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9月23日 星期一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鲈乡烽火 >> 日寇铁蹄下的吴江丝绸业
日寇铁蹄下的吴江丝绸业
2019/8/25 0:20:05    作者:  周德华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304

  1937年5月,吴江县长祁云龙颇有感慨地说:“本县号称江南富庶之区,物产丰饶,田地肥美,一般农民虽以养蚕为副业,但实际上丝绸出口约占全县生产数量百分之四十以上,桑麻蔽野,耕耘以时,手胼足胝之流,殆皆赖以仰事俯蓄之源。”[1]可惜好景不长。11月,日军侵入吴江,全县蚕桑丝绸行业即受到严重摧残。

  平望制丝所投产于1937年6月初,规模虽较小,但设备精良,在江苏省内属先进模范工厂。在这场罪恶的侵华战争中首当其冲,成为吴江丝绸业中第一个牺牲品。9月上旬,日机初次空袭,炸毁煮茧车间,以后轰炸频繁,被迫停闭,遣散工人。平望失陷后,厂房被毁,机器被日寇拆走,仅二层结构的茧库一座因被日本警备队盘踞而幸存下来。战火临近,震泽制丝所(震丰缫丝厂)继亦被迫停产。该厂拥有丝车416台,职工近千,为当时吴江第一大厂。1937年11月17日,日军向西进犯,震泽制丝所首遭攻击,留守厂房的警卫人员被抢击致死,而后厂房设备俱被焚毁,仅存茧库及烟囱。事后,日伪当局出版的《华中蚕丝报》(第七期)上幸灾乐祸地登载二帖日人所摄的震泽制丝所被毁后的照片,题为“抗日主义者之罪状”,副题为“化为废墟后之震丰丝厂”。这实在是强盗喊捉强盗的伎俩。

  与此同时,江苏省农民银行震泽、严墓两地农业仓库所存的抵押生丝共277600两悉被焚毁。

  开弦弓村生丝精制运销合作社于1929年兴办了我国第一个农村机械丝厂。由于地处偏远,日军侵入初期尚在开工,缫制震泽抢运出的蚕茧。但随着日军下乡骚扰频增,每次行动必以丝厂为驻地。当地百姓苦不堪言,在日军暂时撤离之际,愤而自毁厂房。

  在“扫荡”和“清乡”等军事行动中,日军为扫清视野,将平望至南浔公路两侧的成片桑林砍光,更使蚕丝业成了无源之水。日本人本位田祥男在《东亚蚕丝业》一书中记述:“事变以后,中国各地都面对着相当深刻的粮食恐慌……华中的农民首先有将桑园改种食粮以求粮食自给者,有因粮食涨价种粮食比较有利而改种粮者,也有因为燃料腾贵,燃料不足而利用桑树为燃料者。”他说,“一亩桑园可以采出80担柴薪,能够卖到30元一担的高价钱。被这种眼前收入诱惑而轻举妄动的结果,正在破坏着多角式农业经营方式的安全性。”吴江的情况正是这样。由于燃料匮乏,桑柴、桑梗奇昂,致桑株剧减。日本军方强征军米,农民不得不在桑园套种间作蔬菜及代粮作物,甚而伐桑改粮。结果,桑园面积锐减,蚕茧产量逐年下降。

  1937年11月9日,日军入侵盛泽,镇上居民纷纷逃难。连日伪《新吴江》报(民国28年12月1日)也哀叹:“盛泽……以产绸驰名全国,工商之繁荣,冠于全县。战时,因地处苏嘉要冲,毗连交通路线,居民逃避一空,成为人烟绝迹之境。”工厂自然就全部停闭。

