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开放档案
开放档案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1年12月09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园林老街 >> 盛家厍记忆 >> 盛厍小学的三位诗人校长
盛厍小学的三位诗人校长
2020/6/2 0:02:16    作者:  庄培尧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4668

春风是画工,画出杨柳绿。谁为汝设色?鲜艳如新沐。

春风善刺绣,绣成柳一幅。不用针和线,出品美且速。

 

  这是民国年间吴江盛家厍“盛厍小学”老校长沈圻先生所创作的儿歌《杨柳》,沈先生的这首儿歌据说曾经风靡南北,为数代小朋友们所传唱而久经不衰,可见当年只有一个教室的“盛厍小学”和盛家厍也是个藏龙卧虎之地。

  假如说吴江城是一部传奇的历史小说,那么吴江城外的盛家厍当是书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精彩章节。关于盛家厍,抗战前商务印书馆《辞源》编辑殷惟龢先生所纂修的《江苏六十一县志》中,即称:“吴江,城市五里余,虽濒运河、沿苏嘉汽车路,为江浙交通之冲,而荒凉特甚,商业远逊於同里、盛泽诸镇,富有之家多迁居他处。街市以北塘街及东门外盛家厍较为热闹。”可见民国初盛家厍在吴江所处的地位,其名声远盖于后来的仓桥头和中山街。因此,今天也说起盛家厍的百年史,人们必然会提到城南护城河和烧香河间、新桥西北堍,那座小的不要最小的破学堂——“盛厍小学”。

  “盛厍小学”,创建于辛亥革命江震光复后,是江城有识之士费揽澄(伯埙)先生等,利用三元宫的旧砖瓦、老木料所建的一所招收男女学生的初等小学堂。于民国元年(1912)春季正式开学,当时是一所只有一间教室,二名教员,二个学级,十九名学生的小学堂。如此简陋无比的一座小学,今日也许有人会说,老师们怎能安心教书呢?对于今朝亿元巨校的超级校长们也不知有何感想?但是我们的精英前辈们,却能在此乡郊小街,勤奋服务,实心研究,认真教学,薪火相传,绵延百年。

(解放初盛家厍和乡师附小(原“盛厍小学”、“二小”)之旧地图)

  在“盛厍小学”的初创时期,除了大名鼎鼎的费揽澄先生外,学校实际还有三位名震一时的诗人校长,但他们名字同太湖和吴江的老地名一样,已鲜为人知,难得一见。他们是第二任校长吴绍裘、第三任校长盛兆熊和第四任校长沈圻。

一、南社诗人吴绍裘

  吴绍裘(1880±~1928、9、19)字铭庚,又字铭刚,别署鸣冈。吴江松陵人。

  早年敏而好学,初习举业,是光绪30年(1904)震泽县籍的秀才。不久清廷废止科举后,他即转学新学。

  清宣统3年(1911年)辛亥革命吴江光复后,与费揽澄在盛家厍新桥北堍创建盛厍初等小学,他当是“盛厍小学”最早的2位教员之一。

  1912年,民国建立,推行“壬子学制”,学堂改称学校。“盛厍小学”改名为“吴江市立第二初等小学校”,他接替费揽澄出任“盛厍小学”第二任校长。

  1915年8月间,他离开学校,先后在市、区、县署等部门从事行政等工作。曾任吴江市议员等职,发起组织“市乡议会联合会”。1924年12月,与王祖埙以市乡议、董事会代表名义,同吴江县议事会正副议长,周家圻、薛凤昌、农会会长吴鸿一等联名致函江苏省省长及财政厅长,反对省里预征预借“忙漕”。(《吴江县志·大事记》)

  1916年间,他参加了同乡陈去病和柳亚子等发起组织的“南社”。柳亚子先生《南社纪略》“南社社友姓氏录”称:“吴绍裘,字鸣冈,江苏吴江人。己故。619”。陈去病先生《南社杂佩》则称:“吴绍裘,字鸣冈,亦吴江人。十七年中秋前九日以死闻。”南社社友凌景坚也有《赠吴鸣冈(集龚)》一绝,诗曰:

