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6月16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记先父先叔一二遗事
记先父先叔一二遗事
2019/3/30 0:08:06    作者:  沈有美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275

  先父沈昌眉(1872—1932),字昂青,号眉若,别署长公。先叔昌直(1882—1949),号颍若,别署次公,后改字存庑。同籍江苏吴江之芦墟镇,同为南社早期社员,擅诗及古文辞,俱以杏坛鸣铎终其生。先父先叔生平事略,已故陆铭之先生曾撰有《南社诗人吴江二沈》一文,载于《吴江文史资料》第二辑。现就本人所知道的情况,再补述先父先叔一二遗事。

 

士垄王头

 

  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先父昌眉年三十,应试县署。以世代出香,入科场,取一第,并非至难。是年主试江苏者为傅良,其命题多刈截四书。提考题为“鄙夫宽、薄夫敦、孔子之去齐”。我父作讲下,用《国策》“齐王之头,不及处士之垄”云云。傅良见而大骇,遂以驳斥。事见《长公吟草》卷四《和金锦文》一诗:“刈截文题最不论,科名得失等微尘。与君同点龙门额,士垄王头独骇人。”士垄王头的意思,大概是说,王者之首级,不及一介文人坟墓里的尸体。在那个年代,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而且写在极其严肃的堂堂科举文卷上,非同小可。傅良见而大骇,仅以驳斥,已为大幸了。

  先父直到二十四岁,始游于庠,已有不胜迟暮之感。倘在二十岁那年,规规矩矩地写文章,这一场县考未必名落孙山。《和金锦文》一诗作于1929年,事隔38年,时移世变,说出这句话来,当然已无足为奇了,但先父早年的思想意识却非一般。

 

一口浓重的吴江话

 

  先叔昌直在1912年到无锡第三师范学校教书,直至1927年三师改为无锡中学,遂离校。前后共13年。在这13年中,结识了很多朋友和知名学者。也教过了许多后来成名的学生。在无锡师范庆祝建校八十周年纪念刊上,徐铸成先生写了《忆母校》一文。文章中说:“我是记得1922年,15岁那年,考入无锡第三师范的。……学校开设了国文、读经、英语、数学、体育等课程。教国文的钱基博、钱穆先生可称国学大师,后来成为大学的名教授。沈颍若先生是柳亚子先生南社的诗友,说一口浓重的吴江话。在读经课上,讲解《左传》,深入浅出、生动形象。学生听着老师,竞忘却了下课。至今我还能熟练地背诵其中的《城濮之战》、《曹刿论战》等篇目。我的一点语文基础,都是三位教师给我奠定的……”。

  先叔授课,善于启发,引导学生自觉钻研,汲取学问的甜味,所以竟忘却了下课。先叔在课外,也诱导学生博览群书。他推导学生自选的《课余丛钞》上序文说:“狐腋非一皮而温,鸡非数千而饱。”鼓励学生多看多抄录,融会贯通,采其指归。他常与学生共同切磋琢磨,所以浓重的吴江话,并不能妨碍语言的表达。先叔在一篇课文讲解完毕后,一定要从头至尾高声朗读,读到激昂之处,引吭长啸,声振屋瓦,旁若无人。学生也会不自觉地随声摇摆,从而更深刻地领会课文精神,弥补了讲解时语言所不能言喻之处。

 

笔墨无灵糊口难

 

  先父先叔幼孤家贫,赖笔耕以为生,常在外教书糊口。教师收入无几,且当时教育经费又常拖欠,时有饔餐不继之虞。1925年9月6日夜先叔意有不适,作七律云:“到此无端百不欢,半窗凉月梦初残。罍之既罄瓶何着,住固无聊出亦难。四壁更添虫唧唧,三更其奈夜漫漫。嗤然一笑重安枕,吐语平生厌带酸。”同年10月6日至无锡,又吟二绝云:“一庐自据小天地,几月相偕老弟兄。只此区区不予畀,又扶嬴病上征程。”“此去真非为稻粱,子矜辍学我心伤。呼妻料理衣装外,旅橐先筹二月粮。”自注:省费无着,预备二个月旅费。据管文蔚先生在无锡师范建校八十周年纪念刊上之《回忆录》说:“时在1925年,当时军阀混战,张宗昌从山东率兵南下,攻打江苏督军齐燮元。十一月我接第三师范学校开学通知,负笈进城入学。”读了记载,才知道叔父诗中“几月相偕老弟兄”原来是省教育经费无着,暑假后,不能开学,因此留在家中“孵豆芽”。直到10月6日才自筹二个月粮而到校上课。这种情况,在现代教育事业中是无法想象的,竟要自办二个月粮去白教书。

  先父也有这样类似情形,1929年他亦有一诗,题为《校中以米贵,议减膳,并命职员轮值炊事》。诗曰:“笔墨无灵糊口难,砚田瘠薄减三餐。愁闻米贵如珠贵,死守氈寒到岁寒。老奚何堪围犊鼻,归欤未免累猪肝。依人篱下原非计,悔不耕桑共褐宽。”先父先叔都在师范学校教书,当时师范学生之学、膳、宿费俱免,师生同吃同住,所以米贵减膳对师生是一样的。校方要把好伙食关,杜绝伙房漏弊,组织全校师生员工一起来监督伙食,轮值炊事,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像先父一辈老夫子去轮值炊事,其实还是徒然的。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