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7月20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吴江记忆 >> 菀坪人与春联
菀坪人与春联
2018/11/26 21:35:45    作者:  朱根华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7762

  每逢过年,菀坪人对贴春联都相当重视,这与吴地的风俗迥然不同。较早移民来的老一茬菀坪人在贴春联上有一种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来自于与当地人的比较,这种比较来自于一个传说,对这个传说我是这样想象的:在一个大雪纷飞的除夕,空中似乎回响着“北风吹,雪花飘”的旋律。饥寒交迫的讨饭花子朱元璋背着破包、端着破碗,行走在漫天风雪之中。他听到了一户人家除夕的爆竹炸响,看到了贴在人家门框上的大红的春联,闻到了空气中漫延的腊肉的香味。于是,他精神一振,快步走近那户人家,倚靠门框上。“行行好,施舍点吧”,朱元璋怀着满腔希望。那户的主人端起大碗干了一碗横酒,横眉怒目:“滚,臭要饭的,别把我门框靠坏了。”朱元璋悻悻离去,对着苍天大喊:“天哪,给我们穷人一条活路吧。我若当了皇帝,不准这里的人家立门框。”走投无路之下,朱元璋投靠了义军,后来当了皇帝,立即下诏,不准吴地的人家立门框。没了门框,春联自然也就没了贴处。老一茬的菀坪人说起这个故事,眼睛里面总是眯出一缕狡狤的笑。后来,我看到吴地的老式房子,的确没有门框,不得不佩服老一茬菀坪人编故事的才能,虽然据说过年贴春联是朱元璋当了皇帝以后下令的。

  每家每户都要贴春联,而识文断字又能拎得动毛笔的人少之又少,在改革开放之前是这么解决的。过年前三五天,不识字的人家,买上两张红纸,捎上一包好烟,去请会写的帮忙。会写的人指着墙角一堆红纸推说没空,于是来请的人端着笑脸,先数落自己的先辈没让自己读书,然后再许诺一顿肉饭。人家都骂自己的祖宗了,会写的人也就不再计较,答应抽空帮下这个大忙。承诺的一顿肉饭,正月十五前反正是要轮流请的。后来市场化出现了,年前个把礼拜,就有人扛了八仙桌,闹市口一摆,明打明地做起了生意。上街打年货的人家记清了自家有几个门之后,按照门的数量采购。有现场写的,那个会写的文化人是相当风光。我见过一个写对联的,摆开两张大桌子,桌子上杵了十来支毛笔,穿一身笔挺的中山装,上衣袋里别了三支钢笔,虽然那手字勉强能交代清楚笔划,但神气却不亚于一个硕儒。镇上一个把写字叫做书法的人偷偷告诉我,这人原来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

  菀坪人贴春联,是有讲究的。有门的地方绝对不能少,家里的大门,要贴得大而醒目,房门、厨房门次之。谷仓、米囤、灶头、猪圈都要贴上。大门上的内容多是国泰民安之类的吉利话,门房多说些励志的语言,比如“呼儿早起勤耕种,教子夜半苦读书”。灶头上贴警示语“小心火烛”,猪羊圈是贴“槽头兴旺”。以前菀坪人的房子都有个正屋叫堂屋,堂屋里贴的叫中堂,中堂的内容可以分别主人的原籍。一般苏北人写的是“天地君亲师位”,可见苏北人是多神论者,一个头磕下去捎带上那么多的神仙、皇帝、长辈和师傅,一举数得。两边的对联写的是“金鼎呈祥香结彩,银台报喜烛生花”,喜气纷呈,美则美矣,然而总觉得不知所云。而原籍河南的人家中堂比较简单,只写上“祖宗昭穆神位”,两边的对联写的是“纸上墨为先祖面,炉中香似后人心”,把自己的上几代祖宗忽悠过去就行了,那么多的神仙皇帝显然管不了。家有喜事,即使不在年关,对联也是要贴的,那贴的内容与春联没什么两样。有一次在乡下,看到一户人家在撕对联,一问才知道死了人也与对联有关。菀坪人家有丧事时,人一断气就撕了门上的红对联,推敲下来,可能是起到了在邻里间报信的作用。服丧的三年中,一般不再贴对联,也有三年中用黄表纸、白纸、绿纸写对联的,意图可能是告诉人家,该家主人服丧中,已经到了哪个层次,舞狮子耍旱船的回避一下,如果人家服丧中你去搞闹,不仅对自己不吉利,而且会招来主人的臭骂。

  以前不识字的人家多,把春联贴错地方的也有。比较常见的是把猪圈的“槽头兴旺”贴在了房门上,年初一一大早,前来拜年的人一看哈哈大笑,不过那笑很善意。也有对联写得太诗意,主人家不解其意弄错的,我就看到过这样一副对联贴在房门上:鹅湖山下稻粱肥,豚栅鸡栖对掩扉。仔细想想,原来是说猪圈鸡棚。再一看他的鸡棚上贴的是:呼儿早起勤耕种,教子夜半苦读书。神了。当然,把上下联贴倒了则更是常有的事了。书上看到有文化人帮人写对联用暗语骂人的,但在菀坪我没有看到,菀坪人有一个共识,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生活走到一起来了,要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绝不作兴搞损阴缺德的那一套。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