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10月31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鲈乡烽火 >> “杀剩”的诉说
“杀剩”的诉说
2020/8/25 0:29:05    作者:  顾桐生(口述) 庄树强(整理)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525

  我姓顾名桐生,号荣坤,乳名阿桐。1922年生。父亲顾石泉继承祖业在乌镇北花桥附近开一爿酒店。我兄弟三人,大哥比我大15岁,二哥大我12岁。我六岁时丧父,后因祖母和母亲不善经营,酒店生意每况愈下。大哥大嫂分家自立,从此家道中落。

  我14岁辍学谋生,经父执姚桂康老伯介绍在乌镇西栅杨永泰南货烟杂楮模店学生意。1937年8月13日,日军在上海发动侵略战争,农历10月间日军经过乌镇,杀人放火烧房,百姓苦不堪言。1938年乌镇来了朱希、汪鹤松部队,他们宣传和动员抗日,招收爱国青年办青年服务团、干训班,开展军事操练。当时参加的热血青年不少。我和邻居青年赵恒和桐油店学徒杨阿龙一起报名当兵,由于我个子矮小,就派在司令部当勤务兵。

  我在司令部蹲了六个月。看到这支部队对汉奸格杀勿论,对土匪亦格杀无赦。朱希、汪鹤松等当官的常常对下属宣传抗日爱国道理。参谋长姚壁城、军法处长朝昌在士兵中都很有威望。当时在乌镇一带地方抗日声势日甚,社会稍稍安定。我在抗日部队里每月还拿到津贴费,心情很高兴。但是,这支抗日部队使日寇坐卧不安,虎视眈眈。这年9月,日寇发动了秋季攻势,朱希部队在练市镇乡下杨开庙钟家墩被日军包围,战斗失利,伤亡惨重。我在混乱中逃脱,到严墓(铜罗)大哥店里谋生。

  1939年3月某天,日军到严墓扫荡,他们是冲着当时驻在章奥村的吴江县政府和一支数百人的抗日队伍——县大队来的。老百姓闻讯四处逃命,我随兄嫂逃到长浜乡下。兄嫂担心店里财物损失,叫我回去守店,说我蹲过部队,胆子大些。我推不掉,只好潜回店中。当晚枪声不断,我睡不着觉。等天一亮,我就锁上门逃出去,在乌家桥柴树花头看见有人逃命,后面有日军追赶。我急忙躲进一户人家,这家有老夫妻两人和一个17岁儿子,名叫王阿三,原本有点面熟,他的个子比我高大。一会儿,日伪军虎狼似地挨家挨户砸门,搜查“支那兵”。门被打开,进来一个日军一个伪军,用枪对着我们两个青年,要当“支那兵”抓走。王阿三的母亲跪下苦苦哀求,不允。我俩被押到镇西汇戴福田羊行,用绳拴在羊栅栏上。后来,陆续押来一些老百姓,连我们两人一共12个人。一个日军叽哩呱啦对我们说一通,然后翻译告诉我们,说日军要到章奥村打支那兵,叫我们带路,不带路就杀头。谁都明白,带路就是当汉奸,抗日游击队是不会放过的;不带路,日寇扬言要杀头。此时有一个50来岁的农民吓得站出来,混身颤抖,不知所措,其他人都默不作声。那个日军又吼了几声,翻译又讲了一通,最后将我们12个人一起押着向章奥村走去。两旁有三个日军、四个伪军荷枪驱赶。后面有日军数人压阵,都佩着刀。我们12个人被押着,像螃蟹似的一串慢慢朝前挪。走过枫桥正朝香烟浜方向走时,不知什么原因,日军突然对我们下毒手。前面三名同胞先被日军推入河港里,由于有绳子相互连着,后边的同胞赖着,日军接着用枪戳他们下河,惊恐中惨叫声骤起。日军举枪就打,用刀就戳,残忍至极。我与王阿三被捆在后面还未跌下河去,但已吓得魂灵出窍,急得大喊“我不是支那兵,我不是支那兵”。这时过来一个年纪较大的日军用刀子割断了我和王阿三之间的绳子,一把将我拽开,还用上海口音说一句中国话,“小孩的勿是支那兵”。刹那间,我惊魂未定,而王阿三和其他同胞都已惨遭杀害了!

  这批敌人找不到目标,杀了所谓的“支那兵”后就回到镇上。把我押在东汇角木桥堍日军放枪械物资的一间房子里,用绳子拴在长靠椅上。一个日军用燃着的烟头刺我的脸,猝不及防,痛得我忍不住惊叫起来,他们都哈哈狂笑。一个伪军到我面前说,替东洋先生做事会有好处。我心想决不当汉奸走狗,嘴里直叫痛,不理睬他。下午,又一批日伪军返回,捉来四个青年农民。我被提出去,和那四个青年站在河沿上。日军先将那四个青年推入河中,然后推我,我死抱住身边的一根电杆木,大哭大叫“我不是支那兵”。一个日军正要用刀来刺我的手,另一个红面孔日军过来将我拖回屋去,仍拴在长靠背椅上,方知敌人是吓唬我,继续拿我取乐。一会儿,听见门外枪响,知道四个青年农民未免虎口,我是又怕又恨。

  天快黑时,那个会说上海话的日军,拿了一只饭盒过来,为我解了绳子。一天来我滴水未进,在死神面前忘了饥渴,现在看到饭盒,感到饿得很。他让我吃了饭,然后叫我在一堆军大衣上取几件,跟他到另一间小屋里。他问我家里是干什么的?有些什么人?我告诉他做小本生意,家里有祖母、母亲、兄嫂。他把军大衣铺在地上,坐下,对我说他在上海开一爿钟表店,有三个孩子,说我像他的一个小孩。并示意明天放我回家。我连声道谢,心想碰到好心人了。晚上我就睡在这间小屋的地上。待到天亮,那个日军果然将我放了,还送我走过木桥,挥挥手叫我走吧。我犹豫不定,但看他脸上真切和气的样子,就撒腿跑了。

  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的罪行是罄竹难书的。我是日寇屠刀下的幸存者,三次虎口余生,于是乡邻都叫我“杀剩”。屈辱的历史虽已过去五十多年了,那时濒于亡国灭族的痛苦情景仍历历在目,余恨未泯。忆述这段经历,使年轻人不要忘记国弱被欺的沉痛教训。

 

  附注:顾阿桐。1984年退休职工,曾在青云供销社、县日用杂品公司工作。现住松陵镇。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