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10月30日 星期五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薛公侠先生和私立同文中学
薛公侠先生和私立同文中学
2020/10/3 0:35:07    作者:  金本中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809

 

  私立同文中学主要创始人、首任校长薛公侠先生已殉难五十余年了,半个世纪前的往事,大多数已从记忆中逐渐消失,唯独薛老先生殉难这件事依稀还有些印象。几年前,曾有人言及此事,并建议我写一点文字以纪念这位令人尊敬的教育界前辈,这对我来说,当然责无旁贷,但由于种种原因,迟迟未能动笔。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陈雅初先生日记[1],所记虽仅片言只字,但联在一起却能看清事件的始末,这使我鼓足勇气,把所能记得的一些情况写下来,以此作为一个学生对薛先生的崇敬和悼念。   

  为了叙述方便,先摘抄陈先生日记的原文,然后依次作些说明和补充。

  “民国三十二年十一月十五日

  悉薛先生应宪兵队召至江。

  十一月十六日

  薛先生返,所问系思想问题。[2]……

  十二月十五日(阴历十一月十九日)

  晨,公侠先生为人邀至江,家遭搜检,真相未明。[3]

  十二月十六日

  侠老事,得系千电话云:‘正在设法’。[4]

  十二月十七日

  悉侠老家又有五人来查,到校有三人进校长室。[5]

  十二月十八日

  屏南夫人来访余,言思明抵江。[6]

  ……

  十二月二十日

  天游至申,云五日返。[7]

  ……

  十二月二十二日

  午有客至,校中人心益不安。[8]

  ……

  十二月二十五日

  上午得侠老凶讯,停课。三时至校,奂若要余写挽对,谢绝之。四时思明扶侠老遗骸返校,假校开丧,因不能扶丧入租屋也。[9]

  十二月二十六日

  昨夜刺激太甚,眠食均不安,局方委曹唯非为临时校长。[10]

  上午代屏南拟挽联一幅:门盈桃李,功被桑梓,寥落过西州,回首音容成隔世;公实冰清,吾非玉润,穷阴逢塑雪,伤心风木哭深闺。[11]

  十二月二十七日

  今日侠老小殓,翰往吊。[12]

  ……

  十二月二十九日

  二时至校中吊薛校长。”

  注:[1] 陈先生名旭旦,号雅初,国学根基扎实,与金立初,钱太初,人称“三初”,均为族伯松岑得意门生。当时,陈先生在同文中学任教,教高中国文,历史课。陈先生信佛,故日记名为《芬陀利室日记》,共四册,自1931年11月起至1944年12月止,其中有间断,日记现藏吴江市图书馆。

  这里所抄系与薛老先生殉难有关之记载,如十一月十五日记原文很长,仅摘其中一句,余均与此事无关,故不录,下均相同。

  [2] 薛公侠先生被害前一个月,日寇宪兵队已召他去谈过一次话,可见迫害薛先生,蓄谋已久,决非偶然。

  薛先生被捕后,当地盛传原因是同文中学不设日语课,而仍设英语课,谈话中可能涉及此事,故有此一说,所谓思想问题可能亦指此而言。

  [3] “为人邀至江”,显然陈先生胆小,不敢实写,这里的“人”是日寇宪兵队的爪牙,人称“宪特工”,为首的叫沈补生,陈锡华,驻新填地原益隆酱园的后院,常穿青布短衫裤,腰佩短枪,平时敲榨勒索,无恶不作。“邀至江”,当然不会这样客气,薛先生被执后,头部即被黑布蒙住,扶上早已准备好的小船,当即押解吴江,日特在薛先生家翻检时曾对薛师母说:“老太太,看穿点吧!”,可见案情非同一般。

  出事前一天,即十四日,薛先生家来了一位陌生的客人,身穿黑衣服,薛先生在书房里接待他,两人交谈很久,走时。薛先生送至书房门口。家属听到薛先生对来客说:“代我望望他”。第二天早晨,薛先生即遭不测。这是事后薛先生家属到吴江找王有成先生请他设法营救时诉说的。王先生生前转告我时,作了这样推测,此不速之客,可能就是日寇爪牙,伪装成国民党游击队联络员来试探先生的。“代我望望他”的“他”,可能是周石泓,当时薛先生警惕性不高,误中奸计,以致身陷囹圄。这仅是王先生的主观臆测,现已无法查对,但据当时情况看,可能性较大,故附记备考。

