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8年11月17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望族家谱 >> 望族家谱 >> 周恩来、鲁迅和吴江周氏家族同宗考
周恩来、鲁迅和吴江周氏家族同宗考
2018/10/28 0:13:45    作者:  徐宁 吴靖宇 来源:  苏州新闻网    【字 号:  】   点击量:14537

  周恩来和鲁迅有着什么关系?周恩来、鲁迅和苏州又有着什么关系?谁会料到,我市吴江竟出乎意料地成了两位周氏伟人的寻根问祖的索隐要地。最近从吴江爆出了有关周氏家族的新闻,于是,我们在吴江盛泽镇有关领导和盛泽镇工业公司沈莹宝副经理的协助下,找到了周氏家族关系的研究者周德华先生。

  周德华先生研究周氏家族历史约有10年时间。他详细地介绍了自己和有关专家学者的研究发现:周恩来、鲁迅同是迁居吴江的周敦颐九世孙周澳的后裔,周澳的两个儿子周德、周完一系同父异母的亲兄弟,是鲁迅与周恩来的各自祖先。

  “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人之有祖,亦犹是焉”,在中国历史上,朝延编正史,州县纂方志,家族修谱牒,构成了泱泱华夏民族历史长河中的三大砥柱,它们以各自独特的形式,为后世留下了珍贵的遗产。周恩来总理生前曾言及他和鲁迅(周树人)先生同宗,按照辈份,鲁迅是他的族叔,所以尊称鲁迅夫人许广平为婶母。周恩来、鲁迅两位伟人是否真正的同宗?他们家族的迁徙发展史怎样?他们的相对祖籍在哪里?于是,考证这两位20世纪中国的伟人的关系,成为学术界的一个热门。

  周恩来的亲属周秉宜、周尔辉,鲁迅之子周海婴对这一问题也十分关注。江苏淮安、吴江,浙江绍兴、上虞等地的研究专家及业余考证者周德华、周柏泉等更是对此矢志不移,终于使这两位伟人的同宗之谜得以水落石出。

  以前,众多研究鲁迅、周恩来族史的专家依据现存的《绍兴县志姓氏篇》等资料,推断两位伟人是同宗。如《绍兴县志姓氏篇》中鱼化桥周氏载:“先世(鲁迅家称谓祖先)与后马(周恩来族系)同为澳长子名德之后。此族支派有……保佑桥系、覆盆桥等处。此称鱼化桥者就其宗祠所在地而言。”专家们考证了周氏先祖、宋明理学创始人周敦颐的出生地道县楼田村的《濂溪故里周氏族谱》及鲁迅出生地绍兴后认定,鲁迅属鱼化桥支覆盆桥分支,周恩来属鱼化桥保佑桥分支,整个鱼化桥支与后马支都是周敦颐十世孙、周澳“长子周德”的后代,因此,鲁迅与周恩来应是本家。此外,鲁迅的祖父周福清在清同治丁卯科(浙江乡试石朱卷)中所写的履历中说:“始祖元公,宋封汝南伯,元封道国公,学者称濂溪先生,从祀文庙。”

  后江苏淮安周恩来纪念馆专家进一步考证,据明万历九年(1581)诸暨丰江《周氏宗谱·续修宗谱序》云:“(诸暨)丰江、新州、梅山、湖西、杨柳堰、五指山、清平岭、吴家桥”和“山阴之周桥、姑苏之吴江、萧山之来苏”俱为南门族之后裔,该谱尊称周澳为“山阴周氏始祖”。

  吴江周德华等有关专家学者们获知浙江上虞档案馆发现的《山阴天乐周氏宗谱》中有“烂溪族姑苏吴江”一支的记载后,查阅了现存的各种史料,终于欣喜地发现苏州博物馆馆藏的吴江《烂溪周氏宗谱》,以及可以作为印证的明弘治《吴江志》、崇祯《吴江县志》(稿本)、清乾隆《吴江县志》、《盛湖志》、《平望志》等史料中的记载,都与《山阴天乐周氏宗谱》相吻合。吴江、上虞的专家们还实地考察了吴江烂溪,界定出烂溪族的生息地域大致在胜天、荷花、南霄、溪东4村到烂溪西岸的一个狭长的地带。绍兴鲁迅纪念馆专家认定鲁迅一支肯定是从吴江迁徙过去的,据目前记载鲁迅宗系的最近的族史资料反映,从鲁迅上溯到吴江始迁绍兴的先祖周逸斋,已达14代。

