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12月14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多少园林今安在?幸有《园冶》说宗师!—一代造园宗师计成令吴江人骄傲百代
多少园林今安在?幸有《园冶》说宗师!—一代造园宗师计成令吴江人骄傲百代
2019/11/16 0:00:05    作者:  施泉明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12373

吴江计成纪念馆。(李灿坤摄)  

  在松陵镇垂虹景区华严塔的东南,有一处仿古院落,曲廊临水,粉墙黛瓦,朴素的门庭掩映在绿树之中,它就是全国惟一的“计成纪念馆”。这是吴江市为纪念世界公认的造园宗师而修建的。

  一、少以绘名好搜奇

  明万历十年,也就是公元1582年,计成出生在吴江松陵(一说同里)一户诗书传礼的人家。家乡秀美的风光使他从小就接受了自然的熏陶,严谨的家庭更是给了他良好的教育。

  计成很早就开始润墨学画。他特别喜爱五代著名画家关仝和荆浩的风格,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最喜关仝、荆浩笔意,每宗之”。(《园冶·自序》)。关、荆二人都是以善于画北方雄浑山水而闻名,因此计成绘画的起点相当高,出名也早,少年时代就以善于画山水闻名乡里。他的书画艺术神韵皆备,意趣横生,属于写实画派。

  诗画艺术的修养为计成潜心钻研园林工艺打下了深厚的基础。因为熟知绘画理论,具有精湛的绘画技巧,所以计成后来在他的杰作《园冶》初稿中画了235幅图式,图文并茂;描述园景时,绘声绘色,达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境界。虽然这些图都是平面单体图,但无论其数量、种类、花样都超越了以往的造园书籍,给后来的造园者和工匠们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计成取得杰出的成就,与他的性格有关。他朴实而有灵气,明末政治人物、著名戏曲作家阮大铖在《园冶·冶叙》中说:“无否人最质直,臆绝灵奇,侬气客习,对之而尽。所为诗画,甚如其人,宜乎元甫深嗜之。”“无否”是计成的字,中年后他常自称“松陵计无否”。

  计成走上造园艺术之路,还得益于当时的环境。明中叶以后,由于明王朝社会控制力的削弱,使江南地区资本主义工商业得以萌芽、发展、壮大。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繁荣发达为造园业在江南的兴盛做了良好的铺垫,也使计成对江南的园林有了十分详尽的观察和研究。

  计成淡泊功名,却喜欢游历山水和风景名胜,足迹远及北京、湖北、湖南、江西等地,直到中年,才回到家乡。多年的漫游生活开阔了他的眼界,也直接影响了他后来的人生命运。

  二、叠石弄巧终闻名

  计成“游燕及楚,中年归吴”,历经多年,终于完成了他事业中的学习、积累、模仿的阶段。不久他举家北上,定居在润州(今镇江)。“环润皆佳山水”,镇江周围南山北水、江河交汇,秀丽风光不亚于吴中。计成尽情领略了北固山险峻的山壁、长江奔腾的流水、焦山翠绿的竹木、金山高耸的塔寺。

  这时期他开始涉足造园。计成的家境并不富裕,时常还要卖些书画来贴补家用,但他从来没有中断对园林的考察和造园工艺的刻苦研究,对前人有关园林建筑的论述,哪怕是只言片语,他都博采广纳,在实践中用心体会。

  他对各种园石做了细致的研究,尤其是对太湖石和灵璧石的特点和作用进行了探索。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上,他概括出了造假山必须深入研究真山水的特征,并借鉴山水画按园石的纹理来堆叠假山的主张,认为叠造假山要有真山的意境,强调因地制宜、因材致用的美学理论。这些看法后来经过他进一步的实践总结,都记入到他的造园著作《园冶》中。

