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1年01月20日 星期三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满山芳草仙人药 一径清风处士坟——吴江“杏林国手”徐大椿佳话
满山芳草仙人药 一径清风处士坟——吴江“杏林国手”徐大椿佳话
2020/11/16 0:08:05    作者:  查文荣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3285

  明朝正统年间,徐富一随家人从浙江魏塘迁到吴江县南麻村,后又迁至黎里东北的西濛港定居。徐富一以名进士例授文林郎例栓知县不赴选,常邀游吴越山水之间,其子徐硕翁由乡贡进士候补县令,时吴江县宰刘民济慕名相邀,他却谢绝政请,养志娱亲。硕翁子竹溪,克承先业,正德年间被授予八品冠带,晚年隐居乡里。万历朝,徐竹溪之子徐履仁积极参政捐资,被钦赐七品冠带,与名公巨卿相往还。崇祯十七年,履仁子徐允和得知京城陷落,投河殉国。顺治二年,移居黎里撒网港的履仁之孙徐鑛,会同本邑吴昜、孙兆奎、沈自炳、沈自炯等组织抗清,后兵败遭缉,最终以籍没徐氏家产而释罪。至此,徐氏宗族再次迁居。徐鑛一族由嗣子沁芳携子徐培云(怀芸)移居黎里镇,从此不问政事,沉浸书画棋艺,便产生了两位弈坛国手———徐培云和徐璇(字星标,培云子)。徐鑛的堂弟,徐釚一族迁居吴江北门城外书场院,疏于仕途,悉心医术,则孕育了“杏林国手”徐大椿。

  徐大椿(16931771),一名大业,晚号洄溪老人,因乾隆帝召他进京的圣旨称其为“灵胎”,故名徐灵胎,他是徐养浩之子。大椿天性笃实,聪颖过人,考上太学,因行为狂放被剥夺功名而绝意仕途,转而潜心攻医。他长身广颡,音声如钟,目光深邃,有奇人之相。对星经地志,九宫音律,以致舞刀夺槊、勾卒驘越之法靡不深究。

  芦墟名士迮耕石,得怪病六日不食不言,目炯炯直视而不闭,徐大椿说:“这是因为阴阳相缚所致。”于是给他开了一方,吃了一帖药后,立即目瞑能言,吃了第二帖药后,雀跃而起。迮耕石说:“我病危时,有红黑二人缠绕作祟,恍惚黑人为雷霆震死,接着红人为白虎衔去,这是为什么呢?”徐大椿听后哈哈大笑道:“雷震是因为我投了霹雳散,白虎是用了白虎汤啊。”迮耕石非常佩服。张雨村之子初生,体无表皮,见者欲呕,雨村准备丢弃他。徐大椿要家人用糯米作粉,糁其体,裹以绢,埋入土中,出其头,饮以乳,过了两昼夜,皮肤居然生出来了。相传,徐灵胎在沈德潜未达时,诊其脉而知其后必贵,在熊季辉强壮时,握其臂而知其必亡。所以袁枚在《徐灵胎先生传》中云:“每视人疾,穿穴膏肓,能呼肺腑与之作语,其用药也,神施鬼设,斩关夺隘,如周亚夫之军,从天而降,诸岐黄家目瞠心惊,帖帖而服,而卒莫侧其所以然……”,对他的治病和用药作了生动的记述。

  徐大椿不但医术高超,对水利也有一定的见解。雍正二年,当时大开塘河,估深六尺,傍塘岸起土,徐大椿就争之曰:“误也,开太深,则费重,淤泥易积,傍岸泥崩,则塘易倒。”主事从之,改缩浅短,离塘岸一丈八尺起土,工省费而塘以保全。乾隆年间,江浙大水,苏抚庄公欲开震泽七十二港,以泄太湖下游之水,大椿又争之曰:“误矣,震泽七十二港,非太湖之下流也,维近城十余港,乃入江故道,此真下流,所当开濬者。其余五十余港,长二百余里,两岸室庐坟墓以万计,如欲大开,费既重而伤民实多,且恐湖泥倒灌,旋开旋塞,此乃民间自濬之河非当官应办之河也。”庄公以其言入奏,天子是之。遂罢民役,民不扰而工已竣。

  徐大椿曾被聘修《吴中水利志》。他在水利方面的真知灼见,与他自幼留心星经地志、阴阳五行之术和精通水利的父亲有很大的关系,他喜欢四处查勘,所以对江南一带的水脉了如指掌。中国古代的阴阳学高深莫测,徐大椿能熔自然风水、地域、人体于一炉,做到水脉与血脉同参,真正认识到人气与自然之气相通的道理。因此,徐大椿又堪称是一位水利专家。

  后来,徐大椿隐于洄溪,矮屋百椽,有画眉泉,小桥流水,松竹纷铺,登楼则太湖奇峰,鳞罗布列,如儿孙拱侍之状,常与文士笑傲其间,作有《洄溪道情》等诗文。大文豪袁枚曾登门求药,留下了一段文坛佳话。

  乾隆二十五年,文华殿大学士蒋文恪公患病,天子访海内名医。大司寇秦公首荐徐大椿。会诊时众御医嗫嚅不语,惟大椿认为其病不可治,过立夏七日必死,至时应验。帝赏其诚笃,命入太医院供职,他以年迈不就。二十年以后,乾隆帝以中贵人疾,再召入都,大椿时年七十九岁,自知体衰,未必生还,乃率其子曦,载楄柎以行,果然至京三日而亡。天子惋惜,赐帑金命曦扶櫬以归。于翌年十月六日归葬于吴县越来溪,墓地因地势低洼,后迁入吴江八坼凌益村,墓前石牌坊匾额上刻有“名世鸿儒”四字,两侧则刻有大椿的两副自撰对联,其中一副云:“满山芳草仙人药,一径清风处士坟。”

  1984年,墓地扩为二亩,加高封土,黎里著名中医蒯伟勇先生作《重修徐灵胎墓记》,由苏州著名书法家沙曼翁书丹。徐大椿一生著有《兰台轨范》、《医学源流论》、《女科医集》、《难经经释》、《伤寒论类方》、《徐洄溪先生十三种》等。他的著述广泛,还包括如道情、水利等方面,可谓著述宏富。浙江嘉兴市至今尚有兰台药局,即徐大椿生前所创,专制“灵胎方散丸”行世。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