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1年01月20日 星期三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太虚法师 桂香馥郁中的“法门龙象”
太虚法师 桂香馥郁中的“法门龙象”
2020/11/16 0:39:05    作者:  孙跃勤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1545

太虚法师手植桂树  

 

 太虚法师像  

   时年51岁的印光法师对年仅23岁的太虚极为看重,对这位未来的法门龙象,寄予了殷切的期待。作诗云:

  太虚大无边,何物能相掩!白云偶尔栖,当处便黮暗。

  吹以浩荡风,毕竟了无点。庶可见近者,莫由聘驳贬。

  太虚无形段,何处能著染?红尘蓦地起,直下亡清湛。

  洒以滂沱雨,彻底尽收敛。方知从本来,原自无增减。

  

  太虚和诗:

  日月回互照,虚空遇还掩;有时风浪浪,有时云黯黯。

  万象恣开丑,当处绝尘埃。虽有春秋笔,亦难施褒贬。

  余霞散成绮,虚空忽煊染,恰恰红尘漠,恰恰青天湛。

  悠然出岫云,无心自舒卷。泰山未尝增,秋毫未尝减。

  没有焰口法会的寻常日子里,小九华寺安静而庄严。僧人们做完早课便各自修行,寺内人声罕至。立于太虚法师手植的桂花树下,大雄宝殿后廊檐下的风铃叮当入耳。这株桂花树,树龄已经百余年,金秋时节,花开满枝,香飘满院,好似太虚法师余荫流长。

  太虚法师(1889~1947),是海内外闻名遐迩的近代高僧,他提倡的“人生佛教”奠定了当代佛教界的理论基础,他倡导以大乘佛教“舍己利人”、“饶益有情”的精神去改进社会和人类,建立完善的人格、僧格,是当代僧侣、佛教徒修身济世宗旨。太虚法师也是一位支持革命、推动改革的开明僧人,他曾为广州起义中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写下七言诗《吊黄花岗》,闻名于粤、港、沪各大报刊。在辛亥革命的侠情朝气中,太虚法师燃起了佛教革命热情,提出了教理革命、僧制革命、寺产革命。在抗战的颠沛流离中,他护国保教,致力国际亲善,为和平奔走呼号,救济遭战祸涂炭的生灵。

  太虚法师一生遭逢烽烟四起的动荡年代,他辗转在江浙沪、蜀粤闽,为讲演佛学光扬佛法曾走过法、德、英、美,为抗战也曾前往缅甸、印度、新加坡等国寻求国际援助。佛家讲究因缘,太虚法师一生的修行肇始于莺脰湖畔的小九华寺,这,是太虚法师与平望的因缘。

  出家:因缘始于莺脰湖

  “生孩六月,慈父见背;行年四岁,舅夺母志。祖母刘,悯臣孤弱,躬亲抚养。”李密《陈情表》中的这段话,也是太虚法师身世的真实写照。

  清光绪十五年(1889),太虚出生于浙江海宁。俗姓吕,乳名淦森。然出生8个月,父亲吕骏发不幸一病身亡。母亲张氏,在娘家守寡了4年多,由娘家做主再嫁,太虚就由外祖母抚养。他的外祖母姓周,本是吴江平望的富家女,信奉道教,一度在当地的大隐庵修行。太虚依他外婆在庵中长大,也随着舅父断断续续地读了几年书。

  16岁,智识渐开,内心苦闷的太虚起了出世的思想,决计到普陀山出家。在夏历四月初的一个下午,他穿戴整齐,带着七八元私蓄,借故离开长安镇,目的是去普陀山。

  但是一个16岁的大孩子,头一遭独自出门,竟搭错了到苏州去的船,他发觉后中途在平望下船,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来到莺脰湖边的小九华寺了。他9岁那年随外婆去九华山,曾路过并入寺进香。这个16岁的俗家少年,此时灵机一动:既然要出家,何不就在此处出家?

