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开放档案
开放档案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1年01月28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吴江记忆 >> 郭琇与吴江的不解之缘
郭琇与吴江的不解之缘
2020/10/11 0:28:06    作者:  吴江档案局 来源:  吴江档案局    【字 号:  】   点击量:2772

    郭琇(1638~1715年),字瑞甫,号华野,山东即墨人。出身诗文之家,好学上进,操守谨严。康熙九年(1670)中进士,十七年得选江南吴江县令,十八年二月到任,二十七年调升左佥都御史离开吴江,历官至都察院左都御史、湖广总督。其在吴江为官虽只有不到九年的时间,但他一生的宦海沉浮都与吴江联系在了一起。

    康熙十八年(1679)二月,郭琇离开家乡来到官场视为畏途的吴江就任。当时吴江经明清易代的战乱虽已三十余年,但郭琇看到的仍是“茭芦弥望,凫汀鸥渚,随在而是,汪洋淼渺”,“四野民居星散,栖处湖滨水涯,篷风蓑雨,火耕水耨,田作不足以供租赋,水产不足以偿倍出”的惨淡景象,不复往日繁华景象。加上当时“天下之财赋首东南,东南之财赋首苏州,苏州之财赋骎骎乎首吴江”的情况,当时的吴江面临着水荒、赋重、吏滑、民困的情状。

    郭琇上任之初,吴江暴雨连续不断,水涨至丈余,民居被淹没,稻禾被浸。郭琇亲乘小舟四处巡视,勘察灾情。一方面设法赈济,一方面上书恳请暂缓征赋。另外,吴江邻近的太湖取道吴淞江入海。地方水利失修,河道渐渐淤积变窄,逢暴雨涝灾,沿岸皆成泽国,百姓深受其害。要想彻底解决水患,治本才是关键。为此,郭琇亲自测算治水工程量,并拨出一定钱粮招募河工,疏浚太湖和吴淞江支流,整修滨湖的田地。第二年工程完工时,已经做到了“河渠通泄,而田畴无患”。

    为了革除钱粮侵欺旧弊,杜绝吏役贪占,郭琇在吴江施行征赋“版串之法”,即“业户应完漕米与折银,先造十限由单,用印版串分限额,完纳之数,照限截给,十限完足,版串尽截,业户执照归里,不受胥吏包侵”。也就是说,根据农户应缴的粮食与折合成的钱,在开征前一段时间发给农户田亩实征赋税数额通知单,用印版以串票的形式分成几联,上边开列地丁钱粮实物,分为十限,完成多少,则给几限,等十限全部完成的时候,版串也都已经给完了,农户可以拿着串单作缴赋的凭证,不用再受胥吏的欺诈。这样不仅维护了百姓的利益,还保证了征赋过程的有条不紊。另外,他还上“十弊二议”,讨论地方治理,深得江苏巡抚汤斌的赏识。

    郭琇在吴江居官九年,勤于政事,对关乎地方文教传播的事情尤其认真去办。由于明末清初的吴江县城屡遭战火,导致县学房舍也近半坍毁。郭琇为使本县学子有一个好的读书环境,康熙二十三年(1684),亲自捐出俸禄带头集资兴修学校。康熙二十四年,为保障城内住户安全,又对县城城墙进行了修复。同时,在治吴期间,他有感明代嘉靖以来县志失修,致使乡土故实堙灭不闻的现状,在其任内鼓励本县士子修纂县志。康熙二十三年,由叶燮等纂成《吴江县志》四十六卷首一卷,分列建置、城池、水利、土田、人丁、贡赋、风俗、撰述、官制、知县、佐贰、儒官、科第、贡举等。康熙二十四年,屈运隆等又纂成《吴江县志》十六卷首一卷,全书设沿革、塘路、市镇、水利、邮递、风俗、徭役、撰述、序、记、赋等64个目。郭琇都予以刊刻。

    因在任内“居心恬淡,莅事精锐”,治行为江南最优,康熙二十三年(1684),江苏巡抚汤斌上疏举荐郭琇希望予以提拔。但吏部以郭琇尚未完成赋税缴纳,不予选授。不久康熙帝特准他参与考选。康熙二十五年,郭琇调任江南道御史,从此离开吴江。