  综合各方面的史料研究、分析、考证,以及实地考察,专家学者们认为:周澳(1263-1323)是周敦颐的九世孙,行兴七,字希衡,号褚斋。元至元中(?)由贡举中选补行省令使。娶金氏,迁吴江,因藩令史以注误,谪白洋巡司(现属绍兴安昌镇,古时为绍兴重要港口,设巡检司)。娶胡氏,生一子:德。元贞(1295———1297)年间,入赘温渎俞氏,俞氏为山阴梅市乡温渎村一诚公女。遂家温渎睦桥,后人呼为周桥,今名周家桥。周澳殁后葬诸暨桃花岭,俞氏则葬温渎涂头。俞氏生三子:完一、完二、完三。
  由上记载可知,周澳曾来过吴江,但具体在何时,居于吴江何处,均不得而知。周澳发妻金氏及继室胡氏的有关情况,还有待进一步考证。然而,关于周澳的婚配及子嗣却是非常明确的,也与绍兴、吴江诸谱的记载相符。
  周澳之子周德,行寿一,字俊德,生于元至元十七年(1280)。《山阴谱》记载他“常贸苏”,也就是说,周德经常来往于苏州一带经商。周德之经常来往于苏州一带经商,可以说与其父在吴江居住过而熟悉当地情况不无关系。周德后因“母亡父谪”境遇不佳,“乃赘吴江车溪村(现为盛泽镇南霄村)张院判之女,因居焉。”周德到张家做了女婿,从此在吴江定居下来。周德一支开始在烂溪两岸繁衍生息。《吴江烂溪家谱·谱序》载曰:“自寿一(德)而下昭然明白,敢尊为吴江周氏之始祖。”《越城周氏支谱》中《周氏寿一公世系表》记载:“德,赘吴江张氏,开族烂溪。六传吏部尚书用,谥恭肃。十六传(原文误,应为十传)御史宗建,谥忠毅,裔最盛,先世相传,逸斋公盖出其后云。”烂溪周氏家族自德之七世孙用,中了进士,当上工部、吏部尚书(俗称天官)以后,家道显赫,吴江周氏家族遂为东南望族。志书还记载说,平望同心村旧地原名烂溪村,因周用出仕而声名大振,改称周家溪。
  吴江烂溪族是为绍兴鲁迅一支的直系祖先。周用后裔逸斋再从吴江迁返绍兴成为鲁迅家系的始祖。鲁迅二弟周作人曾说,其时间大约在明正德年间。鲁迅家系对烂溪族中出了名臣周用和忠臣周宗建(周曾孙,御史,被魏忠贤迫害致死)感到荣耀。
  综上所述,周澳是周恩来和鲁迅家系的共同祖先,两家在周澳的下一代分支,他们两支各自的先祖周德与周完一是同父异母兄弟。绍兴老人朱仲华生前曾说,绍兴周家桥有一穴大坟头,旧时绍兴鱼化桥周氏(鲁迅家族)与宝佑桥周氏(周恩来家庭)均曾前往祭扫,足见周澳确为两家的共同祖先。
  在吴江平望同心村周用的墓地,我们看到广袤的江南田野中,一丘黄土高高垄起,苗儿青青,树枝摇曳,唯有一块残缺不全的大青石是当年墓地的遗存。据当地老人介绍,墓地原占地面积约5亩,树林茂盛,有神道、一对石翁仲和数对石兽,还有三间坟堂屋。“文革”中,墓地坑穴内的两具棺椁俱被撬开,其中男尸身穿红袍,腰围玉带,棺内仅有一面铜镜。从棺内所衬的长方形红布上,人们依稀看见有“大明朝”、“太子太保”等字样。周用一生清廉,正如徐阶所撰《明周恭肃公墓志铭》曰:“公性孝友,而薄于嗜欲,历官四十余年,恒不以家自随。人馈之物,即果蔬,见之辄不怿,故而卒也,至无以市棺。”此与天官坟开棺所见的男尸的情况相符,故墓主当为周用无疑。
  周用才情横溢,他还是“江南才子”、明代著名书画家唐伯虎的学生。他的父亲周昂、祖父周王宣均被追赠为太子太保光禄大夫,周用上两代夫妻合葬墓都在西亢圩。《明故周处士妻韩色硕人墓志铭》中记载:“硕人讳真,姓韩氏,……年二十而适吴江周处士宗瑞……墓在澄源乡西亢之原,合宗瑞府君。”所幸的是,该墓志铭已被周德华先生发现,尽管碑缘有些破损,铭文字迹漫漶,但还能辨认出与谱上的记载相一致。
  概括考证成果,周恩来的祖先和鲁迅的祖先同出于湖南省道县周敦颐之后,又都入赘吴江,在吴江出了名臣以后,又传了数代,再归宗复迁。专家学者们还进一步认为,周恩来和鲁迅同是周澳之后,他们各自的祖先周德、周完一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鲁迅(周树人)和周恩来分别是周敦颐(濂溪先生)的第32世、33世孙。

