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8月20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潘耒与《徐霞客游记》
潘耒与《徐霞客游记》
2019/4/22 0:29:07    作者:  黄明泉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252

 

  一、潘耒其人

  潘耒字次耕,号稼堂,江苏省吴江市平望镇人,生于1646年,卒于1708年。其兄潘柽章因撰《明史记》,寄托对亡明的怀念,而被浙江省南浔“明史案”牵连遭逮捕,被杀于杭州弼教坊,“明史稿”已完成十之六七而被焚。耒幼年依兄生活,师事徐枋、顾炎武,博通经史、历算、音学。往来燕赵,与名人雅士相从游。清康熙十七年(1678年),以布衣中博学鸿词科,授翰林院检讨,参与纂修《明史》,主纂《食货志》兼订纪传。不久,充任日讲起居注官,纂修《实录》、《圣训》,又任会试考官。名益盛、忌者益众,终以“浮躁”降职。遂南归遍游天台、雁荡、武夷、黄山诸名山,并各以诗记游。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赐复原官职。耒坚辞不受。晚年,研究声韵、易象,著《类音》、《遂初堂诗集》十五卷、《文集》二十卷、《别集》2卷,后全部收入四库全书,在四库全书目录中可见到。他著的录诗集分少游、梦游、远近游、江山岭游、海岱游、台荡游、闽游、黄庐游、楚粤游、卧游、诸章分年编次。他还刻顾炎武所著《日知录》及遗书数种传世,潘耒的诗不事雕饰,直抒所见,故蹊径较平稍逊于魏禧诸人,而气体浑厚空所依傍则又耒所独得也。他为《徐霞客游记》作序,约在清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刊出,当时他已逝世两年多矣!估计他写在杨名时序之前,是他读了游记而写的。他向以描述山水而傲视自恃。但面对《徐霞客游记》却自叹弗如了。该序只在丁版整理的《徐霞客游记》放在首页,并附有丁文江按语。在为纪念徐霞客诞生400周年而再版的丁版《徐霞客游记》中仍按原样出版。但在其它版本中,包括1980年的整理本,有的放在旧序中,但没有丁文江的按语,有的版本不把潘序列入。我在读了潘序,特别丁文江按语如何得到序,以及对潘序的评介,觉得潘序是篇好文章,真乃丁文江先生所说是对霞客的真知者。而且也是从他自己的旅游生涯中体味到的。应该说他是我们徐学研究的先驱者,潘耒是当之无愧的,也使我在追踪徐霞客的探索中,找到了既是吴江同乡,又是旅游知音的一位前辈,使我得益匪浅,也联系了江阴、吴江二地的徐学研究。

  二、丁文江独钟吴江潘次耕序

  为《徐霞客游记》作序众多,先后有七人八序,在明末、康熙、乾隆、嘉庆和民国五个时期。明末首先写序的是季会明,即季梦良在受霞客生前之托,于霞客逝世一年后在崇祯十五年(1642年)为整理游记,初编目次而写序,全序只有四百八十字,主要是交待霞客委托整理以及滇一册在江阴城战乱中丢失的情况,并无评价和看法。其次,集中在康熙年间就有宜兴史夏隆,靖江奚又溥,吴江潘次耕和江阴杨名时四人五序。史、奚、杨三人都为整理游记版本出版交待情况而写序的,当然也夹有好多评价和看法。独潘耒写序与整理出版游记无关。主要是写他对游记的评价并发表他对旅游的看法。五篇序言中为今后的徐学研究发展打下了基础,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而后到乾隆年间族孙徐镇为整理游记版本而写序,除交待出版整理情况,还回顾了从明末清初、康熙直到乾隆期间游记发展的历史,以及它的社会价值和影响。再到嘉庆年间本邑同乡叶廷甲为出版游记又写序。直到民国十六年(1927年)七月,泰兴人地质学家丁文江为重新整理游记和徐霞客年谱而再作序。前后二百七十五年,写序的作者都为江苏人,其中江阴人就有四人五序,可见历史上家乡人对徐霞客游记早就青睐。也可知徐霞客游记在江苏省的影响。而且把游记推荐收入四库全书的是同邑人杨名时,把游记以近代科学解释而推向地质科学高峰的是本省人丁文江。从七人八序到1980后整理本前后相隔约二百三十八年。其中季序到史序四十二年,史序到奚序二十三年,奚序到潘序杨序七年,其中杨名时一人于二年间作二序。从杨序到徐序又经历了六十六年。从徐序到叶序又经历三十二年。从叶序到丁序又经历一百十九年,直到为纪念徐霞客诞生四百周年而出的整理本又是五十三年,到现在又将过去二十年了。

