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1年01月21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园林老街 >> 盛家厍记忆 >> 垂虹泪
垂虹泪
2020/11/13 0:38:16    作者:  李邦昌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2332

  垂虹桥,是吴中文化的一座璀璨的历史丰碑。千百年来,人们对她咏不完的诗颂,唱不尽的赞歌。宋元明清,文人墨客,留下名篇无数。然而,她却在“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年代含着眼泪,怀着满腹辛酸,轰然一声,投河自尽,永远离我们而去。
  我63年秋季在吴江中学读高中。开学第一天,也是我平生第一次走过这垂虹桥。那时,人们习惯称呼“长桥”。桥不高,也不太宽。除了正对河道有一个稍宽大的石拱外,其他十几个都是小石拱。桥面铺设的石板显得粗糙,还凹凸无序。桥头不见传说中的石狮,桥中也没有那记载中的凉亭。除了东头有所名闻的吴江中学外,陪伴长桥的是一个邋遢盛家厍和四周土坯牛毛毡的“棚户”群。
  可怜那垂虹桥,1957年8月就被列入省文物保护名录,可是,接连不断的阶级斗争又有谁把这“老祖宗”真正放在心上。那时候,盛家厍前面的那条河,水流湍急,航道狭窄,南来北往的钢筋水泥船穿梭往来于垂虹桥那个并不宽大的石拱。早已垂垂暮年的古桥,身处激流要道昼夜不息的喧嚣,还有那船户过桥时以棍棒竹篙为说话资本的争吵。没有护墩,没有桥栏,在与坚如磐石的钢筋水泥船的无数次磕碰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古桥早已千疮百孔,伤痕累累。她像拳击手训练时的一只沙袋,她成了导弹试验场上的一个把标。在我的印象里,垂虹桥从来没有“云头滟滟开金饼,水面沉沉卧彩虹”的倜傥风流,也没有“横绝中流倚画桥,晴虹千丈影迢迢。”的婀娜妖娆。她似一个衣衫褴褛的奴仆,弓着鲸鲵似的脊背,承载着人们千年的践踏。她似一个被子孙遗忘的老人,忍气吞声,默默流泪,无声地忍受着那荒诞岁月的煎熬。
  作为历史,今天的吴江人无法了解当时宋朝县官李问、王庭坚为垂虹桥剪彩时的欢乐和热闹,也无法知晓公元1325年,知县张显祖易木为石,渺渺吴淞江上,那座72拱连体石桥的恢宏和荣耀。但我却真真切切地见证了古桥轰然倒塌那段并不遥远的历史,见证了这个吴江人的老祖宗“投河自尽”那个悲壮的瞬间,那个哭声震天的凄惨夜晚!
  1967年5月2日,是星期六,大部分住宿学生回了家(其实,在那个非常时期,在那一段荒唐可笑的日子里,也无所谓星期几,到哪里都是闹革命!)吃了晚饭,我们正与几个高二的同学在激烈地辩论着(那时候,学生在学校里就是辩论,通过辩论提高阶级斗争思想觉悟!)突然,有同学气喘吁吁地报告“长桥坍塌”的消息!我们的辩论嘎然而止,7、8个人迅速来到事发地。我们顺着断桥的东头走向西头,只见桥西头的4个石拱已经向东倒塌。十几个搬运工人和解放军同志正在抢救着什么。一问才知道,原来那个大拱坍塌时,正巧压着一条渔船,船上有祖孙三代人。
  夜色阴沉,人头攒动,断孔两头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特别是桥的东头,在十几个还没有坍塌的石拱桥面上挤了足足一二百人。我、冯效良、陈昌求、高二女生费园和她的几个同班同学都挤在断桥岌岌可危的边缘上,谁也不去想脚下将会发生什么。
  夜色越来越暗,阵阵晚风里开始夹带着零星小雨。我拉着冯效良准备返校。可惨状也几乎同时发生:就在我们刚转过身来漫出不到十步路程时,只听见背后一阵惊天动地的“救命”声!还没有等我们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身后那石拱断裂声、坍塌声和石块落水时的轰隆声直向我们身后逼来。我们已经明白这是一个“多米诺骨牌”效应,连拱石桥,一拱坍塌,塌势迅速传递,最后全部倒塌。黑夜里,人人都在与死神赛跑,每个人必须赶在石块下落时通过,否则,人仰马翻,后果不勘设想。我们像一群屁股后面响着猎枪声的野兔,惊恐万状,奋力向前。有边跑边叫的,有往水里跳的,有与石块同时落水的……呼爹喊娘,哭声震天,鼠奔狼突,人仰马翻,短短几十秒钟,险象环生,惨不忍睹!