 

  附:周用墓址考(来源:东太湖论坛,xianguo)

  一个偶然的机会,阅读了“周恩来、鲁迅和吴江周氏家族同宗考”,该文被苏州新闻网和吴江政府网的很多网站转载,流传甚广。

  其中关于周用的墓,文中这么记述“在吴江平望同心村周用的墓地,我们看到广袤的江南田野中,一丘黄土高高垄起,苗儿青青,树枝摇曳,唯有一块残缺不全的大青石是当年墓地的遗存。据当地老人介绍,墓地原占地面积约5亩,树林茂盛,有神道、一对石翁仲和数对石兽,还有三间坟堂屋。“文革”中,墓地坑穴内的两具棺椁俱被撬开,其中男尸身穿红袍,腰围玉带,棺内仅有一面铜镜。从棺内所衬的长方形红布上,人们依稀看见有“大明朝”、“太子太保”等字样。

  周用一生清廉,正如徐阶所撰《明周恭肃公墓志铭》曰:“公性孝友,而薄于嗜欲,历官四十余年,恒不以家自随。人馈之物,即果蔬,见之辄不怿,故而卒也,至无以市棺。”此与天官坟开棺所见的男尸的情况相符,故墓主当为周用无疑。 ”【沈氏新闻】鲁迅、周恩来居然和沈万三是“亲戚”也类似“日前,记者前往吴江西亢圩采访时得知,原有的周用墓占地约5亩,墓地曾有神道,一对石翁仲、数对石兽、坟堂屋3间等,如今均不存,唯一可辨的是该处地势较四周高出1米多。“文革”中,墓地坑穴内的2具棺椁俱被撬,其中男尸身穿红袍,腰围玉带,棺内除发现一面铜镜外,别无他物。从棺内所衬红布上发现“大明朝”、“太子太保”字样依稀可见。”

  很巧,我的一段亲身经历促使我对上述考证记载的准确性提出质疑。1968年底我到吴江坛丘溪南大队11小队插队,溪南大队在兰溪西岸,与大榭小谢隔溪相望,11小队分南中北三处聚居,南端的居住地名为“坟庄里”,坟庄里的东南边的高地,方广几十亩,三面环水,称为“天官坟”,当时已成为一大片桑园。小队为我们建造的两间插青房,门口各铺一块天官坟拿来的青石墓碑,铭文面朝上。一块镌刻明大学士等字,应是碑额;另一块为墓志铭文,隶书,铭文开始有周,汝,瞻等字。这两块墓碑与我们早夕相伴五年多,我们一直注意对墓碑的保护。队里有的人的上辈患麻风病,听他们说是因为开掘天官坟而被染,所以天官坟的盗掘不是发生在文革期间。

  我查阅了明“嘉靖吴江县志”,卷八中记载“恭肃公周用墓在十八都西亢字圩,朝廷遣官营葬”,“乾隆震泽县志”卷八也有相同记载“恭肃公周用墓在十八都西亢圩,朝廷遣官营葬,吏部左侍郎徐阶志”,并增加一条“周应祁聘妻项贞烈墓在十八都女字圩”。坛丘全部和盛泽的部分属十八都。十八都在北麻漾东南,平望同心村并不属十八都。至于“记者前往吴江西亢圩采访时得知”,吴江有好几个都都有西亢圩,如果不是到十八都的西亢圩,那就差之毫厘失之数十里了。

  我们回苏后,两间插青房已分给私人,墓碑估计还在附近,墓碑铭文应还有一块,很遗憾当时我们没有查问,11队比较偏僻,估计应当在小队范围内。两部旧地方志的相同记载,又经亲历者的目击印证,周用的墓应在坛丘。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