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4月21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追怀“山歌老虎”蒋连生
追怀“山歌老虎”蒋连生
2019/3/11 0:21:05    作者:  朱文华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316

  姑夫蒋连生,小名“阿全”,是位著名“山歌手”,人称“山歌老虎”。他世居芦墟镇孙家浜村(原东秋乡)。与浙、沪贴邻,自古就是“共田孙家浜夜夜拿出网来张”的鱼米之乡。1958年开太浦河时,孙家浜全村被挖掉,而他与绝大多数村民一同迁移至莘塔北部建立新村,属今之新庄村。

  他9岁丧父,11岁替人家看牛,17岁回家种田、捕鱼,因而是位能耕能渔,以种田谋饭粮,以捕鱼谋“用账”;既是田野中的粮农,又是河荡里的渔夫,渔重于农的两兼乡民。家内既有小型农具,又有艘渔船,钩、尖、网、笼鱼具一应皆备。因捕鱼、卖鱼而经常出入于江、浙、沪周边城乡,对所到之处之世俗人情见识较宽。家虽贫寒然性情爽直、崇尚勤劳自强,“靠爷娘勿老,靠亲眷勿饱,靠自己顶好”成为他的口头语。他身材较高,嗓音响亮,喜唱山歌和民间小曲。早年就在村中稍有影响。至晚年,村上人尤是中、晚之辈均尊称他“老全叔”。凡遇一些民间纠葛常有请他说说公道话,确亦略有奏效。1990年病故,享年81岁。

  姑夫虽已弃世十年了,然每忆及他,总觉得他是平常农家出身的不平常之人,他自小跟其兄蒋顺林学唱山歌,而与“芦墟山歌”结下不解之缘。过去,“芦墟山歌”在芦墟,莘塔、北厍为中心的乡村极为流行,姑夫亦总是在田野耕耘、湖荡捕鱼的劳作之间,夏夜乘凉场所和各种庙会季节,与歌友们随兴而起,放声高唱。能独唱、对唱,附唱长歌、短歌,更有以“立地编”等形式自娱自乐,以歌会友。记得在我童年时,他每来我家总有一些东邻西舍前来听他唱山歌,他亦乐意接受,一唱数支,从而引来不少听众及附唱之人,热闹非凡。先父亦是附唱之一,而二人既有“郎舅”之亲,又有歌友之情。后因日寇入侵,国家沦陷、国难当头,百姓生命早难保夕,致民间山歌逐趋衰落。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十分重视弘扬民间文化艺术。1952年10月,在吴江县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上,芦墟区龙泾乡农民歌手张云龙(时任龙泾乡长)在会上演唱了《劳动人民翻身作主人》的新词山歌,为“芦墟山歌”的新生开了好头。随后在1956、1960年间于吴江、苏州等地的文娱会演活动中,“芦墟山歌”均占有一席之地。尤自改革开放始,这一民族遗产更得到了发掘和保护。蒋连生这位已年逾古稀的老人每遇见我时,总是要兴冲冲地告诉我政府对他如何关心的情况。尤说到有次在吴江大会堂参加会议,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很热情地对他一声一个“老伯”,还扶他上台请他讲讲话时,因从未见过这种场面,啥也讲勿出了。他说:“被我一想勿会讲,只好唱了。”记得当时他告诉我唱了有如下几句开场白:“我是一字勿识边担长,今朝来到吴江大会堂,谢谢大家看得起,我是勿会得讲来只好让唱两声,唱错格地方要请大家来原谅……”才唱勿有几句,台下就四处鼓掌,显然此系“立地编”唱之效果。

  1982年5月初,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学会副会长王朝闻来吴江时,曾专程往莘塔新庄村会见了蒋连生,对他的山歌艺术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他握住老人手说:“你真是一只‘山歌老虎’呀……”,此话使老人很受感动。临行时老人要问王的姓名,王对老人说:“我给你写在纸上吧”,写后就把纸交给了他。后来我去看望他时,他说:“北京有个大干部亦来看我,跟我握手叫我唱给他听听,听后说:你真是‘山歌老虎’呀!”当我问姑夫“大干部是谁?”他便拿出那张小纸片给我看,只见写着“王朝闻”,三字。

  1982年5月下旬,苏州市文化部门,特将姑夫请至苏州。安置他住在苏州市影剧招待所,专请老人协助采编长篇叙事吴歌《鲍六姐》等献唱录音。

  1986年5月,他还应邀参加了在芦墟召开的《江、浙、沪吴歌学术讨论会》,并献唱山歌。

  在挖掘搜集民歌、民曲的活动中,姑夫积极配合领导工作,热情接待各方来客。尤在搜集《鲍六姐》、《赵圣关》两篇吴歌时更是发挥了重要作用。江苏省吴歌协会名誉会长金煦同志在为一九八三年五月,由“江苏省民间文学工作者协会苏州分会编印”的“长篇叙事吴歌《鲍六姐》(记录稿)”所写的“前言”(后称‘前言’)中说:为了献歌,他冥思苦想,有时放弃了一天捕鱼收入,诚心诚意地向搜集者献歌。这一部《鲍六姐》全部是根据他的录音翻记的。“由于他唱山歌功底较深厚,嗓音保持亦较好,因而对他的演唱评价较高。”“前言”中称姑夫的唱法“有他自己的特色。往往一个‘急急歌’唱出近百句,语言生动,比兴手法别致,令人拍案叫绝。这样的老年歌手是不可多得的。”在一九八八年六月,“吴江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的“中国民间文学集成”《吴江资料本》中对姑夫的介绍是:

  “蒋连生,男,莘塔乡新庄村人,著名山歌手,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自幼喜唱山歌,虽不识字,却有惊人记忆力,喜唱长歌,还能唱中篇山歌与滩簧小曲。吐字清晰,情舒景展,富有韵味。其代表作长篇叙事吴歌《鲍六姐》、《赵圣关》等。人称‘山歌老虎’”。

  在以往的岁月里,尤在八十年代中,他先后曾接受了来自省内外一些探访人群。尤如上海音学院等一些团体及民间文学艺术界人士的来访者中,还有在华受学之荷兰、日本等国外籍师生的三次来访,他们每访必请老人献唱录音,临行亦必请老人合影留念(惜老人作古后这些照片已大多散失)。1990年春的第五次来访时,老人已卧病在床而未能献唱,只在病榻旁作交谈,临行时师生们均彬彬有礼地一一与老人吻别。此情此景,使当时在场围观的村民们,很受感动说:“这些外国人真客气,不怕他年老有病,临走还要吻吻额,吻吻手,这些我们也难以做到……。”

  数年中,无论是苏州,吴江的文化部门,还是专程来访的团体和个人,均录下了难以计数的、较为珍贵的录音资料。愿拥有者能珍惜妥藏,使这些资料,在新千年里为弘扬民族文化,民间文学,发展吴歌事业发挥它应有作用,以不辜负老人生前之一番苦心。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