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开放档案
开放档案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1年12月09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园林老街 >> 盛家厍记忆 >> 盛家厍的温暖记忆
盛家厍的温暖记忆
2020/10/6 0:12:19    作者:  王小萍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2641

  从我忆事起,“盛家厍”这三个字就时常在耳畔萦绕,那时我还小,不认字,但它就如一个符号般深深印在脑海,这一切都源于祖母。

  生于昆山陈墓镇的祖母家有兄妹四人,祖母出嫁至周庄,她的大哥和大姐都在苏州城里成家,二姐则嫁在吴江松陵镇的盛家厍。尽管那个年代交通不便,可姐妹情深,甚远的距离依然阻挡不了亲情的脚步,于是我们全家成了盛家厍姨奶奶家的常客。

  我和哥哥从小都是祖母一手带大的,小时候逢年过节,我们兄妹都会跟随祖母去吴江作客。那是70年代,从周庄至吴江没有公路,只有水路。清晨六点多,我们会早早在周庄轮船码头,等候“苏航班”的缓缓到来。苏班轮船每天一班,即早晨从周庄出发至苏州,下午再从苏州回周庄,吴江是中途的码头。约一个上午的时间,十点半左右就能到达吴江的轮船码头(老北门),然后再步行一段路程,每次到盛家厍姨奶奶家总归是要准备吃中饭了。

  姨奶奶的家就在盛家厍长桥堍(垂虹桥西堍),也是长辈们常说的“东门”。那是一幢面街临河的老平房,南北纵向,面西背东,与长桥旧址呈直角型,从北至南住着好几户人家,姨奶奶家在最南边,街坊们都唤她刘家姆妈或刘家好婆。可能是房子过老,路基又几经修缮,因此一条细碎的石子街远远高于房子的地基。向下走几个台阶,就进入了姨奶奶家的小天井,穿过天井便是厨房,经过厨房是一间狭长的客厅和一个大房间,并排的客厅和房间正好连着长桥的桥埠,打开窗户光线明亮,且桥上河面的风景一览无余,有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自行车(那年代除汽车极少),河面上到处是过往的船只,整天突突声不断,甚是嘈杂。印象最深的是表哥们常在暑假里爬到河对面的一个平台上,然后纵身一跃,跳下水中,他们还不忘出门前叫我站在窗前做他们的观众。窗外风景虽好,但令姨奶奶一家烦恼的是,窗外本来好好的一小块空地,不仅成了过往船只停靠的河埠,而且还成了那些船上不文明人的厕所,为此姨奶奶全家不知上过多少心,费了多少口舌,可依然有些老面皮不听劝告,无奈只能在窗外的墙壁上写上“严禁XX”的告示。

  长桥堍的房子闹归闹,但由于与当年繁盛的盛家厍商业街零距离,因此购物、出行十分方便。对我来说,住在姨奶奶家最开心的莫过于早晨可以吃上有漂白粉味的白米粥、鲜美的馄饨和香脆的大饼油条了,那可是在乡下难得享受的美味呀!除了饱口福,对于还是孩子的我们来说去松陵公园游玩也是乐事,白天玩累了,晚饭过后,盼了一天的时刻终于来啦!由表哥们带着,买一包香喷喷的巧姑,坐在红旗电影院里看一场与农村露天操场上放映感受完全不同的电影,很是惬意。

  姨奶奶全家七口人,住房虽不宽敞,家庭却很和睦,与街坊相处也十分融洽,他们的和善与豁达就如盛家厍的历史一样温厚。记得那是78、79年左右,越剧电影《红楼梦》风靡全国,红旗电影院的票子也是一票难求,我们村上的一些戏迷都想来吴江看电影,姨奶奶得知后,主动发出邀请,从电影票的预订,到吃饭、住宿,都不厌其烦为他们提供无微不至的帮助,为此他们全家的友善赢得了我们同村人很好的口碑。

  童年的我在盛家厍的那些斑驳记忆犹如路边的小花一样,总会在不经意间悄然绽放,给我惊喜,令我心暖和春。表哥们对我们兄妹俩的细心呵护,用侬软语编唱儿歌唱着逗我们开心;邻家姐姐带我在盛家厍游玩,采鲜花,敲白果……至今还记得一件趣事:有个晚上爸爸带我去看电影《戴手铐的旅客》,姨奶奶为我们等门到很晚,那晚正好下雨,一双好端端的新棉鞋被我闯得稀湿,于是姨奶奶叫我脱下棉鞋放在已经封掉的煤炉上烘干,等第二天一早起来才发现一只棉鞋的鞋边都烘焦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四个表哥陆续成家均离开了盛家厍,80年代末,姨奶奶和伯父伯母也拆迁至鲈乡新村,于是我们全家与盛家厍的缘分也告一段落。如今老房子已难觅踪迹,但我相信,对于盛家厍那段鲜活如昨的记忆,姨奶奶全家一定会和我一样始终深藏心底。因为在我们的心里,“盛家厍”它早已不是一个地名,而是一段带着岁月余温的历史,一份童年时光抹不去的记忆,一抹亲情中无法忘却的情愫 。

  30多年过去了,每次路过盛家厍,心头便会莫名的一阵悸动,尽管没有重新踏足,可它依然固执地占满了我的心。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