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8月20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韵吴江 >> 百湖集萃 >> 太浦河“喇叭口”工程之印象
太浦河“喇叭口”工程之印象
2019/8/3 0:49:51    作者:  朱文华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651


1960年,开挖太浦河工程进入第三个年头。2月,新春伊始,趁冬季农活较轻,工程再度开工。此时,要在平望镇北的苏嘉公路上建造一座“平望大桥”,因大桥位置紧贴京杭运河,工段形似“喇叭”,所以趣称为“喇叭口”工程。当时开河均动员苏州地区各县大量民工采取锹挖、肩挑的“人海战”方式进行,可这在“喇叭口”工程中显得难济于事,于是领导上决定在“喇叭口”投入一定数量的机械化设备,这就成了当时整个太浦河工程中又一个亮点。

当时是苏州地委管辖苏州市的地管市体制,市的人才、物资均较富余,所以在发动苏州市各行各业支援“喇叭口”工程时,可谓一呼百应,声势浩大。地方国营吴江县农业机械厂因厂址在平望而义不容辞地前往工程前线服务,我亦受领导指派与三、四名工人搬了部分小型机械、煅工炉等简单设备首批进入工地。在工地上,我们搭了一个较大的油布棚,设立起机械维修工厂,从此吃住在工地上。随即在长达数里的平北工地上,来自苏州市的有关工厂、手工业、商业所搭建起来的一排芦菲棚、帆布棚、油布棚的工地服务点紧挨不断,形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工地市场。大家争相为“喇叭口”工程服务,市场上不仅有原材料、机械配件、工具和辅料供应,商业部门亦为民工们想得周到,日、杂用品货源充沛运往工地,连“味雅”、“老正兴”、“采芝斋”等一批著名老字号店也来工地竞相设点。一些修补胶鞋、雨伞的个体户亦在工地设立了服务点。总之,凡是工地上生产、生活需用的均应有尽有。由于任务繁重而工地上常要“挑灯夜战”,各服务点亦必然是日夜敞门服务。我们这个归属由县水利局丛树超同志为处长的后勤管理维修工厂,承担着工具小改、小革、小修、小补的“四小”任务,凡遇较大或复杂的机械活,则送往厂内解决,这样既利民工们在劳动中随时碰到困难的解决,更利于减轻厂部烦于应付“四小”的压力,因而我们这个维修工厂的工作时间必须与整个工地及各服务点的劳作同步。只要工地上还有人在施工,我们就不能关门。在此大环境里,工作、生活虽然艰苦,然而大家情绪非常饱满。

当时,我们的机械化水平远没有如今发达,为此,工程一开始就大张旗鼓地发动各方力量开展“技术革命、技术革新”的“双革”运动,并以此贯串于工程全过程。所谓机械化施工亦仅是针对着民工们劳动强度大、速度慢而进行一些技术革新,旨在减轻他们的劳动负担,加快工程进度。指挥部直接抓大桥桥墩工程,从苏州抽调来不少工程师、技术员,大搞以卷扬机为核心的运土设施,但在投入使用中也许是深层土过于湿重和卷扬机运输胶带质量欠佳等诸多因素,故障频频,这不仅材料损耗颇大,且技术人员也常为攻此难关费尽心机。

与此同时,工地上还普遍推广手推“四平车”,即似“火车”式在取土处铺上木轨,轨道上装角铁或扁铁,简单的平板车脚配上小型铸铁轮或轴承,泥装在平板上推,随工程的进展轨道逐渐向前延伸,此车虽结构简单,却有些效果。当时农村经济薄弱,铁木物资紧缺,虽发动广大农村集体、个人奉献旧料,毕竟杯水车薪,难济于事。大搞“四平车”运动亦难以广为推行。在此技术、设备上均无新的重大突破面前,工地上那种“头顶星,顶踏冰”日夜苦干的“人海战”仍难以摆脱。

鉴于工程进度,尤其是桥墩工程的进度、质量难以确定,至工程中后期指挥部才调集到一批水轮、吸泥泵等机械化程度较高的设备投入施工,逐步改变了千军万马“人海战”的局面,使“喇叭口”工程在此“土洋并举”的威力下顺利完成。

干群一股绳,万众能一心。当年正值国家经济困难时期,无论城乡干部,还是工人、农民,生活均较困难,然而工地内外彩旗招展,“白天拼命干,晚上挑灯战”是常事。哪里有“夜战”,哪里就有干部,哪里在开工,哪里就有后勤服务。就我们这个维修工厂,当天接到活,也要当天完成,以不误前方劳动为宗旨,也总要在前方收工后才能熄灯关门。干部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的“三同”作风和“说到做到,勿放空炮”的实事求是态度也确非虚称。在生活上,干部无特殊享受。指挥部规定,凡晚上工作超过十点的人员,不分干部群众,均由后勤处食堂供应实心包子两个和菜叶类大众汤一碗。大家都很满意,那位苏州专署的副专员、太浦河指挥部的副总指挥周公辅同志常要来“喇叭口”检查工作,有时还深入夜战工地,并在后勤处宿夜。他的伙食是由食堂为他专开的“小灶”,然每当见到他在办公室就餐时,也仅是一荤一素的一汤一炒,一人独吃,无人陪餐。

“喇叭口”工程已过去四十余年了,当年的“平望大桥”也已旧貌换新颜,而今每当途径此桥,总会见桥忆昔。尤其是在整个工程结束后,我领到的那枚总指挥部颁发的由红色节制闸图案与银色边框构成的铝质纪念章,常常勾起我这段兴奋又难忘的回忆。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