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9月17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园林老街 >> 盛家厍记忆 >> “盛家厍记忆”首篇征文:松陵老街
“盛家厍记忆”首篇征文:松陵老街
2019/5/28 0:44:17    作者:  任星火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946

  老街和老(古)镇本是同根的亲兄弟,甚至应该是孪生兄弟,老(古)镇是随着老街发展起来的,没有老街,老镇就不成其为老镇,没有老街,老镇充其量是一出无法在舞台上表演的剧本,成不了立起来的戏,没有老街,老(古)镇如同古玩店里的膺品,仿古而已。

  前一阵子,中央电视台《走遍中国》栏目播放了百集系列片《中国古镇》,这些散落于全国各地的古镇,尽管形成的原因和时间不尽相同,但共同的特点是保存了完整如旧的老街老巷,以及人们生活的旧时风貌。走在那样的老街,似乎穿越了时光隧道,隔离了现实的尘世,回到了优悠的旧时代,在慢生活中品味不一样的人生,抖落心灵的尘埃。

  松陵没有入选其中,不知是何道理,松陵作为古镇自然是无可置疑的,远如后汉《吴越春秋》已见松陵之名(“吴王大惧,……兵入于江阳松陵”),清代乾隆《吴江县志》记载:汉置松陵镇。这且不说,909年,五代后梁开平三年始建吴江县起,直至当代,松陵即为吴江县(市、区)府所在地,可谓源远流长。只是原先的许多老街,在现代化的进程中早已不复存在,还能称之为老街的,唯一剩下的只有盛家厍了。

  盛家厍在古城区东南的吴淞江边,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对松陵街道的走向产生感觉上的错误。江南的自然河流,多为东西向,我想当然地以为吴淞江也是如此,那横跨在吴淞江上的垂虹桥当然是南北方向了,殊不知,事实恰好相反,感觉跟我开了个大大的玩笑,让我想起学生时的英语课本上有则故事,说老师教学生观察他的行为,他用手指醮了一下玻璃瓶中的粪水,放入嘴中舔了舔,然后叫学生模仿他的动作,结果可想而知,最后,老师一语道破天机,他醮水的是中指,而放入口中的是食指,虽然课本要我们掌握的是冠词a与the的区别,却用另一种方式告诉我们,感觉仅仅是感觉,感觉到的只是现象不是事实与本质。

  错觉的产生和当年的学生生活有关,三十多年前,我在吴江中学读书,坐轮船从北门外的轮船码头上岸,沿227省道一直向南到学校,学校应当在镇子的南边,似乎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同学间曾就方向问题进行过争论,平时上街,从校门口的泥土小道(今垂虹路)经垂虹桥遗址过盛家厍,这一段路是东西向的还是南北向的,有人说是南北向的,从城南向北到城里面,有人说是东西向的,学校介绍里有“在县城东门外”的提法,争得面红耳赤,谁都说服不了谁。现在想想,解决的办法很简单的,一是用土法子,也是科学的,抬头看看太阳的方位就行了,二是用几何法,同一方向的应是两条平行线,如果两条直线相交,说明不在同一个方向上,当然,还可以有更多的方法,也许更实用更简便。

  那个年代的松陵镇其实很小,倒是符合时下老(古)镇的理念,几条主要的街道,象中山街、仓街、北门街等,街道窄窄的,石板铺的路面,临街的建筑是典型的江南风格,只是显得有点破旧,不如红旗路(今流虹路的一段)上的气派和新潮。

