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6月16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儒医许半龙
儒医许半龙
2019/3/30 0:08:06    作者:  吴江档案局 来源:  吴江档案局    【字 号:  】   点击量:4850

    许半龙(1898-1939年),又名观曾,字盥孚,雄生先生第三子,世居吴江芦墟镇司浜西岸。他曾是上海中国医院院创始人之一,亦是中国第一个革命文学团体——南社的成员,因而他是中国近现代难得的一位儒医。              
拜师学医
    许半龙出生十二个月即丧父,少与其兄豫曾、泰曾,受教于母亲陈氏。陈氏是本邑名医世家陈仲威之长女,因而待半龙20岁时,即遵母命随舅父陈秋槎学医。1922年,初有所成的许半龙在亲友介绍下,赴上海拜于著名医学家丁甘仁先生门下,研习外科。1924年,他曾短时间返乡,组建芦墟红十字会,开展公益事业,并提携培养许开泰等医学后辈。1925年,许半龙又赴上海求学于上海中医专门学校深造,毕业后回芦墟司浜“师让小筑” 悬壶开诊,服务桑梓。他医术精湛,为人谦和,因此,深受当地居民的欢迎和赞赏。是年冬,应老师丁甘仁之召,许半龙重赴上海,任广益中医院(地址南市方斜路)外科主任。他凭借一身过硬的望、闻、问、切功夫,业务鼎盛,名噪一时。至今在民间还留存了一本许半龙医案处方笺手迹《天功集》(又称《内外科验案》积有70页,系许氏1925年八月至十月的医案),弥足珍贵。现择一则医案如下:                                                                             
    周左(即周姓男士 笔者注) 郑家木桥 九月十一日  
    耳门下结肿焮疼,憎寒壮热,势防成毒,先与祛风消解。
    荆芥穗一钱半 青防风一钱半 冬桑叶三钱
    嫩前胡一钱半 黑山栀二钱  连翘壳三钱
    土贝母三钱  炙疆蚕三钱  皂角刺一钱半
    南薄荷八分(后下) 生草节八分
    许半龙除日常诊务外,同时还执教于母校,倾心治学,勤于著述,写成《中医外科学大纲》。丁甘仁先生对其褒奖有加“予自寓沪以来,从游者不下数百人,而于外科一道,研求者盖寡。今是编行世,不独为吾门光,抑亦造福于病家者,殊匪浅鲜也。”(摘《丁甘仁医案》上,许序),足可见丁甘仁先生对许半龙的期许和认可。
创办医学院
    1925年,民国当局拟取缔中医,许半龙与秦伯未、章次公、王一仁等同仁纷起抗争,公开致电政府申诉。1926年1月,上海中医专门学校学生会致教育总长章士钊电文:“教育部总长章电鉴:查今世界各国莫不以固有之文化为立国之要素。我国医学发明最早,其诊断则深切著明,其学说吉皇宏大,保障人民,历数千年之久,实我国固有之文化而不可磨灭。固中医有加入学校系统之必要。今贵部会议谓以不合教育原理,不予照办,殊为诧异。夫以中医不合教育原理,则国内一切固有文化皆在摒弃之列,似此殊非国家贵有教育之道。务请贵部为发扬文化,保全民命计,复将原案郑重会议,定其所请。不胜迫切待命之至。”同时,他们也纷纷撰写文章或专著,对中医改革各抒己见,出谋献策。许半龙在这时期写就《鸟瞰的中医》、《中西医比观》等著作。为了进一步捍卫中医的影响,1927年,许半龙和王一仁、秦伯未、严苍山、章次公等人在南市黄家阙路创办了上海中国医学院,为祖国培养中医骨干人才。他精医学,尤擅长喉科、外科,先后担任训育主任、教授、院董等职,同时还出任中国上海中医学会执委、上海市国医公会执委。在中国医学院执教期间,许半龙写作了《内经研究之历程考略》、《内科概要》、《中国方剂学枢要》、《杂病处方法》、《疡科纲要》、《药籨启秘》等著作。