  在众多的游记序言中,丁文江为什么独钟情于吴江潘次耕的序言呢?他认为为游记作序的虽多,然皆不知先生真意。而惟独吴江潘次耕的序言是深得先生求知之旨,乃真能知先生者。(见丁本《徐霞客游记》首页潘序后的按语)

  丁文江在着手整理徐霞客游记和编制徐霞客年谱开始并未看到潘序,是在梁任公(启超)先生偶然读潘耒所著《遂初堂集·卷七》而发现的。此序为前各刻本所未载,后梁任公举荐给丁文江的。丁文江见到该序言后喜极欲狂,认为这是一篇最能知霞客真意的序言。故在出版丁版徐霞客游记时冠于篇首,而移叶刻本其它各序于卷二十旧序篇,以示区别。

  三、潘次耕序的精华所在

  丁文江说:“惟次耕此序,首言先生之游,与他人不同,叹为亘古以来,一人而已。潘序云霞客之游,在中州者,无大过人。其奇绝者,闽粤楚滇黔,百蛮荒缴之区、皆往返再四。其行不从官道,但有名胜,辄迂回屈曲以寻之;先审视山脉如何去来,水脉如何分合,既得大势后,然后一丘一壑,支搜节讨,登不必有径,荒榛密箐,无不穿也,涉不必有津,冲湍恶泷,无不绝也。峰极危者,必跃而踞其巅,洞深邃者,必猿挂蛇行,穷其旁出之窦,途穷不忧、行误不悔,瞑则寝树石之间,饥则啖草木之实,不避风雨、不惮虎狼,不计程期,不求伴侣,以性灵游,以躯命游。亘古以来,一人而已”。潘次耕又说:“余览往昔诸名人游记,验诸目睹身经,知其皆尝一脔,披一节,略涉门庭,鲜窥阃粤,若余游履所至,必穷高极深,如游林屋而身至隔凡,游雁荡而目睹雁湖,劳山则登华楼之巅,罗浮则宿飞云之顶,自以为至矣。及读徐霞客游记而后逊谢弗如也。”

  次辨钱传之诬,更证先生文章之真。“往年钱谦益奇霞客之为人,特为作传,但传中语颇有失实者,如出玉门关、上昆仑、穷星宿海诸事,皆无之。足迹至鸡足山而止。但徐霞客出入粤西、贵筑,滇南诸土司蛮部间,沿溯澜沧江、金沙江,穷南北盘江之源,实中土人创辟之事,读其记而后知西南区域之广,山川多奇,远过中夏也。记文排日编次,直叙情景,未尝刻画为文,而天趣旁流,自然奇警。山川条理,罗列目前,土俗人情,关梁阨塞,时时著见,向来山经地志之误,厘正无遗;奇迹异闻,应接不暇,然未尝有怪迂侈大之语欺人以所不知,故吾于霞客之游,不服其阔远,而服其精详;於霞客之书,不多其博辨,而多其真实,钱牧斋称为古今记游第一,诚善哉!”

