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开放档案
开放档案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1年12月09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园林老街 >> 盛家厍记忆 >> 阅读松陵——盛家厍印象
阅读松陵——盛家厍印象
2020/6/2 0:43:16    作者:  化占勇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3216

(一)与松陵结缘

  “松陵”,看到松陵这个名字,着实让我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熟悉,而又相当陌生的感觉。熟悉,是因为她和“杨凌”长得很像,就像你在马路上遇见了你死党的背影,你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和尖叫,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然而令你无限失望的是她只不过和你的死党身材长得很像,背影也一个模样。就这样,那莫名的熟悉,转而成为相当的陌生。我当时的感觉只能这样表达。

  然而,杨凌是个极为现代化的城镇,她的年轻、美貌、朝气、蓬勃和力量,让你觉得她就是早晨的太阳,在这里随处可见的是年轻的学生,漂亮的老师,享有国际声誉的教授和专家,还有那冉冉升起的一枚枚科学新星和来自五湖四海的国际友人和留学生们。新天地园艺、水运中心、农博园、教稼园、树木园等,还有那帆船造型的杨凌火车站建筑,那崭新的杨凌政务大厦,无不在彰显她的现代田园都市魅力。

  走在松陵的街道上,你分明感觉到的是那沉甸甸的厚重,却又有说不出来的怪怪滋味。县府街、华严塔、遗址景区,还有那一座座石桥、一条条河溪、一堂堂弯弯曲曲的里弄,无不在诉说她的过往。然而那个所谓永康路的东段,几尽繁杂奢华,有时让你觉得实在是来的突兀,又有谁知道数十年前它和县府街、花园路古建饮食一条街是一个神韵。位于盛家厍的松陵镇中心小学及其附属幼儿园的仿古式建筑,让我很是喜欢。第一眼看见它们,它们的轮廓便撩拨起了自己那根敏感的专业神经。

  能够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和“吴江”都有缘的人着实不少。唐忠英基金会和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唐忠英爱心社的相关同志算是一类;再就是参加吴江市事业单位985高校毕业生招聘的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校友们,他们中已经有部分开始在这里工作;接着是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校求学的吴江籍学子们;最后是参加西北农林科技大学MPA研究生的吴江市机关干部们。也许还有其他的人们吧,暂时还不知道。

  有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和“吴江”的牵线和红娘做媒,那也便与“杨凌”和“松陵”都有缘了。在杨凌生活了7年之后,又在松陵生活了二年有余。比起在自己感情最深的那个生我养我的村庄连续生活了12年,在杨凌和松陵生活的时光也不算太短。在杨凌的那7年,读了本科又读了硕士,自己也晋升为知识分子行列,又认识了那么多的同学和老师。对杨凌和松陵感情深厚复杂的原因,唯一合理的解释便是我把它们当自己的家和故乡了。

(二)松陵迷途

  杨凌名字的由来不用提了,早就刻在脑袋瓜子里了。杨陵辖区内有一处陵墓,陵墓的主人为隋文帝杨坚。于是,取“杨坚陵”之意,这个地区便叫杨陵,具体是在那个朝代这个地区开始叫杨陵,就不太清楚了。后来,也就是1997年,在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岚清同志的主持下,地处杨凌的两所大学、五个科研院所组建“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其他科教单位组建“杨凌职业技术学院”,接着又先后入住了数个大中专院校。杨陵甩开了现代化的飞速步伐,被批准成立示范区,改名“杨凌”,取壮志凌云之意,寓意杨凌明天更美好。现代化的高新技术产业开始在这里聚集,这片古老的土地重新焕发魅力,中国农业硅谷的名字越来越响亮。

  松陵的名字,我也好奇,应该是哪位达官贵人或是皇帝国王的陵寝吧。我使用了百度,得到这样一个答案:“汉高祖刘邦元年(公元前206年),置松陵镇。松陵地处太湖与吴淞江衔接处,当时是一片泽国,只有镇驻地高出周围地面,宛如丘陵,上有松柏森森,所以叫松陵。”它不是一座陵寝,而是松柏森森的丘陵。现在在松陵公园里或许还能觅见当时的踪迹。