  最常去的便是盛家厍了,它离学校最近也最方便,除了买书去新华书店(在红旗路)外,一般上街就是到盛家厍为止了,生活需要的日常用品和文具在那里都能满足。那是一条相当拥挤繁华的小街,店面都是老式的房子,低矮的二层小楼,路面是条石铺就的,不过二三米宽,人来人往的人流走得条石看起来泛着光亮,有种滑滑的感觉。印象较深的是街口的几家小店,一家是面店(可能是饭店兼营面食),周末放假总要去光顾的,二两粮票加七分钱能吃到一大碗阳春面,热汽腾腾的面从窗口递出来,满屋里飘着葱、油的香味,勾得人馋涎欲滴,哧溜哧溜地扒进嘴里,完了连汤一起喝个精光,舔舔嘴唇回味再三,好想再来上它一碗,可是摸摸口袋,算了,下一周再来吧,什么事都是这样,好东西得留个念想,那家店是国营的还是集体的,搞不清,店名也已记不得了。还有一家是个体的点心店,那时个体经营刚出现,还是个新生事物,从事个体经营的属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一类,那一批人后来都是首先富裕起来的人,在那个凡购物都需要票证的年代,只有在个体户的商店里能不用票证,高中生是最能吃的年龄,又处在物资短缺的时代,有得吃便是赏心乐事,吃什么是无所谓的,能吃到吃饱了撑的,那是最幸福不过的事了,有同学甚至把它作为梦想写进了作文,成了同学间谈笑的话题。那家店不大,花色品种倒是蛮多的,比较诱人的有海棠糕和梅花糕,海棠糕在模子里抹上一层油,烘烤之后表面呈焦黄色,新鲜出炉时闻着有一股混合着油和面粉的焦香,直往鼻子里钻,让人欲走还留,走过了又回过头来,里面嵌有一块一厘米左右见方的猪油,一口咬下去,油水直冒,还能听到兹兹的声响,嚼起来越发的带劲;那梅花糕是用米粉做的,糯糯的,很松软却很有嚼劲,形状象梅花,店家给的名称叫定胜糕,说是有来历的,什么来历,当时听了,几十年过后的现在,已全都忘掉了,这些糕点,已有许多年不见踪影了,历史就是这样,历史似乎是遥远的事,可不再来的昨天,转瞬也成了历史,历史又很年轻,年轻也能成为历史。

  作为松陵最早的街道之一,盛家厍的河对岸,即吴淞江的东侧,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同样有大量的民居和房屋,却冷冷清清,似乎也没有街道,这与大多数小镇隔河两街的格局明显不同。另外,江南小镇沿河的街道,不少可以称为廊棚街,廊棚从店铺搭到河边,街道俗称为上街(滩)下街(滩),河的两侧多是没有房屋的廊棚街,也有些小镇一边是沿河的廊棚街,另一边是亲水的店铺,象茶馆、书场、南北货、竹木行、旧货店、面店、戏馆等,从乡下摇船上街的农民,停了船,上了岸就上了街,就是不上岸,在船上就能买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十分方便。盛家厍的街道结构与传统的江南小镇截然不同,何以会形成非江南的风格?带着这样的疑问,我请教了一位自称一辈子住在盛家厍的八旬老先生,老先生给出了两种说法,一是为了防太湖强盗,新中国成立以前,盛家厍是太湖进入松陵的必经之路,也是强盗的销金乐窝,太湖边上强盗出没,强盗抢了钱财,到松陵或盛家厍来消费,某种程度刺激了盛家厍的繁荣,但也给盛家厍带来匪患,现在的结构,不利于强盗的抢劫,又有利于居民自保。二是防水灾,太湖几乎每年发洪水,大水沿江汹涌而来,严重威胁人身与财物安全,百姓苦不堪言,这样的构造,可暂缓水势,减少损失。这个答案自然也只能是一家之言,而来自民间的说法,往往很朴素,是否就是真实的原因,还需要得到考证。

  读高中时,休息天,我们旅游般地走大街穿小巷,不夸张地说,一个人就是一张松陵镇的活地图。可有没有完整地走过盛家厍整条街,我却有点犯迷糊,就如庄生与蝴蝶,究竟是庄生梦蝶还是蝶梦庄生,头脑中始终建立不起完整的形象,中间某个地方断了链。

  还在乡下时,那时已开始文字写作,曾在哪里读到一篇趣谈吴江地名的文章,内中有句,盛泽是吴江最大的乡镇,为啥县政府设在松陵,只因松陵的辈份比盛泽高,松陵的一条街道盛家厍(厍与叔在吴江方言中同音)都是盛泽的叔父辈,当然以松陵为首了。这只是文人的的说笑罢了,据《松陵风物》(光明日报出版社2012年9月第1版):盛家厍来历有二,其一是宋建炎元年(1127)后,被封为吴江开国伯的盛章由临安迁居吴江,其子孙在全县繁衍散居,许多地方以盛氏命名,包括盛家厍和盛泽,其二是明代弘治、正德(1488—1521)年间,处士盛灿建柳塘别业于吴江县城之南吴淞江畔,其后代世居于此,得名盛家厍,不管哪种说法更确切,但盛家厍与盛泽地名的由来,倒真的与盛姓有关。

