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6月26日 星期三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君才瑜瑾鹤骨僵 何当供尔白玉堂——黎里鸿儒徐晋镕轶事
君才瑜瑾鹤骨僵 何当供尔白玉堂——黎里鸿儒徐晋镕轶事
2019/2/17 0:27:06    作者:  查文荣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532

  徐晋镕(17891868)字君寿,一字冰,号冶伯、双螺等,诸生,吴江黎里翰林院待诏徐达源(袁枚弟子)长子。少年时从学苏州顾元熙。顾氏为“翰林院侍读”,“侍读”一职是为皇帝及太子讲读经史,是皇帝的顾问和老师,所以徐晋镕既得家学又得帝学,可谓双重熏陶。并且,徐达源家中常常是高朋满座,阮元、王文治、吴锡麒、伊秉绶、梁同书、法式善、刘墉、赵翼、王鸣盛、李福、孙晋灏等名士均为座上之客,这些人对于徐晋镕的成长也起到了相当的作用。后来,顾耕石提学广东,徐晋镕同赴广东襄理校务。道光年间(1821年)顾耕石殁于官邸,徐晋镕经理一切丧事,千里护榇,惓惓师生之意。

  “高树无卑枝”。由于生长在良好的教育环境之中,徐晋镕少时即孜孜向学,以科举自奋,所作诗赋均符合台阁体例。作有《忘忧草庐诗》十二卷、《金粟斋试帖》一卷、《诗赋抄》二卷。在广东期间,作有《岭南纪游诗集》,此集在徐晋镕晚年刊行。当时黎里名士陈子松为他的诗集作序,序中说:“近世称诗者,能深知甘苦,娴体裁,惟晋镕一人而已”。

  陈子松是桐城派嫡传姚椿的得意门生,他与徐晋镕是姑表之亲,因为这层亲谊,而说他是“近世惟一人而已”这样的“夸夸其辞”,也许你也会存有这样的疑问。

  同邑费延釐为同治四年乙丑二甲进士,官至左中允,他后来为徐晋镕《金粟斋诗赋抄》作序。原来费延釐、费延庆兄弟双双得中进士,其中一半功劳要感谢于徐晋镕,徐晋镕所作的律赋、试帖,兄弟俩曾借抄揣摩,而律赋、试帖等是科举取试的敲门砖。因此费延釐感叹道:“深获益焉”。三年后,徐晋镕谢世,费氏又云:“老成凋谢,风雅寖衰”,深感当今风雅从此衰微。

  自古作序者,粉饰褒奖之词在所难免,今天有幸看到了二册刊行于清代末期由名臣奉敕所编的《君德》、《性道》袖珍版文赋集,感觉徐晋镕并非徒有虚名,他似乎已被世人淡忘了近一个世纪。

  在这两本集中,分治化、勤政、德政、圣学、养民、睿鉴、爱民、符瑞、德行、德性、操修、品节、性情、言行、交际等子目,分门别类,蔚为壮观。而这些策论、政论性文赋或由朝廷重臣、或为世间遗贤所作,他们心志高远,具兴邦治国之才。如汉代杨雄、赵壹、崔实;魏国的刘劭;晋代陆机、梁简文帝、江淹;唐李德裕、皇甫褆、沈佺期、白居易、杨万里;宋代欧阳修、王安石、范仲淹、文彦博、苏东坡、黄庭坚、梅尧臣、柳宗元;元代吴江县令林仲节及陶安、刘铣;明代礼部尚书何宗彦及徐渭;清代侯凤苞、顾元熙、丁宝桢、翁心存等,不胜枚举。在这些文赋作品中,宋代名臣范仲淹共被选入十三篇,排在第二位的就是黎里诸生徐晋镕,共有十篇文赋入选其中,而这种袖珍型书籍是古代文人出游时必带的参考书,可以想象,徐晋镕在当时文坛的影响程度。

