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开放档案
开放档案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1年10月26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历代吴江著名文献家
历代吴江著名文献家
2020/12/5 0:31:36    作者:  汝悦来 辑录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2176

  郑伟章先生所撰《文献家通考》,记述了我国清初至今历代文献家千五百余人,其中也收录了十五位吴江文献家,现辑录成帙,为吴江地方文化研究者们参考。

张隽(-1593-1663)篇

  一名僧愿,字非仲,又字文通,江苏吴江人。为博士弟子员,复社名彦。于经史百家无不得其旨趣,所与游皆名彦。为庄廷鑨所聘,预修《明史辑略》,其稿《明理学诸人传》另录出,名《与斯集》。生年不详。康熙二年(1663),庄氏文字狱案发,死七十余人。张氏与潘柽章、吴炎均在其列。时年七十余,生当在明万历二十年(1593)以前。又有《西庐诗草》四卷。

  “楼居积书甚富,手录者千余卷,拥列左右,己则坐卧其中。” (《南浔镇志》卷三十七志余引陈寅清《榴龛随笔》。)黄丕烈《百宋一廛书录》有其北宋本《朱庆余诗集》,又藏其致金俊明手札数通。陆心源皕宋楼有其所藏明钞本《春秋纂言》,孙星衍平津馆有其《唐鉴》二十四卷,瞿氏铁琴铜剑楼有其《朱庆余诗集》一卷,涵芬楼烬余有其《近思录》十四卷。又顺治十三年十一月尝自跋所得朱睦桔旧藏元刊本《闲居丛稿》。

  有藏印曰:“张隽一字文通”、“张隽之印”、“字文通”、“一字文通”等。

柳如是(1618-1664)篇

  本姓杨,名爱,号蘼芜君,更姓柳,更名隐,字如是,号河东君,浙江嘉兴人(一说吴江人),钱谦益之妾。生于明万历四十六年,卒于清康熙三年六月二十八日,年四十七。幼为盛泽归家院徐佛家养女,后卖为周道登之妾,被逐后流落烟花。琴棋歌舞、诗词书画皆精。崇祯十四年,钱谦益年六十,与之定情结百年之好,如是时年仅二十四。

  钱氏“建绛云楼,其上积图书万卷,拥艳姬柳如是,焚香沦茗,校勘赓酬,修赵德甫、李易安故事。”(郑方坤《东涧诗抄小传》,《碑传集补》卷四十四卷。)黄丕烈藏《乐府新编阳春白雪》十卷,一为元人抄本,均为其所藏所校,字作赵孟頫体,雅秀可爱,风韵妩媚。(《荛识》卷十《乐府新编阳春白雪》两跋。)

  藏书处名惠香阁。藏印曰:“女史”、“惜玉怜香”、“ 柳如是”小印、“惠香阁”。

  康熙三年五月二十四日,谦益卒后,族曾孙钱曾及族人钱谦光等挺戈而入,朝暮逼索,夺田六百亩,僮仆数十人。六月二十八日,又立索银三千,“有则生,无则死,毋短毫厘,毋迟瞬息,毋代赀饰”。如是给其女儿留下遗嘱曰:“我来汝家二十五年,从来不曾受人之气,今竟当面凌辱,我不得不死”,“我之冤仇,汝当同哥哥拜求汝父相知”,“决不轻放一人”。即自经死。谦益之子孙爱及婿赵某为之讼冤,邑中士大夫某为之治丧葬。(顾苓《塔影园集》卷一《河东君传》及《常熟史话·钱谦益红豆山庄》。)可见钱曾狰狞面目,难怪为后世留下骂名。此关系清初文献流传源流甚巨,故笔之。

徐轨(1636-1708)篇

  字电发,号虹亭,又号菊庄、鞠庄、拙存,别署枫江渔父,江苏吴江人,居西濛港。生于明崇祯九年,卒于清康熙四十七年,终年七十三。康熙十八年试鸿博,授检讨。好古博学,诗尚华秀。有《南州草堂集》三十卷、《菊庄乐府》、《词苑丛谈》十二卷、《本事诗》十二卷。

  “筑室于吴淞之西、澈浦之东,太仓王奉常题其额曰南州草堂,垒石为土,疏土为池。堂之中藏书数千卷。”(《南州草堂集》序)《荛识》卷三《唐史论断》跋云:“书友以徐虹亭旧藏钞本示余,遂收之。”《荛识再续录》卷三有其明宣德刻本《覆瓿集》二十四卷并录其题识。王师《提要补编》地理类有其所藏钞本《西事珥》八卷。

