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人淡如菊 品逸于梅——访郑逸梅孙女郑有慧
人淡如菊 品逸于梅——访郑逸梅孙女郑有慧
2019/6/24 0:45:05    作者:  杨浪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2724

 

  郑有慧近影 

 

 郑有慧提笔作画  

   闲敲棋子落灯花。

  约见,在晚上8点。姗姗而来者,郑有慧。

  “擅山水,尤以画梅竹见长。”郑有慧女士师从我国著名国画家陶冷月、申石伽、唐云、邵洛羊等。

  更渊源家学,其祖父乃南社耆宿———郑逸梅。

  

  学富五车无书不读;学富七车无书可读

  四年级辍学,3年读完初中、高中、大学

  

  郑逸梅高寿,享年98岁。

  祖父的年岁,与郑有慧恰好相差一个“甲子”60年。她生活在祖父身边长达37年,最深的记忆是祖父爱书。

  “记得小时候,我与祖父一同上书店,每次他总要买回十来本书,晚上我坐在他老人家的膝盖上,听他款款讲述,这时是老人家最高兴的时候。”

  受祖父的熏陶,郑有慧也是从小爱书。

  “小时候,只要给我一本书,我就能定定心心坐下来,一动不动看上半天。有一段时间,我住在外公家。外公家里所有的书几乎都被我看了一遍。”

  如此爱书的郑有慧,却只读到四年级。

  文化大革命来了,她辍学了。

  “学富五车,无书不读。”这是古人的自傲。郑逸梅老先生却笑说自己是“学富七车,无书不读”。

  “我清楚地记得,那一次红卫兵到我家。把我家的书全部搬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搬法呢?直接从窗子里面甩出去,甩啊甩啊甩,甩了半天,书堆得快齐窗了。”郑有慧说,红卫兵用车把书拖走,整整拖了7车。

  书是老人的最爱。晚上当儿子郑汝德回家,老人却只说了一句话,旁边的小有慧听得清清楚楚———“汝德啊,家里的书全部被拿走了。”

  “祖父如此高寿,从根本上来说是因为他淡泊。被红卫兵拿走的书籍画卷不乏珍贵之物,如林则徐的对联、唐伯虎的画作等,而祖父就一句‘被拿走了’了事。”

  被拉走整整7车,家里的书籍几乎全被拿空,老人笑谑———学富七车,无书不读。

  郑有慧四年级“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到上海市普陀区机械绘图所生产组,从事“7角钱一天”的劳动,再后来到宜川工艺美术厂。1985年,她进入普陀区文化局下属的文化馆。从那年开始,郑有慧开始了文化课的“恶补”。

  “我在一年中学完了初中三年、高中三年的课程。1986年,我考入华东师范大学美术教育系,2年读完大学。”

  

  求其所可求,求无不得;求其所不可求,求无一得

  两代人的人生都只从事两件工作

  

  祖父对郑有慧的影响是终生的。老人常告诫儿孙们:求其所可求,求无不得;求其所不可求,求无一得。那么,如何理解“所可求”与“所不可求”,“求无不得”与“求无一得”呢?

  郑家的诠释是:学问、知识等都是“求可得”的,而官位、金钱、名利等都是“求可能不得”的。

  郑逸梅的一生只从事过两件工作:一是写作,二是教书。老人曾诙谐地说:“爬了一世格子,吃了一世粉笔灰。”

  “文革”一开始,郑逸梅就被列为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打入牛棚。那时他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每天被罚劳动以及有着写不完的交代材料,但他的思想还是照自己爱想的去想。

  郑逸梅之子郑汝德的回忆文章说———

  郑逸梅打入牛棚的日子就回忆文坛往事,用简陋的小抄本把这些一一记载下来,随身藏匿避人耳目。这样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数年下来居然积得好几十本册子,别的作家在“文革”中无一不搁笔的,他却始终写作不辍,也是奇事。 

  “四人帮”粉碎,老人将这些小册子分列条款,结集出版《艺林散叶》,老友、同窗叶圣陶为其写了书名。

  此书出版后,某些研究我国近代文学、艺术史的以及海内外不少读者,视此书为工具书籍,可作备考。曾有好事者将此6000多条目,按人物姓氏笔划加以分类,随时查检。

  郑有慧很自豪地说,《艺林散叶》的封面是她绘的国画,并且,祖父多本著作封面都是她绘制的。

  郑逸梅从事写作长达80年之久,一生著作斐然。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从1982年至1992年十年间,也即郑逸梅88岁至98岁期间,是他写作出版的一个旺盛时代。从54万言的《南社丛谈》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始,到19915月出版200万言的《郑逸梅选集》,以及19921月上海文汇出版社出版的《我与文史掌故》一书,共有27本专著近1000多万文字,这还不包括为报纸杂志撰文。如此高龄,有这样的创作,在文坛是罕见的。

  郑逸梅的一生只从事过两件工作:一是写作,二是教书。而孙女郑有慧与他有着惊人的相似,一生也只从事过两件工作:一是绘画,二是教书。

  郑有慧1986年从华东师范大学毕业至今一直从事美术教育工作,除了教书,就是作画。

  淡泊名利者淡泊。

  “1988年,我加入了农工民主党。那一年,我33岁,其它党员都是六七十岁的,50岁算是年轻的了。”郑有慧说,“如果想被提拔,也是有很多机会的。但我只想教好我的书,画好我的画。”

