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8年11月17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园林老街 >> 黎里(汾湖) >> 张家里,岁月的“家长里短”
张家里,岁月的“家长里短”
2018/9/23 23:30:36    作者:  费秀华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098

  沿着市河一侧的厍源街往东走,这条路极其熟悉。在我十四岁那年,从乡下到镇上就读,这条路不知走过多少遍了,因为这是通往北厍中学的必经之路。

  记忆中,镇区市河边的这条路全是廊棚建筑,大热天不需要撑伞遮阳,下雨天不怕衣衫淋湿,冬暖夏凉,来去自在。廊棚的下摊是一条长长的蜿蜒着的石驳岸,凹进去的河桥供居民们淘米、洗衣、洗拖把,市河清澈还可以下去游泳;上摊是一家家住户,路过时,可以窥见屋里的男女老少、桌椅碗橱等摆设,比如男主人在喝酒,女主人在唠嗑,比如年轻的妈妈抱着幼儿在哼哼;住户的一侧往往是一条深奥的弄堂,比如梅家里、张家里、三户里……这些弄堂虽然比不上黎里古镇的幽深却也令人生畏,平日里是不敢贸然进去的,生怕走着走着,突然斜刺里伸出一只手来,把人抓了去。所以,每次路过这些弄堂,最多往里面一瞥,然后匆匆地离开。

  随着岁月的流逝,北厍的这条老街早已拆得面目全非,廊棚没了,旧房子改成新房子。因为路面狭窄,车辆进出不便,年轻人都搬出去住了,老年人一个个消失,随之消失的还有那些老建筑以及那段耐人寻味的光阴。这里,居住着一批外来打工者,环境脏乱差,几乎成了被本地人遗忘的角落。

  那天,当镇志办的本家叔公费老先生带我去张家里的时候,我很讶异那里还有老建筑。

  从弄堂的外面一直进去,长长的弄堂居然全是一间间厢房,顶上全是粗大厚实的木头、木板。不过,由于年久失修,这些老房子已经岌岌可危,洞穿了,可以望见外面的天空。很难想象,“海葵”施虐,它居然能够挺住!

  走过一道坚固的石库门,里面出现一幢老楼房,雕梁画栋,木门木窗木楼梯,除了粉墙黛瓦,一切以木材为主。可惜楼房旧了,门窗零落稀疏,像个缺少门牙、走路蹒跚的老太太;楼梯塌了,歪斜着身子,行将倒下;屋顶漏了,能够望见外面蔚蓝的充满阳光的天空。

  眼前的老房子尽管破旧不堪,但明眼人一看便知,在久远的年代里,相必也是极具规模、很有风光的,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府邸。费老先生说张家的主人曾经非常有名。

  民国初期,张家老爷在芦墟开米行,生意相当不错,他的两个儿子很有个性,大儿子张廷桢读书聪明,1931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后来成了一名工程师,不论是抗日战争时期,抑或是解放战争期间,还是在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的许多大桥和铁路都挥洒着他的汗迹。小儿子张廷爵幼年不爱读书,张老爷想留他在身边,照看芦墟的米行,也算子承父业,想不到成年后的他怀有远大志向,凭着一股不屈不饶的毅力,自学成才,也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张廷爵学业优秀,不仅懂机电、化工,而且文学功底也深厚。

  听本家叔公讲述,我又惊又喜:一条极其普通的弄堂里,原来深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们站的地方是张家的天井,原本开阔的地方可惜被现有的住户们堆满了杂七杂八的旧东西。占去了很多空间,天井变得逼仄起来。

  据一位年迈的老住户说,张家人后来亡的亡,出走的出走,张家府邸被有关部门分配给当地的贫穷百姓居住。于是你一间,我一间,张家住进了很多外姓人。陈家就是其中一家,他们已经在这里居住了几十年,眼看着张家里从富丽堂皇日渐萎顿没落,他们曾经出资对老房子进行小规模的修缮,但小修小补终究抵不住日月的侵蚀,他们想不出别的好办法,只管在老房子的基础上,盖起自己的新房子。

  如此,张家里既有张家老房子的遗迹,也有别家新房子的矗立,是朽木与水泥钢筋的同时并存,也是新旧建筑的强烈对比。

  听老人的讲述,我惊闻张家的昔日繁华;看眼前的景物,我叹息张家的没落。没办法,历史就是这样,喜欢与人开玩笑!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