溢满了我的周身。

  对盛家厍的回忆是那么亲切,对盛家厍的依恋是那么不舍,对眼前盛家厍的萧条、冷落又是那么惆怅。这几年,大建设、大发展的步伐踏遍松陵镇很多地方,而今又拓展到了太湖边,新建了东太湖生态园,生态园的景象靓丽神奇,天空清澈透明,漫步在那里,如临仙境。对松陵镇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高兴、骄傲,但对作为松陵镇一角的盛家厍,成了被遗忘的角落,又感到失落、伤感!

  值得惊喜的是区领导已有了规划,并已在行动实施,对盛家厍老街要进行整治改造,可喜可贺的消息不胫而走,盛家厍将旧貌换新颜,将步入遍洒阳光和希望的时节。不过,我希望能够保留一点历史性记忆,让人回味,让人联想!

  盛家厍,你永远在我心里,你永远会萦绕在我的梦里!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