  末言先生“无所为而为”深得先生求知之旨,乃真能知先生者。“因张骞甘英之历西域,通属国也。玄奘之游天竺国,求梵典也,都实之至吐蕃西鄙,穷河源也;霞客果何所为?”夫惟无所为而为,故专志;专志,故行独;行独,故去来自如,无所不达意。造物者不欲速山川灵异久秘不宣,故生斯人以揭露之耶?要之,宇宙间不可无此畸人,竹素中不可无此异书,惜吾衰老,不复能褰裳奋袂,蹑其清尘,遂令斯人独擅奇千古矣。

  另外,潘序中还对旅游有不少超常见识,现在还可借鉴,如文人达士,多喜言游,而游未易言也,他强调出游的三个条件,一为游者的素养,即他说无出尘之胸襟,不能赏会山水;二为游者的体质,即他说无济胜之支体,不能搜剔幽秘;三为游者的时间,即他说无闲旷之岁月,不能称性逍遥;还提出了近游不广,浅游不奇,便游不畅,群游不久,自非置身物外,弃绝百事,而孤行其意,虽游犹弗游也。这些观点是他个人出游体味的提炼,也是对霞客游观的概括。即使对我们现代人出游、考察、探险也极有指导意义的。

 

 

  附:潘次耕先生旧序

吴江潘次耕先生耒旧序

 

  文人达士,多喜言游。游,未易言也:无出尘之胸襟,不能赏会山水;无济胜之支体,不能搜剔幽秘;无闲旷之岁月,不能乘性逍遥;近游不广;浅游不奇;便游不畅;群游不久;自非置身物外,弃绝百事,而孤行其意,虽游犹弗游也。余览往昔诸名人游记,验诸目睹身经,知其皆尝一脔,披一节,略涉门庭,鲜窥阃奥。若余游履所至,必穷高极深,如游林屋而身至隔凡,游雁荡而目睹雁湖;劳山则登华楼之巅,罗浮则宿飞云之顶,自以为至矣。及读《徐霞客游记》而后逊谢弗如也。霞客之游,在中州者,无大过人;其奇绝者:闽粤楚蜀滇黔,百蛮荒徼之区,皆往返再四。其行不从官道,但有名胜,辄迂迴屈曲以寻之;先审视山脉如何去来,水脉如何分合,既得大势后,一丘一壑,支搜节讨。登不必有径,荒榛密箐,无不穿也;涉不必有津,冲湍恶泷,无不绝也。峰极危者,必跃而踞其巅;洞极邃者,必猿挂蛇行,穷其旁出之窦。途穷不忧,行误不悔。瞑则寝树石之间,饥则啖草木之实。不避风雨,不惮虎狼,不计程期,不求伴侣。以性灵游,以躯命游。亘古以来,一人而已!往年钱牧斋奇霞客之为人,特为作传,略悉其生平,然未见所撰《游记》,传中语颇有失实者。余求得其书,知出玉门关,上昆仑,穷星宿海诸事,皆无之,足迹至鸡足山而止。其出入粤西贵筑滇南诸土司蛮部间,沿溯澜沧金沙,穷南北盘江之源,实中土人创辟之事。读其记而后知西南区域之广,山川多奇,远过中夏也。记文排日编次,直叙情景,未尝刻画为文,而天趣旁流,自然奇警;山川条理,胪列目前;土俗人情,关梁阨塞,时时著见;向来山经地志之误,釐正无遗;奇迹异闻,应接不暇。然未尝有怪迂侈大之语欺人以所不知。故吾於霞客之游,不服其阔远,而服其精详;於霞客之书,不多其博辨,而多其真实。牧斋称为古今纪游第一,诚然哉!或言:“张骞甘英之历西域,通属国也;玄奘之游竺国,求梵典也;都实之至吐蕃西鄙,穷河源也;霞客果何所为?”夫惟无所为而为,故专志;专志,故行独;行独,故去来自如,无所不达意。造物者不欲使山川灵异,久秘不宣,故生斯人以揭露之耶?要之,宇宙间不可无此畸人,竹素中不可无此异书。惜吾衰老,不复能褰裳奋袂,蹑其清尘,遂令斯人独擅奇千古矣。

  文江按序徐霞客游记者多矣,然皆不足以知霞客先生。惟次耕此序,首言先生之游,与他人不同,叹为“亘古以来,一人而已。”次辨钱传之诬,更证先生文章之真。末言先生“无所为而为”,深得先生求知之旨。乃真能知先生者。此序见《遂初堂集·卷七》,为各刻本所未载。余作年谱时亦未之见。梁任公于读潘集时偶得之,举以见示,喜极欲狂。因冠于本篇之首,而移叶刻各序于卷二十旧序篇,以示区别焉。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