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影像 >> 相册重翻 >> 鸿运楼
鸿运楼
2019/9/2 0:21:41    作者:  何笛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5927

    民以食为天,饮食在中国是一种文化。上海周立波在脱口秀节目中以此调侃美国总统奥巴马,说奥巴马总统向全世界宣布,他研究出了中国文化的精髓,一个字:吃。说在中国什么都可以用吃字概括,人们见面问吃了吗,受人欺侮了叫吃亏,情敌之间是吃醋等等不一而足。虽说是一种幽默,有点以偏概全,却也不失为对某一文化现象的分析。

    松陵镇自吴江建县起直到现在,都是县城(市、区府)所在地,其繁华自是其它乡镇所不及,饭店酒楼当然少不了。鲈鱼的美味更是吸引了往来的官员、风流的文人墨客、做生意的商贾行旅和海内外的游人,“扁舟系岸不忍去,秋风斜日鲈鱼乡”便是最好的证明,明代垂虹桥畔“埠头灯火集船丛”,茶坊酒肆生意兴隆,只可惜没有饭店酒楼的名字流传下来。

    文革结束,我到松陵读高中,镇上似乎总共没几家饭店,像模像样的饭店更是一家都看不到,我们学生有时周末上街,在东门盛家厍口的一家小饭店里吃一碗7分钱的阳春面算是改善伙食了。

    印象中,鸿运楼应该是松陵镇上第一家上档次的饭店,设在市中心的三角井,记得我们高中毕业后的第一次同学聚会,好象是1985年,那时我们口袋里都没什么钱,参加活动的同学每人出几块钱,就在鸿运楼,享受了一顿美味大餐。

    那时,我们都已在外面的城市上过大学,或正在上大学,算是见了一点世面,四层楼的鸿运楼实在也算不得什么,可在当时的松陵镇,它却是最高档的饭店了,又是在市中心的三角井,显得很突出,比周围的楼房似乎要高一点,很能满足一下当时的虚荣心。

    工作调动,重来松陵,已是三十年后,它发展成了一个我不认得的城市了,不要说松陵饭店、吴江宾馆之类的星级饭店,就是花园路、梅石路等美食街上的普通饭店,其规模、档次都强于当年的鸿运楼。有次请几个朋友吃饭,提议去鸿运楼,很是被他们笑话了一顿,显得不临事面,过后我特意去看了看,那饭店真的不在了,换成了别的什么商铺。

    这倒让我有点想念,我不是喜好怀旧的人,只是对文史有点兴趣,尤其是家乡的文史。在以往的文史研究中,经常会遇到需要实地考查的情况,但往往物换星移,连一点旧的痕迹都荡然无存,让人不免产生历史是否虚无的幻觉。

    一个地方,一个有着厚重历史的地方,无论它建设得怎样现代,其历史和文明的过程总得有迹可寻,有一些感性的事物可以让后人吊古怀今,从那些事物中能够感其形、听其声,体悟到先辈们奋斗的历程,从而珍惜当下的生活,并努力开创明天的新生活。

    鸿运楼已然消失了踪影,我原以为那也不过是一个店名,和现在某些叫得很响的店招一样,讨一个“鸿运当头”的吉祥口彩,它的出现和消失是一个自然的现象。在某次偶然的闲读中,不经意地发现,其实,以饭店来说,它是有点年头的,以“鸿运楼”为名的饭店其实在很多地方都有,如常熟的鸿运楼早在1926年就开办了。

    据说,吴江的鸿运楼最早是开在震泽镇上塘东大街上的,1943年由朱兰亭独资开办,当初仅一楼一底,员工只有5人,以擅长烹制地方特色菜肴而闻名县内及邻近浙江南浔等地。照此说来,它当时是一家规模不大的私人小饭店,和现在比较普遍的个体快餐店或饮食店相类似。小乡镇上人口较少,小饭店也不可能很多,在同行中脱颖而出相对要容易些,反过来说,生意主要做的是熟客,口碑比招牌更重要,能够打出名气或品牌,菜肴、服务与诚信,想来应该都不错的。

    常理推测,老字号(商铺、公司)的本部是不轻易搬迁的,向外拓展的往往是它的分部(现在称连锁或加盟),而鸿运楼在解放后,随着1956年的公私合营,它的原班人马随同菜馆迁至松陵镇中山街的中心地段,原仓桥东北堍(如今城中广场的西端)。个中的原由,已不是后人所能妄加猜测的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当时的知情者,能够在现在的历史条件下,提供原始的信息。

