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9月17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韵吴江 >> 百湖集萃 >> 分湖
分湖
2019/8/3 0:09:51    作者:  来源:  吴江方志    【字 号:  】   点击量:2415

分湖位于江苏、浙江两省交界处,北部属吴江黎里镇,南部属浙江嘉善陶庄镇,总面积5.61平方公里。吴江部分3.15平方公里,周长8544米,常水位2.9米,湖泊容积835万立方米,湖底平均高程1.42米。入湖河道有3个,为东西港、东琢港、西大港。

分湖东西较长,今在网络地图上测距,从西岸的北尤家港口向东,到芦墟太浦河口长5300米;从北岸汾湖湾朱家港口,到对岸中部最南的湖湾处长2900米;从北岸的318国道东西港桥到南岸湖湾有2200米。湖中距分湖公园1000米处有约2000平方米的独脚圩,南北长290米,中部最宽处约130米,人们形象地称呼为“摇篮圩”。由于多方的侵蚀作用,摇篮圩也越来越小、越来越低了。

关于分湖湖名的写法,时常有人争议院分湖?还是汾湖?或者问院”分字旁有没有三点水?”

宋朝张、同《分湖》诗院“我本沧浪叟,闲来系钓艭。如何一湖水,半秀半吴江?”(据《分湖志》。按院秀,指秀州,即今嘉兴。)

元代著名文学家杨维桢员猿源怨年的《游分湖记》比张、同说得更明白院”湖东西广袤八里,南北如之。湖分而半院一属嘉禾(嘉兴),一属姑苏,故名分湖云。”畅游分湖的东道主顾逊和其他六人的”分韵赋诗”皆作分湖。

宋朝和元朝的诗文承袭了一种古老的说法院春秋末年吴、越相争时,今分湖公园一带曾驻扎吴国水军,与越国抗衡,在此留第下”点将台”、”伍子滩”等遗址地名;还有历代文人墨客凭吊一伍子滩的诗文传世。历史资料总说这里是”吴根越角”,”吴、越在此分界”。直至今天仍然是江、浙两省的界湖。因此,由吴、湖越两国分界得名”分湖”,是本义。然而,诸多历史文献也频频写成”汾湖”。乾隆《吴江县志》集汾湖条说”汾旧作分”,将分湖作为旧名记述。明弘治《吴江志》卷二”山川”条记载院”汾湖有二十九都芦墟村,上承嘉兴之水,北流入三白荡;旧名分湖,以其半属吴江半属嘉兴故也,后人加以水旁云。”

这说明“汾湖”的写法由来已久,并且明朝以来文人学者大多喜欢写成“汾湖”。个中缘由耐人寻味。或许加“三点水”,与“湖”字的字形趋于平衡;从字义看,“汾”字符合湖荡”多水”的底蕴。也有人认为,后世已无战乱,地区和睦,不用“分”字,写成”汾湖”大家乐意。

圆园园远年员园月芦墟和黎里合并成“汾湖镇”,建立“江苏省吴江汾湖经济开发区”。所以,“汾湖”一词已赋予行政区划的新涵义。

承载分湖人文历史的诸多古迹遗址中,伍子滩是后人记述最早的一处。伍子滩地名始见于杨维桢《游分湖记》。元至正九年(1349)三月十六日,北芦墟顾逊邀集江南七位士人游分湖。杨维桢(员圆怨远要员猿苑园),元文学家、书法家。《游分湖记》叙述游船路径院”朝出自武陵溪,过伍子滩二里许,北望见……西顾村也。”

武陵溪即北芦墟市河。北芦墟古名北顾里(村)。武陵为顾氏郡望,所以该处市河称为武陵溪。顾逊七律诗的首句便是“武陵溪上花如锦”。

清乾隆《分湖志》注院”大树下,即西顾里(村)。”大树下在今天猿员愿国道的新友路口东北。太浦河开凿前,南窑港桥西岸与北窑港桥西岸系一只圩,名”是字圩”。现在成人教育中心校的北围墙外面,在缘园多年前,有一条东西向的簖头港,沟通窑港与分湖。杨维桢等人是从武陵溪上的嘉泰桥处开船南行,经南町港、窑港,从簖头港向西进入分湖的,于是”北望见噎噎西顾村也”。

1958年冬至1959年春开挖太浦河时,簖头港被堆土填塞;东口留下河浜,1999年建造南窑港水闸时填没河浜。因此,古时伍子滩的确切地点在今分湖公园土山南坡。

芦墟还有伍子胥”点将台”的传说。分湖苑路与南栅港路相接的转角处向西,分湖近岸处有芦苇丛,枯水季节是湖边小岛。传说就是”点将台”。另有一说,“点将台”在分湖公园离岸不远的湖中,早已冲刷成“湖中浅滩”了。以前夏天枯水时,常有游泳人站立该处浅滩,小露胸颈部,戏说“我要点将了”。