  他进入小九华寺,找到士达和尚,说明来意,士达收留了他。士达是禅宗临济派,乃给他取派名唯心。士达的师父奘年老和尚,住持宁波团桥头玉皇殿,太虚剃度不久,由士达领着到宁波,托请奘年老和尚照应。奘老和尚是太虚的师祖,对太虚极其慈爱,带他到镇海就医服业,医好他的宿疾虐疾病,并为他立表字叫“太虚”。

  太虚出家之年,虚岁16,实足年龄不到15岁,那是光绪三十(1904年)年夏天的事。平望小九华寺也因太虚在此出家之缘声名远播,除了太虚手植桂树遗迹外,又设“太虚大师纪念堂”供后人参观瞻仰。太虚法师自况是小九华寺“地藏引领进了佛门”,时时牵记这里,晚年扶病还回过三趟小九华寺。

  革命:佛学入世回真向俗

  太虚曾在慈溪西方寺阅藏,期间,结识温州来的华山和尚。华山是一位具有新学根底,且具有革命思想的人物,少年时代即已蜚名讲肆,文字辩才均所擅长。华山介绍太虚看康有为的《大同书》、梁启超的《新民说》、章炳麟的《告佛弟子书》、谭嗣同的《仁学》、严复译的《天演论》、《五洲各国地图》等书。太虚读后,陡然被激发起以佛学入世救世的弘愿热心,使他由“超俗入真”而转到“回真向俗”的路上。

  这一年,是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二十岁的太虚曾短暂重回小九华寺,也就是在这年的夏天他结识了革命僧人栖云。栖云俗姓李,湖南人,曾留学日本,同盟会会员。光绪末年,与徐锡麟、秋瑾等回国潜图革命。太虚受栖云革命思想的影响,阅读《民报》、《新民丛报》及邹容的《革命军》等革命书刊,使他有了“中国的佛教亦须经过革命”的思想。

  两年后的宣统二年(1910)正月间,太虚与栖云结伴去往广州。因栖云与广州的革命人士往来频繁,太虚也时常参加各种秘密集会,颇受革命党人影响。太虚在广州的第二年,即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广州起义,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殉难。太虚一首《吊黄花岗》诗,初四句云:“南粤城里起战争,隆隆炮声惊天地!为复民权死亦生,大书特书一烈字。”当时,报纸上转载此诗时,即有以“阿弥陀佛的革命”为标题者。

  1911年辛亥中秋节后,武昌起义,旋即各省响应,中华民国诞生。民国初年,太虚曾因对佛教的前途颇抱悲观,闲游于上海、宁波、杭州、绍兴等处,直到1914年夏天,到普陀山去闭关。闭关3年间穷究经纶,一日出关先到台湾演讲,继到日本考察,对于自己在关中3年的研究和创见增强了信心,他立下了整顿僧制的心愿,开始他为时30年的改革运动和弘法事业。

  1918年,他在上海创办“觉社”。觉社以出版专著、编辑丛刊、演讲佛学、实地修行为宗旨,这是他佛教改革运动的第一个据点。《觉社丛刊》于19202月改为《海潮音》月刊,这是大师推动佛教改革运动,倡导人生佛教唯一的刊物。《海潮音》出刊迄今70余年,目前仍在台湾发行,是中国佛教历史最久的一份刊物。

  倡导革命,由政治层面延展至佛教领域,太虚法师是第一人。他提出了教理(那时叫学理)革命,僧制(那时叫组织)革命,寺产(那时叫财产)革命三句口号。相对应推行的佛教改革方案中,有下列3项重点。他在《我的佛教改进运动略史》一文中提示:

  一、革除:革除历代君相利用神道设教的迷信;革除家族化剃度法派的私传产制。

  二、革改:革改遁隐为精进修行,化导社会;革改度死奉事鬼神为资生服务人群。

  三、建设:建设由人而菩萨的人生佛教;以人生佛教,建设中国僧寺制;更收新化旧建设中国大乘人生的信众制。以人生佛教,造成十善风化的国俗及人世。

  以上3点,是大师毕生从事佛教改革运动的总旨趣。遗憾的是,他30年全力以赴,目标并未实现。他晚年在《我的革命失败史》一文中说:

  “我的失败,固然也由于反对面障碍力的深广,而本身的弱点,大抵因为我理论有余而实行不足,启导虽巧而统率无能,故遇到实行便统率不住了。然我终自信,我的理论和启导确有特长。如得实行和统率力充足的人,必可建立适应现代中国之佛教的学理和学制。”

  事实上,没有安定的社会环境———30年间战争不断;没有政府的支持———政府只在“寺产兴学”上动脑筋;佛教僧侣本身自觉者太少,都是指佛吃饭、赖佛穿衣者众。大师虽苦口婆心,声嘶力竭,其奈独力难撑大厦何!

  余荫:泽被海内苍生

  太虚大师一生不仅致力于佛教改革运动,倡导人生佛教,讲学办学弘法也是席不暇暖。

  由1918年开始,数年之间,遍历沪、杭、武汉、北京、广州、长沙,讲席频开,法缘极盛。

  1922年创立“武昌佛学院”,为整顿僧伽制度作准备。

  19234月,汉口佛教会成立“宣教讲习所”聘大师为所长,招生讲习。同年暑假,大师主持庐山暑期讲习会,首开自由演讲佛法的风气,使中外他教教徒亦大为惊异。

  19247月,出席在庐山举行的世界佛教联合会,并发起组织中华佛教联合会。

  19274月,出任厦门南普陀寺住持,兼闽南佛学院院长。闽南佛学院是那段时间华南最具规模的佛学院,培育出不少弘法人才。

  其后直至抗战爆发,太虚法师办学讲演不曾停歇。

  “七七事变”后,太虚法师电告全日本佛教徒:“日本的三千万佛教徒究竟何在?有如此庞大数目的佛教徒,如何竟不能制止日军的暴行?假使是真佛教徒,应当真切的知耻,体念佛教宗旨,实现佛法精神,此是佛教徒应知之耻,和佛教徒应如此雪耻。”同时以中国佛学会理事长名义,电告全国佛教徒克保和平、奋勇护国,练习后防工作。

  太虚法师把佛教理念和抗战纲领联系起来,先后作《降魔救世与抗战救国》、《佛教徒如何雪耻》等多次公开讲演。1938年,太虚在重庆主持中佛会临时办事处筹办僧侣救护队、伤兵慰劳队,募捐救济流亡难胞等,成为佛教界重要的抗战力量。其后,太虚法师又在战火硝烟中提出“武力防御与文化进攻”之说,号召佛教徒献身抗日救亡运动。

  抗战期间,东南亚国家通过滇缅公路向中国运送大量的抗日物资,滇缅公路成为中国抗战时期的重要生命线。但在日本的谣言蛊惑下,缅甸关闭了滇缅公路。193911月,太虚法师为了揭穿日本帝国主义的谣言,组成国际佛教访问团,万里迢迢出访缅甸、锡兰、印度等国,宣示中国民族独立生存与公平正义之奋斗,佛教徒亦同在团结一致中而努力。通过太虚法师的出访,滇缅公路重新开通。

  八年抗战,八年奔走呼告。太虚法师抗战护国的事迹不仅彰显了一位佛教徒的慈悲,更是践行了人生佛教的根本宗旨。1946年元旦,他被授予胜利勋章。

  1947312日,太虚在上海玉佛寺为退居的震华法师行封龛礼,说法将毕,忽中风旧疾复发,至17日下午圆寂,享年59岁,僧腊44年。

  时至今日,太虚法师余荫犹存。当年他一手创办的佛学院的子弟如今已经将他的思想传播到海内外。据平望小九华寺住持功真法师介绍:“内地自不消说,台湾、东南亚,只要是汉传佛教所到之处,太虚法师所倡导的教义、教理都不乏追随者。可以说今天佛教世界的发展,正是基于他的耕耘。闻名者如星云大师、创立济慈基金的证严法师、赵朴初先生等,都是太虚衣钵的继承者。”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