  提起这两个地方的历史,松陵的历史是厚重的,因为它是那样的真实,沿着松陵镇中心小学的外墙顺河而行,感受盛家厍的印象,似曾相识的古典江南水乡的视觉冲击那么明显,却又总是那样模模糊糊。古典的校舍、文革的商店、当代的公寓楼和公共卫生间揉和在一起,很难辨明它属于哪个时代。我突然想象这里一定发生着这样一个故事,蓦然明白了曾经那些城建和文化部门有关同志的良苦用心,在我还没有来到松陵的某个时候,具有强大人文素养的他们渴望给松陵留点什么,他们认为只有垂虹遗址、松陵公园还远远不够,这个社区,松陵盛家厍社区应该定格在历史长河的一个点,更应该有一个缩影来描述它们,这个缩影就在盛家厍,这个缩影就位于垂虹路、花园路、通虹或笠泽路、中山南路包围的宫格。

  继续前行,有一座单孔高拱石桥泰安桥,它不能通车,只能步行拾级而过,心理揣摩着它不属于80后和90后我们这个时代。是的,文物部门对它的始建年代也无从考究,只是这样描述:初建年代无考,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重建。只有桥石隙间蕨类小草在桥下清水湿气含情脉脉的呵护下用它那活生生的绿意告诉你它年代的久远,还有那桥石上模糊的繁写字体以及旁边略带青苔的灰墙都有意无意地在向你表白着什么。桥旁圆柱形的锚石和桥下哗啦啦的流水也在用温柔的低吟向你倾说着这里曾经的商业繁华和水路兴旺。只要你用心去听,用心去看,用心去捕捉,你就能明显地察觉到岁月留下的迹痕。

  历史的记载本是有厚度的,历史的分量是很重的,因此,我觉得历史的颜色向来都是厚重的。所以古城、古镇、古村落都是青砖蓝瓦,略施粉黛。这里也是,尤其我每次傍晚来这里踱步的时候。

  松陵是不是没落了,自从有了吴江,松陵风光不再。

  不,是在过去和未来的三岔口,松陵迷茫了,她既没有周庄义无反顾地回到过去的十足勇气,也没有杨凌全力以赴奔向未来的冲天动力。松陵举棋不定,过去,现在,未来统统揉和在这里。

松陵突围(三)

  这是一片泽国,这是人间水天堂。可憾的是,城建和文化部门护史先锋团们的百倍努力,虽有成效,却不能阻止现代化的巨大车轮碾过松陵古貌,任由古香古色一天天褪去。

  出于猜测,关于盛家厍社区的详细控制和规划设计方案应该存放在城建或规划部门某个科室。这样的规划设计是好样的,是对历史的尊重和呵护,是对人们儿时记忆的封存。松陵镇小学及其附属幼儿园,校舍建筑马头墙,青灰瓦,安祥宁静,校舍墙外的地面铺装图案,错落有致沿河而砌,是在保留和强化它古时的痕迹。这是以敬畏和包容的态度,来追忆人类群体的物质本源,延续人们文化和习惯的物质载体。

  这样的方案的实施可能真的困难重重。不仅是决策层鹰派和鸽派的理念不同,更涉及到这个盛家厍社区里祖祖辈辈的切身利益。至于松陵镇小学及其附属幼儿园校舍的成功改建,想必这是文化部门和城建部门都乐意看到了,作为实践社会公益职能的国有集体单位,并且隶属于教育文化部门,沟通和实施起来的阻力可以用零计算。

