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开放档案
开放档案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1年01月28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鲈乡烽火 >> 日寇暴行同里镇
日寇暴行同里镇
2020/12/21 0:23:06    作者:  王友松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978

  在日本帝国主义剑拔弩张咄咄逼人的时候,国民政府出于战备考虑,也作了必要的准备。抢筑贯通县境的苏嘉铁路,部队征用农民在同里镇东南、东北挖战壕。战壕里外三道,北通吴县车坊,西至八坼,东南通屯村、金家坝而达芦墟。修筑战壕时,上官云相、李烈钧、张治中等高级将领都先后亲临策划验收。同里镇上成立壮丁训练队,分批分期施以基础军训。8·13淞沪抗战爆发时,当局还抢筑了同里至吴江的公路。

  8·13抗战爆发后的一天午后,3架低飞日机从同里呼啸而过,在松陵镇扔了两颗炸弹。这是日军侵犯吴江的第一笔罪责!同里镇上紧急行动起来,挖了五六十个防空洞,成立防空了望哨,自卫队武装巡逻,出壁报,群情激昂同仇敌忾,组织抢救慰问从前线撤下来的伤兵,接待奔赴前线的部队。淞沪抗战失败后,人心浮动,社会秩序比较乱。为着地方免遭糟塌,镇上几位较有声望的人挺身而出成立自治性质的维持会。这与后来唯日寇之命是从的汉奸组织是有区别的。

  敌寇魔爪第一次伸到同里镇来,是在1938年农历春节年初一这天黄昏时。一小队十几个鬼子官兵,荷枪在肩,枪管上系面太阳旗,由东栅口进入镇内。第二天上午,强征两艘民船就离开了同里。年初三清晨,日本鬼子数百人突然来镇,到接近黄昏才登艇离镇。这次以后,日本鬼子出动大批艇船到镇上来过多次。有时还到镇郊湖港村落“扫荡”游弋以显“武运”。凡镇上没有鬼子时,抗日游击队经常到镇上来取给养,但都稍停即去。

  三月春暖时,可能是日本鬼子得到情报,镇上常有游击队来,一次大举到镇上连住多天。羊角湾地方有家东新旅馆被日寇整幢占驻,门口戒备森严,里边燃着熊熊的木柴烤火。过往行人都避走另一条并行的小巷。我多次见过有些憔悴的妇女出入被老百姓视为是鬼门关的旅馆大门。之后听说,这些妇女是维持会方面化钱从外地招来的妓女,以免敌寇在本地兽性施暴。稍后,鬼子就长期驻镇,选中全镇建筑最牢固、宽敞、舒服,并认为能俯瞰和控守镇区的南浩弄丽则女校的整幢三层楼(今镇中心小学)为驻地,驻有一个小队兵力。

  在日寇驻镇后不久,我亲历二件日寇兽性与野蛮的暴行。

  其一,有天午后,维持会派夫役招呼人们去开会。地点在镇北郊的何家坟(在今之苗圃后面)。我到那里时,已有二三百人,听说:“东洋兵今天要处决人”,大家无不惊愕。就在这时,二三十个荷枪实弹的鬼子兵急步走来,中间拖着三个绳捆索绑跌跌撞撞的“犯人”。随后,大部分鬼子散开在预挖好的泥坑周围持枪警戒,另有几个鬼子强行将3个举步艰难的犯人分别按在3个泥坑边沿。为首的敌酋手扶腰刀大声嘶吼,旁边的翻译说:“皇军为了维护治安,处决三个土匪,大家要拍手鼓掌”。接着,敌酋抽出军刀临空猛劈,并发出命令。只见一个端了刺刀的鬼子兵跑步冲向坑边的一个男“犯人”。刺刀捅进胸脯,“犯人”就仰跌在身后的泥坑里。紧接着另一个鬼子兵同样持枪刺向中间的女“犯人”。第三个是男“犯人”,亦被如法捅死。“行刑”期间,翻译一再威胁被惊怕得目瞪口呆的人群:“为什么不鼓掌啊!?”事后看到布告,称这三人为盗匪。实际上,那被杀女犯是屯村人,在本镇操场弄富户张姓家帮佣。日本兵侵占前,主人合家外逃。之后,有无赖向鬼子兵告密,说张家窖藏财宝无数,敌寇遂拘女拷询,并挖地三尺搜找,一无所获。鬼子奢望落空而恼羞成怒施以暴刑解恨。鬼子兵如此草菅人命,真是残忍之极。