  一个外来的文人刚转事造园,在当地自然是默默无闻的。但只要是金子终会发光的,一次偶然的机遇让计成杰出的造园才华得以施展。

  那一天,计成路过镇江郊外,看到一些工匠在一片竹林间叠石造山。那些石头玲珑剔透,都是叠山的好材料,可工匠们却叠成了毫无生趣的假山。计成便笑着对他们说:“世上听到的是有真的才有假的,你们为什么不仿照真山的自然之势,却模仿打架人的拳头来磊放呢?”那些工匠认为他口出狂言,就很不服气地说道:“说说容易做做难,你倒过来试试看?”计成也不客气,就一个人动手叠起山来,很快便叠出壁立千仞、群峰竞秀的奇观,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叹服,齐口称赞说:“这简直就是一座美丽的真山啊!”

  从此,计成声誉鹊起,驰名于大江南北。

  三、首建环堵展技艺

  计成善叠山的名声传播开来后,常州的吴玄慕名邀请计成为他主持造园。

  吴玄,字又予,是常州武进人,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进士,曾任湖州府学教授和湖广布政使。他在晋陵(今常州武进)城东购得元朝故园一处,面积约十五亩,其中的十亩计划用来建住宅,其余五亩请计成仿照北宋司马光造独乐园。

  计成接受邀请后,认真仔细地观察了那块地,发现那里地势很高,水源又很深;还有高耸的乔木,树尖直上云霄,虬枝却下垂地面,就对吴玄说:“在这里造园,不但要叠石,使高处更高,还要挖土,使低处更深;要使所有乔木都错落有致地分布于山腰,根系盘剥穿凿在石间,像一幅图画;然后沿着池边的山上,构造亭台,疏疏落落地影入水面,并加上回环的洞壑和飞渡的长廊。这样构造的美丽境界会出乎人们的意想之外。”

  吴玄完全同意按计成的设计来建园。一年之后,园子顺利竣工。游览了这座精致的小园之后,身为主人的吴玄非常满意,他高兴地说:“从进门到出园,虽然仅步行四里,但江南的胜景却被我一人占尽了。”

  这座园子被取名为“环堵宫”(又名“东第园”、“五亩园”),吴玄在《率道人素草》第四卷《骈语》中写到:“东第环堵,维硕之宽且莲,半亩亦堪环堵;是谷窈而曲,一卷即是深山。”还写了:“看云看石看剑看花,间看韶光色色;听雨听泉听琴听鸟,静听清籁声声。世上几盘棋,天玄地黄,看纵横于局外;时下一杯酒,风清月白,落谈笑于樽前。”

  环堵宫的建成也使计成很有成就感。他对朋友和家人说:“这园子虽然规模不大,但我认为自己胸中所怀的设想,已充分发挥出来了,我感到很满足。”

  环堵宫是计成主持建造的第一处著名园林,也是他的得意之作。他不仅将江南胜景浓缩于园内,还因此展现了他的人生哲学,并以此寓意了对园主人吴玄的劝谏之意,劝他在与自然和谐的同时,也要注重人际的和谐,从而达到心灵的和谐。

  他在《园冶·卷一·相地》中称:“五亩何拘,且效温公之独乐;四时不谢,宜偕小玉以同游。……轻身尚寄玄黄,具眼胡分青白。固作千年事,宁知百岁人。足矣乐闲,悠然护宅。”其为吴玄所设计的五亩园即是“傍宅地”,故可以说《傍宅地》是以环堵宫为蓝图的文字,而它反映出的建园思想也应当是建造该园的寄托之意。

