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08月05日 星期三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艺术 >> 曲艺 >> 一曲清音黎川韵——黎里人与昆曲的情缘
一曲清音黎川韵——黎里人与昆曲的情缘
2020/7/10 0:22:37    作者: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2264

                        

一曲清音黎川韵

   黎里人与昆曲的情缘

不久前,爱慕客栈开工仪式在古镇黎里举行,一所“厅堂级”的昆曲主题酒店即将呈现在大家面前,其有着江南园林之风,有着现代简约之韵,更多的则是禅境之美,值得期待。

昆曲是百戏之祖,是苏州的名片;昆曲于吴江,是将昆曲带入家传户诵、四方学者皆宗吴门的大师以及以他为领袖的吴江派;而昆曲于古镇黎里呢?有缘,有情,有故事,它是朋友间的生死相付,它是初恋的青涩和刻骨铭心,它更是离家游子的乡愁,一曲清音里皆是满满的黎川味道。

                 《曲律》生死付

“曲何以言律也?以律谱音,六乐之成文不乱;以律绳曲,七均之从调不奸。”明代山阴人王骥德所著的《曲律》对昆曲的布局与剪裁,宫调与语言,有着全面的论述。对昆曲的创作规律第一次作了系统的阐发,以其理论的创新性和系统性,雄踞明代曲坛,并对后世的戏曲理论批评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他是中国第一个比较成熟、比较专门的戏剧理论家”,余秋雨如此评价王骥德。

在中国国家图书馆所藏的明天启四年《曲律》刻本上赫然印着“毛以燧”之名,而毛以燧正是明末黎里人。昆曲、王骥德、《曲律》、毛以燧之间到底有什么的故事呢?


修复中的黎里毛宅

明万历二十年(1592年)前后,黎里人毛寿南任山阴(今绍兴)知县,而其本人及子毛以、毛以燧皆好曲艺,在当地结交了一批文士,出身戏曲世家,早年受学于徐渭的王骥德也是其中之一。他后受毛寿南之聘在毛氏官邸设帐谈艺,与毛氏兄弟及吴炳、王季声等谈道论曲,自比古食客。毛寿南的三子毛以遂后来回忆到“犹忆弱冠之年,侍先君子山阴署中,获同王伯良先生研席。先生於谭之暇,每及词曲,津津乎有味其言之。余间举古传奇若杂剧中瑕瑜处相质,先生辄颐解首肯,谓可与言曲。先生於此道故本夙悟,加以精探逖揽,自宫调以至韵之平仄,声之阴阳,穷其元始,究厥指归,靡不析入三昧”(见王骥德《曲律》跋)。在戏曲方面,毛家兄弟得到了王骥德大力指点,受益良多。


冯梦龙为《曲律》序

而毛寿南与吴江沈倬为挚友,毛沈二家互为师友,关系十分亲近。沈倬子沈珣有云:“余家松陵与允遂(即毛以燧)氏,世称孔李云。允遂之尊人御公,余祠部伯兄实受业焉。因是以两家昆季互相师友,出则负笈同游,入则问道讲德,往来靡间,不异同根……”

彼时沈倬堂弟沈侃的儿子沈璟因卷入“争国本案”,被迫告病还乡,放情词曲。他也是山阴毛府中的座上之宾,因此亦得识王骥德。二人一见如故,过从甚密。毛以燧曾记述道,沈璟因严持音律,作为一个“词坛盟主”,当时很少有人、有作品合他的意,但独独服膺王骥德,经常往来商榷著撰。

万历庚戍年(1610),王骥德写成《曲律》。友人毛以燧问:“子信多闻,曷不律文、律诗,而以律曲何居?”王骥德答道“吾姑从世界阙陷者一修补之耳!(《曲律-杂论》),他深知自已做的是戏曲方面拓荒开创之作,十分重要,故对《曲律》又屡作增添,直至万历癸亥年(1623)秋才将改定稿《曲律》缄送毛以燧,付诸剞劂。并附一信:

“吾生平论曲,为子所赏,顾喙也,非笔也。浸久法不传,功令斯湮,正始永绝,吾用大惧。今病且不起。平日所积成是书,曲家三尺具是矣,子其为我行之吴中。”



王骥德此时病重,自知不久,再见亦难了,因此另附诗一首《别毛以燧》以示告别,诗中饱含着王毛二人的结交情深:三十年来向与禽,可怜同调复同心。如兰自合推交谊,流水常能借赏音。病久故应伤四辟,路长难慰报双金。他时梦里遥相访,烟水茫茫可易寻。

