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8年11月14日 星期三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吴江记忆 >> 芦墟窑业
芦墟窑业
2018/9/22 23:20:26    作者:  顾永翔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216

   用传统方式烧制砖瓦石灰的窑业,在芦墟近代产业史上,影响最大,延续最久。自清末以来,芦墟窑墩十数成片、三五成群或孤窑独卧散布于镇郊村野,总数近百,从业人员逾千,生产的青砖、小瓦、白灰(石灰)名声在外。70年代增加了当时更紧俏的水泥。在苏南小城镇中,芦墟以其建材业独树一帜。

  芦墟有几处老地名与“窑”字有关,或许是芦墟古人土窑烧砖的遗迹。但形成产业,比较可靠的说法是始于清朝光绪年间(1875—1908年)。当时,芦墟陈某看到毗邻的浙江嘉善干窑、下甸庙等地窑业大发展,烧制砖瓦有厚利可图,也在今水泥厂河东夫子浜建窑2座,形似马蹄,人称马蹄窑;每窑能装二三万块“夹五斤”或黄道砖。这是后来商号陈和茂窑业的发端。稍后,张氏在镇西南的港南浜也盘砖窑。因掼坯取泥损毁地力,地主当然不准佃户取土,有“自田”的农户也不愿,因此砖坯来自浙江。燃料稻草砻糠(谷壳)本地有的是,劳动力以苏北船民为主。

  有了砖瓦,还要石灰才能修建房屋。陈和茂业主陈茂江到浙江山区去贩运来转卖。后来从湖州长兴引进石灰窑技术,也在夫子浜盘起4座小石灰窑,容量数百担。继后,杭州人钱大兴到芦墟,在夫子浜北岸先后建石灰窑6座。原料石灰石都来自湖州山区。

  民国初期,政府推行土葬,棺柩入土需用石灰。同时,上海殖民经济发展较快,建筑材料的需求量也很大。1915年乡绅柳思绳、陆文叔在镇北万户村(今太浦河里)合建了3座石灰窑。钱万成、袁裕新、义盛吉、郭至城等窑户也相继在今水泥厂东南十字港口周围建起石灰窑。这些新窑容量增大至每窑千担。至此,芦墟的窑业已初具规模,年产石灰万余吨,青砖700万块以上。利润也较丰厚,是“三窑得一千(元)”。1918年范烟桥编著的《吴江乡土志》中,还将芦墟的砖瓦、石灰列入工艺品。

  20年代初,钱大兴窑借助天津烧煤师傅的技术,试验成功用煤炭烧石灰、烧砖瓦,降低成本。尔后钱氏在芦墟设立煤炭推销机构,并把技术和煤炭销售推向嘉善干窑、洪溪等地的窑业。同期,在芦墟镇北郊:今太浦河老桥东北堍、北万户村、瓜墩村西以及孙家湾西张港等地亦盘起新石灰窑,业主是张洪生、张晋卿、浦奇森、王镛声、顾友松等十来户。20年代中后期,陈茂江儿子陈燮臣(因排行第四,俗名四窑户)陆续盘起6座新砖窑,每窑容量在10万块左右。还自设工场,收购坯泥,雇工掼坯,稳定砖坯来源。据资料统计,此时有正常生产的白窑(石灰窑)21座,乌窑(砖窑)13座,产量比10年前增倍。

  30年代初的经济大萧条冲击上海,也波及芦墟窑业,产品销量大减,售价跌半,本小底薄的窑户倒闭停烧,或被兼并。数年后有所恢复,继续进入上海市场。1935年7月出版的《吴江县政》记载道:“芦墟镇砖瓦、石灰窑等出品,运销沪渎,岁值甚巨。”

  抗战前期,多数窑业停顿。1941年国民党忠义救国军湖嘉沪挺进纵队司令阮清源率部控制芦墟、莘塔、北厍、周庄及周围地区。陈燮臣当镇长兼保卫团团长,又挂该司令部少将参议衔。他与九家窑户成立了大同联合窑业公司,共43座窑墩,陈和钱芸芳为正副经理。后来终因日军欺压、经济凋疲、内部纠纷而解散。市民将这些业主的姓或名,按其资产的大小编成顺口溜予以调侃:“陈大钱二、王三郭四、岐五撬六、七张八主(朱)、九程十浦”。三、四句是方言闹矛盾之意。1942年2月22日,农历年初八,日寇把30多名青壮年赶进四窑户的一座空窑(今水泥厂河东原渡口的15号窑),威逼3人搬柴到窑洞里,然后点火,同时从窑顶上扔进3颗手榴弹。包括被枪杀的3名搬柴百姓,共30余人遇难,重伤幸存者6人。今健在者叙述惨剧时仍激愤不已。另一次,某钱姓窑户被扔进窑膛活活烧死;窑工钱小弟在船上装货时被日寇用篙子戳穿肚皮,丢入河中。因此有“窑墩变坟墩,野草遍地生;窑工摸螺蛳,窑户吃老本”的民谣。

