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10月31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鲈乡烽火 >> 日军莘塔“大扫荡”罪行
日军莘塔“大扫荡”罪行
2020/8/14 0:01:06    作者:  朱文华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994

  现将我亲历亲睹亲闻日军在莘塔扫荡时的罪行忆叙如下:

  1942年农历正月初七,适逢城司村初七、初八两天“猛将会”的第一天,民间充满喜庆节日的气氛,家家备香烛,人人待迎神,看出会。我父亲是个虔城的信佛者。吃过早饭,我跟着父亲,带了香烛往城司大庙去聚集参加“走会”(即随菩萨串村游乡)。田野里已有很多男女老少从四处纷纷去城司大庙云集。有穿着红色“罪衣罪裙”的“犯人”,有各式民间传统装束的如打莲湘、拜香凳、提香炉及按小戏名化妆的文艺角色,还有勿少穿红裙,挂香袋的虔诚老太。

  人们还未走到圩中心时,空然从东南方向隐约地传来一阵机枪声。人群受惊,有的年轻人开始返回,多数虔诚的年长者无返回之意,有些人还念念有词说,“大老爷今朝头一天行乡,他会保佑的”。一番自取其慰、自壮其胆之道理,于是继续前进。刚至南半圩时,仍是东南方向,传来更近更急的机枪声。寻声而望,在城司村东南的金泽方向,不仅已听见日本“蒲鞋头船”的机器声,而且还隐约望见“蒲鞋头船”帆樯顶上坐着的日本兵。此刻,寒棚港南北田野的人群顷即纷纷奔逃一片混乱,原准备作为表演所需的各式大中型道具均随地而弃。为演《白状元祭塔》所需的彩色宝塔,被抛在田野。此刻,即使丢了脚上的鞋子也不会回过头去寻找拾取了。当我们父子俩逃回家时,站在家门前已望得见“蒲鞋头船”正从羊沙坑荡驶进莘塔镇,镇上不少人纷纷往乡下逃。从逃难人口中得知,日军已在镇上到处抓人、放火。我们村(今莘新村中浜)的人也开始逃了。父亲与我先逃出去,母亲等暂且守家。我们直逃到白荡湾村上,这里已聚集了勿少莘塔镇上的人。在彼此的传述中,得知莘塔已有多处被烧,多人被杀。信记酱园南首弄堂口的烧饼店因办喜事,不仅一对新郎新娘连来客共四、五人惨遭杀害。下午三、四点钟,有消息说日军已离莘塔而去。我随父亲傍晚才回到家,遂知镇上共杀害了十多人。

  年初八上午,日军再次来莘塔,而且以莘塔镇为据点,分头窜往周边村坊,进行烧杀奸淫。日军白天下乡,傍晚回镇。老百姓则白天往荒郊田野隐避,夜间烧饭、煮菜。在这些日子里,我们始终处在胆颤心惊之中。

  当时,盛传浙江西塘镇安全,年过半百的农民姚叙生去西塘探明情况后,带领20岁的独生儿桂兴及愿意同往的八九人,决定在拂晓前逃出去。由于互相等候,误了时间,出门时已将天亮。一行人刚走至浜底头(现四队处),被刚从镇上出来值哨的日军发现,全遭杀害。有的被推入浜中的鱼窝里,有的倒在浜滩上。被害者中有二对父子,一对是姓陈的儿子被杀,其父头部中枪倒在死尸堆之中,幸未丧命,但瞎了一眼。另一对父子便是姚叙生父子双双被杀。是夜,各家属偷偷地运回尸体草草收殓。当时棺材上“姚叙生之柩”和“姚桂兴之柩”几个字,还是由我这个初识些字的少年歪歪斜斜地给写上的。

  我们家的下场头与羊沙坑荡仅一圩相隔,因而能望得见,日军在荡中的一些罪恶行经。有一次日军把我成批百姓各个反绑双手,再用绳如扎蟹般连成一串,装在蒲鞋头船内,驶至洋沙坑荡中央,将被绑之人逐一推入荡里,然后用枪扫射,无一能活。惨无人道的日军洋洋得意地驶回莘塔镇上,可留下的被害者尸体满荡随风漂浮。直至深夜,日军已全部龟缩在镇上,羊沙坑荡里才隐隐约约点着各式灯笼寻尸、认尸、收尸的小船。满荡嚎哭之声直至拂晓。还有一次,火烧棺材船。有一只装了一、二十个棺材的驳船,由东而西(估计从上海运出)途径羊沙坑荡。日军发现后,不仅杀害了船上所有员工,且放火烧船。棺材、木船都易燃烧,更有可能是浇上了火油之类易燃品,顷刻间火借风势,风助火威致满荡烟火浓浓。一阵旺火后,船底和残棺在荡中半沉半浮随风而漂,有的被搁在荡中的风水墩上,有的漂至下风头的岸滩边搁住。棺中尸体因大都尚未烂尽,经水一浸后,腐烂发臭。

  奸淫妇女,是日军的禽兽行经。有家邻居老父病死在铺上暂未料理。三名日军闯入后,发现死者的女儿在旁守尸,竟丧心病狂地将尸体推在地上,就在此铺上轮奸了这个女儿。

  莘塔镇的工商企业基本被摧毁。

  农历正月二十六日,日军方离开莘塔,而四周的乡村有的被化为废墟,有的大部或部分民房被毁,有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有的虽已逃离虎口(莘塔),然又葬身异地,有的虽保住了生命,却已终身残疾,更有许多妇女惨遭蹂躏。现属新建村的枫士自然村,就是这次扫荡中的重灾村之一。

  以上仅日军在我地区所犯罪行之一斑。记之以不忘耻辱的历史。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