  其藏书处为南州草堂、松风书屋、菊庄。藏印曰:“徐轨”朱小方、“电发”、“臣釚”、“南州”、“徐釚虹亭之印”、“虹亭钞本”、“旧史徐轨”、“菊庄徐氏藏书”。

  有《菊庄藏书目录》,其文集有自序。

张尚瑗篇

  字宏蘧,一字损持,江苏吴江人。生卒年未详,康熙间进士,官江西兴国知县。初从朱鹤龄游,讲春秋之学。有《三传折诸》、《澰水志林》等。

  杨复吉后发现其遗著《石里杂识》,刻入《昭代丛书》第二十七册,跋云:“损持先生藏书甲于吾邑,著作亦复等身。不数十年,飘零散佚,与子姓而俱尽矣。生前付梓惟《三传折诸》、《澰水志林》,余皆湮没不彰。今得此编,虽卷帙寥寥,而粒珠寸绵仅存者,亦作者之鲁灵光壁也。”

潘耒(1646-1708)篇

  字次耕,号稼堂,晚号止止居士,江苏吴江人。生于顺治三年,卒于康熙四十七年,年六十三。受业于同郡徐枋、顾炎武,能承其教。康熙十八年以布衣召试博学鸿儒,授检讨,与修《明史》。有《遂初堂诗集》十六卷、《文集》二十卷、别集四卷、《类音》八卷等。

  富藏书。王士祯《居易录》云:“次耕贻宋刊《陈后山集》任渊注凡二十卷。”其书多购自毛氏汲古阁。吴骞云:“昔毛斧季晚年尝以藏书售于潘稼堂。”(傅氏《经眼录•陶靖节集》。)黄丕烈跋旧抄本《雪庵字要》云:“有毛氏父子图书(章),爰检《汲古阁珍藏秘本书目》,与此恰合。相传《书目》为斧季手写与潘稼堂底本,而近日书籍往往散出,悉可考其源流。兹册又从琴川得来,则稼堂当日或未尽收矣。书此以志颠末。”(《荛识》卷五。)

严蔚(-1788-)篇

  字豹人,一字豹文,江苏吴江人,居角直平望乡,又居城内县桥巷。清乾隆、嘉庆间人,生卒年未详。与卢文弨为友。辑《春秋内传古注辑存》不分卷。

  “自其少也,即以书为性命,友朋知其然也,往往以秘本假之传抄。故自寻常所得外,往往有前人录目中所未具者。”(卢文强《抱经堂文集》卷二十五《吴江严豹人二酉斋记(戊申)》。)

  “于所居之右得爽垲洁静可以为精舍者三楹,乃迁二十年已来之所著录庋阁其中,以昔人相传藏书之处有大酉小酉也,遂颜之日二酉斋。”(卢文强《抱经堂文集》卷二十五《吴江严豹人二酉斋记(戊申)》。)乾隆五十三年(1788),卢文弨为之撰二酉斋记,欲就严氏借一二秘籍而钞之。所藏宋刊明正德修本《附释音周礼注疏》四十二卷,后归王大隆蛾术轩所藏。(王氏《箧存录》卷二十六。)藏书印有:“严蔚私印”白方,“东吴严蔚所藏”白长方、“严蔚豹人”、“二酉斋藏书”、“严蔚”等。

  校《左传正义》,刻《左氏贾服义》,卢氏见之服其精。

  黄丕烈曾购其散出之遗书明唐子言手写本《纬略》四卷,跋云“余友严豹人,向居县桥巷,家多藏书,曾见其收得唐诗手录《纬略)一册,心甚羡之。后迁居甫里,豹人亦故,所藏书往往散佚,余属书友之素与稔者访求是书,久无以应。时越二十余年矣,昨岁岁除,书友始以是书来。”(《荛识续录》卷二《纬略》。)

陆筠(约1758-约1838)篇

  字瓠尊,本贯江苏吴江,居黄家溪,寄籍浙江秀水,金衍宗(岱峰)之妇翁。道光十八年,钱泰吉于《曝书杂记》云陆氏年已八十,未几下世,当约生于乾隆二十三年。

  钱泰吉云:陆氏“好点勘书籍,丹黄一日不去手;年将八十,犹假余所录义门评《后汉书》,钞誊一过。余亦假其所录《三国志》各家评校本。……未几,陆丈下世,书籍多散亡矣。”(钱泰吉《曝书杂记》卷中《陆瓠尊点勘书籍》。)又云:“瓠尊先生所藏书,皆校勘精审。得一善本,丹黄不倦。……未几先生下世,所藏尽散。”(钱泰吉《陆薲香曝书图跋》)钱仪吉咏诗云:“积书满家耄学勤,珊羡摘误理放纷。”(叶《诗》卷六陆筠条引《陆瓠尊翁筠八十像赞》)

