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开放档案
开放档案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1年12月09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园林老街 >> 盛家厍记忆 >> 最后的“盛家厍”
最后的“盛家厍”
2020/6/29 0:26:16    作者:  庞军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2392

  松陵,这个地处东太湖畔的千年古城,在当今呼啸前行的时代,也不例外地飞速地发展,成长为一个现代化的城市。而当我们回头一看,松陵老城已经面目全非,纵横的马路、林立的高楼比比皆是,而曾经引以为豪的历史文化已经荡然无存。当中山街和北门街最后的老房子被夷为平地时,在松陵要想见到水乡风貌的老街,只有去盛家厍了,这也是松陵城最后一条历史老街了。

  如今的松陵城早已今非昔比,除了生活在盛家厍的人们,就是本地的松陵人都很少提及盛家厍,他们似乎淡忘了这片土地。我虽然生活在松陵,但是也好久没去那条街上走走了,最近关于盛家厍即将拆迁的传闻不绝于耳,于是想起了它。多少年来,大建设的步伐几乎踏遍了松陵城所有的地面,周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唯独遗忘了一个角落——盛家厍,它似乎并未卷入波澜壮阔的新时代,这些年始终过着细水长流地安静生活。对于崭新的松陵城来说,它就像家里摆设的一件古董玩意儿,吐露出古朴与苍凉的气息。

  一直以来,盛家厍并不在城市的中心,而只是边缘,它就是个城乡结合部。由盛家厍去城里一定要经过两座桥——三天门桥和泰安桥,老街的尽头有座太平桥,过了此桥就是乡下了。由于盛家厍地处松陵老城的东门,所以有些当地人去盛家厍称去“东门”。而现在,城市建设不断地扩张,城区的版图已经远远地越过了盛家厍,把它包围在其中,北面直对的就是垂虹桥遗址公园,南面的太平桥和盛家舍被横亘的大马路切断。

  我和盛家厍还是颇有些渊源的,虽然我没有生长在盛家厍,但是一说起它我倍感亲切。因为我小时候,外公家就住在盛家厍老街尽头的一个小院内。我家那时候住在平望,每到逢年过节,父母经常会带我到松陵,去“东门”外公家走亲戚。外公家很清苦,住的房子是土坯房,院子里种着葡萄和无花果,外面还有个猪圈。春天的时候,外公家房子墙上都是蜜蜂钻的洞,我每次一来,就去扣小洞抓蜜蜂。隔壁有个酱厂,摆满了酱缸,一阵风过,酱香四溢。走出院子不远处就是太平桥,夏天的时候,我喜欢静静地站在桥上,看桥下河面上满是游泳的人头,在水里打闹嬉笑;从南厍和菀平开来的航班船“突、突、突……”地打桥下通过;还有乡下卖菜农民摇着小船,“吱呀、吱呀”,直到红桥边靠岸。走过太平桥,就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白墙黛瓦的农舍星星点点点缀其中。

  每年春节刚过,我和父母就会去外公家,我最喜欢干的事就是跑去街上的烟杂店买鞭炮,我把小鞭炮一个个拆开,一边走一边放,不时惹来店里人的训斥“小举头,覅放待”。记得这是很长的一条老街,路边站着卖菜的农民和摆摊的小贩,还有各式各样的商店,家具店、弹棉花店、棕绷店、酱油店、南货店……一应俱全。各种小吃店充满了诱惑,糕团店里摆着香喷喷的团子和定升糕,馄饨店里水汽蒸腾、香气扑鼻,面食店里食客们有滋有味地挑着面条。茶馆店里的茶客不仅有操着吴侬软语的本地人,还有来自他乡的口音,苏北话、河南话、上海话都有。回忆起童年的一幕幕,仿佛依稀在眼前展现,老街生机勃勃地活在脑海里。

  而今,我再一次来到盛家厍,泰安桥、红桥等老桥还在,虽然饱经风霜,但是看来依然矍铄。太平桥上长着一棵老槐树,根深深地扎在石缝里,它和桥同命相连,风雨与共,撕守多年。大马路上熙熙攘攘的汽车和发出的噪音改变了这里的宁静和安详。周围的田野正在成片的消失,代之以拔地而起的工业厂房。老街上的老房子有些破损严重,亟需改造、加固。老街上,年轻人都迁出去了,剩下些留守老人和外地租户。李氏老屋门前,老人坐着细心地选着菜叶,对于现在和未来,在她的眼中没有向往,也没有悲伤。这片土地可以告诉她她是谁,她来自哪里。

  虽然历史悠久,但这个城市越来越新,许多旧街巷的故事远去了,新概念的小区和楼盘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迎接着新的主人。我们不能为了节省记忆,而把过去忘记。拆迁的事宜已经迫在眉睫,我并不清楚盛家厍老街将会去向哪里,是推倒重来,还是修旧如旧,我想苏州平江路整改的成功案例是一个很好的启示。不管如何,还是给松陵留一条最后的老街吧,留住最后的“盛家厍”!

  最近,我时常会做到一个梦,就是这条松陵城最后的老街,最终还是被时代碾为了尘土,我不停地悲伤,为这首挽歌唏嘘嗟叹。但愿不会如此!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