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8月20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鲈乡烽火 >> 血泪的回忆
血泪的回忆
2019/1/14 9:16:54    作者:  朱铨选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951

  我家居住在江南水乡南麻东庄,古运河边上。

  1938年,我从家乡初小毕业后考入严墓南街小学春季班。当时正值国势垂危之际,入学几个月,师生挖防空洞,准备躲避日寇轰炸。谁知上海大场失陷,接着日寇在南京屠城,骇人听闻的消息传开,家乡附近集镇的人,都往乡下避难。日寇横行,到处没有避风港,很快又回到镇上。人民在血雨腥风中过着惶惶不安的日子,我就失学了。

  接着触目惊心的事,一幕幕在童年生活中经历着。记得1939年冬季,日寇驶着蒲鞋头轮船,从古运河开来,南岸停船,横冲直撞敲打乡民,妇女更受尽凌辱,到处追“花姑娘”。我与大人们逃离村子,直到深夜,鬼子走了,才趁着月光回到家,提心吊胆过一夜。

  谁知明晨一大早,鬼子又来了,在钱码头村上停船,放起火来。村上数十家人家,被熊熊大火吞没,稻堆柴堆全被卷入火中。时值隆冬,风助火威,火势之甚,烧得运河通红。日本鬼子回去后,我跟着大人去看火烧现场。只见一片焦土,全村男女老少一片哭声,在场的人,无不泪下。原来,这天有一名鬼子在田野里奸污妇女,被农民打死埋掉。鬼子大发兽性,一把火留下如此惨状。

  从那天起,我们村上的人,如惊弓之鸟,听到鬼子轮船声,背着方向外逃,逃难就成为我童年生涯的一部分。

  关于鬼子杀人的事,也是亲眼目睹的。当时,村上有二名青年就是被鬼子杀害的:徐应宝到南麻赶集回来时,在南麻漾滩碰上鬼子轮船,刚逃几步,被鬼子罪恶枪弹穿入腹部。家属把死尸抬回家,死者肠子流在外面。又一天,人们正在运河边上的引进庵赶庙会。谁知鬼子不坐轮船坐乌蓬船来,突然冲上岸,人们吓得呆若木鸡。村民朱金官从庙后走出,在墙角处张望,即被鬼子一枪,子弹击中小腹倒在地上。接着鬼子进入我们村,传来狗吠鸡叫声。鬼子走后,我回到家里,鸡被捉走,见白花狗倒在后门口,被鬼子枪杀,一头大肥猪也没有了。徐应宝、朱金官两家人哭得最惨,我也为之流泪。

  还有一次,我到盛泽二姐家,看到在新生厂西,围着很多人,地上五具尸体,横在血泊里,其中一人嘴还在张着,死得凄惨。听人说,是卖大头菜的,死得冤枉。鬼子在扫荡时,看他手上有老茧,把他当“支那兵”杀了。午饭后,我要回家。外甥比我小几岁,她送我走出弄口,在路上买了二斤菱给我。还说,盛泽的菱,壳薄,新鲜,用铜锅煮色绿,也是特产。二斤菱把我口袋装满,多下来的叫我捧在手里。二人告别后,我朝荡口检问所走去,准备下船还家。这天检问所查良民证的人很挤,我在人群中依次前进,被人群一挤几只菱掉在地上,一个满脸横肉的鬼子,把我一把胸膛拉出去,吓得我直颤抖,站在旁边二个多小时。幸亏有几位年长同乡求情,才得放了我。事后我想想,掉了几只菱犯了什么大罪,苦是苦在当了小亡国奴。

  当时,沦陷区青壮年都要为鬼子当苦役,伪乡保长常来唤我为鬼子运粮。有时去平望,在鬼子眼皮底下,炮台前沿挖河,还要在河里插上削尖的竹子,上面布满铁丝网,阴森可怕。当苦役的要自带饭食,河水代茶,起早摸黑,平安回家是最大庆幸。一次我从平望当苦役回家,发现院子旁一棵大香樟树被锯了。这棵大树伴我过着童年生活,主干直径2米多,4个支干也有用手臂二合抱粗。春天各种鸟的叫声清脆悦耳,夏天树底下乘凉,秋冬仍是枝叶茂盛,引来很多鸟儿宿夜。可惜,古树未逃劫难。可恨,日本侵略者!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