    笔者最近有幸见到1939年6月许半龙因母病返乡前不顾病体为第十届毕业同学撰写的临别赠言(载于《中国医学院第十届毕业纪念刊》)。他在文中循循善诱,感人至深。现摘录如下,以飨读者:
    半龙不德,曾随王秦严章(指王一仁、秦伯未、严苍山、章次公,笔者注)诸友创办本院,相继助章殷包薛朱郭(指章太炎、殷受田、包识生、薛文元、朱鹤皋、郭柏良,笔者注)诸院长而谬执教鞭。毕业以去者,迄已十二届矣。每届有纪念刊,纪念而赠言者屡矣。临歧赠别,依依不舍,久之则澹然若忘者亦屡矣。然则士之出学院而服务社会,为之教者,必诏之曰,坚而操遂而学,去道不远。虽为摩励磋切之言,而毕业诸生,或所深知,而无庸晓晓也者。诸生,诸生,麦秀渐渐,禾黍油油。半龙欲有所赠,既不愿从俗肤言,以辱其行,更不敢矫矫亢诱掖,以亵人听。无已,姑述学业之所自,半龙不自尅勉,回念宿遇,惭沮万态,恐不足以益诸生之去也。溯自民国七年戊午,三月初十日,奉母命以师礼事先母舅陈先生秋槎暨祥叔之门,凡四载。十一年壬戌七月五日,负笈来沪上,由同乡徐先生访儒之介。从先师丁先生甘仁游。十四年乙丑正月,丁师召任广益善堂诊务暨中医专校教课,此为半龙服务上海之始也。
    虽然,丁先师之学行,为诸生所乐道,而吾外家学业之源流,及其世训之可法,倘亦为诸生所乐闻。
    (1)吴江徐氏与陈氏 邑先哲沈曰富云:“吴江以医其家者凡二,曰北门徐氏,曰芦墟陈氏。徐氏自灵胎被特召,再赴京,医名远著。陈氏惟苏淞杭湖五郡知之,然较其术。不相上下也。”乃世皆知徐而不知陈,陈固为民众之医,特帝不召而名不荣于国耳。
    (2)陈氏为医之世序 陈氏之始为医者曰书贤,得其外家梨里顾家之秘,传子宝林,传子章伯,著有医案未刊。传子鲁齐,鲁齐传其弟梦琴,学术益进。公元一七六五年(即清道光三十年乙酉),寓邑西盛泽二十五年,成医案三百廿二卷,半龙之所以得识其门径者以此。传子骈生、俪生,传子诗龛、仲威、稚生。诗龛卖术游嘉兴,子小龛继之,稚梅行道于枫泾,祥叔著有《陈氏外治药辑》四卷,仲威子秋槎,稚生子翰君,一在周庄,一在练塘悬壶,仲威为半龙之外祖,医道之盛,为从来所未有,不暇著述。秋槎祥叔,为半龙授业而亲炙较久者也。秋槎子培之,病殁。慕陶客北平,梦珂居西安,业医者仅矣。去年“七七”,乡里大火,其居宅四十余间,藏书数千卷,悉遭殃及,太息流涕,而可委诸气数耶也。
    (3)陈氏之医训陈梦琴先生行略云:“为人治病甚谨,虽微证,未曾或忽,夜必自考其当否书于册,遇有他医所治而获效者,必觅其方录之,或友朋谈次,偶及单方,必随手录之。虚已而察物,广闻节取,故所治无不中。或以此问之,则曰,病者造我,本求愈也。治之愈,我分也,何足述耶。今之为医者如何也,贤者固多,而不肖者亦不在少数,治后忘前,何必夜考而册记,他医偶一幸中,见卑识浅,单方非名医须知,病愈我功,病亡归天,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置人于不生不死之间,标榜夸张,惟恐其不周,盾鼎匾额,惟恐其不多,所谓于济之士,先求韬匿者固如是耶。
诸生思之,诸生其再思之。半龙之所以哓哓不休,而愿交勉者何在乎,唐王勃曾言于长安遇京兆夫子元,再拜稽首,受《黄帝素问内经》,服习之五年,因录师训序之曰,苍生可以救耶,斯文可以存耶,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言非所以徇名也,将以济人也。
诸生,其知之乎,如何服习?如何救济苍生?
