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09月20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名人 >> 金松岑室 >> 辛亥革命:金松岑天放楼走出的辛亥儒杰
辛亥革命:金松岑天放楼走出的辛亥儒杰
2020/8/28 0:48:17    作者:  刘晓平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2066

 

  吴江,同里中学校园内,“天放楼”静静伫立。100多年前,在风云跌宕的辛亥革命尚未拉开帷幕之前,小楼主人金松岑和陈去病等一批革命进步人士聚集于此,抨击时政、传播思想、砥励斗志,为暮霭沉沉的旧中国拨开层层迷雾——

  金松岑主要业绩

  ●1897年,与陈去病等人在“天放楼”发起成立了“雪耻学会”,借学会抨击时政、传播思想、砥励斗志。

  ●1902年春,在同里成立吴江县内第一所公学——“同川自治学社”(后改为“同川公学”)。

  ●创办明华女校,反对女子缠足。

  ●写作出版《女界钟》,世人惊呼其为“中国女界之卢梭”,与梁启超一样一跃成为中国女权运动的先驱。

●资助邹容出版《革命军》。1903年6月底,章太炎、邹容因《苏报》案入狱,金松岑聘请律师多方营救,并打通狱吏设法传递书信、物件。

  ●“起发”晚清四大谴责小说之一——《孽海花》。

  ●在1903年11月出版的《三十三年落花梦》全译本中向国人宣介孙中山。辛亥革命前,多数国人正是通过这一译本了解孙中山及其革命。

  金松岑(1873~1947),自号“天放楼主人”,吴江同里人,曾为柳亚子老师,并与章太炎同事,一生致力于教育和国学研究,被人誉为“一代宗师”。

  从1897年在“天放楼”发起成立“雪耻学会”,到1902年成立吴江县内第一所公学,再到后来写作出版《女界钟》,在辛亥革命前后的历史风云现场,金松岑与陈去病“同志并肩”,或者与柳亚子“师生相随”的身影随处可见。但到晚年,金松岑把与章太炎“火热”交往的收获完全投注到“沉寂”的国学研究与诗文创作中,以致于人们淡忘了他曾经纵横驰骋的身影。

  在吴江市政协文史委主任凌龙华看来,金松岑的性格中可能较多地揉入了中国士大夫儒雅的成分,因而每到“壮游”之际,家庭的阻拦总使他黯然神伤。“在辛亥风云中,如果说陈去病是豪杰,那么金松岑是儒杰,到今天,他的诗文集与学术研究就是最好的见证”。

  成立学会,创办新学,点燃大革命前星星之火

  金松岑与辛亥风云人物陈去病“同里同庚”。在中国革命发生转折的历史一页中,金松岑与他的“天放楼”留下了厚重一笔。

  在凌龙华精心收集的各类历史记载中,这一笔精彩华丽。翻阅着当年的记载,凌龙华充满了身为吴江人的骄傲。甲午战争惨败后,1897年,金松岑与陈去病等人在“天放楼”发起成立了“雪耻学会”,借学会抨击时政、传播思想、砥励斗志。一年之后,“戊戌变法”发生,康有为等以“变法图强”为号召,组织“强学会”,“而在吴江小城里,‘雪耻学会’早已是英豪络绎”。

  救国的起点是唤醒麻木的灵魂,现代教育无疑是一剂良药。1902年,三十而立的金松岑再也不满足于旧式的私塾教学,也不再满足于仅在学会中发几声改良维新的“雪耻”声。这年春天,一所面貌一新的学校“同川自治学社”(后改为“同川公学”)在同里诞生,这是吴江县内第一所公学。办新式学校,金松岑是“第一功臣”,由此开辟了吴江各地竞办新学的喜人局面。50岁后,金松岑还出任吴江县教育局局长一职。

  金松岑办学讲究“德”“用”结合,通过新式教育,学以致用,且“使我学生人人爱国,个个尚武有精神”。为此,他施行“道德教育”、“军国民教育”、“实利主义教育”,开设体育、音乐、图画、手工、园艺等修身习技的现代课程,甚至先行一步,在乡间的课堂里设置了英语、生理卫生等课程。他还创办了明华女校,反对女子缠足,痛陈缠足乃“悲哉天刑乎”。同时,他写作出版了《女界钟》,引得世人惊呼其为“中国女界之卢梭”,与梁启超一样一跃成为中国女权运动的先驱。

  这样的开明思想,让他的学生深受感染。1906年,丽则女校又在同里诞生,创办者为金松岑的学生任味知——著名园林退思园的第二代主人。“事实上,一处小小‘同川公学’里,出了不少名声显赫的大人物”,中国南社研究中心研究员徐宏慧告诉记者。对金松岑颇有研究的她写作出版了一部《金松岑传》。此书中,她特意列出了一份金松岑的学生名单:柳亚子、蔡寅、王绍鏊、杨天骥、范烟桥、金国宝、严宝礼……师者,传道授业解惑,通过新式教育,他的进步思想在一批批学子身上薪火相传,点燃了大革命前的星星之火。

  向国人宣介孙中山,译本一面世就被抢购一空

  在“天放楼”一隅,一块黑色的纪念碑上刻着国学大师章太炎亲撰的“同川公学十周年纪念之碑”,这不仅见证着金松岑当年办学的辉煌与沧桑,还牵出一段革命佳话。

  1903年,就在创办“同川公学”不久,蔡元培写信邀请金松岑到上海爱国学社担任庶务。爱国学社是中国教育会的一个下设机构,庶务相当于总务部长。凌龙华告诉记者,在翻阅那段历史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在爱国学社,金松岑办公室的同事为“大哥哥”章太炎,而舍友为“小弟弟”邹容!

  同志情深加上战友义重,在金松岑师生的倾力资助下,邹容的《革命军》得以出版,序言由章太炎所作。而在1903年6月底,章太炎、邹容因《苏报》案入狱后,金松岑更是不顾个人安危,聘请律师多方营救,并打通狱吏设法为狱中好友传递书信、物件。

  在传播进步思想、兴办新学之外,著书立说也是金松岑留给后人的一大笔财富,在《金松岑传》里,徐宏慧对此也有详细的介绍。小说《孽海花》,鲁迅先生把它列为晚清四大谴责小说之一。小说最初署名“爱自由者起发,东亚病夫编述”。“东亚病夫”是曾朴的笔名,而“爱自由者”即是“天放楼”主人金松岑。

  徐宏慧告诉记者,金松岑还是最早向国人宣介孙中山的“先行者”之一。1903年,上海先后出现了以《三十三年之梦》为底本的两个译本:一个是8月出版的节译本《孙逸仙》,译者即是主笔过《苏报》的章士钊;一个是11月出版的《三十三年落花梦》全译本,译者金一,即金松岑。《三十三年落花梦》一面世就被抢购一空,以后重印十多版。辛亥革命前,多数国人正是通过这一译本才了解孙中山,才了解孙中山倡导的革命。在革命大幕拉开之前,金松岑无疑出色地发挥了一代儒杰的积极作用。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