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09月20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典型常在——哀鲁思同志
典型常在——哀鲁思同志
2020/9/1 0:22:11    作者:  柯灵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046

听到鲁思同志逝世的消息,怅然若失。我认识鲁思,已超过半个世纪,虽然接触不多,交淡如水,却一直对他抱有敬意和好感。人之相知,原不在形迹的疏密,一旦永诀,遂不免哀思如潮,一时排遣不开。

鲁思同志的一生,不是那种如火如荼、绚烂夺目的模式,而属于安贫乐道、自甘冷落的一类。如果加以较为中肯的概括,那么用“老实”二字也足够了。

——说具体些,那就是老老实实地工作,老老实实地战斗,老老实实地为人,直到一瞑不视。

三十年代初叶,左翼电影运动登场,以电影批评先行。当时上海所有的大报,争先恐后,开辟电影专刊,几无例外。鲁思就是《民报·影谭》的主编。《民报》的前身《民国日报》,诞生于反袁(世凯)高潮,副刊《觉悟》曾是反帝反封建、鼓吹新文化、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堡垒。主持笔政的是老国民党人邵力子、叶楚伧,早期的共产主义战士瞿秋白、恽代英等都为之写稿,因此名重一时。1927年国共分裂,《民国日报》历尽风霜,遭到停刊的厄运。不久复刊,易名《民报》,在三十年代报馆林立的上海望平街一带,锋芒敛尽,老境颓唐。在一般读者的心目中,《民报》是国民党的党报,在国民党内部,却早已“玉颜不及寒鸦色”,被打入冷宫。《影谭》就以《民报》的一角为战场,金戈铁马,驰骋冲杀,为左翼电影运动立下了汗马功劳。

鲁思以影评为终身事业,鞠躬尽瘁,一以贯之。环顾影坛,未见有第二人。五十年前,有些报纸的电影专刊,倏忽变化,看得读者眼花缭乱,例如《时报·电影》的忽左忽右,《晨报·每日电影》的不能善终。《影谭》却坚守阵地,寸步不让,数年如一日。因为《影谭》颜色太红,招来压力,鲁思为了避祸,一度东渡扶桑;回来以后,《影谭》还是《影谭》,鲁思还是鲁思。全国解放,世代更新,人事代谢,当年经常为《影谭》执笔的战友,有的功成名遂,有的蜚声艺坛,冠盖满京华,而鲁思还是鲁思,勤勤恳恳,在电影学校教课,当电影刊物的编辑。“文化大革命”的实质是大革文化命,别的场合可以没有鲁思,“牛棚”里却少不了他,因为他也确实是一头名副其实的老“牛”。批臭了,斗倒了,勒令退休,“永世不得翻身”。他奉命唯谨,悄悄退出历史舞台。“四人帮”倒后,发还抄家物资,发多少,他受多少,未发还的,置之度外,不赘一辞。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才又拿起笔来,不断写评论,写忆旧文章——因为他已经老了。读他的议论,意见平实,毫无哗众取宠的气味;怀旧忆人之作,则大都按照本来面目,实话实说,不见有时下少数回忆文章中出现的那种新编神话。五十年世事如云,而鲁思还是鲁思。

我想起已成古人的陈西禾同志,两年前我和他同住一家医院,在一次闲谈中,我说电影界需要扎扎实实的理论家,应该物色有前途的年轻人,着意培养。西禾以“考虑”得名于侪辈,此时却断然地说:“吃力不讨好,谁肯干这个?当演员,一部片子就扬名天下了。”我一时被他说得哑口无言。现在想想,肯为电影艺术默然用命的志士毕竟是有的,鲁思就是一例。但“吃力不讨好”却是实话,电影界名流如鲫,有多少人知道鲁思!但可贵处不正在于此吗?大概是1981年吧,首届电影金鸡奖活动在西湖举行,听说鲁思被邀参加,我禁不住私心升起一缕温暖之感,中国影协的当道诸公,毕竟还有些念旧的古风!

去年秋,中国电影资料馆在北京举行电影回顾展,鲁思和我都被邀参加了。我有个坏习气,怕见俨乎其然的大人物,遇着可以无需设防的朋友,却爱开些言不及义的小玩笑,借以自娱娱人。鲁思与人通电话,第一句常常自报家门,说“我鲁思”,从他吴语系的口音说来,和“俄罗斯”一模一样,我看见他的时候,就常常称他为“俄罗斯”,有时还成串地加上“美利坚”、“英吉利”、“法兰西”。这在面孔铁板、言必称革命的同志看来,无疑是低级趣味、无聊之极。但鲁思并不介怀,常是展颜一笑,引以为乐。这次同行,他随身带了个胖胖的小孙子,孩子调皮,老好人式的祖父毫无威信。那时鲁思齿发脱落,形容枯稿,我看得他实在吃力。心想到了这个年龄,别人出门带陪同人员,是为了照顾自己,他何苦反而带个小把戏,自找麻烦?听另一位同去的老同志说,这是他的命根子,没有这小孙子在身边,就不能生活。我当时还感到不可思议,现在瞿然一觉,才憬悟自己的麻木不仁。生命的火焰,除了理想的热力,总还要有些感情的温慰不断添薪,才能维持下去,所以小孙子会在他心上占有这么重要的地位——但我无法证实,这种推想是否合乎实际。

鲁思去世后,我又听说,他的级别问题,长期不得解决,直到病重,经家属再三要求,人事部门查了档案,才很快弄清楚:鲁思生前一直没有享受他应该享受的待遇。翻一翻档案,一举手之劳而已,而手中有权的就想不到这么办。即此一端,可见党一向关心干部的传统被破坏到什么程度。热衷于争权猎名逐利,不惜手段,予取予求者,党内也不乏其人;鲁思同志是党外人士,但一生追随党,矢志不渝,今天该到了盖棺论定的时刻。只因为他与世无争,党明文规定了给他的,他也未曾得到。

鲁思同志的特点是老实。老实人吃亏,狡狯者便宜,自古已然。老实的孪生兄弟是忠厚,而“忠厚乃无用之别名”,这是旧时代辛酸的经验总结。在我们的社会里,按理说,老实应该最受尊重,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但事实不尽如此。我们常把一些弊病归结为旧社会的残余,这当然是不用争的事实。我们国家这么大,人口这么多,旧思想意识统治人心,悠悠何止千载,怎能设想完全不沾些历史的积垢?但如果这种残余范围甚广,程度甚深,蔓延甚久,看来不象能日趋廓清,就难免令人惄然兴杞人之忧了!整党的及时与英明,也于此可见。

写到这里,我收到了关于鲁思同志的讣告。治丧委员会的名单分量很重,从当年党的电影小组成员,直到当前中央和上海的主要电影事业领导人,一一列名,给逝者以应有的哀荣,这使人在沉重的悲痛中稍感欣慰。虽然这种荣誉来得晚了,但鲁思决不会计较。生前浮名,尚且视若敝履,何况身后是非!但鲁思同志是值得纪念的,愿典型长在人间,留作蠡测世态的宝鉴。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