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7月14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历史琐记 >> 吴江土改情况点滴

吴江土改情况点滴

2024/5/12 3:43:36    作者:  谢 忱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4859

  1950年6月30日中央人民政府公布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7月起,苏南农村工作团在吴县、无锡等地区进行了典型乡的土改试点,并及时推广到这两个县的全境。10月,吴县基本上完成了土地改革任务,苏南农村工作团吴县团各大队分赴别的县开展土改工作。原吴县团八队进驻吴江县。我原在《吴县农运》报任记者。11月,《吴县农运》休刊,记者们也分赴各县参加土改。我调来吴江八队,分配在城厢区湖滨乡,配合已在油车村蹲点的区委组织科长毕晓云(女)开展工作。

  湖滨乡地处吴江城西,太湖东岸。油车村是苏北移民集中的村落。农田主要是湖荡田,港汊纵横,地形复杂。湖匪与国民党残余武装盘踞在太湖水域,经常上岸滋扰劫掠。组织农民成立和健全民兵组织,是其时的当务之急。

  我们对群众反复进行宣传教育,说明当时的形势,提出民兵的任务,强调志愿参加。结果全乡参加的人很踊跃,各村一般都有十来个,大多能自觉接受任务,积极工作。

  一天深夜,民兵们发觉有湖匪在抢动湖滩上的鸭棚,连夜向工作队、乡中队、区大队报告。张区长率领区大队的部分战士,杨乡长率领部分民兵,兜捕湖匪。杨乡长的妹妹不顾天寒地冻,上指挥船摇橹,在环境复杂的河湖港汊中疾驶。我们与湖匪展开了一场枪战,湖匪借夜色逃遁,没有造成群众的多大损失。

  柳胥村民兵还逮捕了潜行回家的恶霸地主张根生;关通村民兵捉到了三个土匪。全乡民兵在对地主阶级斗争的过程中,揭发批判,索讨田单,巡逻保卫,表现都很积极、坚决。

  湖滨乡大力发展民兵组织,加强阶级教育和政策教育,明确斗争目标,没有违反政策,在土改中发挥出很大的作用。

  1951年春节前,吴江县的土改工作向南六区扩展,我被调到震泽区八都乡,配合已在那里的八队皮淑欣(女)组长和县长杨明的爱人开展工作。

  八都乡地处吴江县西南部,南面与浙江南浔毗邻,东靠大河,盛产大头菜。经济条件比较好,也没有湖匪的侵扰,但是工作基础较差。

  八都乡的民兵发展工作,由于事前没有经过很好的宣传教育和启发动员,只是简单地由村干部指定或是生硬地在大会上选举,致使民兵们思想混乱,民兵组织不巩固,个别的成份不纯。民兵们对民兵的任务不明确,还存在着怕当“兵”的顾虑,所以工作冷淡,有些村的民兵组织铺张浪费,如四联村的民兵每人出二升米做臂章;三圩村动用公款一石七斗米和七万元钱做臂章、买另物,每人发电池,把钱和米都花光了。还有些民兵违反政策,乱抓乱打,如小贩丁聚生、没有重大劣迹的伪乡丁戴全生、伪保长的兄弟丁知生(农民,有病在身)都被关押起来,事先不请示,事后没报告。乡领导发觉后劝令释放,个别民兵还表示不满,说:“卡了人又放出来,我不干了。”

  针对这些情况,我们对民兵们进行了阶级教育和政策教育,提高了他们的阶级觉悟,明确了斗争目标。同时,我们还整顿了民兵组织,清理了个别不纯分子。使民兵组织成为土改斗争中的骨干力量之一。

  八都乡土改的第一阶段是依靠和发动群众,依靠贫下中农,对地主进行揭发批判和说理斗争。首先是搜集恶霸地主的血案材料,展开重点斗争,从政治上严重地打击了封建地主阶级的气焰,激发了群众的斗争积极性。

  新乐村有个恶霸地主沈××,平时十分凶狠,又与湖匪有勾结,群众反映他带过枪。起先他流亡在外,后来在潜回时被民兵发觉,报经上级批准予以拘留。沈××被关在公房的厨房中,夜间持菜刀破窗而逃。我闻讯后提枪追捕,沈××已跳入河中,企图游到对岸逃跑,我急忙鸣枪警告。此河水深流急,河面宽阔,当时天气又寒冷。沈××支撑不住,又慑于无情的子弹,便转身回游,束手就擒,受到了应有的惩处。

  第二阶段是划分阶级成份。此时出现少数群众有怜悯地主的倾向,如新乐村有人说“从前地主收租,我们都缴清了,从未吃到地主的苦头”,所以群众不肯划沈沈氏为地主;永安村群众对逃亡地主沈行高的成份不敢表态;施青村群众准备划地主钱二宝为富农;万益村有农民说:“以前的事情过去了,算了吧”。

  我们认识到,这些怜悯地主的思想不能扭转,就不能准确地划好阶级成份,土地改革就不能顺利进行。根据县委的指示,我们检查了前阶段工作,各村普遍进行了挖穷根、算细账的反封建剥削的教育。群众觉悟大大提高,把所有应该划为地主的都划出来了。