  1938年年中,逃离居民陆续回镇,零机户和小绸厂断断续续投入生产。但如战前拥有4个厂共128台织机的吴江最大绸业资本家王鸣泉则以停产明志。本位田祥男调查,1941年,盛泽全镇开动电力织机仅229台,手拉织机700台,规模远逊于战前。日伪当局横征暴敛,厂主难以支持,乃缩小生产规模,停开机台,缩短工时,裁减工人。1943年7月,合成绸厂原有电机7台,7名职工,资方欲裁减3人,谁去谁留,相持不下,乃由抽签决定。至1945年3月,盛泽丝织行业失业工人多达二三百名,还有相当数量的工人处于半失业状态。盛泽镇及周围农村(包括部分浙江毗邻地区)开工的手工织机仅1.2万台,为全盛时期的60%。镇上电力供应不正常,部分小厂改用柴油引擎或木柴引擎自发电。农村蚕桑业凋蔽,丝源紧张,真丝绸类生产顿减,改织人造丝织物或交织物者比比皆是,后期则部分改为棉织。这都是日军侵入吴江,给吴江蚕丝绸业造成的最直接的灾难。

  日伪军队不时到农村丝绸产地侵扰,民生凋敝滋生盗匪,乡间无宁日。平望端市村,织绸好手凌承德夫妇,战前排机2台(其中一台为提花机)和二女二婿日夜轮织,生活尚属小康。1938年、1939年两度遭劫,一次被偷,人伤财空陷为赤贫。

  1942年某日中午,源盛绸庄收货处闯进2名歹徒,劫掠午后待发庄(付货款)的现金,不到一周,夜晚又被掘壁洞者将待运之成品绸悉数卷去。公余绸庄在解款途经塔场时,被抢走的货款相当于大米数百石,元气大伤。至于绸,领商人被公开敲诈勒索事,则时有所闻。

  战前,中日两国在国际丝市上竞争激烈。侵华后,日本帝国主义则借助军事力量,穷凶极恶地控制中国蚕桑丝绸业。1938年8月10日,在上海成立华中蚕丝股份有限公司。掘江英一在《支那蚕丝业的调整政策》一文中不得不承认,“华中蚕丝株式会社系以全中国蚕丝业的全面运营统制为使命。”同月,华中蚕丝公司苏州支店在吴江县城内南新街7号设立驻在所(办事处),先后派遣渡边辖二、金堂文喜、合掌义雄、平尾源吾为负责人。1939年6月,日伪维新政府实业部指令江浙皖三省蚕丝业统归该公司管辖。翌年9月2日,维新政府又赋予该公司蚕种制造业、茧行业、机器制造业的独占企业权。于是,吴江蚕业机构全部落入日本垄断资本的控制下。吴江县立蚕种场改组为苏州蚕业场吴江支场,由日本人场内藤寿把持。战前原有的民营天元和友声2家蚕种场分别被华中蚕丝公司编为江字第六十七、六十八制造场。茧行仅被批准2家,其中纬成茧行(十区天亮浜)被编为江字二十八号茧行,扇墟庙茧行(七区)被编为江字二十九号茧行。县内的购(收)茧地域被割裂得支离破碎,其中平望镇以北属苏州支店范围,平望以南盛泽以北(不包括盛泽镇)属南浔驻在所范围,盛泽以南归嘉兴支店范围。[2]

  日本帝国主义为维持战争机器的运转,一面加紧搜刮榨取,一面又深恐蚕丝资源的枯竭。1942年春季,为了标榜复兴吴江蚕丝业,无偿发放桑苗1万株,动员乡民栽种;免费发放蚕种,每户可领2张,乡民称之为白板种(无商标牌号)。与此同时,在震泽等地取缔土种、劣种,在震泽、盛泽各设育蚕指导所一处,在其他乡村设短期指导所40处。但为了加强对蚕茧资源的控制,每届收茧季节,伪吴江县政府都出动军警,以资“保护”。

  1943年,汪伪江苏省政府制订取缔蚕丝私运暂行办法。其中规定,凡茧商行贩如不经由收茧总办事处及其委托之代理所收购而私烘、私自买卖者,概处于重罚。当时凡干茧运送须备有江苏收茧总办事处出具的《运送干茧证明书》。同年,汪伪政府开征干茧特捐,从价征收2%,运输时须税证同行。其实早在1940年,日本军方就在盛泽宪兵队门前张贴布告谓:“蚕丝禁止密输,违反者统品没收,并将犯者严重处罚。”布告所署日期为昭和十五年十一月。