翁广平(1761-1842)篇

  字海琛,一作海村,尝得朱彝尊紫檀印,程邃(穆倩)为刻“老为莺脰渔翁长”,遂号莺脰渔翁,江苏吴(江)县平望人。生于乾隆二十六年,卒于道光二十二年,享年八十二岁。府学生,道光元年举孝廉方正。工诗古文词。有《吾妻镜补》三十卷、《金石集续录》、《续松陵文献》各若干卷、《听莺居文钞》三十卷等。

  性喜异书,手自抄录不倦,积书数万卷。(《苏州府志•人物传》)尝自云:“余生平亦同此好,收藏既少,又不能多携行箧,在旅馆中必借观于友人。”尝向彭庆长(桐桥)借书,并为之撰《此静坐斋书目》序。(翁广平《听莺居文钞》卷二《此静坐斋书目》序)黄丕烈尝向其借阅《鸡窗丛话》并录副,跋云:“翁海村名广平,生平喜搜海外诸国书,曾有《吾妻镜补》之辑。”(《荛识续录》卷二《鸡窗丛话》)

  藏书处为听莺居,有藏印曰“海琛”、“支郎琛志”。

杨复吉(-1770-1816-)篇

  字列欧,号慧楼,江苏震泽(今吴江)人。生卒年未详。幼有神童之名,于书无所不读,十一岁即应童子试,乾隆三十五年(1770)举人,三十七年中进士,以知县铨选。年未及壮,遂居家不出,专意纂述以终身。有《文集》二十二卷、《梦兰琐笔》不分卷、《虞初余志》二十四卷、《史余备考》、《辽史拾遗补》、《元文选》三十卷、《元稗类钞》等。

  夙嗜藏书,尝云:“仆耽书成癖,五十年来购藏颇不寂寞。”(杨复吉《昭代丛书》别编自序。)与王鸣盛、吴骞、吴翌凤、鲍廷博、卢文弨友善,往还通假。其《梦兰琐笔》云:遇书目十四帙,后晤鲍以文,始知为杭世骏《历代艺文志》之草稿,初以价昂置之,交臂失之,良可惋惜。又云:从张损持后人购明初版《浮溪文粹》,用茧纸印。又购张损持任兴国时所钞《石初集》,较他本多几倍蓰。鲍廷博见而爱之,因持赠。吴翌风云:借杨氏藏本《东园友闻》对校。“慧楼淡于功名,抄撮元人说部甚多”。(吴翌凤《山居新话》跋。)尝编辑《元文选》,搜罗最富。(蒋光熙《东湖丛记》。)乾隆五十六年从吴骞拜经楼借抄厉鹗著《辽史拾遗》,自跋云:“以数年愿见不可得之书,一旦得缮录全帙,登诸箧衍,快何如之?”并作《辽史拾遗补》,所补凡数百条。(吴氏《拜记》卷二《辽史拾遗》。)《荛识》卷六《山居新话•东园友闻》引吴翌凤跋云:“乾隆丙午(五十一年),借松陵杨慧楼进士藏本对校,可称完本矣。慧楼淡于功名,抄撮元人说部甚多。又集前贤翰墨为《昭代丛书》续编,振奇好古,近日鲜有其人矣。”

  其藏书处为艺芳阁、乡月楼。藏书印有:“复吉字列欧”、“古之伤心人”、“壬辰进士”、“复吉慧楼字立欧”、“杨复吉印”、“慧楼”、“其来”、“复吉”、“列欧”、“望天街观慧楼”、“艺芳阁”、“花间隐月上楼”、“曾寄王临川插架”、“临川读过”等。