吴郎与我不相识,情话缠绵礼数删。

偿得三生幽怨否?空王来证鬓丝斑。

  可见他与南社诗人们应该有倡和之作的,但目前未能翻寻到他的传世之作。

  1925年1月,他参加松陵唐昌言发起组织“中国红十字会吴江分会城区办事处”的活动,担任文牍员和议事员;11月,办事处改组成立“中国红十字会吴江城区分会”,他又被推为理事。

(吴江县署归还吴绍裘钱款记录)

  1925年3月,孙中山在北京逝世。江浙时局动荡,军阀混战。吴江县政府财政空虚,大概为了地方的安定,就同现在一样政府向私人借款,支付军队勒索的开支。为此,他冒险为县署筹措巨资,尽力为地方民众免灾,竟借给吴江县署营房费5000元、军队开拔费30000元,可见他曾对吴江社会是作出过贡献的,只是他的事迹我们知道的太少、太少了。

  他还热心参与吴江城区的文化公益事业建设,曾经筹办“盛厍永熄救火会”等地方组织。赞助组织过同里“桐花社”到吴江城厢演出新剧的活动,宣传新文化、新思想。

  1928年,中秋前九日,正值英年的他默默地离开了这个政局纷争的世界。

二、东社诗人盛兆熊

  盛兆熊(1890±~?),字愛初,吴江人。

  早年,曾在上海活动。1913年夏,他在上海参加了郭佛魂(绍虞)和曾泣花(格)等发起组织成立的海上著名文学社团“东社”,他是“东社”的首批社员。

  “东社”是继吴江“同南社”后的又一个仿效“南社”而成立的诗社。成员有胡天月、刘大白、周影竹、吴冰心、叶圣陶、黄松庵等一批在沪教育界的年轻教师,他们推吴江诗人金天翮为社长,并编辑出版有社刊《东社》。

  在首期《东社》社刊上,即有他与东社社友曾格、曹仲连等有唱和之作。遗诗有《杂感并示泣花、天月、佛魂、仲连诸子》和《种蕉》等诗作。曹仲连有《杂感答和爱初》,胡天月有《复盛爱初书》等。

 (盛兆熊著作书影)

  1913年8月,王菼(振之)创办的吴江私立爱德女子初高等小学附设甲种(师范)小学教员讲习科成立,他回乡入讲习科进修学习,成为王菼和费揽澄先生的学生。

  毕业后,他即在吴江市立第一初等小学校(即雷尊(祖)殿小学)和吴江市立第二国民学校(原盛厍小学)任教员,并与南社社员沈圻同事。

  1915年8月间,“盛厍小学”校长吴绍裘辞职他去,他接任吴江市立第二国民学校校长,并获县行政公署“实心研究,教管得法”的嘉奖。

  1916年7月间,学校改为区立,他似在此时期离开“盛厍小学”,调到吴江其他学校或苏州、上海去教书了。“盛厍小学”改称“吴江县第一区区立江二国民学校”,由沈圻出任校长。

  在“盛厍小学”期间,他和李邦龢编纂有《(实用主义)国民学校训练概要》一书。此书是以杜威实用主义教育思想为理论基础,根据日文参考书和中外学者新学说,结合自己教学经验,为暑假国民学校教员讲习会编纂的辅导教材。经过王振之和费揽澄二先生一一校阅后,于1917.年3月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初版,1922年12月再版。

(盛兆熊致胡适信件手迹)

   1918年间,他曾与新文化运动的领袖胡适(1891~1962)多次通信,讨论“五四”文學改革问题。其信件以《論文學改革的進行程序》为题,刊登于《新青年》杂志第4卷第5期,成为《新青年》杂志为数不多的几个吴江作者之一,也是吴江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一位重要参与者。

  他的著述有《关於训练管理上之琐谈》、《参观江苏省立第三师范附属小学校笔记》、《国民学校珠算科教授要目之研究》和《(实用主义)国民学校训练概要》等。

三、南社诗人沈圻

   沈圻(1895±~    )本名申圻,字仲威,又字重威,笔名不详。江苏吴江人,居同里道士埭。

  他早年肄业于同里镇同川公学,与范烟桥、张锡佩、金国宝等同学。1909年,于同川公学第二届毕业。

  民国初,在吴江市立第一初等小学校任教员与盛兆熊为同事,两人合撰有《参观江苏省立第三师范附属小学校笔记》,发表于《中华教育界》杂志。由于他工作出色,“服务勤奋”,获得县署奖给的个人乙等奖。