  但是,群众的觉悟是有反复的,需要不断教育,不断提高,才能解决具体的思想障碍。新乐村有些群众要求多留一些土地给地主,永安村有些群众要求把地主家属划为富农。很多人以为划上地主,连生活都会发生问题。

  针对这些想法,我们着重进行了政策教育。说明土改是要消灭地主阶级,而不是消灭地主阶级每一个具体的人。对他们同样分给一份土地和必要的住屋,还给他们春季的口粮。要他们参加劳动生产,在劳动中改造自己,再不能过剥削、寄生的生活。

  这样,群众感到毛主席的土改政策非常合理。永安村群众说:“毛主席真会替人民打算,我们想到的他都订了政策,连地主的出路都想周全了。”

  1950年10月25日起,中国人民志愿军开入朝鲜,打击美帝侵略者。我们随时向群众进行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宣传教育工作。并及时揭穿地主阶级的造谣破坏。

  当时苏州地区的一些不法地主散布了所谓的“仙诗”和“刘伯温烧饼歌”,他们利用“扶乩”的封建迷信手法,迷惑群众,危害很大。

  例如有一首“仙诗”,胡说什么“赤道黄牛登高峰,白虎当头一场空。空中满布英雄客,恶魔尽在骷髅中”。恶毒地咒骂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已丑)的牛年(黄牛)解放江南,又在1950年(庚寅)的虎年(白虎)进行了土地改革。竭力吹捧美帝的“空中打击力量”,污蔑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

  还有一首藏头诗说:“一忽黄粱梦,九天浩劫中。五更星辰落,零乱在秋冬。”每句第一个字,加上末句,就成为“一九五零,乱在秋冬。”他们假借美帝侵略势力,寄托他们搞乱土改、妄图变天复辟的梦想。

  他们以“神仙”和“刘伯温”的名义,恫吓群众,破坏土改,破坏抗美援朝运动。我的驻地一带也出现过类似的谣言。我们向群众进行正面教育,揭露这些谣传的反动性、虚伪性和欺骗性,让群众增强自身的免疫力。

  1951年2月,八都乡的土改基本完成。3月,根据上级指示,工作重点转入抗美援朝参军运动。

  在运动的初期,工作阻力很大。群众原来就有“怕当兵”的思想,很多人顾虑重重:现在去参军,不只是当民兵站岗放哨,而要真刀真枪跟敌人拚,是“性命交关”的大事。有些人认为现在土改完成,该分到的土地已经到手,还没有尝到甜头,就要去打仗,还不是空欢喜一场。

  我跟乡、村干部谈心,他们也忧心忡忡,乡农会干部怕上头要他们带头报名参军。有的还有沉重的家庭包袱。如四联村村长是家中主要劳动力,怕参军后家里人的生活没保障。

  3月上旬,震泽区召开了全区抗美援朝动员参军的万人大会。战歌声震天,军号声动地,红旗漫卷,声势雄壮。但由于乡、村干部本身思想尚未解放,束手束脚,情绪不高,所以运动开展缓慢。

  区委及时召开了干部会,解除了干部们心中的顾虑。工作队的同志们心中也有想法,认为土改是给群众好处,群众乐意。参军是要群众出人去当兵打仗,恐怕群众难以发动。

  正在此时,县委宣传部冷部长来到震泽区指导工作。他说:“群众运动有规律,有过程,运动是曲折的,发展的。现在看还比较冷清,要不了几天,只要运动发展正常,准定能把群众发动起来,准定能掀起参军的大热潮,你们要有思想准备,不要落后于运动的发展。到那时你们应付不了群众高涨的热情,就要被动了。”

  那时,我心中也不完全相信冷部长的指示,这种有关群众运动规律的指示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但心里又极希望他的指示不是一般的抚慰而真能成为现实。

  我们经过几天的踏实工作。稳定了群众和干部的混乱情绪,我们在各村进行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侵略台湾、武装日本的时事宣传,并重点揭露日寇在当地杀人放火,奸淫劫掠等罪恶,以此启发群众参军,保家卫国。

  我们又通过各种群众组织召开小会“算旧帐,报新仇”,树立“爱国青年参军卫国”、“参军光荣”的思想,结合批判“好男不当兵”的错误想法,强调“当兵要当解放军”!分清反动派的兵是欺压人民的,人民解放军是打反动派保卫人民的。

  群众动员起来了,接着是落实参军对象,启发他们本人完全自觉地报名参军,组织各种力量加强家庭工作,特别是妇女会负责打通父母、妻子思想的工作,保证不拖后腿。

  我们趁热打铁,召开全乡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保卫翻身大会”。号召全乡人民以实际行动来保卫土改胜利果实。大会进一步激发了群众参军的热情,全乡很快出现了妻送夫,妹送哥,父母送儿子,朋友送朋友,前浪带后浪的运动高潮。

  原来思想包袱最重的四联村村长的觉悟也有了很大的提高,他主动上台控诉日寇强奸他妻子和其他妇女的罪行,亦自觉报名参军,干部和群众的情绪都很激昂,推动了参军运动向前发展。

  这时我才体会到冷部长对运动的预见和高瞻远瞩的领导水平。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