  调入松陵工作后,某日偶然看吴江电视台《吴江闲话》节目,介绍盛家厍的一处古建筑,当时没有听清,想日后有机会去看看,却一直找不到这样的机会,仍是从《松陵风物》中了解到,盛家厍古建筑很多,曾住过不少名人。古建筑如二处李宅,一处系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新发现不可移动文物点,始建于光绪十九年(1893),共三进,第一进为商铺,面阔二间,第二三进为楼房,均面阔三间,两侧有厢房,第一进与第二进之间为家庙,第二进前天井内置砖雕门楼,门额“泽衍五知”由王希梅所题,第二进方砖铺地,第二三进之间也有天井,第三进楼房为民国时增建,我猜想,电视上介绍的可能就是这一幢。另一处李宅为民国建筑,宅内砖雕门楼的门额由南社社员李涤所题。住过的名人如明代开国功臣颖国公傅友德之子傅忠,娶明太祖朱元璋的女儿寿春公主,赐田一百二十顷,建附马园,至今仍有“鸾轿浜”小地名,在中南弄还遗有一个巨大的石础。盛灿当年所建柳塘别业,其后人转给明副都御史、山东左布政使沈珣,中南弄中的一个院子,老居民仍称为“沈家花园”。明嘉靖进士徐师曾,不愿与严嵩父子同流合污,筑室南湖之上,名“南溆书庄”。

  读过书中的文字,再次勾起了我完整地走一遍盛家厍的想法,若是能看看那些古建筑就更好了,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下午,约了我现在的同事,曾在松陵镇上赫赫有名的郑厂长,从鲈乡路过县府街,由中山南路履泰桥的南侧,徐徐往东而行。

  郑厂长边走边象导游般为我一一讲解,我们正在走的这条街叫新盛横街,分为南北两条街,中间隔一条新开河。从我站的一面看过去,河北面那条街全是长方形条石铺就,路面整洁起看,而我们走的那一面,路面是水泥和碎石,坑坑洼洼高低不平,沿河既没廊棚也没建筑物,不知是哪个年代形成的,就连郑厂长一下子也说不清楚。

  沿街三三两两地开着一些店铺,多的倒是家具店,似乎以老式家具为主,街上看不到什么行人,店家是生意忙呢还是不在乎,有几家店门开着,人都不见一个,还有的店里人倒是有,专心玩着电脑游戏,有人进来也视而不见,可能已习惯了吧。类似的店家还有,走到街底,右转向南,狭窄的弄堂式小街,标准的老街老房子,有的门面上仍是老式的木制排门板,街道长长的直到笠泽路为止,与宽阔的现代化的笠泽路简直是两个世界,有几家烟杂店,看店的老人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如老僧入定,只是呆呆地看着店门外几无行人的街道。也有例外,有家店门口,有个老妇人独自在氽油墩,我随口问多少钱一个,她的回答太出人意料,都是人家订做的,不订,她是不做的,只做订的数量,没有多余的卖,老主顾,还得要预约。这油墩不是稀罕物,能做成这样,定有她的道理,值得有机会采访采访。

  往回走时,我说印象中似乎有个棕梆店的,不知道有没有了,郑厂长想了想,以前在桥边拐角处的。来到桥边,右手拐角处,有一间靠河的平房,门开着,从门口往里看,没有人也没有灯,杂乱地堆着一些木料和棕绳,是的,就是这里了。有人吗?我高声地喊了几下,“来了来了”,正当我们以为没人准备离开时,一个头发蓬乱精神疲惫的中年人,小碎步跑了过来,“两位要做什么”?中年人显得有些亢奋地问,一张口居然说的是吴江方言,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聊起来,从做一张床的价格聊到他目前的生存状况,既然几乎没有生意,为什么还在坚持?我不解地问,“难那”,中年人倒起了苦水,这是他们家传的手艺,一直在这个地方没挪过窝,算得上是有品牌过得硬的老字号了,在他手里也已经做了几十年了,以前生意好的时候得请人帮工,现在一年都没几个生意。转行呢既没别的本事又没本钱,说心里话也有点不舍得,毕竟做了这么多年了,放弃的话象丢掉自己的孩子一样,心里发酸发痛,再说,睡棕梆做的床怎么都比睡席梦思更健康。我似乎有点理解那些同样几无生意的店家了,说着话的当口,我看到里面破落的墙壁上贴满了奖状,那是我孩子的,中年人咧开嘴乐呵呵地说,我没读过几年书,没文化,做不了别的,好在孩子争气,希望就寄托在孩子身上了。