  垂虹景区原本是一潭碧波清水,按理说应该少有人把房屋建在水中央,只要有政府的支持和作为,兴动土木,重建垂虹塔,在无人区开辟如此一个景区确是一件易事。景区对面的建筑也没有出格,红柱黑瓦,古朴素雅,跟景区争取和谐相处,就连店铺的名字,“战国策”、“椒行天下”、“布衣寒舍”、“江南公社”都显得那样知趣,耐人寻味。唯有那“迪欧咖啡”,本来就是洋人的玩意,不合群,也不识趣,带着浓郁中国风格和充满古典元素的建筑,被它那青黑色的墙漆遮掩得了无影迹。还好,周围的青竹、置石、小品等园林景观奋力地彰显那古典的魅力,也在表达它对迪欧的不满。既然把这座建筑租或售给了迪欧企业,迪欧要显耀它自己的个性和所谓它自己的文化,文化和城建部门也就不好多管了,只要它不出格就好。

  老桥残了,为了保留它的原有风貌,我们再造一个。新造的桥断了,我们暂且不要理它,谁说残缺不是一种美呢?

  时不时看看窗外,历史文化和现代文明相互交融的窗外的这个城市,城建和文化人士的努力没有付诸东流,历史的痕迹被固化了起来。只是原有的努力中途开始显得苍白,这个角落似乎在默默地等待懂它的人的来到。

(四)松陵涅槃

  历史的松陵正离我们远去……吴氏古宅和李氏古宅,吴江的朋友,你可知道?银杏广场的百年老银杏和对面的三角井,你是否亲自目睹?银行弄的四角(口)井和阁老厅弄的小巷,你是不是有所耳闻?昔日接待小资和中产阶级甚至胥吏的迎春茶楼,如今门前冷清,只有几个老太太和老汉们在这里闲情逸志,麻将喝茶……取而代之的是迪欧和上岛们。

  自己在较高的楼层办公,繁忙的间隙里,透过后窗看看窗外的风景。一个个顶着窝窝盖的房屋被周围的高楼围观。带着怀古风格的小区也是有的,垂虹家园,虹兴小区,帝景花园就有那么丝丝的感觉。它们与松陵镇中心小学及附属幼儿园不同,松小的清式风格那样明显,但这几个小区不是,或许我们称其为“怀古风格”,因为我们找不到它们所隶属的真正年代,它们属于现代和今天,但出于城市规划的考虑,设计者们给它们设计了不同于现代风格的沧桑外衣和窝窝盖的顶棚。这几个小区围观着垂虹遗址景区,当与景区生态和谐。

  旧区改造成本过高,还是没有人任意识到旧区改造,确切应该叫旧区重生的方向和意义所在?建新城的成本是不是低些,所以去建新城,但是如果所建的新城的新的含义,只是马路更宽,高楼更高,商场更大,这样的新意义何在?鄂尔多斯提供的样本能够支持我们的未来吗?

  这样的新城里,跟老城一样,每天我们消耗大量的电能,每天产出堆积如山的垃圾和废弃物,每天向大气排放尽量的汽车尾气,这样的新城就像一个皮肤白皙、楚楚动人的美少女,却不会琴棋书画,缺少素养和内涵。

  我想新城应该“梦想之城”,“未来之城”,“光辉之城”,比如我们的太湖新城。梦想之城应该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稳定生态系统,它利用光能、风能、水能自己产生足够的电能,垃圾和废弃物得到尽可能的循环再利用,废水废气通过复杂的植物和微生物群落以及流水系统得以完全净化,它不需要或很少需要外部输入能量和食物,也不需要或很少需要向外部输出废弃物和杂物。当然,我并不是说它是一个“世外桃源”,与外界隔绝,独自封闭,它通过发达的通信技术和光纤网络与外界,甚至世界每一个角落沟通无限。当然这需要天才的设计师和雷利开明的执行者,但至少应该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和标杆,包括松陵。

  太湖新城,一个伟大时代的伟大作品,她的神秘面纱正缓缓解开,这是松陵的涅槃和重生,我们拭目以待。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