  [4] “系千”,即范系千先生,原是同里小学校长,后赴日本留学,学土木建筑,此时在伪县政府任第三科(建设科)科长。薛、范二家有亲戚关系,范先生理应全力营救,但看来也无把握。故云“正在设法”。据王有成先生回忆,他受托后也去找过范先生,可是不久,范先生即告诫他说:“薛先生的事很严重,也很复杂,今后你不能再顾问此事。”如何严重怎样复杂,范先生都没有详讲,显然,营救失败了。

  [5] 出事后第三天,薛先生家再遭抄检,日特还闯入学校,不仅抄检特务增加,范围也已扩大,白色恐怖笼罩全校,师生均惶恐不安,同时说明日特再三搜寻“罪证”均遭失败。

  [6] 屏南夫人,薛先生女,嫁李屏南,故称。思明,薛先生子,本在上海某中学执教,此时闻讯回来,并赶赴吴江设法营救。

  [7] “天游”,薛天游先生,薛老先生之侄,当时为同文中学教务主任,兼教高中物理课。此时谣言甚多,薛天游先生出走上海,很显然,是避避风头。校长被捕,教务主任出走,学校群龙无首,陷于混乱之中。

  [8] “午有客至”,此“客”当然仍是日特,故“益不安”。

  [9] 二十五日上午突然来通知薛先生家属去吴江收尸,先生遗体已从银行弄宪兵队移至南门外三天门小庙内,薛思明先生忍着无限悲痛,立即赴江认领回同里。

  薛先生遗体运回后,发现一小指已断,全身伤痕累累。传说薛先生进宪兵队后,即绝食以示抗议,并拒绝回答敌寇的任何传讯,日寇便以严刑相逼,并唆使狼犬肆虐,先生受尽折磨,坚贞不屈,终于殉难。

  薛先生究竟殉难于二十四日还是二十五日,也已无法查明,从小殓日期推算,当时是确认为二十五日,按当地风俗,人死后一般第三天小殓,第五天大殓,而实际上也可能是二十四日。薛先生生于清光绪二年,即1876年(先生手书《游庠录姓氏陨编》,封面上自署丙子老人,故知),1943年殉难,享年67岁。

  “奂若”,项奂若,当时同文中学高中学生。

  “不能扶丧入租屋”,薛先生租周姓房屋居住,死后遗体不能再进别姓房屋。也是当地风俗,故只能借学校成殓。

  [10] “刺激太甚,眠食均不安”,非独陈先生,全校师生都是这样。

  [11] 项奂若请陈先生写挽联,陈先生害怕,谢绝了。但他终于抑止不住内心的悲痛,还是代李屏南写了“桃李盈门,功被桑梓”,盛赞薛先生对家乡教育事业所作的贡献,这是非常确切的,下文还会提到。对薛先生的为人,写得比较委婉,迫于当时环境,可以理解。