  日军投降后,因战后重建,窑业复兴。除老窑区外,镇东北的虾笼湾、瓜墩港的许字湾和北窑港等地又有义顺吉、方户、申户、复昌盛、郭兴昌诸业户盘窑开业。

  1946年10月3日,芦墟19家石灰窑户开会成立吴江县石灰窑工业同业公会。窑户商号和业主或经理人名单如下:陈和茂的陈燮臣,钱大兴的夏文光,建兴的张锦荣,万盛合的顾友松,四达的顾友筠,宏大的张天生,生昌的袁炳坤,成大永的浦奇森,裕新秦的韩揖如,同昶的姚长林,大丰的王润霖,兴业的曹彬裔,王荣泰的王镛声,公正义的张郁文,王泰源的王根生,和丰顺的陈叙兴,公顺协的陆耀生,大新和大新恒记的张晋卿。会上选出常务理事陈燮臣,理事夏文光、张锦荣、浦奇森、王镛声,侯补理事张天生、韩揖如,监事顾友松,侯补监事张晋卿。同业公会设在东大街。当时吴江县因财政困难,8月26日起开征绸类、丝类、石灰三种特产税,从价征税率为3%。但遭到石灰窑同业公会的反对,当局遂于12月25日后停止征收石灰特产税。

  民国末期,物价飞涨,纸币贬值。有钱人用藏砖代替存钱,于是砖瓦再次旺销。因石灰不便保存,部分灰窑改成了砖窑。唐之复还在范松年的协助下,在东沿头垒了一座砖瓦轮窑,用砻糠火油烧砖,因成本过高而作罢。这时上海游资也有来芦墟买田盘窑、烧砖保值的。镇北窑区再次发展,仅分湖的蛇泽荡口就出现了同和仁、恒大康、久正、大丰号等新窑户。至解放前夕,芦墟已有80多座砖灰土窑。

  1949年5月5日芦墟解放后,窑户多数持观望态度,产品销售不畅。1950年10月,陈燮臣被镇压,其窑产收归国有。1951年,政府扶持私营企业,鼓励发展生产。国营中国煤炭建设公司在芦墟设点收购砖瓦,并供应淮南煤。政府发动当地群众“掼爱国坯”,生产八五标准青砖。砖窑业产量上升。8月,9家窑户联合成立芦墟联一石灰窑厂。他们是:恒大浦奇森、协泰张国栋、慎茂陈德榕、慎昌姚新康、周和盛王炳虎、鼎丰顾友松、大兴顾友筠、融昌邱子文、兴昶郭至城。经理邱子文,副经理浦奇森、张国栋,办公所在东南街l号。联一厂有石灰窑14座,职工122人。

  同年秋,江苏省公安厅以没收的几处敌产窑业、土地为依托,设立第十四劳改大队。对外名称为江苏省地方国营建新砖瓦厂。起初有砖窑14座、石灰窑18座。劳改人员千人左右,管理人员近百名,公安战士一个排,吸收当地的部分熟练工、老师傅。分厂部和三个窑务处,主要在今水泥厂及河东河南处,还有在虾笼湾和万户村。

  时值国民经济恢复期,又由于上述举措,1952年的产值达105.9万元(已换算成新人民币),是1949年的2倍多;标准砖产量2146万块,是1949年649万块的3倍多;石灰产量亦从1.8万吨增加到2.31万吨;生产窑从38座增加到63座,砖、灰窑各半。

  1953年1月,3家砖窑业主组成建业砖窑厂。10月,另2家也成立建华砖窑厂。不久两厂合并成建业砖窑厂,有9座砖窑,123名工人;经理夏锦昌,余4位股东是沈兰仙、郁春海、杨福其、顾明镜。

  同年,建新厂引进徐州石灰生产新技术,将一砖窑加高,改成半机械化石灰窑,减轻劳动强度,增加产量。为便于管理,该厂开挖了今水泥厂北面的新开河,使今水泥厂所在地成了“独脚圩”。随后,又在瓜墩村西的许字湾(也是孤岛)设立制坯工场,开辟第四窑务处。另外,今第二中学所在及其东面也是制坯工场。泥的来源是农民卖泥。