  殚一生之心力,网罗散佚旧闻,前后以四十余年续编《昭代丛书》。康熙间张潮欲编《昭代丛书》十集,仅完三集。杨氏以为,百年来“人材日盛,奇书踵出,而迄今未闻搜罗而荟萃之者,殊为憾事”。(杨复吉《昭代丛书》续编自序。)又以为,“琐言脞说,亦文人心精所寄,卷帙无多,易于湮没,丛书之辑譬诸贯散钱以索,缀桐丝为琴,其有裨于作者良非浅鲜也”(杨复吉《昭代丛书》续编自序。)。又因其数年来搜辑《虞初余志》,泛览清朝人杂著。乃鼓兴网罗一代之书,发为宏愿续编丛书。乾隆三十八至四十一年成“新编”,四十七至五十九年成“续编”,嘉庆四年成“广编”,十至十四年成“埤编”,十七至二十一年(1816)成“别编”。此时桑榆景迫,不能再从事于铅椠,尚有两编已无能为役。每编五十种,所采多属短帙秘籍,遗文佚典,“莫不独出心裁,别开生面,无美不臻,无奇不备,洋洋乎极天下之大观”,(杨复吉《昭代丛书》庚编自序。)“得所总萃,不致沉湮,其为功亦云伟矣。”(傅增湘《双鉴楼藏书续记》卷下《昭代丛书》跋。)其书每编均列凡例,审读及参阅者姓名,待访书目及箧存书目。卢文弨、吴骞、鲍廷博等均出其秘藏以供采摭。后至道光间吴江沈懋德(字翠岭)又续编两编共成十编,合刻问世。张潮始于康熙三十九年,沈氏刻于道光十三年,前后经三人之努力,历时百三十余年,可见古人刊刻丛书之审慎。有《昭代丛书五编题跋》五卷。又有《补辽史经籍志》。

陆鐄篇

  字钧璈,号薲乡,一作薲香,江苏吴江人,居黄家溪,寄籍浙江秀水,陆筠之侄。生卒年未详。县学生员。绝意进取。好字画、古文辞。

  潜心嗜古,经史罗胸,而好藏书。其叔父陆筠下世,藏书尽散,“而薲香能守叔父之所授。”(张鉴《题陆薲香鐄郁林山馆图》)所得《邕州集》诗七十二首,系朱彝尊手抄,为潜采堂书八万卷之一,乃遍索题,朱珔所跋考据最详。(程庭鹭《多暇录•邕州集》)朱珔为其《郁林山馆图》题诗云:“草堂幸富千万册,遗训传留注《周易》。”(小万卷楼诗续稿)

  藏书处为郁林山馆、传画楼。

陆廷桢篇

  字幹甫,本吴江人,迁青浦县金泽,聚族而居。生卒年未详。登甲榜,宦于豫。其先世富藏书。廷桢筑藏书处曰思耆斋。《青浦县续志》卷十一云,廷桢解官归里,“取先世遗书万余卷,庋藏于斋,因名。德清俞樾隶额并为之记”。俞樾《陆斡甫思耆斋记》云:“陆干甫大令以思耆名其斋,余既为题榜,并略述其所以命名之意矣,今又为之记。大令自述其先德癖好藏书,所藏者不下数万卷。兵燹之后,所存者犹有万余卷。大令悉藏弆斋中,而朝夕坐卧其间,见书如见其亲焉。此斋所以名也。”(俞樾《春在堂杂文补遗》卷四)

薛凤昌(-192l-)篇

  江苏吴江县人,居古桐花里。生卒年未详。民国间人。

  民国十年(1921)秋七月序《无锡私立大公图书馆藏书目录》云:“独念昌于私立图书馆之愿亦蓄之久矣。二十年来,衣食之余,强半得书,今庋之邃汉斋,不过二三万卷。近且以旧籍奇昂,为之束手,馆之建筑,尤落落难合。”

有邃汉斋。

  汝悦来补记:薛凤昌(1876—1944)原名蛰龙,字砚耕,号公侠,又号病侠,同里镇人,早年留学日本。民国元年(1912年),他与费伯埙等创办吴江县立中学,任校长,未满一年即辞职。民国4年,又回任校长。民国6年冬,他与柳亚子等人组织“吴江文献保存会”,保存、整理、研究乡邦文献。抗日战争前夕,赴上海光华大学任中文教授。民国30年,回同里与薛天游、陈旭旦等创办私立同文中学,任校长。民国33年春,因拒绝敌伪派驻日籍教员而被捕,惨遭酷刑,被杀害。薛凤昌著述主要有《龚定庵年谱》、《松陵文徵》、《籍底拾残》、《游庠录》、《吴江文献保存会书目》(与柳亚子合辑)、《邃汉斋碑帖目》、《邃汉斋谜话》等。

