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10月31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鲈乡烽火 >> 黎里八年苦难记
黎里八年苦难记
2020/9/12 0:47:06    作者:  屠文焕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2229

  在1937年11月13日午后,日寇由芦墟侵入黎里。从此黎里陷入了8年的水深火热之中。

  1938年12月27日,日寇数十名分乘6条机船,由平望出发开向尤家港。昨天,田岫山率的游击队在这里袭击了日军运输船队。今天鬼子就来报复。当机船靠岸时,先用榴弹炮、小钢炮轰击,登岸后再用机枪扫射,冲入农民家中,逐屋搜查,见人就杀,见物就抢,然后放火烧屋,使南尤家港徐和浜一带数百间民房,成为一片火海,烧得片瓦不留,遇难群众约有十多名。有个叫倪福生的农民为抢救盲眼母亲,被烧塌的屋梁柱砸死于大火之中。

  日寇在尤家港烧杀枪一阵后,到葫芦兜(现名黎星村)强迫老百姓寒冬腊月脱光衣服下河摸枪。所有下河的农民冻得索索抖抖,待日寇走后才得上岸。接着,又到沈家港,寻找昨天被游击队打死的日军尸首。日寇在到农民家掠取家禽衣物,然后向北厍方向搜索前去。

  1942年2月21日(农历年初七)凌晨,当人们尚人在睡梦之中,日寇千余人从苏州、吴江、嘉善、青浦出发。由日酋长谷川加藤带领,分乘百余艘机船(俗称蒲鞋头船),以水上飞机作掩护,海军陆战队的小炮艇为前导,合击驻在芦莘厍周黎等地的忠义救国军阮清源部。阮部在毫无回击准备的情况下遭此突袭,便惊慌失措,不战而溃。但日寇炮艇仍日夜游弋于元荡、三白荡、分湖、木瓜荡,严密封锁水上交通,大批日寇分驻各地,挨村挨户搜捕“支那兵”和武器弹药等军用品。日寇还在北厍柳宅、黎里区的施家港浦家埭设立牢监,挖杀人坑。事后,仅北厍柳宅一处池塘里挖出尸体200多具。

  历时20天的大扫荡里,凡是日寇所到之处,“三光”政策使生灵涂炭,惨绝人寰,黎里地区遇难群众亦有100多人,2月21日,日寇100多人乘机船从吴江到黎里,上岸立即在四栅将镇封锁,并用机船向黎里东部、北部农村进攻。日寇在镇上,把居民拦到操场上,叫汉奸、密探藏在芦席棚里指认“支那兵”。被捕者立即拖到警备队上刑拷打杀害,也有的在路上被害,在浒泾桥堍有人被劈去半个头,西当门前亦有无辜百姓被杀死。

  2月24日(年初十)那天,一只机船载15名左右日寇闯到梓树下村逐户搜查,青年农民倪连生等13人被驱赶到陶桂林场上,逐一逼问谁是“支那兵”?逼问不出,13个人全部被日寇用剌刀戳死在泥坑里。日寇强令农民搬粮食、宰鸡杀鸭供他们饱餐以后,还要村上送数石大米到施家港日军部队。待日寇去后,家属到坑里认尸时,发现于福生、张永堂二人重伤未死,经医治后外出逃命。

   2月29日(农历正月半),日寇到大义搜索支那兵,听到坟堂屋中有马叫声,拆墙找到2匹白马,就在全村搜捕青壮年30名左右,硬说是“支那兵”,把每个人手臂连捆串起起,装入农船,用机船拖到荡中。然后用机船开足马力把农船撞翻,船上人员全部落水,漂浮挣扎,日寇用机枪扫射,打得满湖水通红。

  施家港的施菊生被指为“支那兵”。日寇把他吊起来用火烧逼供,严重烧伤昏迷后才被弃于田野(后得救)。还有一个外来凿石磨的人被指为“支那兵”,被押到凌阿海家场上挖坑活埋,妇女××白天被强奸。最惨的一天,日寇捕来20多人,将他们成串捆绑押上农船,叫2个农民把船摇到天化荡中停船,日寇用机船把农船撞沉荡中。这摇船人父子俩,躲在水底下。儿子忽听母亲在岸上唤叫,伸出头来应一声,就被日寇开枪打死。

  据不完全统计,日寇侵占黎里的8年间,老百姓被杀547人,伤139人,被烧房屋169间,被掠夺财物无法统计,妇女被蹂躏更是罄竹难书。

  日伪党政军警敲诈勒索,罪恶累累,不胜枚举。

  1937年底的一天,郝道生游击部队正在西当吃午夜饭时,平望日寇突然来黎里。郝部闻讯从后河仓惶撤退。日军冲进西当见数十桌酒未动,日酋当即要维持会交出“支那兵”,否则要火烧黎里。维持会急求翻译想办法,回答说:“你们要烧烧香。”于是维持会通知全镇工商企业全夜开门,拿了香到易安厅上跪救日酋。谁知翻译讲,你们这样做队长说不行。那怎么办?维持会的人还是求翻译帮帮忙,说是要你们拿出200石米钱来赎罪。于是由商会出面筹款交给翻译,才算免了这场灾祸。

  1939年2月18日,敌伪由汉奸指引在镇上搜去步枪子弹、手榴弹若干;1940年5月31日,敌伪到黎捕去平民1名。每次都以火烧黎里为要挟,结果以满足翻译汉奸的敲诈勒索作了结。

  日伪因战力消耗甚巨,有计划之搜括尚嫌不足,再以废物利用运动之名,收换法币、铜元、镍币与废钢铁,还设立献铁委员会,规定各户献铜铁二斤,以供日伪军需原料。日伪强令米商与日军签订合同,为其掠夺军米。1944年,秋粮登场时米价每石7000元,而日伪只给3600元,平均每户约交8斗米。粮款当场不付,通过合作社配给布、肥皂、火柴等日用生活品。范笑梅开的这爿合作社被称为“活吃社”,大发国难财。日伪军警借清乡,到处掠夺大米、菜籽、黄豆、蚕豆以及衣物、家禽等物资。

  日伪为了掠夺侵占区人力、物力、财力,设立伪中央储备银行滥发伪钞。吴江县亦设立支行,以2元法币兑换1元伪钞,并限期兑换。市场物价暴涨,1944年1月的物价比上年后底高出10倍以上。当时农民骂储备票为牛皮票。

  日伪时,对青少年实施奴化教育。教材中竟将我东北四省称为“满洲国”,以我中国称“支那”,以东亚诸国列为“大东亚共荣圈”,假言“日支亲善”,以南京成立汪清卫傀儡政权称为“国府返都”,以扑灭英美势力标榜为正义等等,企图灭我民族观念。

  日伪所设的公司洋行,均由日本浪人贩运出售烟土、白粉,在黎里亦有范笑梅等群丑开设的吸烟所,却美其名曰为戒烟所。搜罗地痞流氓,在东圣堂等地大开赌场,老板有六分队长陈邦奎等。公开卖淫,黎里镇有鸨母称兰花二奶奶的开设兰花院,还有飞云旅馆、鸿福旅馆等卖淫场所。八年间,烟、赌、娼亦使黎里百姓受害颇深。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