  可以说,环堵宫不仅表现了计成高超的造园技巧,而且展示了其敢于自由发抒、毫不做作的胸襟气度。

  四、巧夺天工造寤园

  环堵宫的修建确立了计成在园林艺术界的地位。崇祯初年,计成应扬州汪士衡的邀请到銮江(今仪征)筑寤园。

  汪士衡,名汪机,生平不详,清康熙七年“奉例助饷,授文华殿中书”(《仪真县志》卷五《选举志》)。

  当时社会动荡,江南各官僚富豪、文人士大夫,为逃避现实、隐逸林泉,或葺旧园,或筑新构。计成在感叹自己身世时也曾说:“历尽风尘,业游已倦,少有林下风趣,逃名丘壑,久资林园,似与世故觉远”。再加上传统的“叶落归根”的乡土观念,使许多商人、官僚晚年回归故乡营建园林,悠游其中,尽情享受。比如明末侍郎王心一在崇祯四年(1631)弃官归田,购得拙政园东侧荒地,建归田园居。

  计成在仪征城西精心修筑的寤园(一作嘉园)并不大,依山傍水,属于简约式园林。但他开创性的设计使该园巧夺天工。其中有一条“篆之廊”,它“随形而弯,依势而曲,或蟠山腰,或穷水际,通花渡壑,蜿蜒无尽。”得到了众多名士文人的称赞。阮大铖曾赞道:“一起江山寤,独创烟霞格。”张岱也在《陶庵梦忆》中评价汪氏园的三峰石不同凡响。据清康熙《仪真县志·名迹》记载:“园内高岩曲水,极亭台之胜,名公题咏甚多。”

  寤园充分体现了计成的园林美学思想:一是“有真为假,做假成真”。“篆之廊”突出了计成所强调的因地制宜、顺应地势,达到了“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艺术效果,体现了园林自然质朴、不雕不凿的美感。二是小中见大,“芥子而纳须弥”。寤园空间狭小,计成就在园中巧妙地营建许多廊、亭、轩、榭等小型建筑,用以分隔空间和借景之用,使游者在游赏之时获得的景观,随着空间的不断变化而大为增加。这种特性与“尺幅之内,孕千里之势”的中国山水画有异曲同工之妙。三是崇雅反俗。计成主张古朴素雅的艺术风格,反对繁琐的雕镂。他反复指出:“升拱不让雕花鸾,门拱胡为镂鼓,时遵雅朴,古摘端方,色彩虽佳,本色加之青绿,雕镂易俗,花空嵌以仙禽”。这些理论后来都融入了他的著作《园冶》中。

   五、著书立说传后人

  计成在造园之余,将自己的实践经验和修环堵宫与寤园时所作的图纸整理成一书,初名《园牧》。当时进士曹履吉来拜访汪士衡,汪在寤园招待曹,约计成相陪。曹履吉对寤园很欣赏,询问计成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将关仝、荆浩的画境实现成真的,计成就拿出自己的手稿。曹履吉看了,脱口而出:“这是前无古人的开创啊!称《牧》虽然不失谦虚,但称《冶》却当之无愧!”

  崇祯七年(1634年),计成将著作付印,更名为《园冶》。是年他53岁。

  《园冶》全书约1.8万字,插图253幅,共三卷。内容由“兴造论”和“园说”两部分组成,其中“园说”又分相地、立基、屋宇、装折、门窗、墙垣、铺地、掇山、选石、借景等10篇。该书全面论述了宅园、别墅营建的原理和具体手法,总结了造园的经验,反映了中国古代造园的成就。

  《园冶》一书的精髓,可归纳为两句话: 

  第一句话是“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它说明的是造园所要达到的意境和艺术效果。计成认为,设计者要以建筑、山水、花木为要素,取诗的意境作为造园依据,取山水画作为造园蓝图,经过艺术裁剪,以达到虽经人工创造,又不露斧凿的痕迹,比如长廊“宜曲宜长则胜”;园中叠山“最忌居中,更散漫”。

  第二句话是“巧于因借,精在体宜”。这是书中最精辟的论断,变是我国传统的造园原则和手段。“因”是讲园内布局,“借”则是指园内外景物之间的联系。计成在《园冶》中特别强调借景“为园林之最者也。”其原则是“极目所至,俗则屏之,嘉者收之,方法是布置适当的眺望点,使视线越出园垣,使园之景尽收眼底。

