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12月06日 星期五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鲈乡烽火 >> 太湖剿匪记——回忆在吴江执行剿匪战斗的一段经历
太湖剿匪记——回忆在吴江执行剿匪战斗的一段经历
2019/10/27 0:42:06    作者:  周毅平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608

  解放初期,国民党的溃兵与太湖惯匪互相勾结,纠合成大小不等土匪二百多股,约五千人众,分散在太湖各县,肆意抢劫烧杀,严重危害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并干扰基层政权的建立。为此,我军重新组建县总队和区中队,以对付分散的土匪。继而,苏南区党委作出《关于开展太湖地区肃清残匪,发动群众建设政权工作的决定》,苏南军区统一调整部署太湖的剿匪斗争任务,成立了太湖剿匪指挥部。指挥部设在太湖东岸的东山镇,苏州军分区司令员王治平任总指挥,常州军分区司令员朱传保、湖州军分区参谋长方志诚任副总指挥。调集了原华东警八旅二十四团,警七旅十九团和苏南军区警备三团等11个营的兵力,并由各县、区武装力量配合,在太湖沿岸七个县进行清剿,从1949年5月至1950年12月,太湖的土匪和国民党匪特终于被彻底消灭,其中以龚国良为首的最大一股土匪,在强大的军政功势下,被迫率部千人向我驻苏部队投降。

   当时,吴江县的匪情比较严重,土匪与国民党残兵互相勾结,抢劫、烧杀群众的事件经常发生,以致无法在太湖沿岸地区建立乡政权。匪特还企图破坏苏州至吴江间的主要通讯联络干线,阴谋爆破重要工业设施如发电厂、火柴厂、面粉厂等。为此,指挥部调遣二十四团进入吴江县对匪特进行重点围剿。该团在吴江的5个月中,采取军事进攻,歼灭了二十余股土匪,同时在政治上还瓦解了部分土匪和胁从人员,由于剿匪成绩显著,受到苏南军区的表扬。

  我当时在二十四团一营任政治教导员,亲历了吴江地区的剿匪斗争。现将个人参与指挥的一次剿匪战斗经历追记于下。

  1949年5月底,我二十四团奉命从无锡出发至苏州,开往太湖地区执行剿匪任务。团部驻防在交通枢纽平望镇;一营驻震泽镇;二营驻同里镇;三营驻芦墟镇,以剿匪任务为主,同时协助地方党政部门开展群众工作,建立并保护区乡政权。

  一天下午,我一营冒着濛濛细雨,踏着泥泞的道路,开进震泽镇,受到上千名群众、学生的热烈欢迎。当晚我与金营长走访了区委的孙群山书记、宋协秀区长,向他俩了解当地匪情。就在我营来到的前一天晚上,土匪竟敢在区政府隔河的东街抢劫了曹祥源布店。

  接着,又走访了当地的积极分子和各界人士,他们诉说太湖匪患已有百年之久,长期以来成为社会的一大灾害,群众中流传着一句俗语:“田里野草拔勿光,太湖土匪捉勿尽,土匪勾结坏政府(指旧时历届政府),民不聊生苦中苦。”

  又一天早晨,镇上码头边站满了许多围观群众,只见小木船舱里躺着一只烧死的羊,还有一具用草席包裹着小孩尸体,露出了被烧得皮开肉绽的一双小脚,一名中年妇女伏在船头上哭得死去活来……旁边的壮年汉子泪汪汪地拉起那妇女向岸上走,边走边喊:“勿要哭呀,是土匪放火害了我们一家,快去求解放军为我们报仇啊!”群众带领他们来到营部,我和金营长接待了他们,给予安慰,留他们在队部吃了饭,并请区政府安排丧葬和进行救济。

  我们获知匪首张本带领三十余武装匪徒,经常出没在太湖边的横扇一带,放火害民的就是这帮土匪干的,因此剿匪行动的第一个行动目标,就针对这股匪徒。

  6月初的一个深夜,金营长带领一连2个排,我带领二、三连各1个排,区委孙书记也亲自带了几名向导分乘船只一起行动,那位受害的壮年汉子随我们带路。夜深人静中我们兵分两路,乘十几条木船进发。零晨2时进入了茫茫太湖,月亮刚从云层中露出来,湖面有些微光。不久,突然发现前方几百米处有2条帆船,隐隐约约在移动。我感到可疑,就叫王排长呼喊叫停,然对方不仅不听从,却掉转船头朝相反方向急驶。我立即命令炮班发射一发六○炮弹,接着,又令机枪班向帆蓬射击,刹那间,那两条船的帆蓬落下了,无奈只得停住。我方几条船向前包抄过去,一待靠近,站在船头上的我方指战员同声呼喊:“不准动”!我接着说:“我们是人民解放军的巡逻队,经过的船只必须检查”。大家的目光随着七、八支电筒的光柱射向船舱,只见里面各有四、五人,用被单裹着身子,装成睡觉的样子,唯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人,长着络腮胡子,穿了一身黑色衣服,头戴礼帽,显得很沉着。我一看便知这家伙是个头目,便大吼一声:“你们深更半夜行船,是干什么的?”“啊,解放军长官,我们是生意人,生意人,请别误会”。他点头哈腰地向我回答。“那好,请所有人上我们船来,若查明是商人,就立即放行。”我用客气的语气稳住他们。结果,一共出来9个彪形大汉分别跨上我们的船只,被监视起来。我正指挥王排长上船搜查时,那位受害的汉子,从暗处轻轻地拉住我的衣服,靠近我耳边悄声说:“那个家伙就是土匪头子张本的副官。”我心里一振奋,便转身对张连长说:“先把那家伙铐起来,隔离开,其余统统綑绑起来,严防反抗逃跑。”

