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5月23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方言 >> 吴江方言 >> 吴江区菀坪方言
吴江区菀坪方言
2019/4/27 0:49:26    作者:  吴江档案局 来源:  吴江档案局    【字 号:  】   点击量:10054

    菀坪的情况跟以上各镇完全不同。它虽然紧邻松陵,隔太湖与苏州相望,但因为属太湖滩涂地区,历史上无人居住,是近一百多年来由外来移民形成的新居民区,移民是本地最老的居民。他们从家乡带来的方言成为本地方言,而近在咫尺的松陵等地的居民的迁入反在外地移民之后,他们说的吴语方言在菀坪反而不占优势。现在的事实是,在菀坪街上实际流行最广的是“河南话”,按照实事求是的原则,我们认定“河南话”为菀坪话,此外,“苏北话”也有相当影响,下面主要介绍“河南话”,其次介绍“苏北话”。

(一)“河南话”

操“河南话”的居民,查其老家,多为河南南部罗山县和光山县一带。这一带位于大别山北麓,大别山南为湖北省,山之东为安徽省。河南主要流行中原官话,湖北主要流行西南官话和江淮官话。作为两省分界的大别山区,其方言特点更接近后者,而离前者较远,同时也有自己的特色。

经仔细比对,菀坪的“河南话”跟罗山、光山话基本一致,也就是说,它虽然称为“河南话”,其实跟以中原官话为主体的河南话有相当距离,倒是更像湖北话。

下面举出一些主要特征。这里说的特征,主要是跟北京话相比。

合口呼不拼舌尖音声母,北京话这类声母的合口呼在本方言多数是开口呼,少数是撮口呼。例如:

“书”=“虚”[?y?],“船”=“权”[t?hy?n?]

“图”=“头”[th?u?],“卢”=“楼”[l?u?]

“短”=“胆”[tan?],“对”读[tei?]

 [n l]不分。“难”=“兰”[lan?],“农”=“龙”[lo??]

 [hu f]不分。“呼”=“夫”[fu?],“黄”=“房”[fɑ??]

以上几条,都是本方言的显著特点,其中前四条都跟武汉话一样。此外还有一些重要特点。

虽然跟北京话一样,也是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个声调,但其调值跟北京话大相径庭。并且,跟郑州话、武汉话也都不同,完全自成一家。

没有入声,古入声的归类不跟中原官话相同,而跟属西南官话的武汉话相同,即都归入阳平。如:“一”=“移”[i?],“脱”=“驼”[tho?]

有卷舌音声母,只限于“织、尺、识”等少数字,绝大多数北京话读卷舌音的字它都不卷舌,所以,跟吴语一样,“争”=“增”,“潮”=“曹”,“诗”=“丝”。

在词语方面,表现出的特点也跟大别山区方言一致。

 “泥土”叫“泥巴”,“什么”叫“么事”,“小孩”叫“小伢”,“馒头”叫“馍馍”,“衣服口袋”叫“荷包”。

 “父亲”叫“大大”,“外祖母”叫“老娘”,“怎么不来”叫“咋不来”,有“咱们”的说法。这几条的说法跟通常理解的河南话大致相同。

 “给”叫“把”,如“把支笔我”就是“给我一支笔”。“给他打了”叫“把他打了”。这样,“打了别人”和“被别人打了”就都是“把他打了”,怎样区分,只能靠说话时的情景了。这也是那一带方言的一大特点。

菀坪“河南话”虽然在吴语的包围下存在了一百年,但吴语的影响还是很小。这里举两个跟吴语说法相同的例子:

“马铃薯”叫“洋山芋”,“舒服”叫“写意”。

(二)“苏北话”

操“苏北话”的居民,其老家来自多个县市,但多为苏中地区,其中以宝应、兴化、盐城为多。各地方言有一定差别,但都属于江淮官话,有许多共同特征。

菀坪“苏北话”的发音人老家是高邮,跟祖居地的高邮话相比,基本特点不变,但跟上述“河南话”比,变化要多一点。原因可能是,一,受同为苏北话的其他各地方言影响;二,受“河南话”等方言的影响。

5个声调,比北京话和“河南话”都多一个入声,但跟松陵话有两个入声又不同。松陵话“白”与“百”不同音,“杰”与“结”不同音,但在“苏北话”分别同音。

入声的韵母较多,比松陵话多4个,这本是苏北江淮官话的特点。如在松陵话“或”与“活”同音,“驳”与“北”同音,但在“苏北话”分别不同音。

[n l]不分,“难”=“兰”。这是江淮官话的普遍特征。

 “儿”与“熬”同音,“耳”与“袄”同音。这也是某些江淮官话的特点。

 “姐”和“妹”的韵母相同。这是北京话和其他各方言都很少见的,但某些江淮官话有此特点。

 “玉米”叫“棒头”,“男人”叫“男将”,“女人”叫“女将”,“什么”叫“什尼”,“哪里”叫“哪块”,表示同意对方的话,说“嗯呐”。这些都是较典型的江淮官话。

 “去不去?”可以说“阿去啊?”,也可以说“去不去?”“去了没有?”说“阿因去?”怀疑“阿因去?”是受了松陵话的影响。

发音人有时把阴平调读成一个平调,有点像北京话或松陵话,又把上声调读成上升调,有点像“河南话”的上声。我们怀疑这可能是受了这些方言的影响。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