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6月20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苏曼殊的盛泽缘
苏曼殊的盛泽缘
2019/5/21 0:42:06    作者:  杨传咏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452

  苏曼殊(1884—1918),原名苏戬,曼殊是其法号。我国近代文学家、翻译家,擅长丹青。这位壮志未酬的诗僧,在一九一八年二月,不能起立,日泻五六次,数次卧病书函友人,相约柳亚子“如果有痊可之一日,必践尊约,赴红梨一探胜迹耳”。苏书信中的红梨、舜湖是盛泽的别称,故在此指盛泽。苏曼殊,出生日本的广东人,依违僧俗之间,一生“狂歌走马遍天涯”,足迹遍及扶桑、南洋、天竺,奔波于粤、港、皖、苏、浙、沪等地之间,然而,在垂危之际,怀念红梨。由此可见,盛泽成为他人生旅途中的重要驿站。这与盛泽风景之优美,挚友之真诚以及在盛泽进行学术、文学活动分不开的。

  在他短暂的一生中,曾三次来盛,一般苏曼殊年谱记载来盛两次,即1912年冬天,1913年夏天;而柳亚子根据苏之书札,推断还有一次是在1913年春天。

  第一次来盛,苏曼殊是与郑桐荪、沈燕谋结伴而行,从安庆启程,由上海转道嘉兴乘船到盛泽的。途中船逆风而行,他欲随纤夫一起上岸拉纤,结果跌入水中,被人救起。在郑桐荪家中小住几天后,又经过苏州回沪,其间又从驴背上摔到地上。拉纤下水,骑驴坠地虽比不上暹罗远征途中的危急,但毕竟给苏曼殊留下了惊险的一幕。第二次来盛泽,“住有半个月”。第三次来盛,应是6月初。他住的日子最多,长达二十来天,他“偕燕君行抵舜湖”。他和郑桐荪、沈燕谋来到湖田交错,风景幽雅的盛泽,为的是共同编译《英汉辞典》。月底,又移居郑桐荪之兄郑咏春寓处,在苏州乌鹊桥滚绣坊72号,完成《汉英辞典》、《英汉辞典》的合编工作。

  在盛泽,他游览了舜湖和四周的胜迹,“圆明晓钟”、“红梨晚渡”、“锦塘步月”、“目澜夕阳”等,常使他流连忘返。事后,他赞叹“舜湖风景秀逸”,时时勾起他那美好的回忆。江南的锦绣景色,越发激起诗僧对黑暗现实的怨愤,于是觉得美景透示着严冷。在盛期间,他创作组诗《吴门依易生韵》。诗中抒发漫游江南所见所思,深感“垂虹亭畔柳波桥”的凄绝,叹息“淀山湖畔夕阳红”,伤心“暮烟疏雨过阊门”,忧愁“故国已随春日尽”,发出了风雨如晦之中沉重的哀怨和忧国忧民的情愫。苏曼殊的诗作受到龚自珍的已亥杂诗的影响较深,吊古伤今,又加上一脉清新的近代味。用词纤巧,择韵清谐。郁达夫读了该诗后,“觉得清新顺口,读之有味”。体现了苏曼殊诗歌的风格。

  苏曼殊交友甚广,其中吴江籍的不少。他参加南社,吴江籍的社员极多,南社的主要发起人陈去病、柳亚子乃吴江人氏。陈去病,与之“意极可亲”。柳亚子,十二年交谊笃挚,苏曾将文稿等珍爱之物交与柳珍存。费公直,大同学校求学时形影不离的学友。苏赠费印度藤杖,费连夜作一长诗,曰:“自古交情脱宝刀,得此贞木亦称豪”,可见二人交往之深。郑桐荪,在安庆高等学堂时代“亦同寓所,风雨对床”,常一起谈古论今,和诗、赠画,合影留念。在苏身染沉疴之时,柳、郑前往探病,并资助大洋三十。盛泽是郑桐荪的家乡,郑是柳的妻兄。因而,苏曼殊对盛泽有着特殊的感情。

  苏曼殊的盛泽之旅发生在1912、1913年间。这位旷世奇才,身世坎坷,历尽磨难,铸就纵情适性,自由浪漫的性格。虽曾皈依佛门,但当国难临头,他就义无反顾投入民族解放的前沿。他矢志反清,参加“华兴会”、“南社”等革命团体,慷慨高歌民族民主革命。由于辛亥革命的不彻底性,导致袁世凯篡权,理想的破灭,令这位富有“壮士横刀看草檄”豪情的苏曼殊跌入悲沉的泥淖,从而产生了疏离政治的意向,从教、编译成为他的生活目标。第二次来盛的主要任务是编《汉英辞典》、《英汉辞典》,同时,动笔撰写《燕子龛随笔》,还写成了组诗《吴门依易生韵》。从诗句的字里行间,流露出困惑和愤懑的复合情绪,表明他并未忘情于政治和对社会问题的关切。短暂的沉默之后,便是激烈的抗争。结束盛泽之旅的翌月,他就针对袁世凯的倒行逆施进行猛烈的抨击,被孙中山誉为“革命和尚”。

  八十四年前的5月2日,这位有着浓厚浪漫气质的诗人与世长辞了。他性格上抑郁孤绝与狂放不羁交互并存,在新旧交替的时代中,他对社会问题时而激进,时而消沉。这些情绪在盛泽活动期间也有所反映。

 

  附主要参考书目:

  1、《吴江文史资料》第九辑(纪念南社成立八十周年专辑)

  2、《苏曼殊全集》(柳亚子编1985年9月出版)

  3、《苏曼殊传》(邵盈午著1998年出版)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