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血脉相承中的感动——访张素孙女张末梅、孙女婿金建陵
血脉相承中的感动——访张素孙女张末梅、孙女婿金建陵
2019/11/16 0:06:05    作者:  宗芸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575

 

  ▲张末梅作画 

 

   ▲金建陵每天清晨必定登录“中国知网”网罗信息 

 

 金建陵、张末梅夫妇  

   张素是南社中的“布衣诗人”。

  搜索关于张素的资料,大多与另两个名字联系在一起,张末梅和金建陵———张素的孙女、孙女婿。

  他们一路追寻祖父的踪迹,了解祖父的生平和思想;他们因祖父而与南社结缘,继而挖掘更多的南社史料。

  那份血脉相承的感动,矢志不渝!

  书香门第“草根派”

  张末梅和金建陵的家位于长江与秦淮河相交的一个普通居民小区里。家中的布置很简单,墙壁留白的地方都悬挂着书画,客厅中的一幅“智者乐水”的书法与周边环境甚为协调,这四个字也是两人生活态度的真实写照。

  “我祖父是个淡泊名利的人,我们选择住在‘水’附近,忙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也是祖父精神的一种延续吧!”

  张素生有三个儿子、三个女儿,张末梅是他二儿子所生,今年59岁。张素去世时,张末梅还没有出生,她从没有见到过祖父,她对祖父的记忆仅限于老家的那个“小阁楼”。

  “家里有个小阁楼,上面摆满了书画,年久积灰,妈妈关照我们‘不要上去乱翻,那些都是祖父的重要东西’。”张末梅回忆。在“文革”时期,一家人一起撕碎书画,销毁资料,祖父的“重要东西”就这样毁掉了。“还有祖父作画或是写诗用的印章,我们把它们分批扔进家附近的垃圾桶,后来怕被发现,又把它们扔到河里。”张末梅说,那时候年纪小,又害怕,从来没去翻看过祖父的东西。

  长大后,张末梅时常听长辈们谈起祖父,知道祖父是举人,在老家丹阳小负盛名。由于祖父写的诗词具有很强的历史感,反映当时底层人民的生活,在丹阳,很多人口口相传着祖父的诗词。

  尽管出生书香门第,但是张末梅没能读完初中就参加工作了。念初三时,“文革”爆发,她被迫停止了学业。她对知识、文化极为渴望,后在南京的浦口铁路子弟小学教书,因工作出色,被推荐进入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学习。1976年,她大学毕业后,又回到尧化门铁路中学教书。张末梅说,她喜欢教师这个职业,每天都要与学生进行交流、思想碰撞,教师还是一项幕后的职业,策划教学、传播知识。

  张末梅虽已退休,却又“迷”上了学习画山水画,丈夫金建陵则是南京市下关区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的督学,也是省作家协会的会员。此外,他们双双担任中国南社与柳亚子研究会的理事。

  追寻祖父 走近南社

  张末梅和金建陵都是学中文出身。也正是这样的经历,他们才知道“南社”。

  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一个春节,夫妻两人向堂叔阿舟叔拜年。由于夫妻两人是学文的,阿舟叔将偶然得到的一本张素生前写的《草间集》交给他们,希望他们能将张素的作品进行整理,出版成集。这是一本线装的毛笔字手抄本,诗集的后面还有一篇著名方志学家唐邦志写的《张孝廉挥孙传》。从这篇传记中,两人得知祖父是南社成员之一。

  “我教书的时候,看到《汉语大词典》中引用祖父的诗文作为范例,当时心里只是念叨一句:祖父可能水平还是蛮高的。但是没有想到,祖父居然是南社的成员。”张末梅说。

  这一发现引起了张末梅和金建陵极大的兴趣。他们的内心仿佛一下子走近了南社,顿生要追寻祖父踪迹的强烈愿望。带着搜集、整理祖父诗词的使命,两人在教学工作之余,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解祖父的生平和思想历程的状态中。他们买来了柳亚子的《南社纪略》和郑逸梅的《南社丛谈》等书籍,从中查询关于祖父参加南社的记载和祖父写的诗词。

  然而,祖父在生前编辑的诗词手稿,大部分在抗日战争中遭劫,又有一部分在“文革”中被毁,寻找祖父的手稿难上加难。两人开始注意搜集南社的各种资料,多次回到老家丹阳,走访同是南社后裔的林友筠、杨纪璋等人,试图寻找祖父的遗稿。

  在搜集、整理祖父诗词的过程中,张末梅和金建陵逐渐去寻找与之有关系的南社中的人和事,一步一步地走近南社研究的领域。1995年,两人加入中国南社与柳亚子研究会。

  1998年,金建陵被确诊患肾癌,两人仍旧没有停下研究南社的脚步。经两人的不懈努力,他们在上海图书馆发现了《闷寻鹦馆诗钞》和《瘦眉词卷》,并与《草间集》和散载于报刊的张素轶文结集,花了一年时间将文字输入电脑,分上下两册出版发行了《南社张素诗文集》。他们不单单是关注祖父张素的文学及思想,而且有明确的学术研究方向,重视研究成果的现实意义和社会意义。同时,金建陵为每一位南社成员建立档案,这些都成为南社研究中珍贵的资料,他还创新地运用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科学地对南社史料进行挖掘,学术研究具有较高的政治高度和敏感性。