有关芦墟的古诗文,每每提及伍子滩。明朝早期的隐士王庭润《胥滩古渡》诗云院“斜日胥滩吊子胥,英灵千古岂真无!云开山口如吞越,潮怒江心似恨吴。甲冷鱼鳞埋雪苇,带销龙气堕烟芜。三忠祠近须停棹,拟把椒浆奠一壶。”明朝的朱嵚在《分湖八景诗序》中指出院”子胥渡吴处,适在湖滨,至今千余年间,潮头肃爽,犹有生气,命;胥滩古渡。”《分湖志》记载院“伍子滩,在分湖东南石底荡口,相传子胥渡吴处。”石底荡即分湖公园外侧水域,因湖底有”太湖栏砌石”,故此处湖湾称”石底荡”。“石底荡口”即簖头港的西口。《分湖小识》则认为”故老相传院子胥尝结水寨于此,以备越兵。语非无据”。

分湖周围的历代方志多有类似记载。乾隆《吴江县志》记黎里的两处地名院鬼头潭要要吴俘越兵,首级埋于此,故名。御儿滉要要越伐吴,吴御于此。《嘉善县志》上则有相传子胥开凿伍第子塘、西塘又名胥塘的记述。伍子胥(?要公元前484),名员,一字子胥。春秋末期吴国大夫,军事家,公元前缘园远年带兵攻破楚国都城,前源怨源年大败越国。古人往往以将领之名称呼军队,把湖军队的活动说成将领行为。因此综观古人著述,分湖是吴越边泊界,湖滨驻扎吴国水军是可信的。时间在公元前缘园园年前后,距集今圆缘园园多年。

古时分湖里生长着牡蛎。清乾隆时的《分湖志》记载院“牡蛎,出石底荡。牡蛎俗名千层蚌。每冬月水落,沿岸累累相接。”

明末的《湖隐外史》记载更详细院“湖底有蛎径,皆蛎房积成,直接湖南。亘十里许,阔可四五尺。”枯水季节,晴天下,反射着太阳的光彩,犹如“水晶堤”。

1959年初开挖太浦河时,分湖的东北部、西北部口都发现千层蚌带状分布,证实历史记载确凿。平日,农民和渔民劳作时也会捞得一二爿千层蚌壳。但是从来没有捞得活体的牡蛎。因为牡蛎是海生贝类。这些牡蛎壳是千年前的海洋生物遗存。其实,大渠荡蒲北农贸市场所在地区域也有成片的千层蚌。

地质学说告诉我们,太湖东部地区,本是海边。近万年以来,太湖平原经历了四次相对的温暖湿润时期,多洪水。海平面也几次升降。山区东下的河水和长江带来的泥沙,遇海潮顶托沉淀下来,陆地扩张、填高,形成了潟湖形态的湖沼地带。以后有一个时期,海水侵入潟湖,海里的贝类和牡蛎进入海湾中繁殖,又积累了一层贝壳。海平面降低,湖沼地带生长着草木芦苇等植物,千百年后累积成泥炭层,俗称“黑泥”,可作燃料。员怨苑圆年前后,农民曾在分湖、大渠荡等湖荡里“掘黑泥”。湖荡滩有”狗屎铁”,农民叫“荡钉”或“僵搓杆”。“狗屎铁”或”荡钉”都很形象院铁红色的圆柱形僵泥,比手指粗,约手指长。潟湖沼泽地,由于海潮倒灌,在咸水和淡水的交互作用下,水中可溶性铁化合物,环绕植物根部积聚,形成沼铁矿。这是碳酸铁氧化后形成的一种褐铁矿。员怨缘愿年时发动中小学生去拣拾,作为“大炼钢铁”的原料。

以上三类物质,是分湖“沧海桑田”的见证。在自然环境下,水流的冲刷、风浪的撞击、雨水裹携表土、

植物根系的膨胀、地下小动物的活动,造成湖岸地貌的变化,几个月或一两年就显露出来。相传至今的伍子胥”点将台”在离岸不远的湖中,早已冲刷成“湖中浅滩”就是一例。

五十年来的生产建设,造就了分湖巨大的地理变化。1958年末开始太浦河工程,持续的”大包围”工程,堵塞分湖北岸及东西岸的十余条河港,近半数再也不开通了。1992年至1996年的太浦河第三期工程,挖深分湖段航道,堆土”填湖造地”。面积最大的是汾湖湾一块院318国道就此“截弯取直”段东西长1100米,新填地南北长840米,造地约0.8平方公里。浙江方面也有大动作,1999714日封堵芦墟南栅港,在浙境建造水闸,控制分湖水南流的流量。2004年筑成穿湖大堤,为嘉善县汾湖旅游度假区的主体工程。该穿湖大堤西起南尤家港东岸,伸向湖中200米再向东,到西港甸村上岸,全长3000米,堤宽34米;圈内水面最宽处800米。若以此堤为南岸,现在分湖南北平均宽度约1000米稍多。

(顾永翔)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