    年届半百的郭琇升任江南道监察御史后,依然锐气十足,敢于任事。先是上《特参河臣疏》,陈述河道总督靳辅在户部尚书佛伦支持下治河措施不当,致使江南地区困于水患,百姓怨声载道。由此,靳辅被罢官,佛伦被降职。一时朝野轰动,影响很大。二十七年(1688)二月,郭琇升左佥都御史后,又冒着丢官丧命的风险上《特纠大臣疏》,锋芒直指大学士明珠及余国柱等,揭发他们结党营私,贪赃枉法的罪行,致使明珠被罢官,余国柱等人被逐回籍。郭琇也由此受到康熙帝的器重,二十八年五月升任都察院左都御史。同年,又上《特参近臣疏》,列举皇帝近臣少詹事高士奇、原任右都御史王鸿绪和给事中何楷、修撰陈之龙、编修王顼龄等植党营私、徇情枉法、贪污自肥等罪,使高士奇一伙被罢官回籍。

    郭琇的三大疏在参纠贪官佞臣、整顿朝纪的同时也引起朝中“群党侧目,百端交构”。先是“私书案”。山西道御史张星法疏参山东巡抚钱珏贪赃劣迹,钱珏回奏诬称张星法受郭琇指使,因琇曾以私书嘱荐山东知县、教谕等官,不得允准而迁怒并怂恿纠参。郭琇上《剖明心迹疏》,承认曾寄私书于钱珏嘱荐知县等官,但并未指使张星法疏参钱珏。结果郭琇被降五级调用。次为“冒名案”。二十九年(1690)五月,山东巡抚参劾郭琇之父郭景昌,原名郭尔标,曾为乱伏法,郭琇私改父名,冒请诰封。补议不待查复即追夺诰命。康熙帝知郭琇廉洁,特命郭琇休致。直至康熙三十九年正月,郭琇觐见皇帝,哭奏其父郭尔昌,系即墨县学庠生。郭尔标并无妻室,亦无子嗣,且曾是杀害琇祖父的凶手。康熙帝立即诘问佛伦,佛伦以听信谣传告罪。康熙帝命恢复郭琇父亲的诰封。冤案始得昭雪。再者为“兵粮案”。 郭琇为吴江县令时,县丞赵炯私取漕米二千三百石用于取利导致库粮亏空。后来赵炯降调时事情败露。江宁巡抚洪之杰以吴江亏粮事牵涉郭琇,传书山东巡抚佛伦追郭琇前来对质。佛伦也趁机弹劾郭琇违例逗留京师,夤缘生事。郭琇得讯后,派遣家人代买米归还官仓。七月,郭琇被押赴江宁(今南京)勘治。洪之杰酷刑严逼吴江县署引张绮梅诬陷郭琇,绮梅抗刑不屈。当时江宁士民数百人集于巡抚衙门外抗议严刑逼供,愤怒者袖藏瓦片伺机袭击。最后,郭琇以库亏漕米事发弥补罪,被遣戍陕西。郭琇夫人屈氏闻讯,泣血草疏,率仆妇骑蹇驴去京师申冤。不久皇帝特恩放郭琇回籍,屈氏亦跟随回籍。从此郭琇隐居乡里,不问世事。

    康熙三十八年(1699)三月,康熙皇帝第三次南巡,路经吴江时,百姓为郭琇申冤。六月初一日,康熙谕旨“原任左都御史郭琇,前为吴江知县,居官甚善,百姓至今感颂”,因此起用为湖广总督。

    郭琇到任后,励精图治,整顿吏治,清除弊政。他提出将黄州、武昌二府所征军粮改为折色,节省运费;减轻江夏等13州田赋;豁免江夏、嘉鱼、汉阳三县有赋无田的田赋和清丈土地等建议,皇帝赞同予以实行。湖广地区的民众由此大受其益。康熙四十九年(1710)郭琇曾多次以病请求辞官,康熙皇帝以“思一人代之不可得”为由予以拒绝。翌年,郭琇因具报苗民起义情况不实,遭权臣借机排斥,被罢官。

    康熙五十四年(1715),郭琇病故于即墨,乾隆四年(1739年)列名入祀吴江县名宦祠。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