诸生去矣,诸生其疑我窃王勃之故智,牟牟然方有所思而惮闻之乎。
    “坚而操遂而学。”
    “虚已而察物,广闻而节取。”
    “病者造我,本求愈也。治之愈,我分也。”
    诸生去矣,诸生其念我乎?当勿忘是官,即吾亦慎守,斯旨为见诸生地。而何哀乎。流离迁徙之不遽相见耶。
    1939年岁末许半龙于家乡病殁,年41岁。他把自己的大半生都献给了医坛教育,执教中国医学院十一年,誉满杏林。学院师生及全市中医界同仁为其举行了隆重追悼会。而吴地也为失去这样一位德才兼备的良医而扼腕痛惜。许半龙的生前好友张凤(诗人)为其作传,并铅印后送友,以留纪念。
浸润诗文
    许半龙早岁曾受学于金松岑,善诗文,喜五言古体。诗作除《静观轩诗抄》行世外,还有《话雨篷业缀》、《两京纪游诗》两稿(未刊行),还与冯有权、张梦痕、王个簃、盛心如等结诗酒会称“山人雅集”。 许半龙是位孝子,在为其母祝寿时刊有《寿萱图题咏集》纪念册。
    民国初期,许半龙加入南社(入社号897),结交柳亚子后,常和他唱和诗词,相交甚欢,也多次参与南社雅集。1920年11月30日,许半龙与柳亚子、陈去病、凌景坚、范烟桥、余十眉、蔡文镛、郁世为等八人效元代诗人杨维桢故事,游览吴江名胜分湖。事后,柳亚子将有关诗文辑录为《吴根越角集》。现选摘点滴,与读者共赏:
    题安如分湖旧隐图(许观曾作,录自《南社丛刻》第8册6101页)
    柳芽芦叶环重湖,垞北垞南分越吴。洞庭倒影若骑驴,水天遥瞰涵空虚。高士天随旧卜居,载将茶灶笔床俱。季鹰残碣墓荒芜,秋风故国忆莼鲈。辋川景物自纡饮,土风诗继小长芦。粥粥翁箸有《胜溪竹枝词》草堂佳趣足清娱,殆欲编成主客图。耆卿本是湖海徒,清词雅材追黄初。健笔龙文风雅驱,坛坫染翰群步趋。佗傺风尘抱影孤,清梦往往盟鸥凫。绿杨晒网门巷纡,芦帘纸阁明双矑。松声满院鹤清癯,夜窗灯火勤铅朱。万签邺架傍蘧庐,知君乐志在琴书。南陆庵中旧树枯,太平庄外啼鹧鸪。旗亭花发酒须沽,春有园笋秋盘蔬。闲傍桃源剌钓舻,水乡沙户相招呼。缘簑嫋嫋烟模糊,啸傲风月何舒徐。争墩积习事有无,吾亦蟹帘渔簖租。半篷山色分菰蒲。他年载酒同长逋。
    题许半龙诗集(柳亚子1929年作,录自《磨剑室诗词集》上册601页)
    卅里分湖路,当年几隐沦。儒流陆季道,词客郭灵芬。大雅今都歇,斯文谁复亲。论才到后起,谨厚独推君。
    年少倡酬侣,王、凌与子三。蚬江邻笛恸,玄穆长逝,已近两年。鹤市寓公潜。昭懿赁庑吴门,音耗久绝。各有千秋志,休教两鬓惭。人琴生死感,料汝泪盈缣。
    许半龙热衷研习旧学,曾求教于章太炎、吴昌硕、曹颖甫诸公,先后参加沧社、国学商兑会。而柳亚子素有网罗乡间医学文献的热情。在《跋吴刊医书岁种》(见《南社丛刻》8)中,沈昌直这样谈到:“予友柳亚子,好搜罗乡先哲遗书。三五年来,集已刊、未刊本,无虑六七百种。计去年一岁所购,至斥三千金而不惜,亦云多矣。余家旧藏莺湖吴金寿所刊叶天士《医效祕传》。亚子索之,谓乡先哲手刊本,亦在所求中也。余已于去夏赠之。今检旧箧,复得《三家医案》、《温热赘言》二书,亦为金寿所刊,且与《医效祕传》同一版本者,因亦归之亚子。以副其网罗文献之雅意,是数种者,固未得谓为人间珍本……”。许半龙常掇拾乡邦文献于柳亚子家。
    柳亚子对许半龙也认识甚深,在其1918年为许半龙作《静观轩记》(见《磨剑室文三集》,《磨剑室文录》上册551页)一文时写道:“许子性渊默寡语言,每朋簪杂沓四座议论蜂起,独哑然无一言,间或微笑而已。其文朴质而无华,其为学务实而不噉名,盖真能无愧于静者。”这正是许半龙一生最好的写照。
    在许半龙诞辰110周年之际,笔者特作此小文,以缅怀先哲。
    注:“《处方》、《天功集封面》是由苏州中医学会秘书长俞志高提供、《许半龙遗照》由柳亚子纪念馆提供、《许半龙著作》由芦墟张舫澜提供,在此一并感谢。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