  1956年1月21日,联一和建业厂合并成立公私合营芦墟砖灰厂,拥有职工209人,资方人员27人。资方人员中2人任副厂长(邱子文、夏锦昌),7人任科长、主任,18人是一般管理人员。公私合营后,生产全部纳入国家计划。当年生产石灰1.41万吨,八五标准砖798万块。该厂1958年曾生产耐火砖228吨,3年后下马。1959年生产平瓦60万片,后几年减少并停产。

  1958年10月,因坯源问题,建新窑厂撤往昆山和吴县西山,窑墩、窑屋、仓库、场地之类的固定资产和不便搬迁的生产用品移交给吴江县工业局。12月,芦墟砖灰厂接收上述资产和部分工人,工厂规模扩大近一倍,机械化程度也有提高。此后又兴建立式石灰窑。石灰土窑被逐步淘汰。

  1958年冬开凿太浦河,该厂7座处在河道上的石灰窑被拆掉;因港口大多填塞,位于太浦河北的13座灰窑、10座砖窑亦停止使用。

  国家经济困难时期,芦墟窑业产量急剧下降。1963年开始回升。1965年产值达211.6l万元。

  1966年秋,公私合营芦墟砖灰厂改名国营吴江芦墟砖灰厂。1972年初开始筹建土立窑l座、水泥磨2台。1974年3月正式投产普通矿渣水泥。1974年1月曾用国营吴江建材厂厂名,至12月定名为国营吴江水泥厂。此后该厂扩建了旋窑和水泥机立窑,以生产水泥为主,产量逐渐增加,石灰、砖瓦产量减少,仅用于自给。

  建国后的芦墟传统窑业,除了国办之外,还有新的投资者,那就是镇、社、大队办企业。

  早在1958年7月,芦墟农村(当时属莘塔乡)的几家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联合办起莘塔乡砖灰厂,厂部在夫子浜,租借芦墟砖灰厂的空窑和利用其他散户空窑。当年9月改名莘塔公社砖灰厂,习惯上称莘塔窑厂或公社窑厂。翌年,公社砖灰厂首创立式石灰窑一座,采用机械化生产。先是柴油机作动力,以后改为自发电。机立窑既解放劳动力,又提高产量,还节省燃料。

  1968年,莘塔公社砖灰厂改名为芦墟公社莘塔窑厂。1969年以后,该厂曾为插队知识青年建房(称插青房)提供砖瓦。1975年,莘塔方面股份退出,更名为芦墟公社砖灰厂。以后扩大规模,在芦墟中学北面和北万户村后面开辟两处工场。80年代初北万户村工场扩大,称公社第二窑厂。1989年11月在夫子浜的砖灰厂改名吴江芦墟建材厂。

  1970年10月,芦墟镇革委会在汽车站北利用4座旧窑,开办镇副业窑厂,因生产发展,又新盘砖窑和立式石灰窑。1983年试产成功“轻质碳酸钙”生产线,产品主要销往上海。1990年与芦墟建材厂合并。

  60年代中期开始,芦墟出现了大队办窑厂。1964年,中星、红胜(今芦北)、红星(今高树)和新友大队首先利用旧空窑开砖瓦厂。1968年增加到6个大队9座窑。至1980年4月,已有19个大队批准办起了砖瓦窑厂,有的大队有2至3座窑,如芦北有3座,芦东既有砖窑又有石灰立窑。甚至北厍、金家坝、莘塔也有到芦墟来借地盘窑开厂。那时社队办厂无国家煤炭供应计划。“燃料调砖瓦”是社队办窑厂的生存之道。常见外地农用船满载砻糠、稻草、木柴、废油到芦墟来调换些砖瓦回去。上海郊区农民大多喜爱青砖黛瓦粉墙的家舍,距芦墟路近、方便、窑厂多,购砖瓦有选择余地。因此在国营窑厂转向水泥生产时,集体企业窑厂得到了发展。

  改革开放后农村经济首先活跃。80年代中后期农村掀起造楼房高潮,各行各业亦快速发展,基建工地多。建筑材料需求旺盛,供应紧张,先付款、后开票,过一年半载也未必能提到货。这个时期芦墟窑业产销量最大,新办厂持续增加。

  进入90年代,由于建筑用材的转移,以及挖泥制坯和环境污染等的负面影响,芦墟传统窑业逐渐衰落,所生产的八五青砖和小青瓦市场亦日益萎缩,而转向了以生产水泥为主的新型建材行业。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