  [12] “翰”,陈翰秋先生,陈旭旦胞弟,当时在同文中学初中部执教。

  薛公侠先生被害,在全校、全镇乃至全县引起极大的震惊,但由于日寇的残酷统治,人们敢怒而不敢言。噩耗辗转传至当时陪都重庆,已是1945年,柳亚子先生闻讯后,深情地写了以下三首七绝:“四十年前薛蛰龙,竹林小阮蜀江逢。史家班范都非命,文字难争造化功。”“少年慷慨记同川,文献枌榆晚岁传。他日东归期缀拾,敢忘香火旧因缘。”“同川衣钵谁能负,心折堂堂天放翁。留得鲁灵光殿在,留候黄石倘重逢。”诗中的“薛蛰龙”,即公侠先生,“天放翁”,系族伯松岑,当时还健在。柳老追忆少年时代的学习生活,由衷地抒写了对两位启蒙老师的尊敬和怀念之情。原来薛先生于光绪二十四年(戊戌)中秀才,因受戊戌政变影响,没有继续热衷科举考试,而走上了教育救国之路,致力于传播新知识新思想,他执教于由族伯松岑主持的同里自治学社,柳亚子、王绍鏊等都曾是他的学生。薛先生主要讲授自然科学知识,当时的理化传习所就由他主持。他还主编过《理学杂志》,先后出过七期,至今吴江市图书馆还存有他编写的化学教科书和讲义。为了学习科学知识,他掌握了日语这一工具。族伯松岑翻译过宫崎寅藏著的《三十三年落花梦》,其实他并不精通日语,全仗薛先生的帮助。族伯松岑说:“译者实疏于和文,助其不逮者,薛君蛰龙之力为多。”可见,他俩曾是志同道合的伙伴。1919年,族伯松岑迁居苏州,薛先生亦去无锡执教于省立无锡师范学校。1942年,薛先生已66岁高龄,仍不辞辛劳,四处奔走,筹创私立同文中学,直到被逮前一天,还在讲课。为了家乡青年的成长,他不遗余力,呕心沥血,做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说到私立同文中学,再补充介绍它筹建的简单经过。那是1941年,日军侵占当时称为“孤岛”的上海租界,许多迁到“孤岛”上课的学校随即解散停办,镇上不少青年学生便失学回乡,我就是其中之一。薛天游先生本来也在上海租界办松江中学沪校,这时也因学校停办回来,我们是邻居,早夕相见。1942年春,薛天游先生建议办个补习班,吸收失学青年参加,我们当然赞同。高三班除我以外,还有王振德、姚继元、朱桂福、薛丽中(薛天游先生之女,后来去南京参加工作,没有参加学习,实际上只有四人)。这个班就设在我家里,国文课请薛公侠先生担任,数学、物理由薛天游先生执教。因为高三下学期实际上都是复习课,所以化学、英语课因请不到恰当的教师而没有开。我们四人坐在八仙桌两旁,先生坐在中间讲课,没有黑板,先生写在纸上给我们看,颇象私塾读书的模样。同时开班的还有高二、初三,这两个班设在谁家,有多少学生,全忘了。只记得高二班有金渠钧先生任课,他是我本家,刚毕业于复旦大学土木系,是薛先生托我去聘请的,所以还记得。我们读的国文教材是松江中学沪校选定的开明活页文选,以老子《道德经》开篇,接着是《论语》、《孟子》、《庄子》、《韩非子》、《荀子》等书的节选,连西汉的散文也排不上号,相当于先秦诸子选读,这是专为应付交通大学入学考试而选的。那时交大的作文试题,往往在子书上摘一句或几句,前面或后面加个“论”字,考生如果未读过,往往连题目都看不懂,于是笑话百出,所以高三下学期要读这样的文章。这些教材对中过秀才的薛公侠先生来说,当然很对路,讲起来津津有味,可是对我们来说,却是对牛弹琴,兴趣索然,真是“言者谆谆,听者藐藐”,为此,他讲的内容已全不记得,而他讲课时那得意神情则至今历历在目。作文当然要用文言写,白话文不收,迫使我只得到《饮冰室全集》上抄一点。记得第一次作文交上去,薛先生对我说:“你受梁启超的影响太深。”当时还认为他大概不赏识,现在才知道未必如此,只因为他太熟悉康、梁,所以一眼就知道是梁启超的话。由于课少,学习很轻松,转眼暑假将临,补习班就草草收场,薛天游先生给我们签发了松江中学沪校的高中毕业证书,我们当然十分感激,这个私塾式的补习班似乎是私立同文中学的前身。

  由于两位薛先生在镇上,特别在教育界有很高的威望,本来到吴江、苏州求学的中学生,都迫切希望能就地上学,加上从上海陆续回来几个大专院校毕业生(也有肄业生),如范建中、金维埏,顾希亮,郑宗元等,师资也不成问题。由两位薛先生倡议,经过一个暑假紧张筹备,一所白手起家的完全中学竟在1942年秋因陋就简地开学了,现在想起来,真是个奇迹。不说别的,单就校舍吧!先是暂借庞家祠堂,后又迁至同里小学旧址。但此时的同里小学自日寇、伪军先后撤走后因无人看管,门窗全部被拆被盗,教室仅留屋架,如同马厩,校园荒草没膝,天放楼已成一堆瓦砾,真是疮痍满目。经过两个月简单修整,能容六个班级上课,两位薛先生付出多少心血,不言可知,而且总务一头,又都是薛老先生亲自抓的。由于全校师生勤奋努力,校风朴实,学校虽属草创,教学水平却不低于附近一些学校。正当学校送走第一批毕业生,邻近乡镇的青年又纷纷慕名而来,学校处于日益巩固发展之际,薛校长突然遭日寇杀害,接着又出走了一些教师,学校陷入极大困境。日寇投降后,薛天游先生又离开家乡至苏州办学,高中部并入吴江中学,初中先改为江中二院,后改为私立仁美中学,直至解放。

  薛公侠先生殉难半个世纪以来,他早年的学生已相继离世,但在私立同文中学读过书的则大多健在,每当大家回首往事,谈到这位威武不屈、视死如归的老校长时,无不肃然起敬,引以自豪。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