金天翮(1873-1947)篇

  更名天羽,字松岑、松琴,号天放,别号鹤望、鹤坊、天放楼主人,笔名金一、麒麟、爱自由者,江苏吴江县人,移居苏州濂溪坊。生于同治十二年,卒于一九四七年一月,终年七十五。肄业江阴南菁书院。光绪庚子(1900)加入中国教育会。入民国任江南水利局局长、安徽通志馆编纂。一九三三年与章炳麟创国学会。后任上海光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有《女界钟》、《自由血》、《元史纪事本末补》、《天放楼文言》、《天放楼诗集》等。

  藏书数万卷,多有关水利及近人著述。(郑逸梅《艺林散叶》第1625条。)殁后,家人将所藏书悉数售诸清华大学以付遗产税。(郑逸梅《艺林散叶续编》第850条。)

  藏书处为天放楼。

沈兆奎(1885-1955)篇

  一作应奎,字无梦,号羹梅。江苏吴江县人。生于光绪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卒于一九五五年九月五日,终年七十一。少随宦京津江汉,既冠就婚,广西学政善化汪贻书使署,随侍汪公赴日考察教育。回国后考取北京译学馆,卒业奖举人,以七品小京官分学部。辛亥后,沈家本荐入大理院任书记官,转司法部任秘书,擢参事,简河南烟草局局长。又入安徽、黑龙江省长幕。解放后就职于上海文物保管会。治学不辍,方舆、典礼、音声、训诂,无不各造其极,尤精于簿录学,与当时名流考核精详。有《无梦盦遗稿》三卷、《江西青云谱志》二册、《志略》一册。

  与张允亮、徐森玉为傅增湘晚年“藏园三友”。傅氏云:“是三君者,识力精能,见闻广博,频年搜讨,贶我实多。或偶逢罕秘为目所未经,或创获珍奇而力不克举,相与流传抄白,校定丹黄,时补佚文,共商旧学。”(傅氏《题记》卷十七《方伯川先生(经义)跋》。)沈氏与张允亮游必相偕,嗜好同,精识亦同。(伦《诗》沈应奎条。)所藏有明涂桢刻本《盐铁论》,经盛昱意园旧藏之元刊小字本《吴渊颖集》。均极精雅罕秘,张元济借而刻入丛书。(《张傅尺牍》第一百五十九、一百六十、一百六十二页。)一九三零年十月尝持宋元间刻本《书集传》残本相示于傅氏。(傅氏《经眼录》卷一《书集传残本》。)

柳亚子(1887-1958)篇

  原名慰高,号安如。改名人权,号亚庐。再更名弃疾,号亚子,以号行。江苏吴江黎里镇人。光绪十三年生,一九五八年六月二十七日卒于北京,终年七十二岁。光绪三十二年加入中国同盟会,三年后加入南社,当选主任,以文学鼓吹民族革命。辛亥后任临时大总统府秘书,二十年代任国民党江苏省党部执委兼宣传部长,国民党中央监委。曾任上海通志馆馆长。解放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所作诗词,歌哭无端,有“今屈原”之称。有《磨剑室文集》、《诗集》、《词集》、《中华民国开国杰士传》、《南社纪略》、《乘桴集》、《南游集》、《怀旧集》等,并编有《苏曼殊全集》等。

  藏书极富,网罗吴江地方文献千余种。又潜心明史,搜南明史料数百种。“家藏清初禁书集部綦多,近闻已携赴首都寓邸。而所著《怀旧集》中著录所藏明季遗书一大宗,几与《禁书总目》相埒者,则抗战时失于香港之变,杳不可踪迹矣。”(王《诗》柳弃疾条。)

  藏书处为磨剑室、上天入地之室、羿楼、更生斋、笑隐楼、乐天庐、灵芬别馆等,藏书印有“磨剑室”、“弃疾”、“安如”。

  有《磨剑室藏革命文库目录》,所著录百三十六种皆系辛亥革命前后鼓吹国民革命之书籍、报刊,是关于辛亥革命的重要历史文献目录。郑振铎题识云:“《磨剑室藏革命文库目录》,柳亚子藏,阿英钞本,不分卷一册。……余所藏书目,无一关于辛亥革命者,得此足弥一憾。”(郑振铎《西蹄题跋·磨剑室藏革命文库目录》。)

  解放后,所藏共七万余册,三百箱,一九五三年捐上海文管会,转入上图。其革命文库之书归中共中央宣传部、上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及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