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10月30日 星期五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计成传略
计成传略
2020/10/3 0:12:07    作者:  沈昌华 沈春荣 薛群峰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171

  计成在《园冶》中自说,“崇祯甲戌岁(七年,1634年),予年五十有三”,从而推测应生于万历十年(1582年)。字无否,号否道人,江苏吴江松陵人。少年时曾受过良好的文化教育,博学多才,热衷于绘画,对荆浩、关仝的画理反复揣摩,画技日进。他的另一个特点是,爱好搜罗奇形怪状的树桩石块、亭台楼阁式样,以及古董、字画,加上自己的体会,把它们的形态配置到画幅中,使画面更具自然天成的色彩,便小有绘画名声。这为他日后从事园林建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及长,他游历了楚州、山东、京城的名山大川,加上爱好探胜,更增添了对山水画理的感性认识。这又为他日后的造园生涯,准备了丰富的奇巧构思理念。

  镇江古称润州,地处长江、京杭运河的交汇处,也是各种创作思想的碰撞融合之地。连绵不断的丘陵山岗,满目清翠欲滴的树木,蜿蜒缠绵的老藤,叮咚潺潺的溪流,粗夯笨实的黄石,清奇古怪酷似太湖石的旱石,无不都是临摹天然素材,艺术再创造之不竭源泉。

  清康熙年间,江苏巡抚汤斌在《阳彭山春望词·跋》中说:“虽无奇峰危巘、深涧绝壑之观,然登其上而三山云树,环翠如屏,长江汹涌,风帆隐现,与润州城堞接橹。烟火十余万家,无不近在几席。”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了别有韵味的风物景观。难怪“名家巨族竞选山水靓冶之区,也园亭台榭,极岁时游览之娱。”

  明末,文人墨客云集镇江,西园的戏剧更是集南北各种流派之大成。各色人等中不乏园林方面的高手,互相切磋其乐无穷。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中年归吴的计成便“择居润州”,汲山水之精华,集众家之大成。

  一次,他看到有人用小石头,在竹木之间堆砌假山,一座座叠得象迎春赛神中的泥菩萨,不禁哑然失笑。人问笑从何来?他说,“世人都知道有真必有假,为什么不按真山的形状来叠,而要堆成现在那样,象摆了一地的泥菩萨呢?”对方将了他一军,让他叠出来看看。他上去三下五除二,俨然一座真山凸现在大家面前。人们争相称赞不已,从此他的叠山手艺不胫而走。

  此时,常州吴又于(原名吴玄,为避讳康熙皇帝玄烨之名,后人改其名为吴元,字又于,万历进士,官至湖广布政)购得城东宅基十五亩,是元朝宰相(参知政事)温迪罕秃鲁花的旧园。吴请计成去,要求十亩为宅,五亩为园,仿照宋代司马光所建“独乐园”的格局建造傍宅园林。

  他仔细踏勘了整座宅院,只见土山与水面之间高低落差挺大,满山乔木参天,虬枝拂地。他建议,把整个土墩垒石成一座真山模样,再挖深池塘增高落差,让参差的乔木位于半山腰,石缝中露出盘根错节的老树根,沿着池塘依山构筑亭台,中间用曲折的假山洞和飞檐长廊连接。这样,整个园林宛如一幅山水画卷,给人以一种全新的感觉。园子建成后,吴又于喜不自禁,认为简直是把江南胜景都搬进了自己的园中。

  此后,他又帮别人构筑了一些“片山斗室”小作品,把自己多年苦思冥想得来的奇思妙构付之现实。仪征汪士衡中翰也慕名请他去,在城西筑“寤园”。这南邻大江的“銮江西筑”是他的又一得意之作,自认为与常州的“吴园”,可以“并骋南北江焉”,受到名人佳士的称赞。河南提学副使曹元甫(名履吉,号根遂,安徽当涂人,万历丙辰进士,博学多才)称道为:“斧开黄石负成山,就水盘蹊置险关。借问西京洪谷子,此图何以落人寰。”说计成所筑的园,完全是洪谷子(即荆浩)画意的再现。

