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08月11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鲈乡烽火 >> 惨痛的回忆
惨痛的回忆
2020/7/20 0:38:06    作者:  周明荣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348

  从1937年日军侵入吴江,到1945年败退投降,八年间日军在侵占地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若非亲身经历,简直难以使人置信。虽时光流失,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但一经回忆,犹历历在目。为了以史为镜,教育后人,以亲历、亲见、亲闻,举事数则,纪实存真。

一、日机轰炸,险遭于难 

  1937年7月,我从震属中学毕业,志愿升学。“七·七”芦沟桥事件,我正在考苏高中。“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正辍学在家。当时,父亲在平望北大街经营“涌泰丰”腌腊店已卅年,后在西塘街(裕丰鱼行隔壁)新开“德泰”腌腊店。农历九月十二日上午,我正在新店收款记帐,农民上市很闹,熙来攘往。突然日机两架侵入上空,向镇之南北两面投掷炸弹12枚,并用机枪扫射。扇子街大亨烟纸店、殊胜寺山门口、源昌余米行等处中弹。炸弹爆炸处距离我身仅20多米,非常危险。当时听到炸弹巨响,惊惶失措,躲在扶梯底下只觉山摇地动,尘土如雨。我蜷缩发抖,口中干燥,说不出话。隔一会,飞机远去,我慢慢出来,只见人群蜂拥地搭船逃往黄杨墩,恐再来轰炸。我也盲从地随之乘船逃避在黄场墩。那知我父亲派人来寻找时,却不见我的踪影,吓得家人要哭出来。一直躲避到午后,看样子敌机不会再来,才从黄杨墩摆过渡来,担惊受吓,心有余悸地走回北大街家中。家人见面,惊喜交集,共庆幸免于难。事后得知,全镇炸毁房屋40多间,死18人。其中陈进生炸死在商会后门,手臂挂在树枝上,极惨;京剧武生“小福楼”在泰通桥酱鸭店友人处作客,见对河大亨烟店中弹,他就跳楼入河,被机枪扫射死在河中。

二、平望沦陷,家店俱毁 

  炸弹提示了一个危险信号,局势日益紧张,镇上人心惶惶,昼夜不安,商店、居民都陆陆续续把商品、财物搬移逃难。有的向西逃往严墓、乌镇、新塍等地,有的就近逃往黎里。我父亲年近花甲,一无良策,老家远在宁波,亲戚客居上海,商店中腌腊制品咸肉、火腿、醉鲤片、黄鱼干都存入楼房,贮藏在大小缸里,搬动很困难,所以首先把我安排到乡下。我初在新丰村,后西移至顾扇村,而他老人家自己,则租居小西村相姓家中,每天早晨天蒙蒙亮,就跑到镇上开板做生意,一到太阳升高,辰光八九点钟,惊恐空袭,就打烊回乡下。这样一天一天,听听外界风声愈来愈紧,运河里逃难船日夜不断。知道局势不妙,已到非逃不可的地步,但此时要雇船已找不到了。农历十月上旬,以重金雇一条捕鱼小网船,携带简单行装衣被和现金、贵重物品,赶紧连夜逃到双庙头村。刚住定仅隔3天,日寇从水路绕道黎里后荡,经乌桥直至平望北面敌楼袅腰桥处登陆,向平望的中国驻军连夜偷袭。平望驻军抵抗不住就向嘉兴方向撤去。

  日寇的先头部队残暴异常,烧、杀、抢三管齐下,纵火焚烧平望三日三夜,全镇一片焦土,家店化为乌有,父亲在双庙头南望平望,火光冲天,欲哭无泪,徒呼奈何!一生心血,卅年经营成果,省吃俭用的全部积累,都付之一炬。平望被日军侵占时,家店毁于一旦者又何止我一家!据1946年调查统计:全镇毁房2013所、家用器具17771件、古玩字画1006件,衣服被褥10718件、其它铜锡瓷器等309396件。这仅是可统计的直接财产损失,而死于战火的千万生灵和间接的种种损失,又怎能以数字来统计呢!?

