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07月13日 星期一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鲈乡烽火 >> 日寇进犯震泽记略
日寇进犯震泽记略
2020/6/12 0:28:05    作者:  李廉深 杨嘉箴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532

  日军侵占平望的消息传来之后,震泽镇上人心惶惶,多数居民连夜到乡间避难。1937年11月16日,震泽街上气氛虽十分紧张,但尚有少数几家商店开门营业。17日,敌军分水、陆二路从平望扑向震泽。当水路日军行至离震泽镇约3里的双杨塘桥时被桥堍守卫的抗敌后援会人员看到,因日军船队未打旗号,以致误认为是撒退的国民党军队,放松了警惕。待日军逼近塘桥,突然向守卫开枪,后援会人员张景如、赵凤鸣等六、七人猝不及防,当场牺牲。其余几名守卫队员慌忙奔逃,日军登岸追赶,又有二名队员(周复旦、钱洪山)被难。此时,一艘庙头航船自震泽返回,在柳塘桥遭一日军一阵排枪,船上人员惨死,船被击沉。日军继续向西南推进,中午,已到达震丰缫丝厂、东新桥、总管堂及新安会馆一带。午后,从浙江调来的国军广西部队约二百人和部分驻镇水陆警察在上塘东栅市梢与日军交火,日军炮火猛烈,广西部队仓促应战,被敌军打死多人。该部即调头向西撤退,日军一直追至西新桥堍。日军在街上还枪杀无辜平民,在思范桥北堍、四宜轩弄底、砥定大桥和斜桥等处都有百姓尸体。下午四时许,一场空前浩劫降临震泽,日军在东栅张弯桥顶上架设机枪向南射击,又在禹迹桥上向慈云塔开炮,打坏飞檐一处。在政安桥登陆的日军放火烧了震泽制丝所,厂房仅存烟囱和一埭半烘房。日军进入镇区,沿路放火。在东大街(今宝塔街),自新安会馆前埭烧起,烧掉庄恒泰、张瑞泰等数家米行,杨同昌等几家丝经行,宏号酒店、三丰慎煤炭店,装佛象店等店铺。虎啸弄至缸甏弄上下岸店房全毁。受灾最重的是敦善堂徐宅,房主原为清同治举人,曾任浙江省义乌县学教谕,其东西二房,三幢五进楼厅百余间及花园亭台楼阁全部烧毁。最可惜的是,宅内藏书楼收藏的古籍清乾隆殿版《二十四史》计4箱25部,及十八省府县 《地方志》6箱约1800册,悉被化为灰烬。三官堂弄西的震东小学校的二楹二楼西式校舍全毁。整整一条东大街,仅烧剩仁安坊辑雅堂庄宅、仁里坊师俭堂徐宅二外,皆因高大厚实的风火墙档住而免于灾。

  上塘中大街(今底定街)东起斜桥上下岸沿街房屋都是二层楼房,贴水而筑。日军烧毁了何仁寿堂中药店、第一楼茶馆、潘公顺鱼行,曹祥源、久纶、得达利几家绸缎局,王恒大衣庄,顺昌仁茶食店,达利盛、黄叙泰百货店,义成酱园,永兴典当,方一大、立大元二家茶叶店,徐源泰鞋店,长兴楼菜馆等。大桥面上的水果店、帽庄、灯笼店、小丝行、银楼、糕团店等全被夷平。中大街西段银行弄至观音桥,上下岸全毁,下岸的鹤龄春茶馆,上岸徐世兴经行、原奉真道院的前殿玉皇殿(公安分局驻地),城隍庙弄东侧的后殿、蚕皇殿(轩辕祠)、震泽图书馆(陆孝子祠,藏书万余册)、银行弄内江丰农工银行全毁。

  上塘西大街(今太平街)从司前弄西烧起,焚毁江苏农民银行震泽办事处。王家弄西蔡宅至寿星桥沿街房屋、思范桥堍龚宅楼房二幢、西栅市梢的徐氏家祠、宁绍会馆、金陵会馆全毁。

  11月18日,日军越过新开河,将西新桥西的县立震泽民众教育馆(原宋代三贤祠)、古刹普济禅寺、东岳庙及寺内数枝唐代参天古柏全部烧毁。上街巡逻日军肆意杀人放火,为了掩饰他们的罪行,竟怂恿逃难游民进行抢劫,然后再向“抢劫者”开枪,导演一幕日军“维持秩序”的丑剧,以吹嘘东亚“圣战”之“功绩”。

