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2月20日 星期三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韵吴江 >> 百湖集萃 >> 黄泥兜
黄泥兜
2019/1/17 8:49:39    作者:  姚洪玺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7366

黄泥兜位于同里镇东北角,与吴中区交界,湖底高程0.9米,11条港口,总面积370公顷,西由吴淞江过境,向东流入澄湖。黄泥兜,沿湖共有8个村,盛得、姚盛、赞头、沙塔、严舍、沐庄、梅湾、黎明。河港有,西边是黑桥港,北边有大姚港港,东边有瑶盛港。湖东北两棵茂盛的千年银杏,仿佛在叙说着这个湖泊的前世今生。

同里、甚至吴江一带的水域地名,有湖、荡、漾、塘等的,却很少称“兜”。“黄泥兜”一名成因无考,从卫星地图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它恰似一个三角的爱心形状湖泊。把湖取名为兜,这在苏州境内也是很少有的,若东面要不是有“小桥头”、“严舍”这么一个堤岸与澄湖相隔,黄泥兜也真有点像一个三角形的大网兜。

黄泥兜湖岸平齐,岸线圆滑,湖底平坦硬实;湖东一侧的坝基坚固。木桩、石驳岸抵挡着大澄湖的风浪冲刷;在没有防护的湖岸边,水流对湖岸的塌坍有明显的作用。

黄泥兜的湖底与其它湖泊一样,分布着可燃性矿藏泥炭。在燃料紧缺的年代,曾经有人把湖底的黑泥挖出来,晒干了,当柴烧。只是黑泥不比煤炭来得好烧,火候也不大。

渔民们在湖里扒蚬子、耥螺蛳的时候,除了会把砖瓦钯上来,还会把湖底的“石乱子”钯上来。“石乱子”锈迹斑斑、坚硬如铁,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大跃进”时期,曾经被人用作炼钢铁的原料,大量开采;可是,钯上来的“石乱子”虽说也是矿藏,可它根本就化不了多少铁水,炼了几回,也就不了了之。

据老人们说,同里的东北部,就在黄泥兜往东的那个地方,原来有个陈州府。陈州府的大门外有座青石桥,桥上雕刻了一对石狮子。离桥不远处有一户人家,居住着母子俩人,母亲是个盲人,儿子是个大孝子,叫阿大,他靠在黄泥兜等湖泊里扳罾抓鱼,供养着他年迈的老母亲。

一天晚上,阿大在城外的河叉口扳罾。忽然听见附近有两个人在议论。一个说:“坏了,陈州府将要沉没了。”另一个说:“快了,待等桥上的石狮子眼睛里出血,陈州府便要沉没了。”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阿大听得见声音,却见不到人影,他在想,这是真的吗?出于好奇,他便杀了一条鱼,把鱼血涂在石狮子的眼睛里。不料,石狮子的眼睛一亮,大地就开始晃动、下沉了。随着豁落豁落的响声,大水便漫上地面来。阿大急了,他拔腿就往家里跑,背起老母一路逃命。他逃啊,逃啊,可他身后却在一个劲的地塌水漫……逃到一个大硬上,再也走不动了,他跪地求上苍:“老天爷饶饶我吧,救救我的老娘吧”。于是,大地还真就不再下沉了,母子俩终于保住了性命。天亮时,阿大定睛一看,自己和娘已经站到了黄泥兜滩边,陈洲府已是茫茫一片,这就是被后人叫做“澄湖”的地方。

又听老人说,曾经有个叫张三的渔民摇着一条小网船在黄泥兜打鱼。他的船刚出了黄泥兜,天慢慢就暗了下来。他顾不得这些,只顾一路撒网,收网,取鱼;他摇啊摇,前面越来越亮,居然把船摇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城市。进了一条市河,他把船靠在沿街的一个石驳岸边,拿出绳子系在缆船石上;从船艄拿一只鱼篓,把鱼虾打在篓子里,拎到繁华的街市上去卖。鱼虾很快就卖完了,他买回一袋大米,还打了一瓶老酒,上了船,盖上船棚倒头便睡。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他打开船棚往外一看,船停在一个芦滩上,系在一根芦柴上。买来的大米、老酒还在,可是繁华的街市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自家的船却还在黄泥兜岸边……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刚实行改革开放的那年头,同里盛产的珍珠畅销海内外,价格也一路走高;以此为产业链的湖蚌也就非常走俏,于是就有民众放船去湖泊钯蚌,或者有人干脆脱去衣服下湖摸蚌;一天的工钱挣不到几块钱,而一只小小的蚌就值几毛钱的那年头,要是做起湖蚌贩卖的生意的,确实大有赚头。令人稀奇的是,凡是从黄泥兜弄上来的蚌,因其壳色红润、鲜亮、个体适中等优势,一路畅销。究其原因,发现黄泥兜的湖蚌是吃了苏州过来的肥水长大的,因此与众不同。因为从黑桥港过境的肥水多,如今的黄泥兜也是出水产较高的一个湖泊。

倪平宝为首的养鱼老板已经在黄泥兜湖泊承包了两年。他说,“光承包金一项就要364万元。这些承包金60%归屯渔村,40%归吴中区的瑶盛村”。对这么一个承包湖,细算一下,加上鱼种、蟹苗、拦鱼设备等,总成本不下一千万;至于收获嘛,他笑了笑说,“近年来黄泥兜的过境肥水少,鱼虾的生长也已大不如前了;只是承包期未满,还有二年奔头,挣钱的机会还是有的”。

是的,光蟹就能产出8万斤,花白鲢能出产200余万斤的黄泥兜,又何尝养不活这帮肯吃苦的养鱼人呢?

在一个晴好的星期天下午,我们几个朋友相约造访了这个湖泊。那天虽说只是西北小风,湖面上已是浪花翻滚,下风口更是白浪拍岸;向东望去,与那万顷碧波的大澄湖相分隔的,竟是一个由北而南的宽阔堤岸;堤岸上有“黑树口、小桥头、严舍”等菱葑满野的坝上人家。只见杨柳与水中的芦苇随风而舞;蓝天白云下,游鸟成群,时而随波逐浪,时而下湖戏水,一派江南的好风光。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