  其二,有天清晨,在镇南端木湾上接近小川桥的一家居民门口,发现一支倚在墙边的三八式步枪。老百姓谁也不敢动,半晌不见丢枪人来捡走。消息传开,镇上维持会派人拿去并交到鬼了据点。那知日寇亦正在四处寻找失踪士兵。于是硬要在发现枪支所在地,交出持有该枪的士兵。这岂非祸从天降。谁也没有看到过这个日本兵,更到那儿去寻找呢?日寇则蛮横无理,拎来几箱火油,并扬言到黄昏时交不出人来,从木湾上北端的公号酱园起,到南面小川桥堍共五六十户人家要统统烧光。居住于此的人无不怨声连天惊惶失措。一直捱到午后,鬼子则已逐个将火油箱盖子撬开,还在河边摆张台子,写了张失踪鬼子名字的纸头以供吊唁。忽然,河对岸有个大孩子尖声高呼:“喂!这里有个东洋先生在木排上的棚子里困觉啊!”这不啻一声春雷,唤醒了众多已陷于绝望深渊的心。原来这个鬼子兵不知是何缘由酩酊大醉后丢了枪摸到斜到岸的木排上像头瘟猪般死睡过去。当一些鬼子兵和看热闹的人嚷嚷奔到时,他才昏昏然探出头来,急忙跳上岸滩。日寇曹长脸色铁青给了他几下拳脚,老百姓才免了一场大灾。

  1938年农历四月十三日,田岫山率游击队攻进日军同里据点,缴获了日寇宣抚班的一艘小快艇后撤离同里镇。游击队撤离不到半小时,五六只满载日寇的气艇,架着轻机枪,追进了镇。另有许多日寇手持上了刺刀的步枪,弯腰弓背亦由西向东小心翼翼地在陆上搜索。没有多久,在镇东方向传来阵阵枪声。稍后,街上传来居民的惊呼:“东洋赤佬在烧房子啊!”“快逃命啊!东洋兵找老百姓出气啊!”与我家一水之隔的马家廊下(街名)已陆续有人神情慌张地向镇郊出逃。我母亲手足无措乱作一团,恰好邻居肉店老板与理发店老板准备驾一只歇在河边的无主农船出逃,我们就匆促带点随身衣物一起上路。船从小川桥方向驶出,再往东拚命急摇。这时,沿河岸上逃难人群扶老携幼,狼狈不堪。我们一船三家在过了小川桥后,西望同里镇,已熊熊大火,烟雾滚滚,往日绿荫黄墙、景色秀丽、名冠全镇的游览胜地罗星洲已成一团火海。

  在苏州亲戚家躲了近十天,母亲从一艘同里到苏州的航船上打听到镇上情况已渐正常,才回到同里。后来知道,那天鬼子放火,整整烧了二天三夜,把大东溪桥南堍镇上两家挺大的米行与周围几十栋民房全部烧毁。鬼子之所以放火,据云:一则以示“武威”,追不到游击队,就报复老百姓。再则是认为几家米行房子和罗星洲的葱郁树木以及寺庙妨碍视野。

  鬼子除放火外,还漏夜搜捕居民近百人。我有位姓洪朋友的大哥,是夜亦遭累及,敌寇随意指点其中13个无辜老百姓是游击队,在据点俯近的和尚浜(今晶体管厂处)进行杀戮。在被害人中有位陈文希者,是我同学的父亲,莘塔人,为永大南货店账房先生。记得还有一个是庙里(亦为江晶厂旧址)的主持和尚,法名芝海。出家人亦罹斯祸!日寇留下的这一笔笔血债,同里镇人民是铭心镂骨永志不忘的。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