  《园冶》一书基本采用四六骈文体,措辞优美,行文潇洒,字里行间充满着诗情画意,其文学成就也可圈可点。

  计成在书尾表示,欲将书传给两个儿子,希望他们能有一技之长,可以谋生糊口:“暇作斯‘冶’,欲示二儿长生、长吉,但觅梨栗而已。故梓行,合为世便。”(《园冶·自识》)

  六、明珠蒙尘终发光

  《园冶》是世界第一部园林专著,在园林建筑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日本造园名家多静博士曾称之为“世界最古之造园书籍”。它是中国园林建筑的经典,为后世的园林建造提供了理论框架以及可供模仿的范本。书中的“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八字真言,充分体现了人与自然相和谐的最高境界,已被后世园家们奉为最高的美学原则。

  《园冶》创立了许多第一:在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公开肯定了设计师的地位,大胆提出了以设计师主导的造园活动;第一个明确指出园林所追求的境界是文人理想中的山水之乐、自然之美;第一次系统提出借景为“林园之最要者也,如远借、邻借、仰借、俯借、应时而借”;第一次破除了当时对太湖石特别是故园名石的迷信,推崇使用到处都有的黄石,扩大了用材范围,节约了造价……

  计成以后,中国园林走向了一个新时期,各地园林虽然风貌、地理位置各不相同,大小各异,但都充分体现了计成的造园思想,如苏州的留园、扬州的二十四景、小盘谷和吴江的退思园等。《园冶》也传播到日本和西欧,其造园理论甚至影响到了世界各地的中国园林,如美国纽约的寄兴园,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友谊园、日本北海道的天华园、加拿大温哥华的华逸园等。

  可惜的是,同时代苏州文人文震亨所作的《长物志》在我国国内声名显赫,而《园冶》却一直默默无闻,一代伟大的园林宗师被尘封于清朝二百六十多年。原因是此书是明末清初为人所不齿的阮大铖所刊刻,而且他还为此书写了一篇序。计成也被视为阮大铖的门客,殃及池鱼,连《园冶》一书也被牵连,长期遭受厄运,明珠蒙尘,杳无知己。只有李渔在《闲情偶寄·女墙》一文中提及,计成也渐渐被人们淡忘。直到上世纪30年代,中国营造学社创办人朱启钤先生,在日本发现《园冶》抄本(日本称作《夺天工》),随之整理后出版,才使其光芒重现。

  《园冶》在300余年后终于得到了历史的尊敬,计成的家乡吴江市也专门为计成建立了纪念馆,缅怀这位世界园林大师的历史功绩。若计成泉下有知,当足以欣慰了。

  七、巧于因借筑影园

  崇祯八年(1635年),计成为扬州名士郑元勋所造的影园竣工。它是在《园冶》这部造园学经典著作完成后的杰作。影园的建造经过颇为曲折。

  1632年,郑元勋向当时著名书画家董其昌提到,自己在城南有一处废园,打算建成园林,在那里一面孝养母亲,一面读书,终老一生。董其昌很赞赏这个主意,问:“那儿有山吗?”郑元勋回答没有,但前后夹水,远处有蜿蜒起伏的蜀冈,“尽作山势”,四面环柳,有大片荷花、芦苇,渔棹往来不绝,环境清幽,人登高处,江南诸山皆历历在目,“地盖在柳影、水影、山影之间”,称得上是一方胜地。董其昌于是书“影园”二字相赠。

  但因为种种原因,这处园林迟迟没有动工。一直到两年以后,郑元勋会试未中,又逢丧妻,兼患目疾,情绪十分低落。这时他得到那座废园已有七八年,各种材料都基本齐备,于是开始动工,请来计成设计规划。该园建成后,以“三影”著称,成为扬州的一座著名园林。直到清朝康熙年间,此处园林都是扬州八大园林之一。