  

  不与富交,我不贫;不与贵交,我不贱

  郑有慧画作贱不卖贵不卖只卖有缘人

  

  “我成年后,时常跟随祖父到一些书画家朋友处去学画。祖父见我的喜好与他相同,常常得意地把我的习作拿给他的朋友们看。他早年在草桥中学时的同学叶圣陶老先生八十寿辰时,嘱我画一幅红梅赠他。叶老竟然回赠诗一首并用毛笔正楷书写,令我感动万分。我从祖父交往的朋友身上又学会了待人接物之道。”

  郑逸梅这样告诉儿孙们———不与富交,我不贫;不与贵交,我不贱。

  他的这种思想尤其体现在孙女郑有慧的身上,她的眼中只有教学与画。

  郑有慧自述,她从小喜欢涂抹和教书,小时候妹妹成为她唯一的学生,成年以后,有机会经常受到名师指点,受益匪浅。上世纪80年代末,她应聘进入上海教育学院,担任中学美术教研员至今20年有余,接触的美术教师数以百计。

  19893月,受上海市电化教育馆委托,郑有慧主编并拍摄了《中学生学国画入门》十几集,国画大师朱屺瞻题写了片名,在上海电视台教育频道播映。

  中国山水画的精神内涵和美学标准,一直与中国传统文化血脉相通,传统画论中称中国画为“文之余也”或“文之极也”,都是在强调中国画的内涵是中国画的根基所在。

  郑有慧认为山水画是中国画的一个分支,中国画博大精深,主要分山水、花鸟、人物三大类。前辈画家陆俨少先生说过:“学习山水画,就如有领兵打仗五千人的能力,学花鸟画只要有领兵三千人的能力即可。”

  “擅山水,尤以画梅竹见长。”这就是高人对郑有慧画作的评价。

  1983年,郑有慧画作入选日本学者编著的《中国现代书画篆刻家名鉴》;1992年,她赴新加坡举办个人画展。1993年,她的作品入选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的《20世纪国际现代美术精品荟萃》,及中国现代文化学会艺术部主编的《国际现代书画篆刻家大辞典》,她获世界铜奖艺术家称号。1995年,郑有慧在上海美术馆再次举办个人画展。

  郑有慧的画作,只卖给一种人。

  用她的话说,就是“贱不卖,贵不卖,只卖有缘人”,即价格上卖便宜了不行,卖贵了同样不行,她只卖给真正赏识她画作的人。

  

  与人善言,暖于布帛;伤人之言,深于矛戟

  祖父的言语一直是我为人处事的准则

  

  “祖父交往的朋友涉及面很广,有书画篆刻界、文学界、史学界、医学界、坤伶界、园艺界等。他待人亲切谦和,凡与他有过一面之交后,都乐意与他继续交往。”回忆祖父郑有慧说,即使祖父到了暮年,家中依旧门庭若市,拜访者不断。

  “祖父是个老好人,什么人来了都见。爸爸郑汝德担心他的身体,就偷偷做了一块木牌,挂在大门上。”

  木牌上书“郑逸梅先生年老体弱,现在正在休息,请勿打扰”。

  “这件事后来被祖父知道了,将爸爸狠狠地训了一通,说,‘你把我的朋友都得罪了’。” 郑有慧说,“祖父一生,襟怀坦白,严己宽人,忠厚善良。他曾说,荀子有言:与人善言,暖于布帛;伤人之言,深于矛戟。”

  1992年,郑逸梅突发脑栓塞去世。

  “祖父逝世后的唁电堆满了他的书桌,花篮摆满了书房。有一些朋友下午来悼念他时,竟在他老人家的书房中整整坐了两个小时,借以寄托哀思。当时正是七月的盛夏,房中并没有空调,而他的书斋又是朝北的。”

  这些琐事尽管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郑有慧说,感到犹如发生在昨天那样。

  “求其所可求,求无不得;求其所不可求,求无一得。”“不与富交,我不贫;不与贵交,我不贱。”“与人善言,暖于布帛;伤人之言,深于矛戟。”祖父的这些家训一直成为郑有慧处人为事的准则。

  

  人淡如菊 品逸于梅

  还有祖父一箱手稿,留待退休后整理

  

  郑逸梅是南社社员,南社名宿高吹万老先生曾书写一副对联给郑逸梅:“人淡如菊,品逸于梅”。郑逸梅原姓鞠,古时“鞠”与“菊”通,这副对联既嵌入了郑逸梅的名字,又涵盖了郑逸梅的为人。

  他质朴敦厚、平和亲切,使之在逝世后10年中,郑逸梅的名字还时常见诸报端,可见读者、作者对他的怀念。

  在郑逸梅逝世后的10年中,他的晚辈们先后从手稿中整理出版了十几本遗著约400多万文字。有《近代名人丛话》、《艺坛琐闻》、《书坛旧闻》、《艺海一勺》上下集、《味灯漫笔》以及210万言《郑逸梅选集》第456卷等十几本书籍。

  在郑逸梅逝世10周年的时候,又有三本遗著出版,《郑逸梅笔下的书画名家》、《郑逸梅笔下的文化名人》、《郑逸梅笔下的艺坛逸事》约70万文字。郑有慧还有一大箱子祖父的手稿,她说想等待自己退休后,有了时间,再慢慢整理。

  “我想这是对他老人家最好的追念了。”郑有慧说。(摄影:杨浪)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