  徐晋镕入选的文赋如下:《君德·治化·抱一为天下式》、《君德·治化·知人安命》、《养民·人情为田》、《养民·抱表怀绳》、《符瑞·朝宗拱极》、《道学·正谊明道》、《言行·圣人之水如火》、《操修·斫梓染丝》两篇、《性道·染人甚于丹青》。这些作品的题目均出自儒家经典,是圣人治国、立言、立行,百官和士民处世处事的重要准则。徐晋镕在《知人安命》中认为为政之道在于知人安民,只有做到百官各司其责,百姓和睦,帝王九德俱备,才能长治民安,切勿像“宋真宗席丰盛之朝,乃失于钦若;汉武帝擅英明之誉,不善用夫魏其”,引经据典,入情入理。在《抱一为天下式》中云:“思作式于群生,历无为于大宝,得一以清,涵三而造,悟两仪于象妫,阳可统阴,稽四大于域中,王唯秉道,在陶雨化合,焙治以就镕,如轂之旋范,辐牙环抱”,道出了“朴一”的道理。他的其他几篇文赋也均对名言作了解读和发挥,是不可多得的政论性范本。

  徐晋镕的诗赋文章由于年代久远,历经兵燹,尤其是咸丰之乱,几乎没有存世。所以近百年后,很少有人提及,这样,他就没有其父徐达源那样闻达。其实,徐家自先祖徐鑛参与反清复明活动后,由于家产的抄没,家道中落,徐氏数代均淡于功名,沉浸于诗画棋艺,就是像徐晋镕的曾祖徐培云和祖父徐星标这样的“弈坛国手”也不愿四海闯荡,为人非常低调。徐达源待诏软红孑孓一年后,看到官场的黑暗,也返乡修史。所以徐晋镕的隐逸之风是倍受其先人影响的。他自广东归里后,在镇南的“南溪老屋”诗书自娱。他的父亲一生种梅画梅,所作墨梅图皆骨相清奇,为时人所宝。晋镕也延续了他父亲的这一喜好,在茅屋四周广植梅花,所以友人有诗云:“桑麻夹道阴,衣食良自足。梅柳两三行,交萦若帏幄。拍肩得仲连,接迹契干木。朋来煮白石,宾至贻青玉。胡以自悦怡,瑶琴抚一曲”。

  陆雪亭名日爱,字曦叔,陆见球子,祖上本世居吴江芦墟,先祖在乾隆中叶自芦墟苏家港迁往金泽。陆雪亭英年好古,二十出头从学于松江姚椿,随毕华珍游,又与黎里陈子松、徐晋镕,盛泽沈曰富,苏州陈克家友善。有一天,晋镕老先生邀请陆雪亭到“南溪老屋”相聚赏梅,雪亭如期前往,并作了《徐丈冶伯茂才招饮看梅》诗:“一笑浮埃扰,千秋宿好敦。薜萝青上壁,榆柳绿当门。鹤老健诗骨,梅香苏酒魂。片云喻孤诣,相对可忘言。”

  黎里蔡岭香(字傅梅,道光庚子顺天举人),性高旷,博览群书,与徐晋镕交好。不料中年溺水而亡,有友人撰联悼之,得上联:“厄并子安落霞惊,句高千古”,苦思不得下联,当时徐晋镕也在座,沉思未久,即对云:“狂追太白提月仙,踪渺十洲”,才思敏捷,众人无不叹服。

  姚鼐弟子、曾国藩幕僚杨利叔是嘉兴王江泾人,常与徐晋镕、陈子松等往还。他有《风雪孤雅图》请徐晋镕题诗,同时他也赋诗一首赠与晋镕:“近读酉生诗,道情达甘苦……騕骢困顿随盐车,撑肠文学隘八墟。观书卓荦眼如月,著句清朗胸悬珠。羡君学问有渊源,岂是孤儿荒德业。君才瑜瑾鹤骨僵,何当供尔白玉堂……”。

  徐达源编纂《黎里志》,嘉兴、吴江、同里、八坼、黎里诸文士参与了校订,而达源的《杨诚斋集》由徐晋镕校订,所以有了徐晋镕的《秋灯校书图》。此集刊印后,北厍大胜沈笑山(道光丙辰进士,官凤阳教授)与徐达源会面,徐达源送给他一册,沈笑山看了《秋灯校书图》后,即题:“秋风秋雨多秋声,三间老屋荧孤灯。人言个中有佳士,深夜校书手不停。读书求其是,校书求其真。心细如发眼如月,然后鲁鱼帝虎无遁形……”盛赞徐晋镕的淡定和稳重。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