    1958年起,鸿运楼更名为国营人民饭店,文革中,又一度改名为新江饭店。特定的历史背景下,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现在和以后的人们,只要对现代史有所了解,就会明白这也是一种无奈之举,别说是饭店、商铺,就是人名也多有改成带有那个时代标记的名字。而现在,不是有许多什么“广场”、“国际”、“皇家”之类名不符实的时代性商铺吗。

    人民饭店的名字一直用到改革开放的1982年,该年9月,随着危房拆除和城区改造,人民饭店旧房拆除并搬迁至三角井处,同时也恢复了鸿运楼的店名。新迁建的鸿运楼为四层楼,三层主楼面积达1258平方米,底楼、二楼是菜馆,三楼是客房部。为弘扬名牌,重振雄风,店方特在店内刻上一副对联“续修烹饪谱,再兴鸿运楼”。

    客观地说,整个八十年代是鸿运楼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也是鸿运楼知名度最高的时期。它得益于改革开放之后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手中的钱多了,对于生活质量的要求也相应提高了,已不再满足于有得吃,而是追求能吃饱,更要吃好,鸿运楼的出现如及时雨,满足了人民生活的需求。再者,当时的松陵镇上饮食业并不繁荣,廖廖几家小饭店显然已不能适应形势的发展,鸿运楼占着地段的优势、铺面的庞大、店牌名声和特色菜肴,吸引了镇上众多群众和来镇上办事的外埠人员。到鸿运楼吃饭,一点不比现在到吴江宾馆吃饭逊色,某种程度上更有面子。而鸿运楼在那一时期也得到了迅速发展,到1985年共有职工58人,获得了县级先进单位称号。

    一家饭店能够在一座城市生存和发展并不困难,但要成为知名饭店,成为老百姓认可的品牌,必须有自己的特色菜肴,使菜肴和饭店浑然一体,如提到苏州的松鹤楼,人们立即会想到“松鼠鳜鱼”,反过来也是一样,当它成为一种传统,就形成了所谓的老字号。当年的鸿运楼也有几道名菜,如“开面鳝糊”,选用粗壮的鳝丝,用猛火烧上一阵,去净腥味,然后让其吸进卤汁,勾上不多的厚芡,再浇上沸油,其色红亮,其香扑鼻,其味鲜美。“松炸虾球”,选用新鲜大虾仁,用蛋糊搅拌后,放入温油锅里,复用旺火炸之,其色泽金黄,外香内鲜,用甜酱蘸之品食,真是别有风味。“生烩鱼扇”,选用较大的活鱼,取其中段,运用斜刀切法,使鱼段脊断肚连,用旺火烹制速成,形似扇面,色如檀香,鲜嫩可口。“糖醋粒肉”,选用纯精猪肉,用蛋粉挂糊,分两次炸成,甜滋滋、酸溜溜的糖醋包裹着脆生生、白嫩嫩的细肉,真是香甜松鲜。该店所制的传统菜肴,花色品种繁多,富有江南风味。不仅在选料上严格把关,而且制作精细、讲究搭配。按照时令节气,更换菜谱。烹饪上擅长溜、炒、烧、炖,色、香、味、形俱全,深受群众喜爱。传说,有一次,吴县越溪一户姓席的人家,慕名把婚宴摆到吴江鸿运楼,由于食客较多,结果筵席从里面大厅延伸至鸿运楼大门口,吃喜酒的人们仍然津津乐道,似乎吃到鸿运楼的菜是一件荣幸的事。但,这些菜肴尚不能达到特色的高度,在饮食业得到快速发展的时候,其竞争力不足的弱点显露无遗。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鸿运楼开辟了旅社部、点心部、旅游部等,实施多种经营,这是不是它的败招还不能轻易下结论,现在有些大饭店也有这样的运作。从结果来看,上世纪90年代初期,苏州人来承包了鸿运楼的经营,再后来,“苏州得月楼吴江分店”的招牌替换了鸿运楼的招牌。显然,鸿运楼在内部管理等方面出现了问题。

    市场经济推动了松陵镇上餐饮业的发展,一大批饭店酒楼如雨后春笋,遍布大街小巷,鸿运楼非但没有壮大,反而变得越来越脆弱了。过了约两年光景,得月楼的店牌也不见了。

    1996年月1218,中信实业银行吴江办事处的巨大招牌覆盖了鸿运楼的店名,人们才恍然得知,辉煌了半个多世纪的吴江名店就此告别了饮食界,远离了喜爱它的群众,给世人留下了无尽的回味和对老字号的追念。


注:照片来自吴江东太湖论坛。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