毛以燧见信后,手捧《曲律》稿本,泪如雨下。这是朋友的临终所托,他马上遵嘱付刻,并让好友,同为“吴江派”的曲家冯梦龙为之作序,但“方在校刻,而讣音随至,兹函盖绝笔耳。”王骥德未能见到《曲律》印行,是令人惋叹的;而他又是如此幸运,碰到了毛以燧这样的朋友,《曲律》才得以刊印流传。古人刊印著作,耗资巨大,非常人所能承受,所以很多人倾其一生心血的著作很多以失传告终,逝于历史车轮之下。骥德已去,而《曲律》长存,二人因热爱昆曲而结下的深情厚谊,由此可见一斑。

毛以燧和王骥德亦师亦友,志同道合。早在王骥德校注的《新校注古本西厢记》中我们就可以看出。毛以遂在新校本中应邀作序,徐渭附解,作评。而毛以遂的夫人汝文淑也担任了其中的插图工作。王骥德逝后,毛以燧心情异常悲痛,连作了《哭王伯良先生》十三首,以志辍弦之痛。“屈指论交三十季,寸心金石未为坚。而今流水知音去,肠断牙生在辍弦。”知音已逝,独留清曲沧然。

             毛莹著《晚宜楼杂曲》

毛以燧钟情曲艺,他的独子毛莹,又名培徵,也就是大休老人,也继承了其父嗜好,纵情山水,独好清音,并著有《晚宜楼杂曲》。晚宜楼为黎里毛宅其朗吟静观之处。1919年前后, 救挽徒劳的失意使柳亚子开始狂胪乡邦文献。而他的从弟柳率初亦有同嗜。后得毛莹的《晚宜楼杂曲》交付亚子先生,准备排比印行。然柳亚子忙于政事,颠沛流离,惜未能成。后吴梅高徒、文学和戏剧史论家、散曲作家卢前从重庆来到桂林,和柳亚子先生谈起此事。此时卢前正着力搜集民间乐府,准备出版元明清散曲的全集《饮虹簃丛书》,《晚宜楼杂曲》也是待辑之作。二人一拍即合,柳亚子并应邀作序。《晚宜楼杂曲》得以留存。

                擅唱昆曲的亚子初恋

在南社的诸多精英中,有一对夫妇特别引人注目。二人不仅能诗善文,而且每宴客至酒酣兴浓,妇便含商吐角,夫则吹萧伴合,一曲清音,引得满座皆惊,时人比之为赵明诚李清照,端的是一双神仙伉俪。

刘三和陆灵素

男的是仗义营葬邹容的江南刘三,女的是娴文辞,擅昆曲,刘三的继室陆灵素。而这个陆灵素又和黎里有什么渊源呢?1906年,柳亚子才20岁,任教于上海健行公学,而在此期间,柳亚子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初恋经历。关于此段故事,在其《五十七年》的自传中有较详的记载。而在张明观老师的新作《柳亚子史料札记二》中那篇《“L女士”究竟何许人也》文更是将亚子的初恋直接锁定为上述的陆灵素,亚子先生也始终将这段感情深埋于心,不曾忘记。

亚子先生在健行公学任国文老师时,适时他的大表姐也在上海“城东女学”读书,这位大表姐有个特别知己的同学陆灵素,也就是柳亚子记述中的L女士。这年,柳亚子的母亲费漱芳和大姑母柳兰瑛到上海看望柳亚子,住在客栈,大表姐到客栈来拜望,陆灵素一起同来,这是最初认识。大表姐给柳亚子介绍了陆灵素的不幸身世。

陆灵素(18831957),原名守民(一作秀民),字恢权,号灵素,别署繁霜,江苏青浦朱家角人。柳亚子记述“L女士出生云间世家,书香门第。”后因家道中落,自幼由父母做主许配给一富家子弟,“她那位未婚夫,大概是个膏粱子弟,后来行为不检,沾染嗜好,把家产荡尽,变成无赖了。”(柳自传《五十七年》)陆家要求退亲,对方索要巨金,陆家哪里来钱,对方便扬言要抢亲,陆灵素听到风声,便走避沪上,在“城东女学”读书,连寒暑假都不敢回去。

青年柳亚子和陆灵素

陆灵素的不幸身世令柳亚子倍加怜惜,一回生,二回熟,几次交往下来,二人便暗生情愫。“因为谈了几次,我那不设防的城市,快要被她攻破了。”亚子后来自述道。陆灵素仰慕柳亚子的才学和新潮的思想,便向柳亚子表明心迹,并致信柳亚子:“明知使君有妇,即为外室,亦所不辞。”甘为外室的办法,柳亚子当然不能同意,由于他已有婚配,此时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但尽管回答不能同意,但两人每星期还是不断见面。感情在升温。“到了这个时候,又哪能真个漠然无动于衷呢?”。暑假时,柳亚子回黎里,表姐和陆灵素随之也到了黎里。柳陆二人还是每天见面,明里是向陆灵素讨教音律,实则是热恋中的如影随附,不离不舍。

