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09月20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鲈乡烽火 >> 天亮前后——吴江城头迎解放
天亮前后——吴江城头迎解放
2020/9/1 0:01:11    作者:  金佩扬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570

  1949年春节,上级陈伯亮来通知我,说上海外县工委书记林枫指示,他们要向杭州地区推进,不管这里的工作了。我的工作要移交给苏州市委,并限定时间要我到苏州大公园东斋花室去联系。我问找谁?陈说不知道。我知道这是外县工委的保密制度,便不再多问,就立即同刚从川沙回来的沈如淙交待一些问题。主要谈到在嘉兴地区成立一个独立团,条件已经成熟,适当时候集中起来,迎接解放。

  我匆匆从嘉兴上了火车。车厢内人山人海,我奋力挤上去,只好站在车门口,一直站到苏州下车,天也刚亮。走进北局大公园,四周转了一圈,进入茶室,泡一壶茶,吃了早点。过七点,见进来的原来是浦东负责武装斗争的淞沪工委委员,也是我的老上级张云增同志。这才知道1947年他离开浦东到了这里工作,任苏州市委书记。坐了一刻钟,他就同我到了外县工委新的书记周克同志家里,他爱人叫丁瑜。他们向我交待了任务,下吴江东太湖去,领导国民党少将、游击队司令但已是共产党员的湖南人赵安民的武装。并约赵安民同我碰头,当面交待由我领导他。

  赵叫他儿子棋祚在阊门叫了一辆出租车,我略加化装,就跟赵向吴江进发。途经宝带桥飞机场时,看到路边躺着18具尸体,司机说,都是共产党人。车子进吴江北门,出南门,到了赵家,又见许多人等我们,安民一一介绍,有他大弟安邦,是县保安队第二营营长,小弟安强是国民党政府军事科长,亲戚陈德钊是城区自卫队大队长,同乡王恕本是南厍乡乡长兼自卫从队长,横扇镇镇长吴国钧,自卫队队长周建勋等。我想到赵家离城太近,不安全,就动员老赵同我立即下太湖,到了南厍王恕本家。

  对于赵安民,我早听说其人。前几年我在带一帮贩运大米的人去浙西时,曾在乌镇四亭子塘河边上,碰到过赵的部下,向我们要点香烟钱,态度较和气,我照给他们,问到他们是那个队伍时,他们说是咸菜司令赵安民部队。我问为什么这样叫法,他们说跟他只好吃点咸菜,不能乱来,否则赵知道后,要重罚,但跟他有个好处,对士兵不打不骂,和老百姓关系也较好。

  现在同他在一起,看到他不喝酒,不抽烟,连家属生活也很朴素,我很尊敬他,所以二人日夜吃住在一起,无话不谈,十分投机。

  原来,他是个大学生,大革命时期,有组织关系,立三路线使组织受到破坏。他曾经到处找党,被同事出卖,吃过第三战区顾祝同的官司。抗战开始,才放出来,搞武装,在双林镇曾同日寇血战,双方伤亡很大,后退到安吉山里休整,在宜兴、长兴一带活动。

  我同赵一个乡一个乡地对自卫队、乡政府宣传党的政策,造花名册,清点武器、弹药,同时组织一部分力量,破坏吴江城至平望间的苏嘉公路桥梁、电线。同时在城西南、城内进行打敌扰敌斗争,并同意陈德钊留一个班潜伏在城内,刺探敌人情况。

  一天,陈德钊问我,苏州有个共产党薛司令,派来六七个人要来接收武装,怎么办?我说,苏州城外,有这么一个司令叫薛永辉,但吴江不属他范围,我是吴江嘉兴地区的党代表,可以向来人讲讲清楚,以礼相待,好好送他们走。

  在4月26日晚,我们在南厍听到、看到,隔太湖无锡方向有炮声和火光,知道大军已近,就立即停止破坏公路,加紧向吴江城内叫话,优待俘虏,缴枪不杀。

  28日晚10点,陈德钊来说,苏州反动派顾锡九和吴江城内敌人已出城向南逃跑。我和赵安民立即集中南厍、横扇和陈德钊部进西门,走在路上,我不知是真的进城解放还是梦景,待到走进县政府大礼堂,我忽然放声大哭起来,赵问我为什么?我说小时候曾跟母亲吃钱债官司,进过牢房呀!

  一面由陈德钊派出部分自卫队驻守各个机关、牢狱、仓库、银行、学校、主要街道。其余自卫队随我和赵安民登城头四门守卫,我守住北门城楼,树起赵字白旗。天刚亮,看到北门外有七八个人骑着自行车带着武装叫开城,我细细看到这几个人身穿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装,即下楼开城,问他们首长什么时候来,他们指向北面,只见十多位骑着高头大马的军人,走近我们时下了马,由我们陪同入城并相互作了介绍,我是地方党负责人,他们是29军先头部队,后属部队一到他们也派出战士,协同守卫。

  8时左右,澄锡虞工委朱帆同志带队到大礼堂同我见面,晚8时左右南下接收政权的鲁琦、李全、杨明同志也赶到,我们会师。

  我立即写信给接管各镇政权的同志及我党各镇的负责人,他们便分头开始接管。在芦墟镇缴获国民党军粮7000多石,黎里镇缴获军粮3300多石,平望镇缴获军粮6600多石,盛泽镇缴获军粮2600多石和一批国民党省党部文件。松陵镇北门外有粮食几万石和600多万金圆券。此外,全县还有很多枪支弹药。

  5月5日,我以县委成员身份随29军政委张蕃来到嘉兴,在张蕃司令部,第一任嘉兴地委、各县负责人和当地地下党负责人胜利会师。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