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9月17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南社成员中的吴江女性
南社成员中的吴江女性
2019/5/27 0:12:06    作者: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1764

  南社是中国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大的爱国文化团体。在这个团体中一个不容忽视的群体是女社员,因为晚清时期,中国女性还深受封建势力的压迫,入学权、交友权、出入自由权、婚姻自由权、财产权都被严重剥夺,还沿袭着裹小脚的陋习,长期禁锢在家,生活在男权主义的奴役中。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南社能够聚集起一群女性解放的先驱者,已经认识到女性解放对强国强民的重要性,足见南社的先进性和革命性,意义非同寻常。

  吴江女性参加南社的人数大约在10余位。最先加入南社的是柳亚子夫人郑瑛,1909年加入,入社号为5;其后是陈去病女儿陈绵祥,1922年加入,入社号为1100。这两位都是柳亚子和陈去病的至亲,后来还有加入新南社的柳亚子的妹妹柳均权,女儿柳无非、柳无垢,另外还有毛啸岑的夫人沈华昪,还有其他女性。

  柳亚子认为,南社拥有这么多有英气、有才华的女诗人,是南社的骄傲。确实如此,吴江的南社女性,均有一定的著作留世,如陈绵祥的《秋梦斋焚余诗草》、《先考佩忍府君行略》;郑瑛编辑的《太原闺秀比玉集》;柳无非的《柳无非诗选》、《菩提珠》、《我们的父亲柳亚子》(与兄合作)、编辑《柳亚子诗选》(与妹合作)、《柳亚子自传、年谱、日记》(与兄合作);柳无垢的《现代英语会话》(编辑),翻译《人类的喜剧》、《阿莱罕姆短篇集》、《宋庆龄为新中国而奋斗》……

  吴江的南社女性,她们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或柔或刚、或情或义,给南社以有力的支持。

  郑瑛,1888年生于盛泽,字子佩,号佩宜,别署红梨湖女郎,柳亚子妻子,比柳亚子小1岁。父亲曾任盛泽商会会长,在家里创办了盛泽第一所新式小学———郑氏小学,不少家乡名人如邵力子等,还有两个儿子郑传、郑之蕃都是这所学校的学生。父亲思想虽然算是开放的,但他却只收男生,不收女生,那时男女界限划得很清,没有男女同学的学校。郑瑛很想读书,却不能入学,只得天天站在自家小学的窗外旁听,再向兄长请教,才识得些字,能看信读报,但动笔能力差。以后在柳亚子的影响下,她居然能编辑一本书,实在不容易。她从小缠足,后来自己给自己放足,但双脚已有畸形,不能快步走路。

  郑瑛和柳亚子的婚姻,是父母做主的,两家原本就是亲戚与世交,但当时柳亚子在上海健行公学任教国文,看到家中的来信,不肯接受,因为他已经与别的女子自由恋爱,所以当即动笔向郑瑛写信,要求解除包办婚约。信落到郑瑛父亲的手中,郑瑛父亲与柳家交涉,引起了一场风波,柳亚子父亲写信给上海的儿子,坚决不同意退婚,否则断绝父子关系。最后柳亚子姑母想办法陪柳亚子到郑家,让他见见郑瑛,见面后再决定成与不成。这样柳亚子只得同意与郑瑛见面,见面后,郑瑛大方聪慧,知书达理,让柳亚子一下子对她产生了好感,于是就顺从了父母的意见。但柳亚子提出要求,婚礼要按新的办法办,首先得到了郑瑛的支持,双方家长也只好同意。于是婚礼不按繁文缛节的传统办法举行,由柳亚子策划办在女家,婚礼上只行鞠躬,不跪拜,郑瑛也毫无怨言地与柳亚子一起身穿便服,不戴四方红巾,简简单单入洞房,在这样的家庭举行这样的文明式婚礼,实属稀罕,围观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在全镇乃至全县争相传播。

  婚后,郑瑛对柳亚子体贴入微,承担起全部家务重担,支持柳亚子外出参加革命活动,两人配合默契,夫唱妇随地奔走于上海、重庆等地。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郑瑛机智地帮助柳亚子在家乡黎里复壁脱险。

  郑瑛和柳亚子恩爱一生。柳亚子平时脾气急躁,可对郑瑛一向温和敬重。柳亚子曾请友人镌刻一方印章“平生不二色”,表示对郑瑛的感情专一,1954年还为郑瑛写了两首祝寿诗,对郑瑛不遗余力地襄助他作了赞赏,以燕妮夫人作比拟:“怀抱平生马克思,最难燕妮共艰危。”

  柳亚子逝世后,郑瑛帮助整理6000余件珍贵文物,捐赠给了国家。

  1962年末,郑瑛在北京去世,死于喉部过敏症。喉部的风疹堵住了呼吸,不治而亡。

  陈绵祥,1900年生于同里,号希虑,秋梦斋主。8岁时,父亲陈去病任爱国女校教师,陈去病很重视女子受教育的问题,他将长女陈绵祥带在身边,注重对她的培养。正如陈绵祥在《先考佩忍府君行略》中叙述的:“不孝自幼追随膝下,备承诲训。”她自此一直跟着父亲走南闯北,鼓吹革命,拥护共和,追随孙中山先生。因为受父亲的熏陶,从小能诗善文。1922611日参加南社上海半淞园南社第十八次雅集,正式加入南社。一年后,南社出现分化,柳亚子于1923年在上海成立“新南社”,她就成为新南社的社员,鼓吹新文化运动。所以她和南社渊源很深,和南社元老级人物都十分熟悉。尤其和柳亚子不是兄妹,胜于兄妹,她叫柳亚子“亚哥”, 称郑瑛为“佩宜姐”,柳亚子叫她为“祥妹”。柳亚子的儿女叫陈绵祥为“好伯”(姑母)。19231029日,陈绵祥跟随父亲会同柳亚子、于右任等人,发表启事,宣布同意田桐主张,不承认高旭等19名南社社员的资格,此19人因为参加曹锟贿选,受到舆论谴责。1928年,她与父亲一起积极筹备在苏州虎丘举办的南社20周年纪念。此后她积极参加南社的活动。柳亚子去世后,她帮助整理柳亚子的很多诗词手稿,一度搞得很累。别人劝她不要参与了,她却说“亚哥的字迹只有我能认得”,也就是说非她莫属。所以《柳亚子诗词选》的问世,也倾注了她的一定心血。1985年,陈绵祥去世,终年85岁。

  郑瑛和陈绵祥等吴江女性在南社中所起的作用,虽算不上首当其冲,但也功不可没。她们都是南社主要骨干柳亚子、陈去病最亲近和最信赖的人。她们是女性中的佼佼者,是现代女性的前驱。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