  窜出危险区,耳旁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同行者早已失散,周围一片惊恐,身旁只有冯效良一人。他身体单薄,决定返校叫人。我迅速定下心来:水里有我的同学,必须下水救人!
  我脱下外套,从桥的东头下水,顺着已经坍塌的残拱,挨个在水中探摸。这时候,四周哭声惨烈,黑影在岸边攒动,也许都是妇女或老人。冷风簌簌,夜色沉沉。此时此景,我虽年轻气盛,还是全身毛骨悚然,毕竟桥的东头下水的只有我一个人。每当我把手伸进深不可测的乱石缝中,真担心黑咕隆咚中摸到一个死者,或被求生者一把抓住,或一口把我的手咬住,我战战兢兢!但人心的善良驱使我伸手去摸,年轻人的豪气使我勇敢地把胳膊伸进一个个已经倒在水中的石缝中,但我什么也没有摸到……我终于摸到了西头第五拱——遇难者集中的地方。这里有7、8个工人,十几个解放军。微弱的灯光中,我看到了高三(1)班的大个子奚群峥。“终于不是孤军奋战了!”此时,我才感到战斗在集体中的温暖和力量,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水并不深,我们一般可以脚踩着河底。但整个抢救的过程是残酷的。遇难者,遇险者,基本被集中压在同一个拱下。一块巨大的石板,往往同时压着好几个人,掀起任何一边,另一边的人就会惨烈的喊叫。这就增加了抢救的难度,因为淤泥中,巨大的石板石条是很难作水平提升的。我清楚地记得一个老头嚎叫时连舌头都伸在外面。不过,“会哭的孩子饿不死”,龇牙咧嘴的、叫得凄惨的、呻吟响亮的,凡是有明显求生欲望的,都只是遭受了皮肉或筋骨之苦,并无生命危险。最可怜的是深深的被压在大石板最低层的几个人,她们当时大多站在断桥最边缘,坍塌时也就首先落下水去,巨大的石块重重地压在她们身上,身上的石板又被压着人。最后,我们从巨大的石板下,在深深的污泥中挖出了两个个子较小的遇难者,身上的衣服和头发粘满了淤泥,已经分不清两人的性别,她们简直像从淤泥中被拔出的两支莲藕!
  在微弱的灯光下,我托着其中一个像小男孩似的遇难者,用接力的方式交给岸上的志愿者。可是,我哪里知道她竟是与我们一起走出校门的高二女同学——费园!(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的本族晚辈),还有一个是她的同桌!我只记得当时把她们从石板下的污泥里挖出来时,她们没有挣扎,没有呻吟,没有任何求生的表示……
  第二天,费园和她的同桌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抢救,终于因为窒息时间过长而离开了同学,离开了父母,告别了人世。呜呼,灾难居然降临到两个善良活泼的年轻人身上!父母悲痛欲绝、老师同学泪流满面。全校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
  长桥惨案噩耗广传——“死者近百!”,那个年代,社会动乱,通讯不畅,人们难于知晓真实的现场。听了“被淹死的就捞了一船舱”的可怕传闻,家长连夜赶到学校,个个泪眼朦胧,见到自己的儿女大难不死,无不抱头而泣。是的,假如遇上春潮水涨,河水再深一点,救援工作也就不可能那么迅速高效。在那月黑雨蒙的晚上,那些被巨石压住的,那些跳下水而不会游泳的,那些在水中互相践踏的,也许大都将成为为古桥殉难的冤魂屈鬼。死者又岂止七八个人。
  四十年过去了,这段往事至今还历历在目。值得人们高兴的是市委市政府已经立项建设垂虹遗址公园。如今,垂虹宝塔巍然高耸,笑傲蓝天。垂柳丝丝,草坪茵茵,一个气势宏大的现代化园林也已初露雏形。乱世史页早已被人们厌恶地翻过,一切又恢复了吴中文化那吉庆祥和的气象。
  也许当时神经受的刺激太深太重,虽时过境迁,光阴已过去了近半个世纪,但每当我走过垂虹遗址,看到那十几孔被修复的断桥时,1967年5月2日晚上那凄惨的一幕总会在脑海萦绕,挥之不去。那惊心动魄的哭喊声总会在我耳旁隐约响起。我仿佛看到了费园和她的同桌坐在那断桥遗址边,在向人们诉说着什么。也许她们心中仍然有着那流不完的眼泪,诉不尽的哀怨。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