  离开那家店,出门是一座石桥。刚才在盛家厍中段还走过另一座石桥,为梁式三孔,桥上铺有三块石板,石板之间出现较大的缝隙,看来平时少有人走,缺少维护,桥两边有铁栏杆围护,各三档,栏杆高不过五十公分样子,如果小孩在桥上玩耍,很危险的,是严重的安全隐患。桥侧有简易房屋,住着外来的打工者,我问这桥有名字吗?郑厂长说,那叫虹(红)桥,可有点年头了,我小时就有这桥了,记得桥身上还有对联:春日几家还放鸭,何处秋风不思莼。郑厂长问我,这副对联什么意思,我想了想,说,可能与两个古人有关,上联讲的是唐代诗人陆龟蒙养鸭的故事,吴江好多地名与此有关,下联讲的是晋代吴江人张翰因秋风起,思念家乡鲈鱼莼菜辞官归隐的故事。站在桥上四下望望,东侧的旧民居有的正在拆,西侧则是联接中山路的通虹路,一派现代气息,盛家厍旧街到这里就中断了,路口有间彩钢板搭的小房子,似乎是拆迁联络点,没看清,也没看到工作人员,南边到笠泽路的一段正热火朝天地进行着拆迁,看来,不久将是另一番天地了。

  走上石桥,桥身刻有泰安二字,是南北向的拱形单孔桥,桥不大,斑斑驳驳显得古色古香,桥侧钉有铭牌,为区级文物控制单位,清光绪十八年(1892)重建,隐隐约约能看得出桥身对联,东向为:近傍城隅通笠泽,远连淞水隔垂虹。西向能看到上联:雉堞重新开泰宇,下联因桥身被河岸覆盖无法看到。看桥的时候,郑厂长还遇到几位仍住在盛家厍的熟人,顺便说说盛家厍的老景,说到曾有过的酱园店,后来的松陵酱厂,还有几处别的单位,不在了不在了,那几个人连声说,的确,一路走来,那些景象已如黄鹤,连影子都找不到了,后人只能在史料上寻觅和想象当年的繁华。

  过桥往北,墙上的铭牌是湾塘里,再往前是航前街,我奇怪了,盛家厍不同的段落还有不同的名称?郑厂长说,盛家厍是泰安桥南的这一段街区,桥北也叫东门街,它们和盛家厍连成有分有合的整体,风格和样貌几乎相同。原来,我的记忆和印象真的出了问题,我一直把整个这条街当成盛家厍,而且我前面所谈的盛家厍,也主要是泰安桥以北的部分,读高中时,我们买完东西就回学校了,几乎很少走到泰安桥。平时,人们谈起盛家厍时,总把它们当成一回事,事实上,它们也都应当是盛家厍这个整体的一部分,把它们隔离开来,光桥南一小段,很难独立地成为现代意义上的老街。再从现实的情况来看,航前街和湾塘里那一段,得地利之便,还保持着一定的商业氛围,聚集着一定的人气,作为老街的入口,能吸引游人一探老街景象。只是我们走了这么一圈,仍没有看到书上所记载的几处古建筑,略略有些遗憾,留待以后再说了。据说,盛家厍将开发具有旅游功能的老街,也势必把它们作为整体来开发,才具有古色古香原生态的老街味道,只是,靠近垂虹桥遗址的航前街一段,原先的青石板路面,已改造成了水泥路面,方便的同时却失去了老街的风貌,不免有遗珠之憾。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