  在从事造园叠山的空余时间,他把自己的造园心得编成一部图文并茂的著作,起名《园牧》。崇祯四年(1631年),曹元甫应汪士衡之邀游寤园,又读了《园牧》后,认为造园本是诗情画意的凝集和提炼,称“牧”太平淡,称“冶”才恰当。于是计成从其言,改书名《园牧》为《园冶》。

  崇祯七年(1634年)四月,因魏珰案罢官赋闲的阮大铖放舟游寤园,对计成的造园水准叹为观止。认为到了寤园,就再也不必汗流浃背去游名山大川了。两天盘桓下来,对计成的人品和才能大加称赞,说他“人最质直,臆绝灵奇,侬气客习,对之以尽。所为书画,甚如其人。”,感叹曹元甫慧眼识材。梦想有朝一日也要请计成构筑一园,以奉侍老母,颐养天年。为《园冶》作序,并写下《计无否理石兼阅其诗》:“无否东南秀,其人即幽石。一起江山寤,独剏烟霞格。缩地自瀛壶,移情就寒碧。精卫复麾呼,祖龙逊鞭策。有时理清咏,秋兰吐芳泽。静意莹心神,逸响越畴昔。露坐虫声间,与君共闲夕。弄琴复衔觞,悠然林月白。”

  阮大铖将《园冶》付梓。53岁的计成,在书后写了一个跋,称为《自识》。其中说:“历尽风尘,业游已倦,少有林下风趣,逃名丘壑中。久资林园,似与世故觉远。惟闻时事纷纷,隐心皆然,愧无买山力,甘为桃源溪口人也。”从中可以看出,晚年的他并不象有些人臆断的那样,是传食朱门,身有不菲资产,而是生活在社会的低下层。面对越来越纷乱的时世,不少人已躲入桃花源,而他空有一身才能,只能呆在桃花源外面忍受煎熬,不免生出许多生不逢时的感叹。他还说,“涉身丘壑,暇著斯冶,欲示二儿长生、长吉,但觅梨栗而已。”给人的印象是,对身后颇多担忧。

  崇祯八年(1635年),他帮助老友郑元勋(字超宗,性豪放任侠,十七年在保卫扬州中被误杀)筑“影园”于扬州城西南湖中长屿上。当年五月初一日,郑在“影园”为《园冶》作序,名曰《题词》。十年四月,郑又写了《影园自记》,详细记述了影园的架构和形胜,为后世研究计成造园艺术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史料。由于郑的《题词》远晚于《园冶》的付梓,后世推测《园冶》明版本绝不是仅有一种。

  《园冶》刻版后,计成未曾参与校订,留下了象《兴造论》一节最后“予亦恐浸失其源,聊绘式于后,为好事公焉”,而并无园林全景图例这样的错误。可能计成对阮大铖的人品和处事看不惯,而阮也有所察觉,两下就不再往来。

  阮大铖在《咏怀堂诗集》(卷二)中有《早春怀计无否张损之》诗:“东风善群物,侯至理无违。草木竞故荣,鸿雁怀长飞。二子岁寒俦,睇笑屡因依。殊察天运乖,靡疑吾道非。凿冰弄还楫,春皋誓来归。兹晨当首途,遥遥念容辉。园鸟音初开,篱山青且微。山烟日以和,及时应采薇。古人无复延,古意谁能希。”据研究阮大铖的专家推断,此诗应是结“中江诗社”时所作。如此说来,计成与阮的交往不仅仅是寤园中的一面之识,但交往时日,也绝对不很长久。有专家推测,计成应活到六十多岁,崇祯八年(1635年)以后,计成可能回到了他生身的故乡,谢世于明清交替的兵荒马乱之中。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