  影园的突出成就表现在巧于因借、以简寓繁、以少胜多、情景交融、意趣横生等方面。该园从选址到总布局、山水经营、植物种植等艺术水平都很高。园仅一丈宽,计成却是用了以少胜多的方式来进行造园,实际建筑面积都不大,数量也不多。给游客的效果却是美景如画,玲珑小巧,妙不胜收。《园冶·立基》里说到:筑垣须广,空地多存,任意为持,听从排布;择成馆舍,余构亭台;格式随宜,栽培得致。表达的就是在规划整个园林时,建筑面积无需过大,而更应该为景观的发挥多留出空间。这一点在影园得到了最大的体现。

  当时许多文人墨客都对影园景致极尽推崇,如陈肇曾有诗:“一水萦回草树繁,行人呼作小桃园。藏烟宿鹭荷千顷,叫月穿鹂柳万屯。种得好花通是圃,生来古木榜为门。广陵绝胜知何处,不说迷楼说影园。”

  影园是计成规划设计并亲自指挥施工的园林作品,被后世誉为精彩绝妙之作,郑元勋在《影园自记》中对计成的造园技术评价也是很高的:“吴友计无否善解人意,意之所向,指挥匠石,百不一失,故无毁画之恨。”可以说,影园代表了中国古代造园艺术的高峰。

  八、生不逢时隐踪迹

  作为杰出的造园科学家和艺术家,除了著名的环堵宫、寤园和影园,计成还创作了许多优秀的园林作品,比如他在南京为阮大铖修建的“石巢园”等,可惜因为战乱所毁,都无从可考了。民间也流传不少有关计成造园的故事,其中最有名的当属他造“积香炉”的传说。

  明朝严嵩的别墅庭院“积香炉”,占地60亩,请计成设计,当时严嵩就写了两句宋词“梨花院落融融月,柳絮池塘淡淡风”,计成就凭借这两句诗词,用了五年时间把这个院子造成。此园应用借景之妙,在泡子河边,水之上下左右,高者为台,深者为室,虚者为亭,曲者为廊,横者为渡,竖者为石,疏密相间,错落有致。建成后变成京城第一私家名园。(出自熊召政小说《张居正》卷二“水龙吟”第十九回)

  此外还有他为钱谦益改建拂水山庄的故事。拂水山庄是钱谦益的私人园林,坐落在常熟的西北郊,正当虞山南麓与尚湖之间。计成在实地踏看后,发现了山庄布局存在的问题,但他并没有公开批评,反而谦和地评价:“宝庄负山面湖,风景奇秀,且深得自然天成之趣,就形势气象而言,似犹在松江横云山别墅之上。”钱谦益非常得意,提出在侧畔划出数亩之地,让计成自建一园,移居其中。计成十分心动,但最后由于种种原因,计成还是未能拥有自己的小园。(刘斯奋《白门柳》第七章)

  计成不仅是造园宗师,还是一位诗人。时人评价他的诗如“秋兰吐芳,意莹调逸”,可惜其诗作都已散佚。近代造园学奠基人陈植给计成的评语是:“计氏工诗,能文善画、好游、好文学、美术、游历,各家特性,集于一身,摩诘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而计氏诗、文、画、园可‘四绝’。”

  但计成生不逢时。因为阮大铖出钱替他刻印、作序,沥血之作《园冶》备受冷落,自己也在士林饱尝诟骂。数十年来,他受聘于豪门富户,负责建造的园林不少,却并未因此富有起来。他早就希望能买一块地,替自己精心构筑一个小小的园林,作为暮年的归宿,可就是一直拿不出这笔款子,最终因“愧无买山力”,只能“甘为桃源溪口人”。晚年又值明清交际,战事纷纷,计成为自己的生活与事业前途感到担忧,不免心境悲凉。他在为郑元勋造完影园后,就飘然而去。一代宗师就从此隐没了踪迹。

  计成是我们吴江人的骄傲,也是中国的骄傲。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