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07月09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园林老街 >> 盛家厍记忆 >> 那些年,我们一起住在盛家厍
那些年,我们一起住在盛家厍
2020/6/14 0:46:16    作者:  李红梅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601

  茨威格说,记忆很奇特,它既好又坏。它一方面很任性固执,野马难驯,另一方面则又异常真切可靠。虽然隔着滔滔岁月,关于盛家厍的记忆,在我心中仍然无比鲜活。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刚刚大学毕业,因为单位宿舍尚未调配好,暂住在盛家厍的一个高中同学那儿。一间旧的平房,东边墙上有两扇木窗,木门上面是老式搭扣锁。推门出来就是街道,跨过街道,就是河流,岸边有结实的石埠头。小河直通太湖,河水流急而清澈。

  我的同学在商场上班,和我的单位相距不远,我们通常在起床后就到隔壁面馆叫好一碗面,洗漱之后,面也好了,端过来吃了正好上班。我记不得那面馆的名字了,只记得他们一家四口,一儿一女十七八岁左右,男人负责下面,女人收钱,两个孩子做一应杂事。那碗面的美味,此后经年,再未重逢。面店开门极早,一早上都生意兴隆,大多是附近乡下进城的人,在此地吃一碗面,再进城办事,那时的盛家厍,仿佛是走向城里的一条走廊。

  每天晚上,我都要提着两个热水瓶往北走过三家门面,去老虎灶上打开水。常见数十个上百个热水瓶整整齐齐排在那儿,场面蔚为壮观,那眼老虎灶后来成为松陵镇上绝无仅有的奇观,坚持服务了很多年。我去打水的时候,我的同学开始在煤油炉上炒菜。因为是煤油炉,又因为刚刚从学校出来,我们能做的菜极为有限,通常是炒一碟青菜,再煎两个荷包蛋,我记不得饭是在哪儿做的,也许那时已用了电饭煲。晚饭后,我们就着电灯看会书,或者聊天,偶尔分享远方恋人的来信。煤油炉的上方挂着一块鸭蛋型的小镜子,我们挤在镜子前修眉毛,或化一个夸张的妆容,再嘻嘻哈哈地洗去,青葱岁月,无忧无虑。简陋的平房里无法洗浴,夏天,让门半开,就着那一线微光,我们去小河里洗澡。坐在河埠头,湍急的水流从趾缝里流过。日暮水白,两岸昏黑,虫儿夹河齐鸣,时有小鱼跃出水面,画出银白水纹。无月之夜,星斗密密,对岸的树林与草丛已经睡去,河水漂白如练,柔漾而来。我们坐在温凉的河水中,惬意得不想起身。

  大约只住了一个多月,我就搬回了自己的宿舍,后来,我的同学也搬离了盛家厍。以后的日子,恋爱,结婚,生子,滚滚红尘扑面而来,我们变得如此忙碌,多年未能在盛家厍的老街上走一走。儿子两三岁时,天天喜欢外出,有一日,竟带着他走到盛家厍来。这片老街,在这三岁孩童的眼睛里,不谛是世外桃源,如此新鲜生动。人家在街面上生煤炉,袅袅烟火令他驻足,香气扑鼻的小馄饨,生煎包更让他挪不动腿。就这样,与盛家厍,又有了一次次亲密接触。光阴荏苒,一转眼,儿子也上大学了,听说盛家厍也要拆迁了,不觉心里一动。那日午后,兴致突至,又走进了盛家厍。因为拆迁,它已经凌乱,大部分人家在装修,小部分店面仍营业。我默默来到曾经住过的小屋前,如我所料,那风雨斑驳的木门紧闭着,小木窗上糊着一张明艳的海报。不知道现在,是何人住在那儿。

  我和我的同学,已经多时没有联系。那些年,我们一起住在盛家厍,这些年,我们一起住在QQ里,看着彼此时时变幻的头像,已经很少说话。我不知道是时光让我们成熟而沉默,还是友谊已经淡漠如水。但我仍然感谢,那些住在盛家厍的日子,那些不再回来的青春记忆。而盛家厍,也将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

  幸福就是记忆青春,见证时代,感恩生活。用白岩松的话,聊作结尾。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