  这一天,下塘东栅(今南横街)麟角坊的頔塘医院、育婴堂全毁。下塘大桥头南横街烧去了存心德中药店,立丰南货店,立大隆茶叶店,荣春和绸布店,永泰恒、源泰等烟纸店,谈顺和席店,泰丰成帽庄及暗弄内十数家绸丝行。潭子河沿河被烧的有大顺、穗丰二家米行,潘同顺等三家山地货行、孙永兴板铺、秦合顺、徐乾顺竹行、醴和烧酒行,新桥河西的永和、公兴羊行,河东的叙顺、马万兴黑豆腐干作坊,蒋家厅楼房等。新桥东横街的大有典当,新桥西的悦来典当,共百余间房屋全毁。北新桥至浜桥上下岸店屋,万云楼茶馆,宏源丰皮毛行,震丰蜡烛店等数十家店铺亦被毁。沿面頔塘河(市河)两岸闹市化为一片焦土。

  1938年7月双杨民众为了防止日军骚扰,拆毁了柳塘桥的龙门石,使桥洞堵塞,以阻止日军行船。22日日军开进双杨村,欲抓堵桥者。民众齐心不语,日军恼羞成怒就放火烧房,霎时全村火光冲天,延烧了三日三夜,毁了颇具规模的柳塘小学校、古刹奉先教寺和塘桥头一条街。共毁屋805间。致双杨桥村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1938年7月25日,一度攻占震泽的程万军部撤退,日军复占震泽,再度在大桥头上下塘两大街直至潭子河放火,致大桥头市中心的商店二度遭劫。

  战后,1945年12月7日震泽区公所调查战前震泽房屋计3400余幢,在1937年11月至1938年7月二次被日军焚毁房屋1千余幢。

  日军屠杀人民的罪行,更是令人发指。日军入侵之初,见人就杀,禹迹桥堍新安会馆内二名安徽人、桥堍烟杂店金姓公媳二人、何仁寿堂药店业主的一双子女、主管阿二、陈天一帽庄父子二人俱遇难。恒丰酱园祁姓工人被日军连戳七刀身死。南浦浜蔡润生老人为掩护一名被日寇追赶的妇女脱身,被日军连戳二刺刀身亡,新龙池浴室职工小富子被日军刀劈头部,惨死在思范桥下。

  当年12月初,维持会组织了掩埋队,全镇共收埋尸体124具,其中幼童3名,妇女6名。分葬于南北二处,塘北葬在公园东新村广场一条战壕沟里;塘南葬在小稻场一条战壕沟里。

  驻震日军还不时将捉到的“抗日分子”施以酷刑,秘密杀害,埋葬于警备队北隅公园的西北角,其地白骨成堆,另一处杀人场所在育英中学。

  1938年7月,程万军部一度驻西栅育英高中,在日军顾问斋藤住地藏经阁卧室内,搜得杀害中国人民的4张照片,其中1张割舌头,1张举刀欲劈,1张是杀下的人头,惨不忍睹。

  1943年1月27日,日本侵略军在敌警备队密探长、汉奸陶圣高引领下,去湖滨大“扫荡”,在庙港乌雀港一带搜捕爱国抗日人士,被捕的有朱文达,朱文征,王明杨,王明春,马维良,吴敬梓等,另有几个青年农民共13人,被关押在敌警备队中,受酷刑。4天后,在公园内惨遭杀害,仅朱文征虎口余生,经保释放回。据1946年吴江县国民党党部调查资科,震泽区抗战期间,牺牲的国民党人有9名。另据震泽区震泽镇公所同年10月28日调查敌军罪行,日本侵略军小早川部队在震泽屠杀无辜人民216人、处死人质18人,对平民施酷刑50人、强奸妇女20人、拘押人民予以不人道待遇80人。又据该所于1946年1月19日调查,抗战期间震泽镇被日军杀害人数近335人。

  日军除杀人、放火、抢掠、强奸外,被捉拉夫服苦役的青壮年为数不少,有些生死不明,有些终身致残。草包厂会计石云龙被拉夫去摇船,稍一不从就被日军戳面部九下,因血流满面佯装死去才免一死,腿部还被踢至骨折终身致残。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