后来柳亚子直接写了退婚书给岳父郑式如,并且将草稿给了陆灵素,让她安心在沪等消息。这一下象捅了马蜂窝,柳郑二家掀起了轩然大波,几番劝说无效,柳父扬言断绝父子关系,并掐断了柳亚子的经济来源。柳亚子则是心陷情网,宁死抗争。后至松江隐匿。

此时柳家搬出了杀手锏-柳亚子的大姑母,亚子自小和这位大姑母最亲,大姑母也是极其疼爱柳亚子。姜还是老的辣,“哄、吓、骗”三招下来,柳亚子即败下阵来,悉听姑母安排,回黎乖乖成亲,陆灵素也心知回天乏术,后嫁与上海刘季平为继室。柳陆之恋才告一段落。

而柳亚子始终未将此段初恋之情遗忘,而是深埋于心,只是偶尔在“五载新恩林北丽,卌年旧恋陆繁霜“”刘三不作繁霜老,影事当年忆皖江“等诗句中才忆及当年之情踪。上海解放后,柳亚子还曾多次向有关部门举荐陆灵素,希望其任职上海市文管会。

 某年八月二十日夜,亚子招饮南园,集者中就有刘三,陆灵素等十余人,“寻常小集成嘉会,十九当年是旧盟。更与苏阊申后约,夜阑莫漫惜离情。”席间大家饮酒忆故,刘三与陆灵素唱了一段牡丹亭,“浩歌妇欲变秦声”,听者沧然,人生难忘是初恋,曲声婉婉 ,却是“相看好处却无言”的无奈和离愁

               国际大法官的一生至爱

清末民初,金陵吴趋余杭之里,邸第相望,鼓钟不绝,所奏伎乐皆尚吾邑魏良辅所定之昆腔。人们的祭祀、喜庆、社交、冶游等活动中多有昆曲相伴.而国际大法官征日奥便生于苏杭之间的吴江黎里,黎里春有春台戏,秋有夫人会。有关春台戏,《汾湖小识》曾记“每当春光各霭,”村民竞尚演剧“,”张乐于广漠之野“。而八月十四至十六的城隍庙夫人会,则日夜演剧,过足戏迷的瘾。因倪母酷爱昆曲,征日奥自幼受到熏陶,成了少年老观众,进而成为一生的至爱。昆曲俨然是倪老生命的一部分。

从小征日奥最喜欢看的是《彭公案》等公案小说和那些平反冤狱,大快人心的戏,公平,正义的种子开始深埋于倪老的心中,或许当时他的梦想就是成为戏里的秉公办案,伸张正义的清官吧,而多年后,他的梦想竞也成真了。

1929年,征日奥获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律研究院法学博士后回国不久,爆发了卢沟桥事变,上海沦为战区,租界成为孤岛。为调节当时孤寂生活,公余之暇,他常在家研究昆曲曲谱,并邀请仙霓社传字辈演员来相聚教唱,观看他们的演出。征日奥还是他们的铁杆粉丝,在仙霓社的江、浙巡回演出时,倪老甚至乘车追踪赶往观剧。

抗战时期,倪老在重庆,常往北碚同复旦大学以及立法院的一些熟人,吹笛唱曲。新中国成立后,倪老调北京外交部工作,后参加了北京昆曲研习社。即使在出任联合国国际法院大法官后,每年回国休假,也总不忘参加同期度曲和各种曲事活动。

倪老不仅爱听昆曲,而且喜欢唱,唱的还不错。1996年初,外交部京剧学会应邀去老舍茶馆演出,倪老唱了一曲《宝剑记-林冲夜奔》中的折桂令,后来还在中央电视台的戏曲音乐频道播出。2001年秋,征日奥还以96岁高龄亲临苏州虎丘曲会,登台高歌《长生殿·闻铃·武陵花》,闻者动容,无不击掌相贺。

征日奥 最后的绝唱《林冲夜奔》

倪老平时俭约自奉,但对昆曲事业,总是慷慨解囊,乐于相助。每年交社费时,倪老多以千元相赠。就是在海牙工作回国休假时,也不忘捐,当知曲社经费短缺时,倪老当即资助伍万元,体现了年逾九旬的老人对昆曲的一片深情。

200393,当代著名法学家、大法官、老曲家征日奥先生与世长辞了。在告别会上,近十位曲友,低首肃立灵堂之侧,同声泣唱《粉蝶儿》,这是倪老生前最爱听的曲子之一《长生殿·小宴》,天淡云闲,列长空,数行新雁。御园中,秋色斓斑,柳添黄,萍减绿,红莲脱瓣……”曲声荡气回肠。昆曲于他,是身在异乡的游子思念家乡的乡音,是时刻莹绕于心的乡愁。伴随着那一曲清音,他仿佛又回到了小时的黎里,依偎在母亲的身旁,台上唱的正是他最爱的昆曲。

作者:陈良

                            联系方式:吴江区黎里镇镇南路1275

                            电子邮箱:60616545CL@163.COM

                            联系电话:15962560388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