  在他们的书房里,有许多关于南社的书籍。在研究南社的20多年时间里,金建陵共在各级各类报刊上发表140多篇文章,其中半数以上与南社有关,他还出版了30多本书,其中有四五本都是与南社直接有关的书。他还向南京图书馆捐赠关于南社的书籍85本。

  为了能即时捕捉到有关南社的信息,每天早晨5点钟,金建陵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坐到电脑前,打开“中国知网”,输入“南社”和“柳亚子”,搜索新一天出现的信息。“全国范围的论文,只要其中出现‘南社’或是‘柳亚子’,我就能搜索到。”金建陵说。

  张氏后人人才辈出

  从张末梅和金建陵口中得知,张素后人都有所造诣,侄子张阿舟和孙女张先梅曾参与造就了两个“中国第一”。

  张阿舟,是张末梅的堂叔。他是共和国首架飞机制造特等功臣。

  他1920年出生在丹阳,1937年考入中央大学航空工程系,他是该系的第一届本科生,19448月,进入英国布列斯托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194912月获哲学博士学位。

  新中国成立后,19501月,他即在我国驻英国人员的组织下,经香港顺利回国,1951年进入新成立的航空工业局,激情澎湃投入到新中国的航空建设中。他主持“初教5”飞机的静力试验,成功制造新中国第一架飞机,并荣获特等功。

  19555月,张阿舟调南京航空学院(今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工作,历任第三、五、六、七、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并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招收研究生,1981年起招收博士研究生,是我国首批博士生导师,素有南航“王牌教授”的称号。1986年,他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沈元、西北工业大学校长季文美、航空研究院副院长胡溪涛联名向邓小平同志上书《千方百计尽早提供和使用国产干线飞机》,四位老专家也因此获得了“航空四君子”的雅称。2007318日,国务院正式立项,上马大飞机制造项目。温家宝总理曾有言:“让中国的大飞机飞上蓝天,既是国家的意志,也是全国人民的意志。我们一定要把这件事做成功,实现几代人的梦想。”

  今年920日,他在南京逝世,教育部部长周济送来花圈吊唁。

  也就是他,得到了张素《草间集》的手稿,并将手稿转交到张末梅手中,寄希望于后人将张素的文学思想和做人品德发扬光大。

  张先梅,是张末梅的大姐。她毕业于东南大学土木工程系,是新中国第一条高速公路———沪嘉公路的总监理。

  “我们家庭里的孩子大多选择了上理科,大概是认为应该增强理性思维吧。”张末梅的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都毕业于名牌大学的理科专业,而她,因为推荐名额指定了中文系,才读了文科专业。

  文化遗产一脉相传

  低调、执著,这是张末梅在追寻祖父踪迹时最深刻的感悟。她说,每一次找到关于祖父的资料,她在增长对祖父的认识时,内心都充满敬佩,祖父的低调,是不求权不求名不求利,政治立场和观点却非常鲜明。她最推崇那段描写祖父的话,“长不逾中人,貌质厚,寡言笑,慎交游,重言诺,严取与”。

  她记得小时候妈妈念叨的一句话:“张家很穷,但是家风好,人品好。”在她的成长过程中,她也一直受到了“慎交游,重言诺,严取与”家风的影响。

  张末梅与金建陵因祖父而与南社结缘,在担任中国南社与柳亚子研究会的理事之后,他们成为研究会里学术联系最广泛的会员,交流信息,绝不藏私;他们更淡泊功利,实实在在做事,保持可贵的学术品格。

  他们觉得,南社是20世纪中国文学中一个十分值得研究的领域。它处于中国文学的转变时期,一方面,有过辉煌历史的古典文学已进入垂暮之年,另一方面,西方文学正越过重重波涛进入古老的中国。在我们接受的文学史教育中,近代文学截止于晚清,现代文学又始于“五四”,独独忽略了清末民初这一段,也就是南社的鼎盛时期。可当人们在思想解放之后欲走近这个空白区的时候,寻找资料的困难就像一个个路障横在路上,使人们不能一下子接近。研究南社,就是要“抢救”南社的资料,还原南社的历史。

  在南社研究逐步兴盛时期,金建陵将学术研究的方向确定为南社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他搜集到的大量史料表明,毛泽东从走出韶山,到中国共产党成立,每一步都与南社有着紧密的联系。

  在《南社张素诗文集》出版发行后,张末梅和金建陵向丹阳市图书馆、档案馆等有关部门赠送了100册,感谢各界帮助他们圆了为祖父出版诗文集的梦想。张末梅的手机中储存着一条信息,是一位研究张素诗词的丹阳人在看了诗文集后发来的信息,写着“南社结缘忆柳林,地灵人杰有挥孙。华章数卷传天籁,原是丹阳一举人”。

  在为南社诗人张农的《葫芦吟草》做校注之后,两人又热心于注释工作。“引据文字,必须信而有徵,提供出处”。目前,他们正在着手做张素诗词的注释工作。同时,他们也希望有人来做柳亚子和其他南社成员诗词的注释工作,以便让更多的后来者传承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