  王排长欣喜地走来向我报告,说是从船舱夹板里搜出一批武器。我们点了点数,有卡宾枪5支,汤姆式冲锋枪5支,快慢机短枪1支,子弹4箱,还有十几颗手榴弹。

  船队继续向原定作战目标驶去,被俘的匪船派了2个战斗小组上去,跟在背后,同时对抓获的匪徒进行审问。

  匪副官名叫赵阿大,从他的供词中得知,前一天他护送匪首张本去梅堰朱家湾,与土匪团长朱良接头,朱委任张本为独立大队长,打算长期潜伏,负隅顽抗。匪徒们知道我军大部队开到太湖沿岸,张本特派他连夜赶回老巢尽快转移阵地,万万没想到中途被俘。

  我严正警告赵阿大,要他认清形势,争取立功赎罪。我把刚缴获的快慢机点了点他的脑门,命他老老实实地带路,要不让他脑袋开花。

  此时,天气突变,东南角上乌云滚滚,向我们头顶压了过来,由于指战员均有渡江作战经验,人人会划船,懂水性,船队破浪前进,无甚阻碍。凌晨四时,按预定时间到达横扇东边的一个村庄,部队悄悄地上了岸,先把交通要道封锁起来。正好,金营长也按预定时间抵达,很快用信号联络上,并通报了途中俘虏匪副官的情况。

  天刚亮时金营长指挥作战,我和张连长带了一个突击排,命赵阿大带路,直捣匪巢。金营长带了一个排跟进。刚接近村庄时就听到狗吠,越吠越响,紧接着有人喊:“什么人?”张连长左手拉着赵阿大背铐的手,右手握着短枪捣捣他的嘴,让他回话,赵阿大立即呼了几声“小黑”,那黑狗立即停止了叫声,还摇着尾巴走过来,而放哨的匪兵满以为是自己人回来,也大摇大摆地走过来,还没看清人就开口:“哈哈,你回来啦……”没等他讲完,通信员小张一个箭步上前,冷不防用手臂朝他脖子使劲一勾,就活捉了放哨匪兵。

  我们走近一个地主宅院,另一土匪哨兵躲在隐蔽处喊道:“啥人?”匪副官应声回答:“是老爷回来了,快把门打开。”匪兵应声从阴暗角落处走到边楼去开锁,被二班长一把抓住,还未弄清怎么回事,毛巾已塞进了他的嘴巴,并缴了他的驳壳枪。

  说时迟那时快,我们一个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冲屋前,伏在暗处,把窗门封锁住,同时派一个小分队插进后院,将匪首张本姨太太的卧室监视起来。金营长的一个排把房子外围都包围起来,我和张连长带着匪副官走进中屋,由他喊话:“弟兄们——快起床,到天井集合去!”我用电筒一照,睡在通铺上惊醒的十几个匪兵,慌乱地拿起各自的武器从被窝里蹦了出来,迷迷糊糊地走到天井中央集合。我举起快慢机向空中一勾,打出三发子弹,埋伏的战士猛然从四边冲了上来,齐声高呼:“放下武器,统统把手举起来!”于是匪徒们乖乖地放下武器举起双手。一点数共有13名,另外,缴获了1挺机枪,5支步枪,5支驳壳枪。另外还抓获张本的姨太太,张本的小舅子则泅水逃跑。

  土匪老巢被捣毁后,金营长向空中发射了几发红色信号弹,宣布了战斗的胜利结束。指战员们从四周往村里集中,我和金营长陪同区委孙书记,乘胜向群众宣传了政府的剿匪政策,指出被迫当土匪、窝藏土匪者,只要向人民政府坦白交待,改恶从善,一律从宽处理。

  过后不久,我营部一名通信员在送信途中,在梅堰附近的河边,被土匪暗杀,将尸体抛人河中。经过侦察,发现匪团长朱良带了一股匪徒在梅堰一带活动,通信员就是被他们杀害的。于是,我们顺藤摸瓜,抓住战机,决定向第二个目标进攻。

  6月下旬的一天晚上,由三连执行此项任务。他们深夜出航,驶入朱家湾,占领有利地形,将朱匪住地——龙王庙包围起来。拂晓发起进攻,打得土匪措手不及,激战一刻钟,三十余匪兵全部缴械投降。朱良跳窗逃跑时,被我捕获。这一战斗共俘虏土匪33人,其中打伤4人,缴机枪2挺,长短枪26支。

  除消灭这两大股土匪外,部队还经常不分昼夜小批出动,消灭分散零星之匪,并开展政治攻势,争取土匪家属动员其子弟丈夫向我人民政府坦白自首。在我军威慑和政策感召下,我一营5个月内消灭土匪一百五十余人,另外还有二百余人向政府自首投诚。9月初,在震泽镇人民公园广场,召开了数千人的群众大会,宣判了朱良的罪恶,立即执行枪决。匪首张本也于1950年5月在上海郊县作案被捕,被判无期徒刑。到这一年的10月,吴江县境内的土匪已基本肃清,各乡镇政权也相继顺利建立。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