  1915年8月间,他与盛兆熊一起调往吴江市立第二国民学校(原盛厍小学)任教员。

  1916年7月,学校改为区立,校长盛兆熊调离“盛厍小学”,即由他出任吴江县第一区“区立江二国民学校”校长。

(沈圻之教育论文)

   1917年,他与叶心安等一起加入范烟桥等发起组织“同南社”;又与沈天民等一起加入了陈去病和柳亚子等发起组织的“南社”。

  关于沈圻,柳亚子《南社纪略》中仅收有他的名字籍贯,其“南社社友姓氏录”称:“沈圻,字重威。江苏吴江人。入社号953。其时,大概由于南社社事纷争,逐渐走向涣散和消亡,故《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等,竟见收入他的一诗半句。

  1920年间,他在同乡钮家鲁诸先生的推介下,离开吴江,离开盛家厍,应邀到上海商务印书馆工作,担任商务印书馆编译所国文部(即教科书部)任编辑。先后与高梦旦、庄俞、朱经农、吴研因、沈雁冰、王云五、胡怀琛等同事,投身于五四新文化运动,编译新教材,介绍新知识,传播新思想。先后编纂的新式教材有十廿种之多,是商务印书馆主要作者之一。

  他编纂教材主要有,(小学校初级教授用书)《新学制国语教授书》、(国民学校)、(暂代初级小学修身教科补助用书) 《新法公民故事读本》、(高等小学)《新法国文教授书》、《新法国语教科书》和《新撰国文教授书》等。

  1928年间,他还曾与应邀来华的美国学者梅克洛(C.H.Mcclog旧译麦克乐)合作,编写了一本著名的中小学新式体育教材《新学制体育教材》(后改名《中小学体育教材》),提倡“自然体育”理论,配合学制改革。其书主要翻译自美国体育教材,再由他结合中国实际情况加于改编、充实,最后与梅克乐共同署名,以《新学制体育教材》之名,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後来商务印书馆改名为《中小学体育教材》,不断重版,成为《中国近代体育史》上的一个标志性的体育教材

 

(沈圻编撰之书籍)

   他除了编纂课本、教材外,还编撰过好多种文艺书籍,主要有,《(新法)公民故事教本》(1—2册)、《(新法)儿童中国游记》(1—4册)、(平民小说)《甘露寺回荆州》、《取成都》(1-4册)、(短篇小说)《三顾草庐》、《长坂坡》、《过五关》等。

  1925年间,还曾为郑振铎创办的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上第一个儿童刊物《儿童世界》撰稿,发表有《对山歌》、《雪花飞》、《杨柳》、《梅花》等歌曲,以及名人故事《暑天的四个好朋友》、中国传说《蓝采和》、长篇弹词《小游艺会》(嫘祖发明蚕丝)等等。

  他不但擅小说,通音乐,好评弹,而且还工书法,早年在“同川”读书时就有书法作品发表于《教育杂志》,多才多艺。他不但是南社社员,而且也是上海青年会“国音推行会”最早的会员之一,并编撰有《国音字母发音图(附说明书)》。

  但他作为吴江大诗人金松岑的早年得意门生、南社和同南社诗人,他的格律旧体诗竟没能寻到一首,惟见一他为《儿童世界》所作的儿童趣诗《呌(同“叫”)和跳》。

  诗曰:

鸟儿在树上呌,妹妹在树下跳;

鸟儿呌一呌,妹妹跳一跳。

妹妹说:“鸟儿、鸟儿,我一共跳了多少跳!”

鸟儿说:“我叫了多少呌,你也跳了多少跳。”

  今天,重温这首童趣十足的老歌谣,你可知能勾起多少盛家厍老人对儿时的记忆?回想起当年的老校旧屋、师公师爷、街巷弄堂、河浜小桥……

 (沈圻编纂教科书之版权页)

 

  流光如矢,岁月匆匆,近百年过去,童谣的余韵虽然还在,但三位“盛厍小学”的诗人校长的形象和事迹却已经模糊!

  他们平凡,他们不俗,他们留下的片言只字,遗文佚篇,很大一部还在吴江的图书馆和档案馆浩繁旧刊、旧档中沉睡。如想了解他们的历史、品格、功绩,完善他们在盛家厍的故事,那需要我们去旧书堆里仔细翻阅、寻觅、追索、发现……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