  抗日战争以前,盛泽有近70家绸庄(行)。日军侵华初期,上海虽为孤岛,各国洋行尚开业,绸类物资可以输出,而内地及后方也尚有销售渠道。其时,盛泽的小绸庄主、领投(经纪人),掮客等在上海避难,利用原来的业务网络,维持一定额度的交易,以盛纺、洋纺、电力纺、冲电力纺为大宗。丝绸装运须凭日伪当局签发之准运证,绸商俗称之为“黄保单”。日本商人佐佐木凭藉军方势力,在盛泽设立通运公司,垄断丝绸外运。如果假手日本人,绸商不过得其残羹,于是只得靠零敲碎打的偷运。日伪统治时期,盛泽有一支数以百人计的单帮队伍,男女老幼兼而有之。单帮客受绸行之托捎带绸匹去沪,略加伪装,或手提,或肩负,风声吃紧时甚至绑在身上。单帮客启行时须向绸行交纳风险抵押金,待安全送到上海收货人手中后收取酬金。日伪统治当局虽明令禁止,然哨卡、检问所、车站轮埠的伪职人员大多接受贿赂,可以通融。偶而被日军查到轻则被殴打,重则丧命,货品则被没收。据昔年单帮客回忆,如四次中有一次失风,尚不致亏蚀。在乡间,机户也千方百计对付日伪对丝绸运送的控制。绸商潘心源在圣塘港避难时,目击当地机户将绸匹藏匿舱底或缝制棉被内,伪装成送丧船,三四艘一组,哭哭啼啼,披麻戴孝,居然混过了日军炮楼。

  珍珠港事变后,上海租界被日军侵占,沪上绸市寥落,加以苏州征收的丝绸营业税较上海为低,盛泽绸商逐渐转移到苏州,有同大、同康、同一、公馀等近20家中小绸庄设于苏城。这些绸庄多由丝绸小商人及领投临时拼凑而成,实力远不如战前。丝绸产品经苏州流向敌占区的京、津、汉口、长沙等地,一小部分逆江而上抵重庆。

  土丝及丝经亦须经敌伪之手方可运往上海。每丝一担须纳税损捐,俟到沪后即抑价迫售于敌丝商。日本三井洋行驻苏机构不时派员到震泽,压迫维持会低价收丝。震泽镇上有地痞名董纪鹤者,初时代理三井洋行收丝,攫取不义之财,后因收益分赃与日方闹僵,被日本军方抓到日本本土开煤矿,客死异国。据震泽钮炳记丝经行业主钮金荣先生回忆,丝及丝经偷运到沪,获利可达40~50%,因而丝商不惜铤而走险,通常将丝放在车船座位的夹层里,或将成捆草纸挖空,藏于中央,由杂货船装出。钮炳记就是这样将丝经偷运出去,售于达丰洋行和怡和洋行,再转输欧美的。

  盛泽织造用的生丝,部分也靠走私夹带运入。丝贩经常利用星期天,组织小学生到6公里外的浙江王江泾远足,回来时在每人长衫里捆绑夹带生丝。军警岗对孩子疏于检查,也就蒙混过关了。

  日军侵占吴江的八年,对丝绸业无疑是个严酷的灾难和沉重的打击,延缓了吴江丝绸业的发展进程。但从另一方面看,历经八年磨难而得以生存,足以显示吴江丝绸业的顽强生命力以及广在蚕农、织工、丝绸商人为求生存而作的不懈努力。

 

  注:

  [1]《祁云龙对全县合作事业的视察报告》吴江市档案馆档案  卷宗号8-1-1864。

  [2][日]渡边辖二《华中蚕丝股份有限公司沿革史》  昭和十九年九月十一日。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