三、逃难黎里,雪上加霜 

  日军侵入平望,我在顾扇,后回双庙头团聚,老父、继母、兄长和我全家四人总算安然无恙,嗟堪自慰。但在乡下,还是提心吊胆,日间怕驻胜墩铁路桥的鬼子来侵扰,夜间担心近太湖土匪抢劫,左思右想,还是搬黎里比较安全。季节已过冬至,年近岁底,天气严寒。农历腊月初八,雨雪霏霏,全家雇小舟,自双庙头穿过胜墩铁路桥摇到黎里镇东首汝家桥堍已午后时分。经同行好友复泰恒腌腊店陆永生的介绍,租住汝家弄内第三进沈宅,外面是懋隆南货店和鲜肉店。房屋住定后,身上缺御寒棉衣,在楼下浜口估衣店购了棉袍,袍宽身瘦,穿上身一摇一摆,使人发笑。这一点现在记忆犹新。父亲遭此浩劫,心灰意懒,连平望看都不愿意去看。这样闲居二年,坐吃山空。看到平望人多数已在黎里北栅清风桥开店营业,才心动起来在北栅租屋开店。在筹措资金时,传来寄存在乡下过房亲处的的手提箱失窃,真是晴天霹雳。开店营业情况又欠佳,那年冬,父亲患一场大病,真是雪上加霜。

四、谋生返平,饱尝痛苦 

  俗话说:“一方曲鳝吃一方土”。黎里营业清淡,难以维持,为谋生糊口计,1940年立夏节,全家回平望,北面店基是片焦土,只得租居姚家弄张姓房屋,腌腊店开在宁泰坊上岸,相邻毛镒昌布店、萃丰盛南华店、同春楼茶馆都已复业。开业后营业相当不差,有了积累,就在北面原址以旧木料建起两楼两底的连家店房屋。1941年春,于原址重新开张复业,地熟人熟,经营顺利,以为到年底大除夕,可以过安乐太平年,吃一顿天伦团聚的“年夜饭”。那里知道“腊底绷”,农历十二月廿九中午,还是旧俗“轧廿八”热闹时刻,北大街发生了一件便衣队战士枪打日本鬼子的流血案件。案发地点在我店附近,枪声响处,子弹乱飞,一霎时人群乱逃,商店打烊,我浑身发抖,魂不附体,预料一场可怕的后果即将来临。

  亲历所见,那天上午,两个日本鬼子在大美理发店理发,之后又在王燕山镶牙室镶牙。此时,两个便衣队战士早已紧紧盯住,只等机会动手。见鬼子镶牙出来往南行走到新桥附近,便衣队战士拔出快慢机手枪朝着鬼子发枪,因紧张没有击中要害。鬼子训练有素,扑倒在地,便衣队战士误以为鬼子已被击倒,就向北面扬长而去。没料到鬼子马上拿起三八式步枪,向便衣队战士瞄准回击,结果其中一个被击毙在铜锡店门前的街道中间,另一人进哺鸡弄,越北大桥东去,杳无影踪。事发后半小时,日伪军警荷枪实弹赶到现场,命令附近商店人员一律排队在店门前,听候盘查,商店门上贴“营业停止”封条。北大街哺鸡弄至中木桥实行特别戒严封锁,禁止通行,并把这些商店人员驱赶至火车站,说要押吴江拘禁审讯,直到夜深才释放回家,还说查不出,要放火烧为白地。这样,哪有心思大除夕吃年夜饭。整整一个新年正月份,商店不能营业,人身没得自由,南货店包扎糕点变质。最后商店联名具结申请,多方托人送礼,要翻译去说好话,才得启封开业。

  之后,日本鬼子在铁路沿线盛泽至八坼一段构筑一道竹篱笆封锁线,开始清乡大扫荡。芦、莘、厍一带老百姓惨遭杀害了不知多少?

  1942年9月一天,突然平望全镇戒严,日本鬼子将全镇商店居民驱赶至北面大王庙草场集中,分保甲排队站立,然后逐个过目审查。最后,有黄厚生等5人作嫌疑分子,被押解至盛泽火车站碉堡拘禁。后经多方设法营救,具结作保才释放。

  有一次,日本鬼子突发疑心,以为国民党军队撤退时,将武器弹药抛入河中,便强迫每户派出人力将螽斯港连夜车水抽干,在污泥中寻觅枪枝,弄得老百姓夜不安睡,鸡犬不宁。

  再者,更有难以忍受的是被侮辱。我同学张竹君有事去苏州,当下车走过日本宪兵队检查岗哨时,因不愿意脱帽行鞠躬礼,被日本宪兵用枪柄痛打,用皮靴脚乱踢,目睹此景,使人愤慨不已。

  1944年3月,日本鬼子军事失利,频频告急,又将我苏嘉铁路全线铁轨和枕木全部拆卸运走,并在平望地区四周挖筑地下防御工事,区内树木尽被砍掉,我家店中许多腌制鱼肉货物的大缸亦被搬去作砂滤水过滤缸用。

  直至1945年8月14日,八年抗战终于取得最后胜利!平望区人民更是欢呼雀跃额手称庆,结束了八年痛苦生活。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